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23:59:57

“老人家客气。”

林骁起身回礼,“我还有事,改日再来拜会。”

说完,他转身离开。

鲁千秋目送林骁走远后,坐了回去,望着棋盘怔怔发呆,良久苦笑连连,“真是藏龙卧虎啊!”

秦夕懵懵道:“鲁爷爷,那家伙有那么厉害?”

直到现在,她都有些没回过味来。

“九段之上,是为大九段国手!”

“普天之下,能与其并肩者不过五指之数,你说厉害不厉害?”

鲁千秋没好气道。

“真那么厉害啊?”

秦夕更懵了。

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边四十三分钟,道貌岸然的猥琐男,居然这么厉害?

“你们认识?”

鲁千秋突然问道。

“嗯啊。”

秦夕下意识颔首。

实际上,认识个鬼。

她连林骁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别提联系方式。

“喜欢他?”

鲁千秋又问。

“啊?”

这下秦夕回过神来了,跺脚道:“鲁爷爷,你说什么呢。”

这生气撒娇的一幕,在鲁千秋看来,那就是承认了。

他慈眉笑笑,却是突然蹦出一句,“考虑清楚,那孩子,你驾驭不住。”

“什么意思?”

秦夕不解。

鲁千秋再次凝视那渐行渐远的挺拔背影,语气凝重道:“他的身上,有杀气!”

闻言,秦夕神色一变,微微泛白。

有句话鲁千秋没有说。

以他观望,林骁手底下的人命,只怕不下十指之数。

过完棋瘾的林骁,一路溜达着回到家中,吃过早餐,张清风便是回来了。

“老大,证实清楚了,的确和皇朝娱乐有关。”

“皇朝娱乐今天举行董事会,估计要下午才结束,我已经安排好了,只等乔山走出公司,便实施抓捕。”

张清风汇报。

“不用,备车,我亲自登门拜访。”

“是。”

昨夜,据梁家人交代。

梁锦芝抱走女婴后,交给了父亲梁建,梁建又在高家大公子的授意下,转手把女婴交给皇朝娱乐。

再之后的事情,他们便不清楚了。

只是听说,皇朝娱乐干着某些见不得光的买卖。

皇朝娱乐总部大楼。

董事长办公室。

“最近不太平,少往外面跑,昨夜梁氏一家三口,人间蒸发,应该是没了。”

坐在老板椅上的中年男人乔山,眉宇间布着些许忧愁,语重心长提醒道。

“爸,你的胆子也忒小了吧。”

“那要按你这么说,前晚高大公子还被人杀了呢,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儿躲起来,当个缩头乌龟?”

沙发上的青年乔南翘着二郎腿,姿态懒散,一脸不以为然。

出来混,自然是有风险的,怕这怕那,还不如老老实实去搬砖。

“你别不以为然,这两件事,很可能就是一人所为,可惜高家那边封锁了消息,不然我们就能确定了。”

乔山思索着,又道:“如今出事的都是高家那边的人,虽然说我们是周家的人,但也不可大意。对方来势汹汹,一步走错,便是万劫不复。”

“是了是了,您就放心好了,我已经在公司里加强了人手,对方要是敢来,保管他有来无回。”

乔南笑容轻狂。

“那就好。”

乔山微微额首。

这孩子虽然年少轻狂,但办事他还是放心的。

而且,只要行事谨慎,再不济,还能打电话向周家求援,倒也不用太过担心。

如果乔山知道周家的想法,估计会气得吐血。

周宅书房,人高马大的周玉熊坐在那儿,手里把玩着一封黑红相间的帖子。

前晚,这封帖子,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诡异。

帖子也诡异,上面竟书着杀伐凛冽的三个大字:阎王帖!

内容则是:

庚子年辰月十二,自备棺木!

——林骁奉上。

“老板,这东西你都研究两天了,有名堂?”

秘书好奇。

“老林家那野孩子派人送来的。”

“这么会玩?”

