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3 13:57:43

你要打我的人,问过我吗?

这道突如其来的质问,伴随着手臂上传来的一阵剧痛,顿时让龙康原本气势汹汹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铁青无比,等他猛力抽回手臂,用一双如狼似虎的眸子循声望去,心底一跳的他,惊觉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竟是如此年轻,如此锋芒?!

“你是什么人,我教训一个不懂规矩的属下,何须你来指手画脚?”

“警告你一次,速度给我滚开,不然的话,老子连你一块打!”

龙康在嘴角噙起一抹堪称凌厉霸道的冷笑,龇牙咧嘴,显得大为冒火。

“按照你的规矩,是不是身为上位者,就可以恃上凌下,任意打骂,践踏他人人格?”

沈瑜双手负后,似笑非笑,开口询问道。

“哈哈,幼稚言论,有道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没有必要的管教,岂不是人人都要跟这个忤逆的狗东西一样,随便造次,违抗上级?”

“身为本土最高防务长,他不懂规矩,我就教他懂这个规矩!”

龙康昂首挺胸,猛拍胸脯的样子,正义凛然。

然而,下一秒,话音刚落。

啪!

一道带着凶猛劲风的巴掌,不偏不倚,当即盖在他的脸庞之上。

响亮的巴掌声,应势响起的同时,肉眼可见的掌纹印,也是立刻在龙阳登时红肿起来的脸上,如同蛛网般清晰可见。

这······

“狗,狗东西!”

“敢打老子?你他妈活的不耐烦了吧?!知道不知道,就凭老子这个级别,一只手指头就能摁死你?”

沈瑜咧嘴浅笑,张开双臂,任由身后的赵信几步上前,恭敬无比地替他掀下肩头的披风。

那一刹那,两道缝于肩头的金线苍龙,张牙舞爪,活灵活现,熠熠生辉,晃人眼球。

“你看我,够不够资格打你?”

龙康,“······”

云霸天,“······”

众人,“······”

嘶嘶。

沈瑜这句轻描淡写的询问,再加上此时此刻,在众人眼前一览无余的金线苍龙袍。

非但是让稍远处的云家众人,悉数变得呆若木鸡,哪怕是这当众被人打了巴掌的龙康,都是哑口无言,浑身上下,更是从头到脚凉了个通透。

这个看起来,年纪才不过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

居然是一位,真实身份如此惊世骇俗的显赫存在?!

按照云霸天今天打得如意算盘,只要是能把龙康请到现场,就凭他这个级别的实权人物,简单施展手段,今日就能让沈瑜这两个嚣张狂妄之辈,不死也要掉层皮。

但是谁能料到,今时今地,此时此刻,沈瑜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居然是一尊稳压龙康之上,近乎只手遮天的擎天巨擘!

这种矗立在众生之颠,冷眸睥睨天下凡尘的顶级存在,不要说是这云家,就连见过不知道多少大风大浪,且本身地位不凡的龙康,都是平生仅见。

不然的话,就凭龙康现如今的权势,以及这么数载风月以来养成的暴躁脾气,怎么可能会在被沈瑜当众掌锢的情况下,一声不吭,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

“东海城,四星防务长龙康,请示尊上名讳!”

龙康冷汗淋漓,刚才那副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狂傲姿态,此刻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这个时候,也是只能在躬身向沈瑜弯腰九十度行礼的同时,勉强硬起头皮恭敬请示。

沈瑜嘴角邪气凛然,并未直接回应,而是隔空一道响指,示意站在一旁的赵信,“告诉他,我是谁!”

嗖!

龙康迅速调转眼神,神色惊恐的看向赵信。

稍远处的云霸天舔舔嘴唇,顿感口干舌燥,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赵信当即原地力争,整只右手,闪电般抵至太阳穴的位置,随后嘴里响起的声音,斩钉截铁一般,

“北境战区,第一先锋长赵信,参见领主!”

“什,什么?”

