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09:36:28

“石先生,我还没吃早饭。”

石峰瞪了中年男子一眼,“问问徐先生,让你入席吗?”

中年男子一愣,他有些诧异的看向俆重。

俆重松了一口气,心中已经是惊涛骇浪。

他从石峰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危险的气息,可这个中年男子给他的感觉,就如同野兽一样。

这样的人,称呼石峰一声石先生,看来石峰真的是衣锦还乡。

“快坐,我去给你拿副碗筷。”

俆重本身就是好客的人,他说完很快已经取了碗筷过来。

“老丁,这位是我哥俆重,我的救命恩人。”

刚坐下的老丁急忙站起来,“徐先生,我敬你。”

“都是兄弟别那么客气,小峰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丁山,徐先生叫我老丁就行。”

石峰摆了摆手,“好了,坐下一起吃吧。”

“哥,老丁这次来中海是负责九思孤儿院的建设。”

“以后他会留在中海,如果有什么事情找不到我,直接找他就好。”

九思孤儿院!

俆重看向石峰,心中震撼更多,他也听说过九思孤儿院,这是在世界上都有名的大企业。

为爱心事业,做了很大的贡献,俆重不由想到了石峰的身世,六岁就没了父母,也难怪他会注重孤儿院的建设。

“兄弟,我敬你。”

石峰笑了笑喝了一杯酒,然后打开手机,把唐久思的照片找了出来。

“这是我老婆,这两天可能要和你谈业务,不要露出马脚,正常谈。”

老丁急忙点头,“石先生放心。”

石峰再次找出一张图片,“这是中海的地图,这里是红岭公墓,孤儿院的项目完成之后,问问我老婆有没有兴趣做这里的公墓。”

“如果有兴趣,把风水改了,不惜成本,做成中海最好的公墓。”

老丁再次点头,“明白。”

突然,咣当一声巨响传来。

石峰三人回头看去,只见小饭店的门直接被人踹开。

一伙人涌进饭店中。

为首一人,人高马大,走进饭店,此人直接来到石峰等人这张桌子然后坐下。

石峰盯着对方看去,眼中多了几分不善。

这个人,石峰认识,梁一阳。

俆重以前的左膀右臂,但看今天这架势,应该不是来看望俆重,而是来找麻烦的。

梁一阳注意到石峰的目光,他淡淡的扫了石峰一眼,然后看向了俆重。

“大哥,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啊,竟然还和这样的垃圾有联系。”

因为石峰以前经常来饭店,梁一阳知道石峰,一个总被唐家人欺负的窝囊废。

一旁老丁听到梁一阳的话,脸色一沉,不过注意到石峰的神色,他并没有动手。

俆重看向石峰和老丁,“兄弟,老丁你们先走,以后咱们再聚,我和一阳有事要谈。”

梁一阳拿起酒瓶,直接喝了一口,“别啊,这事不是秘密。”

说着梁一阳看向了石峰,“以前俆重说你骨子里有韧性,如果遇到大风浪,没准就趁势而起了。”

“用文雅的话怎么说来着,一遇风云便化龙。”

“不过,我听说你被柳玉湖吓跑了,你媳妇疯了,我没见到龙,却见到一条虫?”

梁一阳眼里满是不屑和嘲弄,身后带的那帮兄弟也跟着大笑起来。

石峰面色一沉,一旁俆重急道:“一阳,这事和石峰没关系,让他们先走。”

见到老丁,俆重知道石峰是真的有所成就了。

但生意人和他们这些靠拳头打天下的人不同。

虽然都是为了钱,可石峰这种生意人靠的正常经营。

而梁一阳这些人为了钱不择手段,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俆重怕这件事牵连到石峰。

“走?呵呵……”梁一阳冷笑一声,“走可以,跪下给我磕两个头。”

蹭的一下,俆重站起来怒瞪着梁一阳,“梁一阳,你什么意思?”

“哈哈哈……”

“俆重,这才像你吗,有几分气势了。”

说着梁一阳脸色一冷,“不过你这点气势还不够啊,吓不到我,我什么意思,你明白。”

“只要你答应了,以后咱们是兄弟,不答应的话……”

说着梁一阳打了一个响指,他的一名兄弟立马走到外面喊道:“把人带进来。”

很快,一名丰韵的女人和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被带了进来。

这两个人的出现,让俆重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

尤其是看到小男孩和女人的脸上都有伤,俆重的眼里如同要喷出火来一样。

“爸爸……我怕……”小男孩躲在女人的怀里,求助般的看着俆重。

“梁一阳,你个畜生,做咱们这一行,祸不及妻儿。”

“哈哈哈……”

梁一阳放声大笑,“俆重,你那一套过时了,现在讲的是钱,不是什么狗屁道义。”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答应我的条件,第二你们一家去海里喂鱼。”

女人眼里满是泪水,她看向梁一阳,“梁一阳,你大哥以前待你不薄,他已经隐退了,你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

“大嫂啊,俆重还不老,能做事,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这是给他机会,给你们一家人机会啊。”

“要不这样,你以后跟我,我就放过俆重怎么样?”