“前晚,高家大公子当众被杀,就是那野孩子干的。而且五年前的辰月十二,我们派人杀了他的父母,那天,是他父母的忌日。”

“挺有骨气,也挺狠。”

“是啊,谁能料到,短短十年,当初那孩子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那又有何用?他要是不回来,在外面安享富贵多好,这次回来,无非是自投罗网罢了。”秘书轻蔑道。

“不急,淮云好不容易出现个趣人,不玩玩未免可惜。”

周玉熊笑了笑,又道:“昨夜,梁氏一家三口人间蒸发,我猜接下来他还会一个一个找上门,马上应该就轮到乔家了,就先让乔家去和他掰掰手腕。”

“如果他连乔家都敌不过,有何资格让我等出手?”

说着,他随手把阎王帖给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一脸不屑道:“区区黄口小儿,还妄想让我们给他父母陪葬?怕是没死过。”

皇朝娱乐总部,董事会举行得如火如荼。

众董事各抒己见,唇枪舌战。

皇朝娱乐垄断了淮云,五成以上的娱乐产业。

稳居一方,安享富贵。

乃实打实的土霸主。

他们,正在为如何向外扩张而争议。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敲响。

一下子,众人的脸都拉了下来。

“去看看,什么人这么不识趣,明天叫他不用来上班了。”

乔南板着脸道。

话音才落,不等助手去开门。

办公室的门,已经砰的一声,被人从外踹开。

年轻人一袭黑色大衣,信步而进,之后朝众人拱手笑道:“在下林骁,打扰诸位大展蓝图,还望见谅。”

“你他妈谁啊,还文绉绉的,装逼装到老子这儿来,草。”

乔南第一个不干了,“来人,把这煞笔废了,扔出去。”

按道理,在自己公司里活动,没必要随身携带保镖。

但乔南不一样,便是这会儿开董事会,他也带着两个贴身保镖,觉得这样气派。

作为父亲的乔山虽为此无奈,但他素来宠溺这个儿子,左右无伤大雅,也就没说什么。

咔嚓!

砰!

然而,两名保镖,眨眼之间。

一个被废,躺在地上打滚,

一个被张清风一脚踹飞,砸烂了茶几,生死不明。

“大胆!”

“小儿放肆!”

一时间,众董事拍案而起,大声怒斥。

“不大展蓝图了?”

林骁笑笑,“既是这样,无关人等就出去吧,林某今天只找乔家父子的麻烦。”

“混账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出去?”

“没错,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找乔总父子麻烦?乔总也是你招惹得起的?”

保镖能打而已,他们不是没见过,自然不会被镇住。

相反,林骁带人来这里撒野,他们更想借此机会,拉近和乔山的关系。

皇朝娱乐,虽加上乔山在内,拢共有十数名股东。

但,大头都是握在乔山手中。

而且,乔山此人,出身草莽,暗地里养着一批犯过事儿的狠角。

行事作风,丝毫不像商人,他们素来敬畏。

“林骁?你是林骁?”

兀的,一个惊疑声响起。

众股东中,坐在末尾的一个约莫三十的年轻人,脱离众人,独自走来。

近前,他细细看了看林骁,“真是你?”

“冯大勇?”

林骁同样略感讶异,没想在这里,还能碰见老同学。

冯大勇和包昌军是表兄弟。

不过,与包昌军不同,上学时候的冯大勇,人高马大,却又老实巴交的,经常被人欺负。

有时林骁实在看不下去,就会替他出头。

因为包昌军膈应着,两人的关系也只能说不好不坏。

“没想到真是你,看样子你混得不错啊。”

冯大勇亲切地拥抱林骁,又趁机压低声音道:“林骁,当年的事,我虽不知内情,但多少有所耳闻,其中牵扯极深。”

“你太冲动了,听我一句劝,别想着报仇,你会把自己搭进去的。”

“别说三大豪族,单是乔总,就不是你能够抗衡的。”

“还好你遇见了我,不然你今天就完蛋了。”

说完,他松开林骁,转而看向乔山,卑躬屈膝,笑容谄媚道:“乔总,林骁是我的老同学,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

第11章 可否放他一马?

