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4 13:48:03

天盛娱乐中心。

本土豪族宋氏家族旗下,一家斥巨资打造得综合性娱乐产业,集酒吧、KTV、赌场于一体,是东海城,当之无愧得娱乐业霸主,在道上儿上,也素有‘销金窟’的别称。

而,执掌这尊巨无霸的,正是宋氏家族未来接班人,宋钟。

这位年纪刚刚满二十五岁的青年翘楚,虽然读书的时候成绩不佳,但好赖家世非凡,又加上生性豪放,挥金如土,善于结交三教九流的朋友。

故此,八面逢源之下,手下的这家娱乐中心非但没有亏损倒台,反而是蒸蒸日上,俨然成为了东海本土娱乐业的一展,金字招牌。

晚上七点,朦胧夜色,刚刚在天边涌现而起。

对于东海这座富丽堂皇的繁华都市而言,这也意味着,缤纷多彩的夜生活,即将拉开帷幕。

早就准备就绪的赵信,开着通体漆黑的黑色帕萨特,一路疾行。

直接引导沈瑜,准时到达目的地。

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娱乐城门口,一排妖艳性感的迎宾女郎。

俏皮制服,烈焰红唇,浑身上下,从头到脚,无不向今晚到来的各位嘉宾,洋溢着火一样的热情。

赵信在前方引路,沈瑜双手负后,挺直腰肢,一路随行,目不斜视,内心当中,更是波澜不惊。

一入正厅,目光所及之处,摇摆的人群,狂躁的DJ,来来回回送酒的美丽女郎,各怀鬼胎的男男女女,正在这一处可以暂时忘记忧愁和烦躁的乌托邦里,尽情释放着虚无。

沈瑜看了眼乌烟瘴气的现场,没有过多逗留,直接眯起眸子走到吧台,抬手就是一叠不少于十张的红色钞票,直接丢给酒保当作小费,“人头马XO,轩尼诗,芝华士,路易十三,皇家礼炮······这些酒,全部挑年份最久的拿,每款二十瓶。”

酒保,“……”

什,什么?

耳朵,没听错吧?

他刚刚听到的这些酒,可都是世界闻名的顶级高档洋酒,每一瓶,最便宜的就要过万,稍微有点年份的,没个十万八万,更是别想拿下了,就更不用说其中有些还是停产酒,完全有价无市,平日里只用来收藏,谁敢那么暴殄天物,拿来当成水喝?!

可这个,突然出现,以前从没谋面的年轻男子。

居然张嘴就要,每款二十瓶?还全部要年份最久的?!

神经病吧?!

简单粗略一算,这些酒,没个四五千万的真金白银,压根就拿不下来。

这人,到底是什么神秘富豪,还是单纯有病,纯粹来找茬的?!

“先生,这······”

酒吧尴尬一笑,满头大汗。

赵信转手将随手提来的黑色文件箱扔在台上,一掀开。

花花绿绿数十叠美钞,眼花缭乱,看的这名酒保,眼睛都直了。

这,这么多美钞现金,说丢出来就丢出来,乖乖,当真是个财神爷啊!

沈瑜却依旧是一脸淡然,随手从里面取出几张,直接丢在这名目瞪口呆的酒保脸上,随后指着稍远处正在台上疯狂呐喊的现场DJ,一道眼色,后者当即心领神会,一把抓紧手里的钞票,连滚带爬的往DJ台上跑去。

细细耳语几句,现场当即爆发出一声惊呼,直接将现场本就热烈的气氛,直接推向高潮,

“雷迪森,杰特们,今晚全场的消费,全部由沈公子买单!”

“现在,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们一起大喊,向沈公子致敬!”

