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11:47:02

嘶嘶······

现场,一众云家族人,尽皆倒吸凉气。

云霸天原以为,仅凭东海云家这块招牌,今天就足以把面前的这个无名之辈活活吓退,可是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斯文暴徒。

看上去儒雅随和,文质彬彬的他,其实就是一尊伪装极好的恐怖魔神,上一秒还能与你轻言细语,温和浅笑,可是下一秒,就能狠狠把你踩在地上,肆意摩擦。

而此时此刻的云则成,就正在亲身体验这种感受。

刚刚被赵信提着脑袋撞得头晕目眩的他,待好不容易清醒几分后,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一只大脚,凌空而下。

“没叫你起来,你就得好好趴着。”

沈瑜施施然落座的同时,一整只右脚,直接踩住云则成的脑袋,然后仅仅轻轻发力,后者整张脸庞,当即与地板再度亲密接触。

“这,这太难以置信了。”

“云先生这般金贵的人儿,怎么今天,被人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踩在脚底板下,任意摩擦?”

现场,一众原本就饱受震撼的到场宾客,无不再度瞪大了眸子,发出阵阵难以相信的质疑声,当然,也仅限于此。

毕竟,像沈瑜这般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的年轻翘楚,说句老实话,他们这辈子,都是第一次见!

“你,你敢这么对我,今天别想活着走出我云家的大门!”云则成趴在地板上,双目血红,止不住地露齿狂嚎。

这种奇耻大辱,根本让人无法接受,他云则成好歹是本土云家的现任高管之一,过往岁月里,谁人平时见着他不得诚惶诚恐,笑脸相迎?

别说打他,就是给他脸色看,都没几个人有这个胆子。

可,今天······

他遇到了一个疯子。

一个,不知死活的疯子!

“我再次警告你一句,现在马上收手,我们还有谈的余地,否则······”

云则成唾沫飞溅,企图用这样的方式,奉劝沈瑜切勿玩火自焚。

然而,沈瑜却是温文尔雅拿起桌上的细软丝巾,继而慢条斯理细细擦拭一遍桌上的碗筷之后,就这么淡定悠然的等候餐食上桌。

仿佛,刚才云则成的话,他一句都没听见似的。

这······

云则成顿时只觉满脑子气血翻涌,连头皮都要炸了。

他堂堂上流权贵,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个年轻到无以复加的无名之辈,有意无视了?!

到底是他沈瑜太嚣张跋扈,太把自己当个角儿?

还是他真的聋了?!

“狗东西,你是不是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云则成气的满脸铁青,目眦欲裂。

沈瑜垂下眸光,终于是不厌其烦的回了句,

“你既然都知道了,又何须反复向我确认?”

这句话,直接让云则成愣在原地,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明明想要再开口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竟然凝咽无语,徒留几口凉气。

说的对啊。

这家伙,今天在云家的主场上,不但当众把自己打成了这副悲惨摸样,而且还就这么云淡风轻,若无其事的坐在现场,等候后厨上菜?

并且还有一副,携棺而来,不见到云海誓不罢休的姿态。

这就是明摆着把他云则成,不,是把他整个云家都没放在眼里的真实表现啊!

猛然惊觉这一层含义,一旁惊魂未定的云霸天,本欲指着沈瑜鼻子骂的右手,剧烈颤抖一下后,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撤回。

“按照计划,本来这个时候,是先动你侄子。”

“只是没想到你这做叔叔的,挺会跳的,故此,率先镇/压了。”

云则成,“······”

云霸天,“······”

这,这他妈也太狂了吧!

云霸天抬起眸子,刚想喝斥两句胆大狂妄,顺着视线望过去,那边的沈瑜已经拈起筷子,自顾自地吃起了端上来一碗葱花面条,热气腾腾,神情享受。

“云海到哪里了?”云霸天咬了咬牙,转身抽空询问身旁的大管家。

大管家急忙掏出手机联系,简单询问过后,急忙禀报,“正在回来路上,大概五分钟。”

云霸天沉下脸色,郑重点头,进而继续给出一道眼神,暗示大管家尽快联系帮手,这样才好早些让面前这个大胆狂徒,付出应有的代价!