这道称呼,一经出口。

呆立当场的龙康,顿时如遭雷击,他瞪起一双比灯泡还要大的眸子,口中止不住的倒吸冷气,整张原本就几近惨白的脸色,此刻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彻底变得,毫无人色!

“嘶嘶,您,您就是当今举世无双的那位,北境领主?!”

“一介虚名,何足挂齿。”

沈瑜淡淡浅笑,寥寥数语之间,自带一股氤氲而生的冲天豪气,并且举手投足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自得傲然之感。

让人看上去,仿佛这个普天之下,没几个人担得起的称号,对他沈瑜来说,却就像是量身定做一般,天衣无缝!

嘶嘶······

又是一阵气氛冰冷的沉默。

龙康颤抖着抬起右手,一抹额头,密密的一层冷汗,布满手心,当即也是深吸数口气过后,原地立正,举手敬礼的同时,眉宇之间,再也看不到哪怕一丝狂傲与嚣张。

今天,面前这个年轻男子,让他今天,着实吓得不轻!

“属,属下龙康,参拜领主大人!”

“刚才不知道您的身份,多有得罪,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卑职这一回······”

云霸天,“······”

众人,“······”

低眉顺眼,卑躬屈膝。

此时此刻的龙康,俨然就是一条冲着楚瑜摇尾乞怜的狗而已。

不过这副表现,也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像沈瑜如此这般权倾天下的人物,抬手间,便是毁天灭地,伏尸百万的恐怖存在,他龙康在前者的眼里,也不过就是只卑微到了尘埃里的蝼蚁罢了。

这么一想,以至于龙康心悸之余,也是暗自庆幸,刚才还没来得及彻底得罪这位恐怖人物,否则的话,消息传达出去,不等那戍守北境的百万儿郎踏马南下,东海城这般,就得先砍了他龙康全家老幼的脑袋,挂在城墙上谢罪。

沉默,依旧是沉默。

一句话说完,并未得到沈瑜回应的龙康,心惊肉跳之下,不得不再度硬着头皮,再度开问,

“领主,刚才是卑职有眼不识泰山,我······”

沈千秋笑笑,挥手示意其无须多言,吓得龙康当即面色惨白。

“你若想活命,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沈瑜拍拍对方的肩膀,似笑非笑道。

“领主但说无妨,只要您能放小的一条生路,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沈瑜哑然失笑,“真这么想?”

生死关头,龙康哪里还敢马虎,深深呼吸,深深喘气,便是急忙拍着胸脯保证,“从今往后,我就是您手底下的一条狗,您教我咬谁,我就咬谁,绝无二话!”

“我要你,替我杀他全家。”

沈瑜抬眸,目光落到云霸天的身上,笑意绵绵。

云霸天,“······”

龙康,“······”

众人,“······”

“云家这群狼心狗肺的畜生,不杀他满门,我恨意难消。”

沈瑜感慨一句,同时伸出戴有洁净手套的双手,轻轻拍了拍龙康僵硬的脸颊,嘴角浮现起一抹温和笑容,明明是在笑,可却让此时此刻的后者,止不住的一阵窒息发抖!

听这意思,他龙康此番要想活命,要先交上去的投名状,就是这云家满门的脑袋。

换言之,不将云家满门杀绝。

那么他姓龙的,就一定会跟着陪葬!

嘶嘶!

一时间,龙康瞳孔瞪大,整副身体,都快抖成了筛子。

“你看着办。”

沈瑜懒得多说,随口交代了一句,转身就走。

云霸天失魂落魄得呆立原地,等好不容易反应过来,那一头的龙康,已经狞笑着,步步走近,

“云老弟,你别怪我,不弄死你们全家,我也得玩完。”

“放心,等送你们下去了,逢年过节,我龙康必焚香烧纸,让你们一家人哪怕在阴间,日子也照样过的红红火火。”

云霸天浑身哆嗦,吓得如鲠在喉,无言以对,等惊慌失措的抬眸望去,龙康那道血红无比,充斥着杀意的眸子。

他敢说,这辈子都没见过。

第15章:你看我,够不够资格?

