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6 11:05:03

“那行,我现在负责家族在荣市的新公司,以后机会多着呢,下回吧。”沈嘉飞点头笑道。

目送三人上车离去后,沈嘉飞的眼神变得阴暗起来。

“徐飞…”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沈嘉飞环视一圈后,才接通,那边立刻开口了。

“沈总,您得帮帮我!现在警方在到处找我。”

沈嘉飞眉头紧皱,强忍着怒火说道:“郑文星,我和你合作可不是自找麻烦的,你怎么会被警方盯上,你到底干了什么?!”

他现在也很是后悔,怎么找了郑文星合作,真是瞎了眼了。

商业上的麻烦还好说,大不了请家族出面,银行那边,包括一些商业漏洞把柄都不难摆平。

但警方那边也出动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再有钱有势,也很难左右这个国家。

“几年前干的事被人捅出去了,我也没办法,沈总,您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可是盟友!”

“行了,我会让人接应你出去避避风头的,你到底惹上了谁被人连根拔起。”沈嘉飞问道。

就算出事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全都爆雷,郑文星肯定被人弄了。

出手的人手段非凡,这么短时间内,就是沈家也不一定做得到。

“徐飞!是他,一定是他!”郑文星说起这个名字,声音都在发颤。

“不可能!他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哪来的这通天能力?!”沈嘉飞还是很不相信。

和郑文星合作的时候听他提起过,当时他压根不在意。

但让人调查过徐飞,毕竟他是叶菲亚的丈夫。

发现徐飞父母双亡,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一直都是东混西混没个稳定工作。

不知道怎么认识了叶老爷子,还得到了他的看中,甚至让徐飞入赘将叶菲亚嫁给他。

就这其中有些蹊跷!

但不管如何,总之这样一个废物,他不觉得能扳倒郑文星这条地头蛇。

“真的是他,他和胡力有关系,而且胡力好像对他很恭敬,沈总,您别小看了徐飞,他在扮猪吃老虎!”郑文星的声音有些失控。

他见过胡力和徐飞一起出现,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儿。

那次会面很简短,胡力全程没有说过话,徐飞也只说了一句,但他还是看出了一点端倪。

“我知道了,就这样吧,你最近少和我联系,有事我会找你的。”

说罢沈嘉飞挂了电话,沉吟了一下,对旁边的秘书说道:“再让人调查一下徐飞,看看他和胡力是什么关系。”

“是,沈总!”

“胡力…这条大鳄怎么可能和徐飞有联系…”

另一边车上,叶菲亚和赵夕笑谈着,徐飞则在默默开车。

“沈嘉飞现在还真不简单,光是三块地皮就花了十几个亿,眼睛都不带眨的。”赵夕啧啧感叹道。

“他是沈氏集团的接班人,沈氏集团在国内可是庞然大物。”叶菲亚摇了摇头。

叶氏集团比起沈氏,还是差得太远了,叶氏集团发展至今,她感觉想再进一步都难如登天。

“我记得当初沈嘉飞好像对你有意思,而且人看起来也不错,文质彬彬的,家里也是做生意的,和你多般配,你怎么就不动心呢?”赵夕谈起当年的往事。

茫茫多的追求者中,能入她这个带刀护卫法眼的就那么三两个,这个沈嘉飞是佼佼者。

“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提这些干嘛。”叶菲亚拉了拉赵夕,歉意地看了看徐飞。

现在徐飞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在他面前谈过去的追求者干嘛,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有什么不能提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赵夕暼了一眼车内后视镜里面无表情的徐飞轻哼道。

在她看来,自己这好姐妹,只有像沈嘉飞那样的人中龙凤,才配得上。

嫁给了徐飞,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也有些侮辱牛粪。

“你的眼光就不够菲亚的好了。”徐飞抬眼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赵夕,满是同情地摇了摇头。

无论有些事是不是沈嘉飞在背后搞鬼,他都感觉这人城府深,很多事看似巧合,但世界上哪来的这么多巧合。

“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赵夕瞬间炸了,拳头一捏,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脆响。

她就是再没眼光,甚至瞎了,都不会找徐飞这种混蛋做丈夫!