······

就像给一垛干草里投入了火星,顷刻之间,这座本就洋溢着狂热的娱乐城,无数人,瞬间陷入癫狂状态,欢呼声,尖叫声,几乎要将天花板都掀开。

这副空前绝后的场景,可是天盛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

故此,刚开始还以为是有人在恶作剧的宋钟,此时此刻,才彻底信以为真。

“沈公子豪气啊,看到没,那人头马,轩尼诗,是接二连三的上,停都没停呐。”

“我曰,这位爷什么来头啊,有钱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

无数惊为天人的窃窃私语,无数饱含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一时之间,穿透现场喧闹的音乐声,环绕在沈瑜的周身。

可这位面色平静的年轻男子,却是置若罔闻,仅仅是仰躺在卡座之上,手里端着高脚杯,一边注视品味杯中红酒,一边呼吸平稳,若有所思。

于他这种身份的存在而言,金钱,说白了,不过就是串可有可无的数字罢了。

只不过今天这番挥金如土,也并非游戏人生,无外乎是想造起声势,引宋钟这家伙主动现身。

果不其然,又过半晌。

一位身穿酒红色西装,梳着大背头,且纹有一双大花臂的年轻男子,端着一杯红酒,满脸笑容的主动走了过来。

一番自我介绍,本尊正是宋钟的青年男子,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面前正翘着二郎腿的沈瑜身上。

而神情严肃的赵信,则是双手束在身前,侍立一旁。

“打早就听见门前喜鹊叫。”

“原来是这位贵客大驾光临,实在是令敝处蓬荜生辉啊。”

“既然有缘,就交个朋友吧。在下天盛娱乐城老板宋钟,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宋钟自来熟的一屁股坐在沈瑜面前,随后主动抬抬酒杯,轻抿了一口,以示尊敬。

作为本土的知名人物,从一出现,本就备受瞩目的宋钟,如此动作之下,自然是将本就在现场引发1轩然大波的沈瑜,再度抬上了风口浪尖。

无数道惊羡的目光,一时之间,风起云涌。

沈瑜慢慢抬起眸光,正视身前的年轻男子。

二十出头,面色红润,油光发亮。

加上一身价值不菲的名贵装扮,倒也称得上是,风流倜傥。

不过,只可惜心坏了!

“我姓沈,名瑜。”沈瑜嘴角扬起淡淡邪魅笑容,轻抬酒杯道。

“噢,了解了解,沈兄弟是吧。”

宋钟急忙也端起酒杯,面带和煦笑容,“初次相见,我敬你一杯。”

沈瑜浅笑,“我干杯,你随意。”

“哈哈,沈兄弟就是爽快!”

如此举动,正合宋钟心意,这家伙经营这么大一家娱乐场所,平日里结交的,也大多都是性情中人,故此自然而然养成了一股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江湖习气。

眼下见沈瑜也是如此豪爽,没半点矫揉造作,让他好感大增之下,也是不免放松了警惕。

一杯饮尽,赵信主动上前,替两人再度续上了满满一杯。

56度威士忌,没掺半点别的软饮,高举酒杯的沈瑜,再和对面的宋钟连干三杯。

这下,纵然是酒量不错的宋钟,也是有点浑身轻飘飘的了。

他朝继续过来添酒的赵信,客气的摆摆手,继而打了个酒嗝,不免笑道,“沈兄果真大人有大量啊,这几十度的洋酒,喝起来居然跟喝水一样,小弟我是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宋钟连连大笑,言语当中,一波又一波的马屁,铺天盖地而来。

沈瑜笑而不语,一口饮尽杯中酒后,正视对方,面无表情道,“今天,我为林家林晨而来。”

尚在酒兴上的宋钟,先是一怔,继而拍掌大笑,

“林晨?沈兄可是指的是那个,都死了好几年呢的窝囊废?”

