2020-02-16 23:37:42

听了毛初云的话吊睛虎咧嘴一笑,脸上的伤疤宛如蜈蚣的一样狰狞扭动起来,让其原本就魁梧的身躯平添了几分凶恶,其舔了舔嘴唇,开口道:“毛小姐,你是什么身份?我不过是血狼会区区一个小护法而已,怎么敢耍你这奇迹集团的大小姐呢?”

毛初云心思何等细腻,此时他当然也就明白了吊睛虎这是故意给自己难堪,根本不打算这么轻易的让自己离开。

心中略一思索,毛初云最终还是开口道:“老虎,我这一次是代表的奇迹集团,你也想拦?”

老虎搓了搓手,嘿嘿一笑:“巧了,毛小姐,我代表的是血狼会,今天你们奇迹集团的贵客伤了我血狼会的人,我问你奇迹集团要五个亿,不过分吧?”

毛初云轻轻往前走了两步,吊睛虎也往前走了两步,身高差极大的两人相互对视,谁也不肯后退一步。

李剑一看着毛初云,暗道其虽是女儿身,但这身气势竟然是丝毫不若于吊睛虎。

日后定能成大器!

只可惜,毛初云也并不是身聚灵根之人,无法踏足修仙路。

黄彤看着不远处的老虎,眼中的害怕不言而喻,怯生生的转头看了一眼李剑一,低声带着哭腔说道:“对不起,李剑一,对不起,都怪我……”

李剑一回头看了黄彤一眼,安慰道:“你是因为我才被牵扯进来的,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不用道歉。”

而就在这时候,老虎突然双眼一抹厉色闪过:“毛小姐,那就要得罪了,要是让你们回去,我可没法回去给右护法交差。”

说话的同时,老虎胳膊一把向着毛初云的脖子抓了过去。

单单从体型上面看,老虎抓毛初云完全就像抓小鸡一样简单。

李剑一正想出手相助,却突然眉毛一挑,想要施救的动作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以为毛初云必定会被一招擒住,然而没想到的是毛初云竟然一个利索的下腰躲开了老虎这一招。

同时双手一把抓住了老虎的手腕,一下重新弹起来,往前一步,一个胳膊肘顶在了老虎的腰部。

壮硕的老虎眉头一皱,一连退开四步。

“爷爷说过,腰,是练武之人的为数不多的软肋。”毛初云看着老虎,开口道:“自己的腰都保护不好的人,永远都只能做低级武者。”

老虎看了看自己的腰部,又抬头看着毛初云,不怒反喜,哈哈的笑着道:“那你爷爷有没有教过你一力降十会?”

话音落下,老虎再次大踏步往前一记鞭腿就向着毛初云扫了过去,速度很快,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毛初云根本来不及躲闪。

下意识做好防守动作准备硬接这一招,毛初云只感觉眼前一闪,却是李剑一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

一只手抓住老虎的脚腕,另一只手撑住膝盖,脚底一用力,顺势就直接把老虎在空中轮了半圈给丢了出去。

老虎在空中旋转两圈卸了力,“砰!”的一声稳稳的落在地上,脸色有些难看。

自己两次出手,两次竟然都被化解,甚至自己隐隐约约还处于下风,自从坐了四大使者的位置后,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吃瘪过了?

这么多兄弟看着,要是在这样下去,不仅仅是自己,血狼会的面子可就都挂不住了!

想到这里老虎看着李剑一,脸上一抹凶光闪过,整个人身体的肌肉突然开始紧绷起来,宛如一头盯着猎物蓄势待发的猛虎。

李剑一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老虎,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老虎!你还真敢动手。”门口声音传来。

除了李剑一,其余的人尽数回头看向来人。

老虎看着来人,眉头一皱,开口道:“毛天星……董事长,你也来了?”

毛初云眉头先是微微一皱,随机很快舒展开,满是喜悦的道:“二叔!”

来人穿着一身深色唐装,头发梳着标准的三七分,一脸严肃。

正是毛知书的儿子,毛初人毛初杰和毛初灵的父亲,也是当今奇迹集团的二把手:毛天星。

毛天星看着老虎,开口道:“老虎,谁给你的胆子敢对初云动手?真打出了事你负责?”

老虎一时语塞:“我……”

毛天星瞪着老虎:“还是洛锋来负责?或者你是想让我去跟洛锋谈谈?”

“不敢!”老虎回头看了毛初灵一眼,开口道:“只是听闻毛小姐自幼习武,身手了得,所以这才一时手痒,跟小姐切磋一二。”

“屁话!”毛天星一拍台球桌,指着老虎大骂道:“我看你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把我毛家的人放在眼里,早知道当初我就该让你饿死在街头!”