“其实,我对大嫂仰慕的很。”

梁一阳的话,让俆重紧握的拳头发出噼啪的爆鸣声,可老婆儿子在梁一阳的手里,他不敢怎么样。

俆重死死的盯着梁一阳,“我答应你的条件。”

“痛快。”梁一阳一拍桌子,“早这样不就好了。”

“不过口头答应不算,总要拿出点诚意来,你先给我跪一个,”

“然后替我办事,等事情办好了,我再让你们一家人团圆。”

听到这里,石峰对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他看向梁一阳。

“梁爷,男人谈事情,小孩子和女人就没必要在一旁了,你说呢?”

“你他吗也算男人吗?”梁一阳撇了石峰一眼。

老丁早想动手,可没有石峰的示意,他不敢动,他也知道,石峰之所以没动手,是不想在小孩子和女人面前见血。

“我不算男人,要不让我和小孩子和女人一起出去,梁爷你看这样可以吗?”

“哈哈哈……”梁一阳畅快的大笑,然后伸手在石峰脸上拍了拍,“你小子怎么还这么窝囊呢?”

“一会儿我让俆重用你练练手,我怕他手法生疏了,别怕啊,就是给你几刀,运气好不一定会死。”

说着梁一阳看向自己的兄弟挥了挥手,俆重的老婆和孩子直接被人带了出去。

等到人被带出去,梁一阳看向俆重,“刚才我说的听到了吗,用石峰找找感觉吧。”

梁一阳再次把手伸向石峰,然后拍在石峰脸上。

“就这小子,也不算个男人,俆重你就把他阉了吧。”

不过就在梁一阳刚刚说完的刹那,石峰出手了。

他伸手一把抓住梁一阳的手腕,然后将他的手按在桌子上,与此同时石峰另外一只手中多了一根筷子。

“啊……”

“啊……”

先后两声惨叫响起,梁一阳的两只手已经被钉在桌子上。

普普通通的筷子,锋利如刀。

在石峰动手的刹那,早就按捺不住的老丁,如同出笼的猛虎。

一声声闷响传来,片刻后梁一阳带的那些人,全部倒下。

“把侄子和嫂子先带走。”

老丁点了点头,走出店门放下卷帘门。

小饭店中,顿时变的昏暗下来。

梁一阳懵了,七名兄弟,连十秒都没能坚持就被那个老丁放倒了。

剧痛,从他的两只手上传来。

石峰淡淡的看着梁一阳,然后伸手拍了拍梁一阳的脸,“活着不好吗?”

梁一阳面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

石峰不再理会梁一阳,他看向俆重,“哥,剩下的交给你了。”

第8章 虎落平阳

“石先生,我还没吃早饭。”

石峰瞪了中年男子一眼,“问问徐先生,让你入席吗?”

中年男子一愣,他有些诧异的看向俆重。

俆重松了一口气,心中已经是惊涛骇浪。

他从石峰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危险的气息,可这个中年男子给他的感觉,就如同野兽一样。

这样的人,称呼石峰一声石先生,看来石峰真的是衣锦还乡。

“快坐,我去给你拿副碗筷。”

俆重本身就是好客的人,他说完很快已经取了碗筷过来。

“老丁,这位是我哥俆重,我的救命恩人。”

刚坐下的老丁急忙站起来,“徐先生,我敬你。”

“都是兄弟别那么客气,小峰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丁山,徐先生叫我老丁就行。”

石峰摆了摆手,“好了,坐下一起吃吧。”

“哥,老丁这次来中海是负责九思孤儿院的建设。”

“以后他会留在中海,如果有什么事情找不到我,直接找他就好。”

九思孤儿院!

俆重看向石峰,心中震撼更多,他也听说过九思孤儿院,这是在世界上都有名的大企业。

为爱心事业,做了很大的贡献,俆重不由想到了石峰的身世,六岁就没了父母,也难怪他会注重孤儿院的建设。

“兄弟,我敬你。”

石峰笑了笑喝了一杯酒,然后打开手机,把唐久思的照片找了出来。

“这是我老婆,这两天可能要和你谈业务,不要露出马脚,正常谈。”

老丁急忙点头,“石先生放心。”

石峰再次找出一张图片,“这是中海的地图,这里是红岭公墓,孤儿院的项目完成之后,问问我老婆有没有兴趣做这里的公墓。”

“如果有兴趣,把风水改了,不惜成本,做成中海最好的公墓。”

老丁再次点头,“明白。”

突然,咣当一声巨响传来。

石峰三人回头看去,只见小饭店的门直接被人踹开。

一伙人涌进饭店中。

为首一人,人高马大,走进饭店,此人直接来到石峰等人这张桌子然后坐下。

石峰盯着对方看去,眼中多了几分不善。

这个人,石峰认识,梁一阳。

俆重以前的左膀右臂,但看今天这架势,应该不是来看望俆重,而是来找麻烦的。

梁一阳注意到石峰的目光,他淡淡的扫了石峰一眼,然后看向了俆重。

“大哥,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啊,竟然还和这样的垃圾有联系。”

因为石峰以前经常来饭店,梁一阳知道石峰,一个总被唐家人欺负的窝囊废。

一旁老丁听到梁一阳的话,脸色一沉,不过注意到石峰的神色,他并没有动手。

俆重看向石峰和老丁,“兄弟,老丁你们先走,以后咱们再聚,我和一阳有事要谈。”

梁一阳拿起酒瓶,直接喝了一口,“别啊,这事不是秘密。”

说着梁一阳看向了石峰,“以前俆重说你骨子里有韧性,如果遇到大风浪,没准就趁势而起了。”

“用文雅的话怎么说来着,一遇风云便化龙。”

“不过,我听说你被柳玉湖吓跑了,你媳妇疯了,我没见到龙,却见到一条虫?”