“哈哈,你不提起那个废物,我都快忘了,那个小砸种······”

宋钟龇牙咧嘴一番,眼见对面的沈瑜依旧是面无表情,一个冷战,急忙收敛姿态,蹙起眉头道,“沈兄,今天难得这么有雅兴过来捧场,怎么突然提起那个玩意了?多晦气啊。”

“他的死,跟你有关?”沈瑜不急不慢,明知故问道。

只是这周遭的气氛,也是在这句话脱口的瞬间,陡然冰冷了几分。

宋钟抬手点燃了根袅袅香烟,本来可以拒绝回答,但碍于实在是暂时摸不清沈瑜这尊贵客的底细,也不想得罪了这位财神爷,只得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语气淡漠道,

“嗨,不过就是想跟他开个玩笑罢了,你说说,我这样一位金贵人物,踩着他的脸在地上摩擦,并且方便了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这不是在践踏他的尊严和人格,而是看得起他,不然的话,他那种窝囊废,就连给我舔鞋跟的资格都没有!”

沈瑜五指缩紧,掌心中的玻璃杯,开始裂出第一道清晰纹路。

“谁又知道呐,这个窝囊废,竟是把玩笑当真,自个儿从二十八楼上跳了下去,嗨呦,死的那叫一个惨啊,听说最后,连全尸都没留下。”

“只不过这死不足惜的废物,也很快被大家忘记了,没想到,沈兄你还有兴趣了解?”宋钟堪堪吐出一大团白色烟雾,仿佛是又记起了当年凌辱林晨的画面,嘴角不免扬起,玩味至极的笑容。

喀哧!

沈瑜五指收拢,一把捏碎酒杯,一双冷眸,正视对方,“林晨,他是我这辈子,刻骨铭心的兄弟!”

嘶嘶······

这句提醒,让宋钟心头一跳,瞳孔紧缩的同时,手里的香烟,也不由惊觉落地。

轰!

下一秒,没等宋钟反应过来,一步站起的沈瑜,直接摁住前者的脑袋,往这酒桌上面狠狠一砸,连人带桌猛烈撞击的同时,当即在现场轰然响起一声巨响。

瞬息之间,原本喧闹的舞池中央,无数人停止狂欢,止住摇摆,瞠目结舌的同时,已然吓到呆若木鸡。

怎么回事?

刚才还好端端的在喝酒,怎么眨眼间,弥漫起这么一阵,浓浓的杀气?!

这······

第17章:我为林晨而来!

天盛娱乐中心。

本土豪族宋氏家族旗下,一家斥巨资打造得综合性娱乐产业,集酒吧、KTV、赌场于一体,是东海城,当之无愧得娱乐业霸主,在道上儿上,也素有‘销金窟’的别称。

而,执掌这尊巨无霸的,正是宋氏家族未来接班人,宋钟。

这位年纪刚刚满二十五岁的青年翘楚,虽然读书的时候成绩不佳,但好赖家世非凡,又加上生性豪放,挥金如土,善于结交三教九流的朋友。

故此,八面逢源之下,手下的这家娱乐中心非但没有亏损倒台,反而是蒸蒸日上,俨然成为了东海本土娱乐业的一展,金字招牌。

晚上七点,朦胧夜色,刚刚在天边涌现而起。

对于东海这座富丽堂皇的繁华都市而言,这也意味着,缤纷多彩的夜生活,即将拉开帷幕。

早就准备就绪的赵信,开着通体漆黑的黑色帕萨特,一路疾行。

直接引导沈瑜,准时到达目的地。

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娱乐城门口,一排妖艳性感的迎宾女郎。

俏皮制服,烈焰红唇,浑身上下,从头到脚,无不向今晚到来的各位嘉宾,洋溢着火一样的热情。

赵信在前方引路,沈瑜双手负后,挺直腰肢,一路随行,目不斜视,内心当中,更是波澜不惊。

一入正厅,目光所及之处,摇摆的人群,狂躁的DJ,来来回回送酒的美丽女郎,各怀鬼胎的男男女女,正在这一处可以暂时忘记忧愁和烦躁的乌托邦里,尽情释放着虚无。

沈瑜看了眼乌烟瘴气的现场,没有过多逗留,直接眯起眸子走到吧台,抬手就是一叠不少于十张的红色钞票,直接丢给酒保当作小费,“人头马XO,轩尼诗,芝华士,路易十三,皇家礼炮······这些酒,全部挑年份最久的拿,每款二十瓶。”

酒保,“……”

什,什么?