在场的人众人早就看的呆住了,特别是那几十号小弟,他们从未想过老虎会被人指着鼻子骂。

老虎是什么人?

在血狼会,吊睛虎可是出了名的好斗残忍,从刚才出手对付郭明就能看出一二。

但这样的人现在被毛天星指着鼻子骂,竟然还丝毫不敢反驳。

李剑一也有些意外,听毛天星的意思,这老虎和毛天星之间貌似还有些不为人知的渊源,或许这就是老虎不敢反驳毛天星的原因。

毛天星的性格也是像极了他爹毛知书,骂了足足十分钟这才停下来,然后指着毛初云,李剑一和黄彤,问老虎道:“我要带他们走,你有意见?”

老虎抬头看了李剑一一眼,一咬牙猛地一拳打在台球桌上。

“砰!”的一声,台球桌的一角直接就被打的陷下去,大吼道:“走!”

毛初云听到这句话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喜色,忙跑去了李剑一和黄彤身边:“走吧。”

三人走到毛天星身边,就要一同往外走去。

李剑一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继续道:“还有客人来。”

三人看了李剑一一眼,然后疑惑的看向门口。

却是一个穿着一件黑色连帽衣卫衣的男人慢慢走了进来。

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瘦瘦弱弱的,手里面拿着一根一米长左右的,用布袋裹着的棍子。

卫衣的帽子盖在头上,众人都看不见来人的相貌。

“浪客人!!!”

人群中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声,顿时人群里面就炸开了锅。

四大护法中,最为好斗的是吊睛虎,最为嗜血残忍的是独狼,速度最快的是夜莺,而最神秘的,则是浪客人。

大多数血狼会的弟子甚至都没有见过浪客人,只是听闻过关于浪客人只言片语的传说。

武艺高强,冷血动物,宛如机器……

因为他的神秘,所以一系列的名词都被用在了他的身上。

毛天星眉头微微一皱:“你就是鼎鼎大名的浪客人?”

李剑一看着这个浪客人,因为神识的存在,其自然是瞒不过他的双眼。

四十岁出头,留着浅浅的络腮胡,双眼无神,已然是到了一个武学中返璞归真的境界。

不是修仙者,世俗武艺却到了一个极其高强的地步,最关键的,此人竟然还身俱灵根,能够修仙,而且还是……剑灵之体!

李剑一眼睛微眯,怪不得!

第18章 四大使者:浪客人

听了毛初云的话吊睛虎咧嘴一笑,脸上的伤疤宛如蜈蚣的一样狰狞扭动起来,让其原本就魁梧的身躯平添了几分凶恶,其舔了舔嘴唇,开口道:“毛小姐,你是什么身份?我不过是血狼会区区一个小护法而已,怎么敢耍你这奇迹集团的大小姐呢?”

毛初云心思何等细腻,此时他当然也就明白了吊睛虎这是故意给自己难堪,根本不打算这么轻易的让自己离开。

心中略一思索,毛初云最终还是开口道:“老虎,我这一次是代表的奇迹集团,你也想拦?”

老虎搓了搓手,嘿嘿一笑:“巧了,毛小姐,我代表的是血狼会,今天你们奇迹集团的贵客伤了我血狼会的人,我问你奇迹集团要五个亿,不过分吧?”

毛初云轻轻往前走了两步,吊睛虎也往前走了两步,身高差极大的两人相互对视,谁也不肯后退一步。

李剑一看着毛初云,暗道其虽是女儿身,但这身气势竟然是丝毫不若于吊睛虎。

日后定能成大器!

只可惜,毛初云也并不是身聚灵根之人,无法踏足修仙路。

黄彤看着不远处的老虎,眼中的害怕不言而喻,怯生生的转头看了一眼李剑一,低声带着哭腔说道:“对不起,李剑一,对不起,都怪我……”

李剑一回头看了黄彤一眼,安慰道:“你是因为我才被牵扯进来的,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不用道歉。”

而就在这时候,老虎突然双眼一抹厉色闪过:“毛小姐,那就要得罪了,要是让你们回去,我可没法回去给右护法交差。”

说话的同时,老虎胳膊一把向着毛初云的脖子抓了过去。

单单从体型上面看,老虎抓毛初云完全就像抓小鸡一样简单。

李剑一正想出手相助,却突然眉毛一挑,想要施救的动作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以为毛初云必定会被一招擒住,然而没想到的是毛初云竟然一个利索的下腰躲开了老虎这一招。

同时双手一把抓住了老虎的手腕,一下重新弹起来,往前一步,一个胳膊肘顶在了老虎的腰部。

壮硕的老虎眉头一皱,一连退开四步。

“爷爷说过,腰,是练武之人的为数不多的软肋。”毛初云看着老虎,开口道:“自己的腰都保护不好的人,永远都只能做低级武者。”

老虎看了看自己的腰部,又抬头看着毛初云,不怒反喜,哈哈的笑着道:“那你爷爷有没有教过你一力降十会?”