“老人家客气。”

林骁起身回礼,“我还有事,改日再来拜会。”

说完,他转身离开。

鲁千秋目送林骁走远后,坐了回去,望着棋盘怔怔发呆,良久苦笑连连,“真是藏龙卧虎啊!”

秦夕懵懵道:“鲁爷爷,那家伙有那么厉害?”

直到现在,她都有些没回过味来。

“九段之上,是为大九段国手!”

“普天之下,能与其并肩者不过五指之数,你说厉害不厉害?”

鲁千秋没好气道。

“真那么厉害啊?”

秦夕更懵了。

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边四十三分钟,道貌岸然的猥琐男,居然这么厉害?

“你们认识?”

鲁千秋突然问道。

“嗯啊。”

秦夕下意识颔首。

实际上,认识个鬼。

她连林骁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别提联系方式。

“喜欢他?”

鲁千秋又问。

“啊?”

这下秦夕回过神来了,跺脚道:“鲁爷爷,你说什么呢。”

这生气撒娇的一幕,在鲁千秋看来,那就是承认了。

他慈眉笑笑,却是突然蹦出一句,“考虑清楚,那孩子,你驾驭不住。”

“什么意思?”

秦夕不解。

鲁千秋再次凝视那渐行渐远的挺拔背影,语气凝重道:“他的身上,有杀气!”

闻言,秦夕神色一变,微微泛白。

有句话鲁千秋没有说。

以他观望,林骁手底下的人命,只怕不下十指之数。

过完棋瘾的林骁,一路溜达着回到家中,吃过早餐,张清风便是回来了。

“老大,证实清楚了,的确和皇朝娱乐有关。”

“皇朝娱乐今天举行董事会,估计要下午才结束,我已经安排好了,只等乔山走出公司,便实施抓捕。”

张清风汇报。

“不用,备车,我亲自登门拜访。”

“是。”

昨夜,据梁家人交代。

梁锦芝抱走女婴后,交给了父亲梁建,梁建又在高家大公子的授意下,转手把女婴交给皇朝娱乐。

再之后的事情,他们便不清楚了。

只是听说,皇朝娱乐干着某些见不得光的买卖。

皇朝娱乐总部大楼。

董事长办公室。

“最近不太平,少往外面跑,昨夜梁氏一家三口,人间蒸发,应该是没了。”

坐在老板椅上的中年男人乔山,眉宇间布着些许忧愁,语重心长提醒道。

“爸,你的胆子也忒小了吧。”

“那要按你这么说,前晚高大公子还被人杀了呢,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儿躲起来,当个缩头乌龟?”

沙发上的青年乔南翘着二郎腿,姿态懒散,一脸不以为然。

出来混,自然是有风险的,怕这怕那,还不如老老实实去搬砖。

“你别不以为然,这两件事,很可能就是一人所为,可惜高家那边封锁了消息,不然我们就能确定了。”

乔山思索着,又道:“如今出事的都是高家那边的人,虽然说我们是周家的人,但也不可大意。对方来势汹汹,一步走错,便是万劫不复。”

“是了是了,您就放心好了,我已经在公司里加强了人手,对方要是敢来,保管他有来无回。”

乔南笑容轻狂。

“那就好。”

乔山微微额首。

这孩子虽然年少轻狂,但办事他还是放心的。

而且,只要行事谨慎,再不济,还能打电话向周家求援,倒也不用太过担心。

如果乔山知道周家的想法,估计会气得吐血。

周宅书房,人高马大的周玉熊坐在那儿,手里把玩着一封黑红相间的帖子。

前晚,这封帖子,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诡异。

帖子也诡异,上面竟书着杀伐凛冽的三个大字:阎王帖!

内容则是:

庚子年辰月十二,自备棺木!

——林骁奉上。

“老板,这东西你都研究两天了,有名堂?”

秘书好奇。

“老林家那野孩子派人送来的。”

“这么会玩?”