耳朵,没听错吧?

他刚刚听到的这些酒,可都是世界闻名的顶级高档洋酒,每一瓶,最便宜的就要过万,稍微有点年份的,没个十万八万,更是别想拿下了,就更不用说其中有些还是停产酒,完全有价无市,平日里只用来收藏,谁敢那么暴殄天物,拿来当成水喝?!

可这个,突然出现,以前从没谋面的年轻男子。

居然张嘴就要,每款二十瓶?还全部要年份最久的?!

神经病吧?!

简单粗略一算,这些酒,没个四五千万的真金白银,压根就拿不下来。

这人,到底是什么神秘富豪,还是单纯有病,纯粹来找茬的?!

“先生,这······”

酒吧尴尬一笑,满头大汗。

赵信转手将随手提来的黑色文件箱扔在台上,一掀开。

花花绿绿数十叠美钞,眼花缭乱,看的这名酒保,眼睛都直了。

这,这么多美钞现金,说丢出来就丢出来,乖乖,当真是个财神爷啊!

沈瑜却依旧是一脸淡然,随手从里面取出几张,直接丢在这名目瞪口呆的酒保脸上,随后指着稍远处正在台上疯狂呐喊的现场DJ,一道眼色,后者当即心领神会,一把抓紧手里的钞票,连滚带爬的往DJ台上跑去。

细细耳语几句,现场当即爆发出一声惊呼,直接将现场本就热烈的气氛,直接推向高潮,

“雷迪森,杰特们,今晚全场的消费,全部由沈公子买单!”

“现在,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们一起大喊,向沈公子致敬!”

······

就像给一垛干草里投入了火星,顷刻之间,这座本就洋溢着狂热的娱乐城,无数人,瞬间陷入癫狂状态,欢呼声,尖叫声,几乎要将天花板都掀开。

这副空前绝后的场景,可是天盛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

故此,刚开始还以为是有人在恶作剧的宋钟,此时此刻,才彻底信以为真。

“沈公子豪气啊,看到没,那人头马,轩尼诗,是接二连三的上,停都没停呐。”

“我曰,这位爷什么来头啊,有钱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

无数惊为天人的窃窃私语,无数饱含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一时之间,穿透现场喧闹的音乐声,环绕在沈瑜的周身。

可这位面色平静的年轻男子,却是置若罔闻,仅仅是仰躺在卡座之上,手里端着高脚杯,一边注视品味杯中红酒,一边呼吸平稳,若有所思。

于他这种身份的存在而言,金钱,说白了,不过就是串可有可无的数字罢了。

只不过今天这番挥金如土,也并非游戏人生,无外乎是想造起声势,引宋钟这家伙主动现身。

果不其然,又过半晌。

一位身穿酒红色西装,梳着大背头,且纹有一双大花臂的年轻男子,端着一杯红酒,满脸笑容的主动走了过来。

一番自我介绍,本尊正是宋钟的青年男子,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面前正翘着二郎腿的沈瑜身上。

而神情严肃的赵信,则是双手束在身前,侍立一旁。

“打早就听见门前喜鹊叫。”

“原来是这位贵客大驾光临,实在是令敝处蓬荜生辉啊。”

“既然有缘,就交个朋友吧。在下天盛娱乐城老板宋钟,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宋钟自来熟的一屁股坐在沈瑜面前,随后主动抬抬酒杯,轻抿了一口,以示尊敬。

作为本土的知名人物,从一出现,本就备受瞩目的宋钟,如此动作之下,自然是将本就在现场引发1轩然大波的沈瑜,再度抬上了风口浪尖。

无数道惊羡的目光,一时之间,风起云涌。

沈瑜慢慢抬起眸光,正视身前的年轻男子。

二十出头,面色红润,油光发亮。

加上一身价值不菲的名贵装扮,倒也称得上是,风流倜傥。

不过,只可惜心坏了!