“再说十遍都行!看来有些人不但眼睛不好使,耳朵也有问题。”

“你!”

“好了,你们别吵了。”叶菲亚感觉脑壳疼。

这两人上辈子是不是有血海深仇来着,这样都能吵起来。

“哼!”

两人不约而同地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回到公司门口,徐飞并没有下车,回头对叶菲亚说道:“我想起还有点事,我出去一下。”

叶菲亚点点头也不在意,地皮已经到手,接下来她会很忙,反正徐飞也帮不上什么忙,随他去吧。

“他能有什么正事儿,说不定去干啥对不起你的事呢,菲菲,要不要我偷偷跟着他,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着汽车远去,赵夕轻哼一声说道。

“不用了,可能他一时没有适应上班,慢慢来吧。”叶菲亚摇了摇头回道。

一个终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人,忽然让他朝九晚五地乖乖上班,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偷个懒也是人之常情。

赵夕闻言不再多说,回想起昨晚的事,心里暗叹一声,还是没有急着告诉叶菲亚。

无凭无据,而且她还没有查清楚徐飞的目的,现在还不是揭穿他的好时机。

徐飞离开公司,去了胡力的咖啡厅,胡力早已经恭候多时。

二楼僻静的雅座内,胡力在汇报着战绩。

“郑文星的公司已经被查封,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已经被冻结,而且警方已经发布了通缉令,但暂时还没有抓捕归案。”

徐飞微微点头,“扫尾工作如何?可别留下什么小尾巴,我现在还不想让人知道我在荣市。”

“放心吧,做得很干净,只会当成是我和郑文星的私人恩怨导致的,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到您的身上。

对了,昨天有人暗地里查过您的资料,都已经应付过去了。”胡力说道。

他早已经做好一套资料给老板掩饰身份用,不管谁查,都会被这些亦真亦假的资料蒙蔽。

“嗯,有准备就行,是谁在暗地查我?”徐飞皱起眉头问道。

第21章不可能是他

“那行,我现在负责家族在荣市的新公司,以后机会多着呢,下回吧。”沈嘉飞点头笑道。

目送三人上车离去后,沈嘉飞的眼神变得阴暗起来。

“徐飞…”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沈嘉飞环视一圈后,才接通,那边立刻开口了。

“沈总,您得帮帮我!现在警方在到处找我。”

沈嘉飞眉头紧皱,强忍着怒火说道:“郑文星,我和你合作可不是自找麻烦的,你怎么会被警方盯上,你到底干了什么?!”

他现在也很是后悔,怎么找了郑文星合作,真是瞎了眼了。

商业上的麻烦还好说,大不了请家族出面,银行那边,包括一些商业漏洞把柄都不难摆平。

但警方那边也出动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再有钱有势,也很难左右这个国家。

“几年前干的事被人捅出去了,我也没办法,沈总,您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可是盟友!”

“行了,我会让人接应你出去避避风头的,你到底惹上了谁被人连根拔起。”沈嘉飞问道。

就算出事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全都爆雷,郑文星肯定被人弄了。

出手的人手段非凡,这么短时间内,就是沈家也不一定做得到。

“徐飞!是他,一定是他!”郑文星说起这个名字,声音都在发颤。

“不可能!他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哪来的这通天能力?!”沈嘉飞还是很不相信。

和郑文星合作的时候听他提起过,当时他压根不在意。

但让人调查过徐飞,毕竟他是叶菲亚的丈夫。

发现徐飞父母双亡,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一直都是东混西混没个稳定工作。

不知道怎么认识了叶老爷子,还得到了他的看中,甚至让徐飞入赘将叶菲亚嫁给他。

就这其中有些蹊跷!