“前晚,高家大公子当众被杀,就是那野孩子干的。而且五年前的辰月十二,我们派人杀了他的父母,那天,是他父母的忌日。”

“挺有骨气,也挺狠。”

“是啊,谁能料到,短短十年,当初那孩子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那又有何用?他要是不回来,在外面安享富贵多好,这次回来,无非是自投罗网罢了。”秘书轻蔑道。

“不急,淮云好不容易出现个趣人,不玩玩未免可惜。”

周玉熊笑了笑,又道:“昨夜,梁氏一家三口人间蒸发,我猜接下来他还会一个一个找上门,马上应该就轮到乔家了,就先让乔家去和他掰掰手腕。”

“如果他连乔家都敌不过,有何资格让我等出手?”

说着,他随手把阎王帖给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一脸不屑道:“区区黄口小儿,还妄想让我们给他父母陪葬?怕是没死过。”

皇朝娱乐总部,董事会举行得如火如荼。

众董事各抒己见,唇枪舌战。

皇朝娱乐垄断了淮云,五成以上的娱乐产业。

稳居一方,安享富贵。

乃实打实的土霸主。

他们,正在为如何向外扩张而争议。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敲响。

一下子,众人的脸都拉了下来。

“去看看,什么人这么不识趣,明天叫他不用来上班了。”

乔南板着脸道。

话音才落,不等助手去开门。

办公室的门,已经砰的一声,被人从外踹开。

年轻人一袭黑色大衣,信步而进,之后朝众人拱手笑道:“在下林骁,打扰诸位大展蓝图,还望见谅。”

“你他妈谁啊,还文绉绉的,装逼装到老子这儿来,草。”

乔南第一个不干了,“来人,把这煞笔废了,扔出去。”

按道理,在自己公司里活动,没必要随身携带保镖。

但乔南不一样,便是这会儿开董事会,他也带着两个贴身保镖,觉得这样气派。

作为父亲的乔山虽为此无奈,但他素来宠溺这个儿子,左右无伤大雅,也就没说什么。

咔嚓!

砰!

然而,两名保镖,眨眼之间。

一个被废,躺在地上打滚,

一个被张清风一脚踹飞,砸烂了茶几,生死不明。

“大胆!”

“小儿放肆!”

一时间,众董事拍案而起,大声怒斥。

“不大展蓝图了?”

林骁笑笑,“既是这样,无关人等就出去吧,林某今天只找乔家父子的麻烦。”

“混账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出去?”

“没错,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找乔总父子麻烦?乔总也是你招惹得起的?”

保镖能打而已,他们不是没见过,自然不会被镇住。

相反,林骁带人来这里撒野,他们更想借此机会,拉近和乔山的关系。

皇朝娱乐,虽加上乔山在内,拢共有十数名股东。

但,大头都是握在乔山手中。

而且,乔山此人,出身草莽,暗地里养着一批犯过事儿的狠角。

行事作风,丝毫不像商人,他们素来敬畏。

“林骁?你是林骁?”

兀的,一个惊疑声响起。

众股东中,坐在末尾的一个约莫三十的年轻人,脱离众人,独自走来。

近前,他细细看了看林骁,“真是你?”

“冯大勇?”

林骁同样略感讶异,没想在这里,还能碰见老同学。

冯大勇和包昌军是表兄弟。

不过,与包昌军不同,上学时候的冯大勇,人高马大,却又老实巴交的,经常被人欺负。

有时林骁实在看不下去,就会替他出头。

因为包昌军膈应着,两人的关系也只能说不好不坏。

“没想到真是你,看样子你混得不错啊。”

冯大勇亲切地拥抱林骁,又趁机压低声音道:“林骁,当年的事,我虽不知内情,但多少有所耳闻,其中牵扯极深。”

“你太冲动了,听我一句劝,别想着报仇,你会把自己搭进去的。”

“别说三大豪族,单是乔总,就不是你能够抗衡的。”

“还好你遇见了我,不然你今天就完蛋了。”

说完,他松开林骁,转而看向乔山,卑躬屈膝,笑容谄媚道:“乔总,林骁是我的老同学,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