话音落下,老虎再次大踏步往前一记鞭腿就向着毛初云扫了过去,速度很快,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毛初云根本来不及躲闪。

下意识做好防守动作准备硬接这一招,毛初云只感觉眼前一闪,却是李剑一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

一只手抓住老虎的脚腕,另一只手撑住膝盖,脚底一用力,顺势就直接把老虎在空中轮了半圈给丢了出去。

老虎在空中旋转两圈卸了力,“砰!”的一声稳稳的落在地上,脸色有些难看。

自己两次出手,两次竟然都被化解,甚至自己隐隐约约还处于下风,自从坐了四大使者的位置后,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吃瘪过了?

这么多兄弟看着,要是在这样下去,不仅仅是自己,血狼会的面子可就都挂不住了!

想到这里老虎看着李剑一,脸上一抹凶光闪过,整个人身体的肌肉突然开始紧绷起来,宛如一头盯着猎物蓄势待发的猛虎。

李剑一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老虎,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老虎!你还真敢动手。”门口声音传来。

除了李剑一,其余的人尽数回头看向来人。

老虎看着来人,眉头一皱,开口道:“毛天星……董事长,你也来了?”

毛初云眉头先是微微一皱,随机很快舒展开,满是喜悦的道:“二叔!”

来人穿着一身深色唐装,头发梳着标准的三七分,一脸严肃。

正是毛知书的儿子,毛初人毛初杰和毛初灵的父亲,也是当今奇迹集团的二把手:毛天星。

毛天星看着老虎,开口道:“老虎,谁给你的胆子敢对初云动手?真打出了事你负责?”

老虎一时语塞:“我……”

毛天星瞪着老虎:“还是洛锋来负责?或者你是想让我去跟洛锋谈谈?”

“不敢!”老虎回头看了毛初灵一眼,开口道:“只是听闻毛小姐自幼习武,身手了得,所以这才一时手痒,跟小姐切磋一二。”

“屁话!”毛天星一拍台球桌,指着老虎大骂道:“我看你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把我毛家的人放在眼里,早知道当初我就该让你饿死在街头!”

在场的人众人早就看的呆住了,特别是那几十号小弟,他们从未想过老虎会被人指着鼻子骂。

老虎是什么人?

在血狼会,吊睛虎可是出了名的好斗残忍,从刚才出手对付郭明就能看出一二。

但这样的人现在被毛天星指着鼻子骂,竟然还丝毫不敢反驳。

李剑一也有些意外,听毛天星的意思,这老虎和毛天星之间貌似还有些不为人知的渊源,或许这就是老虎不敢反驳毛天星的原因。

毛天星的性格也是像极了他爹毛知书,骂了足足十分钟这才停下来,然后指着毛初云,李剑一和黄彤,问老虎道:“我要带他们走,你有意见?”

老虎抬头看了李剑一一眼,一咬牙猛地一拳打在台球桌上。

“砰!”的一声,台球桌的一角直接就被打的陷下去,大吼道:“走!”

毛初云听到这句话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喜色,忙跑去了李剑一和黄彤身边:“走吧。”

三人走到毛天星身边,就要一同往外走去。

李剑一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继续道:“还有客人来。”

三人看了李剑一一眼,然后疑惑的看向门口。

却是一个穿着一件黑色连帽衣卫衣的男人慢慢走了进来。

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瘦瘦弱弱的,手里面拿着一根一米长左右的,用布袋裹着的棍子。

卫衣的帽子盖在头上,众人都看不见来人的相貌。

“浪客人!!!”

人群中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声,顿时人群里面就炸开了锅。

四大护法中,最为好斗的是吊睛虎,最为嗜血残忍的是独狼,速度最快的是夜莺,而最神秘的,则是浪客人。

大多数血狼会的弟子甚至都没有见过浪客人,只是听闻过关于浪客人只言片语的传说。

武艺高强,冷血动物,宛如机器……

因为他的神秘,所以一系列的名词都被用在了他的身上。

毛天星眉头微微一皱:“你就是鼎鼎大名的浪客人?”

李剑一看着这个浪客人,因为神识的存在,其自然是瞒不过他的双眼。

四十岁出头,留着浅浅的络腮胡,双眼无神,已然是到了一个武学中返璞归真的境界。

不是修仙者,世俗武艺却到了一个极其高强的地步,最关键的,此人竟然还身俱灵根,能够修仙,而且还是……剑灵之体!

李剑一眼睛微眯,怪不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