等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去,他才再度缓缓抬起眼神,声抬八度,隔空询问那头的沈瑜,

“年轻人,凡事师出有名,相信你今天也不是无缘无故来我云家闹事的,这样,你今日在我云家犯下的过错,我可以先不予追究,但是希望你能够向我做出一个解释,为什么非要见我家云海?”

这番话,意蕴弦外之音,颇具深意。

虽然今日沈瑜的手段和气势,的确可以堪称之为惊世骇俗,可是云霸天,也不是什么从来没见过世面的庸俗之辈,说句实话,惊艳过户,也不过如此。

毕竟,眼下这个社会,你个人的能力再强,那也是单打独斗,到头来,终究是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但他云霸天,却是坐拥一整个云家,时至今日,更是人脉,影响力,号召力,通通万事俱备。

他不相信,今天自己会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之辈面前,一点办法都拿不出来!

然而,沈瑜面对这声询问,毫无疑问,自动过滤,仅仅拈着筷子,面对这桌上那碗葱香四溢的面条,大快朵颐。

全程没有一点点,打算回复云霸天的打算。

这种反应,让云霸天好不容易稍微平缓了一下的火气,再度死灰复燃,甚至比之前,还要来得猛烈数倍!

好一个嚣张跋扈的狗东西,竟敢在自家地盘,屡次三番的不给自己台阶下,到底是谁,给了他这份自信和狂傲?!

“我再提醒你一遍,我需要你一个说法。”

一念至此,底气大增的云霸天,敛起目光,再度逼问向,稍远处正兀自进食的沈瑜。

终于,顿觉耳边聒噪的沈瑜,暂时搁下筷子,一边拿起桌上的丝巾擦拭干净嘴唇,一边语气淡然道,

“沈某在吃饭的时候,向来不谈正事。”

“你先站那儿,慢慢候着吧。”

云霸天,“······”

众人,“······”

第8章:我吃饭的时候,不谈正事!

嘶嘶······

现场,一众云家族人,尽皆倒吸凉气。

云霸天原以为,仅凭东海云家这块招牌,今天就足以把面前的这个无名之辈活活吓退,可是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斯文暴徒。

看上去儒雅随和,文质彬彬的他,其实就是一尊伪装极好的恐怖魔神,上一秒还能与你轻言细语,温和浅笑,可是下一秒,就能狠狠把你踩在地上,肆意摩擦。

而此时此刻的云则成,就正在亲身体验这种感受。

刚刚被赵信提着脑袋撞得头晕目眩的他,待好不容易清醒几分后,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一只大脚,凌空而下。

“没叫你起来,你就得好好趴着。”

沈瑜施施然落座的同时,一整只右脚,直接踩住云则成的脑袋,然后仅仅轻轻发力,后者整张脸庞,当即与地板再度亲密接触。

“这,这太难以置信了。”

“云先生这般金贵的人儿,怎么今天,被人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踩在脚底板下,任意摩擦?”

现场,一众原本就饱受震撼的到场宾客,无不再度瞪大了眸子,发出阵阵难以相信的质疑声,当然,也仅限于此。

毕竟,像沈瑜这般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的年轻翘楚,说句老实话,他们这辈子,都是第一次见!

“你,你敢这么对我,今天别想活着走出我云家的大门!”云则成趴在地板上,双目血红,止不住地露齿狂嚎。

这种奇耻大辱,根本让人无法接受,他云则成好歹是本土云家的现任高管之一,过往岁月里,谁人平时见着他不得诚惶诚恐,笑脸相迎?

别说打他,就是给他脸色看,都没几个人有这个胆子。

可,今天······

他遇到了一个疯子。

一个,不知死活的疯子!