梁一阳眼里满是不屑和嘲弄,身后带的那帮兄弟也跟着大笑起来。

石峰面色一沉,一旁俆重急道:“一阳,这事和石峰没关系,让他们先走。”

见到老丁,俆重知道石峰是真的有所成就了。

但生意人和他们这些靠拳头打天下的人不同。

虽然都是为了钱,可石峰这种生意人靠的正常经营。

而梁一阳这些人为了钱不择手段,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俆重怕这件事牵连到石峰。

“走?呵呵……”梁一阳冷笑一声,“走可以,跪下给我磕两个头。”

蹭的一下,俆重站起来怒瞪着梁一阳,“梁一阳,你什么意思?”

“哈哈哈……”

“俆重,这才像你吗,有几分气势了。”

说着梁一阳脸色一冷,“不过你这点气势还不够啊,吓不到我,我什么意思,你明白。”

“只要你答应了,以后咱们是兄弟,不答应的话……”

说着梁一阳打了一个响指,他的一名兄弟立马走到外面喊道:“把人带进来。”

很快,一名丰韵的女人和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被带了进来。

这两个人的出现,让俆重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

尤其是看到小男孩和女人的脸上都有伤,俆重的眼里如同要喷出火来一样。

“爸爸……我怕……”小男孩躲在女人的怀里,求助般的看着俆重。

“梁一阳,你个畜生,做咱们这一行,祸不及妻儿。”

“哈哈哈……”

梁一阳放声大笑,“俆重,你那一套过时了,现在讲的是钱,不是什么狗屁道义。”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答应我的条件,第二你们一家去海里喂鱼。”

女人眼里满是泪水,她看向梁一阳,“梁一阳,你大哥以前待你不薄,他已经隐退了,你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

“大嫂啊,俆重还不老,能做事,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这是给他机会,给你们一家人机会啊。”

“要不这样,你以后跟我,我就放过俆重怎么样?”

“其实,我对大嫂仰慕的很。”

梁一阳的话,让俆重紧握的拳头发出噼啪的爆鸣声,可老婆儿子在梁一阳的手里,他不敢怎么样。

俆重死死的盯着梁一阳,“我答应你的条件。”

“痛快。”梁一阳一拍桌子,“早这样不就好了。”

“不过口头答应不算,总要拿出点诚意来,你先给我跪一个,”

“然后替我办事,等事情办好了,我再让你们一家人团圆。”

听到这里,石峰对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他看向梁一阳。

“梁爷,男人谈事情,小孩子和女人就没必要在一旁了,你说呢?”

“你他吗也算男人吗?”梁一阳撇了石峰一眼。

老丁早想动手,可没有石峰的示意,他不敢动,他也知道,石峰之所以没动手,是不想在小孩子和女人面前见血。

“我不算男人,要不让我和小孩子和女人一起出去,梁爷你看这样可以吗?”

“哈哈哈……”梁一阳畅快的大笑,然后伸手在石峰脸上拍了拍,“你小子怎么还这么窝囊呢?”

“一会儿我让俆重用你练练手,我怕他手法生疏了,别怕啊,就是给你几刀,运气好不一定会死。”

说着梁一阳看向自己的兄弟挥了挥手,俆重的老婆和孩子直接被人带了出去。

等到人被带出去,梁一阳看向俆重,“刚才我说的听到了吗,用石峰找找感觉吧。”

梁一阳再次把手伸向石峰,然后拍在石峰脸上。

“就这小子,也不算个男人,俆重你就把他阉了吧。”

不过就在梁一阳刚刚说完的刹那,石峰出手了。

他伸手一把抓住梁一阳的手腕,然后将他的手按在桌子上,与此同时石峰另外一只手中多了一根筷子。

“啊……”

“啊……”

先后两声惨叫响起,梁一阳的两只手已经被钉在桌子上。

普普通通的筷子,锋利如刀。

在石峰动手的刹那,早就按捺不住的老丁,如同出笼的猛虎。

一声声闷响传来,片刻后梁一阳带的那些人,全部倒下。

“把侄子和嫂子先带走。”

老丁点了点头,走出店门放下卷帘门。

小饭店中,顿时变的昏暗下来。

梁一阳懵了,七名兄弟,连十秒都没能坚持就被那个老丁放倒了。

剧痛,从他的两只手上传来。

石峰淡淡的看着梁一阳,然后伸手拍了拍梁一阳的脸,“活着不好吗?”

梁一阳面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

石峰不再理会梁一阳,他看向俆重,“哥,剩下的交给你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