你要打我的人,问过我吗?

这道突如其来的质问,伴随着手臂上传来的一阵剧痛,顿时让龙康原本气势汹汹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铁青无比,等他猛力抽回手臂,用一双如狼似虎的眸子循声望去,心底一跳的他,惊觉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竟是如此年轻,如此锋芒?!

“你是什么人,我教训一个不懂规矩的属下,何须你来指手画脚?”

“警告你一次,速度给我滚开,不然的话,老子连你一块打!”

龙康在嘴角噙起一抹堪称凌厉霸道的冷笑,龇牙咧嘴,显得大为冒火。

“按照你的规矩,是不是身为上位者,就可以恃上凌下,任意打骂,践踏他人人格?”

沈瑜双手负后,似笑非笑,开口询问道。

“哈哈,幼稚言论,有道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没有必要的管教,岂不是人人都要跟这个忤逆的狗东西一样,随便造次,违抗上级?”

“身为本土最高防务长,他不懂规矩,我就教他懂这个规矩!”

龙康昂首挺胸,猛拍胸脯的样子,正义凛然。

然而,下一秒,话音刚落。

啪!

一道带着凶猛劲风的巴掌,不偏不倚,当即盖在他的脸庞之上。

响亮的巴掌声,应势响起的同时,肉眼可见的掌纹印,也是立刻在龙阳登时红肿起来的脸上,如同蛛网般清晰可见。

这······

“狗,狗东西!”

“敢打老子?你他妈活的不耐烦了吧?!知道不知道,就凭老子这个级别,一只手指头就能摁死你?”

沈瑜咧嘴浅笑,张开双臂,任由身后的赵信几步上前,恭敬无比地替他掀下肩头的披风。

那一刹那,两道缝于肩头的金线苍龙,张牙舞爪,活灵活现,熠熠生辉,晃人眼球。

“你看我,够不够资格打你?”

龙康,“······”

云霸天,“······”

众人,“······”

嘶嘶。

沈瑜这句轻描淡写的询问,再加上此时此刻,在众人眼前一览无余的金线苍龙袍。

非但是让稍远处的云家众人,悉数变得呆若木鸡,哪怕是这当众被人打了巴掌的龙康,都是哑口无言,浑身上下,更是从头到脚凉了个通透。

这个看起来,年纪才不过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

居然是一位,真实身份如此惊世骇俗的显赫存在?!

按照云霸天今天打得如意算盘,只要是能把龙康请到现场,就凭他这个级别的实权人物,简单施展手段,今日就能让沈瑜这两个嚣张狂妄之辈,不死也要掉层皮。

但是谁能料到,今时今地,此时此刻,沈瑜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居然是一尊稳压龙康之上,近乎只手遮天的擎天巨擘!

这种矗立在众生之颠,冷眸睥睨天下凡尘的顶级存在,不要说是这云家,就连见过不知道多少大风大浪,且本身地位不凡的龙康,都是平生仅见。

不然的话,就凭龙康现如今的权势,以及这么数载风月以来养成的暴躁脾气,怎么可能会在被沈瑜当众掌锢的情况下,一声不吭,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

“东海城,四星防务长龙康,请示尊上名讳!”

龙康冷汗淋漓,刚才那副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狂傲姿态,此刻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这个时候,也是只能在躬身向沈瑜弯腰九十度行礼的同时,勉强硬起头皮恭敬请示。

沈瑜嘴角邪气凛然,并未直接回应,而是隔空一道响指,示意站在一旁的赵信,“告诉他,我是谁!”

嗖!

龙康迅速调转眼神,神色惊恐的看向赵信。

稍远处的云霸天舔舔嘴唇,顿感口干舌燥,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赵信当即原地力争,整只右手,闪电般抵至太阳穴的位置,随后嘴里响起的声音,斩钉截铁一般,

“北境战区,第一先锋长赵信,参见领主!”

“什,什么?”