“我再次警告你一句,现在马上收手,我们还有谈的余地,否则······”

云则成唾沫飞溅,企图用这样的方式,奉劝沈瑜切勿玩火自焚。

然而,沈瑜却是温文尔雅拿起桌上的细软丝巾,继而慢条斯理细细擦拭一遍桌上的碗筷之后,就这么淡定悠然的等候餐食上桌。

仿佛,刚才云则成的话,他一句都没听见似的。

这······

云则成顿时只觉满脑子气血翻涌,连头皮都要炸了。

他堂堂上流权贵,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个年轻到无以复加的无名之辈,有意无视了?!

到底是他沈瑜太嚣张跋扈,太把自己当个角儿?

还是他真的聋了?!

“狗东西,你是不是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云则成气的满脸铁青,目眦欲裂。

沈瑜垂下眸光,终于是不厌其烦的回了句,

“你既然都知道了,又何须反复向我确认?”

这句话,直接让云则成愣在原地,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明明想要再开口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竟然凝咽无语,徒留几口凉气。

说的对啊。

这家伙,今天在云家的主场上,不但当众把自己打成了这副悲惨摸样,而且还就这么云淡风轻,若无其事的坐在现场,等候后厨上菜?

并且还有一副,携棺而来,不见到云海誓不罢休的姿态。

这就是明摆着把他云则成,不,是把他整个云家都没放在眼里的真实表现啊!

猛然惊觉这一层含义,一旁惊魂未定的云霸天,本欲指着沈瑜鼻子骂的右手,剧烈颤抖一下后,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撤回。

“按照计划,本来这个时候,是先动你侄子。”

“只是没想到你这做叔叔的,挺会跳的,故此,率先镇/压了。”

云则成,“······”

云霸天,“······”

这,这他妈也太狂了吧!

云霸天抬起眸子,刚想喝斥两句胆大狂妄,顺着视线望过去,那边的沈瑜已经拈起筷子,自顾自地吃起了端上来一碗葱花面条,热气腾腾,神情享受。

“云海到哪里了?”云霸天咬了咬牙,转身抽空询问身旁的大管家。

大管家急忙掏出手机联系,简单询问过后,急忙禀报,“正在回来路上,大概五分钟。”

云霸天沉下脸色,郑重点头,进而继续给出一道眼神,暗示大管家尽快联系帮手,这样才好早些让面前这个大胆狂徒,付出应有的代价!

等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去,他才再度缓缓抬起眼神,声抬八度,隔空询问那头的沈瑜,

“年轻人,凡事师出有名,相信你今天也不是无缘无故来我云家闹事的,这样,你今日在我云家犯下的过错,我可以先不予追究,但是希望你能够向我做出一个解释,为什么非要见我家云海?”

这番话,意蕴弦外之音,颇具深意。

虽然今日沈瑜的手段和气势,的确可以堪称之为惊世骇俗,可是云霸天,也不是什么从来没见过世面的庸俗之辈,说句实话,惊艳过户,也不过如此。

毕竟,眼下这个社会,你个人的能力再强,那也是单打独斗,到头来,终究是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但他云霸天,却是坐拥一整个云家,时至今日,更是人脉,影响力,号召力,通通万事俱备。

他不相信,今天自己会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之辈面前,一点办法都拿不出来!

然而,沈瑜面对这声询问,毫无疑问,自动过滤,仅仅拈着筷子,面对这桌上那碗葱香四溢的面条,大快朵颐。

全程没有一点点,打算回复云霸天的打算。

这种反应,让云霸天好不容易稍微平缓了一下的火气,再度死灰复燃,甚至比之前,还要来得猛烈数倍!

好一个嚣张跋扈的狗东西,竟敢在自家地盘,屡次三番的不给自己台阶下,到底是谁,给了他这份自信和狂傲?!

“我再提醒你一遍,我需要你一个说法。”

一念至此,底气大增的云霸天,敛起目光,再度逼问向,稍远处正兀自进食的沈瑜。

终于,顿觉耳边聒噪的沈瑜,暂时搁下筷子,一边拿起桌上的丝巾擦拭干净嘴唇,一边语气淡然道,

“沈某在吃饭的时候,向来不谈正事。”

“你先站那儿,慢慢候着吧。”

云霸天,“······”

众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