但不管如何,总之这样一个废物,他不觉得能扳倒郑文星这条地头蛇。

“真的是他,他和胡力有关系,而且胡力好像对他很恭敬,沈总,您别小看了徐飞,他在扮猪吃老虎!”郑文星的声音有些失控。

他见过胡力和徐飞一起出现,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儿。

那次会面很简短,胡力全程没有说过话,徐飞也只说了一句,但他还是看出了一点端倪。

“我知道了,就这样吧,你最近少和我联系,有事我会找你的。”

说罢沈嘉飞挂了电话,沉吟了一下,对旁边的秘书说道:“再让人调查一下徐飞,看看他和胡力是什么关系。”

“是,沈总!”

“胡力…这条大鳄怎么可能和徐飞有联系…”

另一边车上,叶菲亚和赵夕笑谈着,徐飞则在默默开车。

“沈嘉飞现在还真不简单,光是三块地皮就花了十几个亿,眼睛都不带眨的。”赵夕啧啧感叹道。

“他是沈氏集团的接班人,沈氏集团在国内可是庞然大物。”叶菲亚摇了摇头。

叶氏集团比起沈氏,还是差得太远了,叶氏集团发展至今,她感觉想再进一步都难如登天。

“我记得当初沈嘉飞好像对你有意思,而且人看起来也不错,文质彬彬的,家里也是做生意的,和你多般配,你怎么就不动心呢?”赵夕谈起当年的往事。

茫茫多的追求者中,能入她这个带刀护卫法眼的就那么三两个,这个沈嘉飞是佼佼者。

“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提这些干嘛。”叶菲亚拉了拉赵夕,歉意地看了看徐飞。

现在徐飞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在他面前谈过去的追求者干嘛,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有什么不能提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赵夕暼了一眼车内后视镜里面无表情的徐飞轻哼道。

在她看来,自己这好姐妹,只有像沈嘉飞那样的人中龙凤,才配得上。

嫁给了徐飞,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也有些侮辱牛粪。

“你的眼光就不够菲亚的好了。”徐飞抬眼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赵夕,满是同情地摇了摇头。

无论有些事是不是沈嘉飞在背后搞鬼,他都感觉这人城府深,很多事看似巧合,但世界上哪来的这么多巧合。

“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赵夕瞬间炸了,拳头一捏,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脆响。

她就是再没眼光,甚至瞎了,都不会找徐飞这种混蛋做丈夫!

“再说十遍都行!看来有些人不但眼睛不好使,耳朵也有问题。”

“你!”

“好了,你们别吵了。”叶菲亚感觉脑壳疼。

这两人上辈子是不是有血海深仇来着,这样都能吵起来。

“哼!”

两人不约而同地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回到公司门口,徐飞并没有下车,回头对叶菲亚说道:“我想起还有点事,我出去一下。”

叶菲亚点点头也不在意,地皮已经到手,接下来她会很忙,反正徐飞也帮不上什么忙,随他去吧。

“他能有什么正事儿,说不定去干啥对不起你的事呢,菲菲,要不要我偷偷跟着他,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着汽车远去,赵夕轻哼一声说道。

“不用了,可能他一时没有适应上班,慢慢来吧。”叶菲亚摇了摇头回道。

一个终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人,忽然让他朝九晚五地乖乖上班,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偷个懒也是人之常情。

赵夕闻言不再多说,回想起昨晚的事,心里暗叹一声,还是没有急着告诉叶菲亚。

无凭无据,而且她还没有查清楚徐飞的目的,现在还不是揭穿他的好时机。

徐飞离开公司,去了胡力的咖啡厅,胡力早已经恭候多时。

二楼僻静的雅座内,胡力在汇报着战绩。

“郑文星的公司已经被查封,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已经被冻结,而且警方已经发布了通缉令,但暂时还没有抓捕归案。”

徐飞微微点头,“扫尾工作如何?可别留下什么小尾巴,我现在还不想让人知道我在荣市。”

“放心吧,做得很干净,只会当成是我和郑文星的私人恩怨导致的,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到您的身上。

对了,昨天有人暗地里查过您的资料,都已经应付过去了。”胡力说道。

他早已经做好一套资料给老板掩饰身份用,不管谁查,都会被这些亦真亦假的资料蒙蔽。

“嗯,有准备就行,是谁在暗地查我?”徐飞皱起眉头问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