这道称呼,一经出口。

呆立当场的龙康,顿时如遭雷击,他瞪起一双比灯泡还要大的眸子,口中止不住的倒吸冷气,整张原本就几近惨白的脸色,此刻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彻底变得,毫无人色!

“嘶嘶,您,您就是当今举世无双的那位,北境领主?!”

“一介虚名,何足挂齿。”

沈瑜淡淡浅笑,寥寥数语之间,自带一股氤氲而生的冲天豪气,并且举手投足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自得傲然之感。

让人看上去,仿佛这个普天之下,没几个人担得起的称号,对他沈瑜来说,却就像是量身定做一般,天衣无缝!

嘶嘶······

又是一阵气氛冰冷的沉默。

龙康颤抖着抬起右手,一抹额头,密密的一层冷汗,布满手心,当即也是深吸数口气过后,原地立正,举手敬礼的同时,眉宇之间,再也看不到哪怕一丝狂傲与嚣张。

今天,面前这个年轻男子,让他今天,着实吓得不轻!

“属,属下龙康,参拜领主大人!”

“刚才不知道您的身份,多有得罪,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卑职这一回······”

云霸天,“······”

众人,“······”

低眉顺眼,卑躬屈膝。

此时此刻的龙康,俨然就是一条冲着楚瑜摇尾乞怜的狗而已。

不过这副表现,也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像沈瑜如此这般权倾天下的人物,抬手间,便是毁天灭地,伏尸百万的恐怖存在,他龙康在前者的眼里,也不过就是只卑微到了尘埃里的蝼蚁罢了。

这么一想,以至于龙康心悸之余,也是暗自庆幸,刚才还没来得及彻底得罪这位恐怖人物,否则的话,消息传达出去,不等那戍守北境的百万儿郎踏马南下,东海城这般,就得先砍了他龙康全家老幼的脑袋,挂在城墙上谢罪。

沉默,依旧是沉默。

一句话说完,并未得到沈瑜回应的龙康,心惊肉跳之下,不得不再度硬着头皮,再度开问,

“领主,刚才是卑职有眼不识泰山,我······”

沈千秋笑笑,挥手示意其无须多言,吓得龙康当即面色惨白。

“你若想活命,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沈瑜拍拍对方的肩膀,似笑非笑道。

“领主但说无妨,只要您能放小的一条生路,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沈瑜哑然失笑,“真这么想?”

生死关头,龙康哪里还敢马虎,深深呼吸,深深喘气,便是急忙拍着胸脯保证,“从今往后,我就是您手底下的一条狗,您教我咬谁,我就咬谁,绝无二话!”

“我要你,替我杀他全家。”

沈瑜抬眸,目光落到云霸天的身上,笑意绵绵。

云霸天,“······”

龙康,“······”

众人,“······”

“云家这群狼心狗肺的畜生,不杀他满门,我恨意难消。”

沈瑜感慨一句,同时伸出戴有洁净手套的双手,轻轻拍了拍龙康僵硬的脸颊,嘴角浮现起一抹温和笑容,明明是在笑,可却让此时此刻的后者,止不住的一阵窒息发抖!

听这意思,他龙康此番要想活命,要先交上去的投名状,就是这云家满门的脑袋。

换言之,不将云家满门杀绝。

那么他姓龙的,就一定会跟着陪葬!

嘶嘶!

一时间,龙康瞳孔瞪大,整副身体,都快抖成了筛子。

“你看着办。”

沈瑜懒得多说,随口交代了一句,转身就走。

云霸天失魂落魄得呆立原地,等好不容易反应过来,那一头的龙康,已经狞笑着,步步走近,

“云老弟,你别怪我,不弄死你们全家,我也得玩完。”

“放心,等送你们下去了,逢年过节,我龙康必焚香烧纸,让你们一家人哪怕在阴间,日子也照样过的红红火火。”

云霸天浑身哆嗦,吓得如鲠在喉,无言以对,等惊慌失措的抬眸望去,龙康那道血红无比,充斥着杀意的眸子。

他敢说,这辈子都没见过。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