“我姓沈,名瑜。”沈瑜嘴角扬起淡淡邪魅笑容,轻抬酒杯道。

“噢,了解了解,沈兄弟是吧。”

宋钟急忙也端起酒杯,面带和煦笑容,“初次相见,我敬你一杯。”

沈瑜浅笑,“我干杯,你随意。”

“哈哈,沈兄弟就是爽快!”

如此举动,正合宋钟心意,这家伙经营这么大一家娱乐场所,平日里结交的,也大多都是性情中人,故此自然而然养成了一股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江湖习气。

眼下见沈瑜也是如此豪爽,没半点矫揉造作,让他好感大增之下,也是不免放松了警惕。

一杯饮尽,赵信主动上前,替两人再度续上了满满一杯。

56度威士忌,没掺半点别的软饮,高举酒杯的沈瑜,再和对面的宋钟连干三杯。

这下,纵然是酒量不错的宋钟,也是有点浑身轻飘飘的了。

他朝继续过来添酒的赵信,客气的摆摆手,继而打了个酒嗝,不免笑道,“沈兄果真大人有大量啊,这几十度的洋酒,喝起来居然跟喝水一样,小弟我是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宋钟连连大笑,言语当中,一波又一波的马屁,铺天盖地而来。

沈瑜笑而不语,一口饮尽杯中酒后,正视对方,面无表情道,“今天,我为林家林晨而来。”

尚在酒兴上的宋钟,先是一怔,继而拍掌大笑,

“林晨?沈兄可是指的是那个,都死了好几年呢的窝囊废?”

“哈哈,你不提起那个废物,我都快忘了,那个小砸种······”

宋钟龇牙咧嘴一番,眼见对面的沈瑜依旧是面无表情,一个冷战,急忙收敛姿态,蹙起眉头道,“沈兄,今天难得这么有雅兴过来捧场,怎么突然提起那个玩意了?多晦气啊。”

“他的死,跟你有关?”沈瑜不急不慢,明知故问道。

只是这周遭的气氛,也是在这句话脱口的瞬间,陡然冰冷了几分。

宋钟抬手点燃了根袅袅香烟,本来可以拒绝回答,但碍于实在是暂时摸不清沈瑜这尊贵客的底细,也不想得罪了这位财神爷,只得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语气淡漠道,

“嗨,不过就是想跟他开个玩笑罢了,你说说,我这样一位金贵人物,踩着他的脸在地上摩擦,并且方便了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这不是在践踏他的尊严和人格,而是看得起他,不然的话,他那种窝囊废,就连给我舔鞋跟的资格都没有!”

沈瑜五指缩紧,掌心中的玻璃杯,开始裂出第一道清晰纹路。

“谁又知道呐,这个窝囊废,竟是把玩笑当真,自个儿从二十八楼上跳了下去,嗨呦,死的那叫一个惨啊,听说最后,连全尸都没留下。”

“只不过这死不足惜的废物,也很快被大家忘记了,没想到,沈兄你还有兴趣了解?”宋钟堪堪吐出一大团白色烟雾,仿佛是又记起了当年凌辱林晨的画面,嘴角不免扬起,玩味至极的笑容。

喀哧!

沈瑜五指收拢,一把捏碎酒杯,一双冷眸,正视对方,“林晨,他是我这辈子,刻骨铭心的兄弟!”

嘶嘶······

这句提醒,让宋钟心头一跳,瞳孔紧缩的同时,手里的香烟,也不由惊觉落地。

轰!

下一秒,没等宋钟反应过来,一步站起的沈瑜,直接摁住前者的脑袋,往这酒桌上面狠狠一砸,连人带桌猛烈撞击的同时,当即在现场轰然响起一声巨响。

瞬息之间,原本喧闹的舞池中央,无数人停止狂欢,止住摇摆,瞠目结舌的同时,已然吓到呆若木鸡。

怎么回事?

刚才还好端端的在喝酒,怎么眨眼间,弥漫起这么一阵,浓浓的杀气?!

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