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2 16:20:53

秦轩努力站定,嘴角的鲜血不断喷涌而出,神色难看到了极点。

“且慢!”灵炎教主黄袍青年飞了过来。

“教主,他乃魔刹天化身,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刚才直接把他照了出来。”长老丝毫没有放松,死死的盯着秦轩,犹如猫看见老鼠。

“把他带过来”两名弟子把秦轩押到了镜子前,这一次镜子却怎么都没有出现魔刹天的影子,也没有任何变化,秦轩就是秦轩。

“聒噪!这哪里是魔刹天,再说了魔刹天的修为能让你一掌把他打出血吗?”

“教主,我可以作证,秦轩一定不会是什么魔刹天的。”谢义阳也急忙帮秦轩解释,避免秦轩遭遇长老陷害。

“好了没事了,虚惊一场,下一次务必看好,不要看走眼了!散了吧”灵炎教主眼带微笑目似剑光。

长老痴呆懵懂的看着镜子,明明刚才镜子里面出现的是魔刹天,怎么再照就没用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吗?

一边,离灵炎宗的很远的地方,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飞在空中。

“时隔多年,希望你还能记起,冷静,不要胡言乱语。”这名女子抬首看了看天空,环顾了四周,她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划了下来滴落在在大地上……

灵炎宗这边,那长老下手实在太狠了,秦轩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谢义阳留下了丹药后关上门静悄悄的走了。

“那几个老头下手的可真狠啊”昊山青和戴门言一天跟没事人儿一样坐在板凳上聊天。

“听说那小子是魔刹天诶”

“去你娘的吧是魔刹天能被李空傲打成那样吗,是魔刹天的话李空傲半个回合都斗不过。”可见魔刹天是有多么的恐怖强大,这昊山青和戴门言就跟连体婴儿一样,每天除了睡觉都在一起……

“他娘的跟我干死秦轩,想下什么方法能整死他”李空傲坐在中间,四周坐满了李空傲的人,可见李空傲背后的势力得有多强。

“以我所言,在宗门内杀死秦轩的话我们也会有问题,但是如果是让他修为尽散那可就不好说了”这名老者坐在最后,摸着胡子诡笑着。

“好就这么定了!先让他功力尽散,然后想办法把他扔出去,再在外面杀死秦轩。”李空傲准备在比武台上把秦轩打到最虚弱状态,随后再派人乘秦轩休息之时一剑刺穿秦轩的丹田再让秦轩活下来,最后把秦轩扔出灵炎宗在外面斩杀他,真是一手好牌啊。

“各位去准备吧,你们要做的就是叫嚣,在比武台上,我自由办法”李空傲嘴角上斜瞥了一下计划“秦轩你还不死哈哈哈哈!”李空傲变态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秦轩这边,秦轩恢复好了七七八八了,他倒是不客气一口气把谢义阳的丹药全部一口吞掉,腹痛难忍,魔刹天的元魄竟然在吸收丹药的功效,又吐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秦轩内视了自己的体内,魔刹天的元魄并没有冲破枷锁,但是却能吸收功效而吐出来的黑气却如丹药一般流淌在秦轩体内,经久不散。

秦轩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犹如倾盆大雨一般冲涌而落,秦轩全身都在发麻像蚂蚁铺满全身,不仅麻时而伴随着疼痛。

“我要进阶了?”秦轩发现黑气正在冲向屏障,如果成功自己就是灵寂境第八等了,秦轩立马静心打坐,强忍疼痛,黑气豕突狼奔向屏障,屏障宛如秦轩体内的一层皮肉。

几秒过后秦轩凝聚体内的力量一起冲向屏障,屏障破了,秦轩进阶到了第八等,疼痛还没有结束,秦轩体内急风暴雨,骇浪惊涛,经脉膨胀扩张,秦轩额头上的青筋紧绷。

秦轩调整呼吸,更是魔刹天的元魄兴奋的翻搅着丹田,秦轩花尽浑身玄气压制住了丹田内的疼痛感,这疼痛让秦轩痛不欲生,几次都差点让秦轩疼晕过去。

一分钟后,秦轩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秦轩头发全被汗水打湿,就跟刚洗了头一样,精疲力倦的趴在床上,秦轩头一次感觉到进阶后还如此难受,软趴趴的秦轩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来啊!秦轩,来啊来比武啊,怂包!哈哈哈”门外李空傲的弟子按照计划,使用激将法让秦轩去比武台比武,当然还是有一些看热闹的弟子随声附和,反正打架跟他们没关系,看的爽就行了。

秦轩听到外面的呼喊声,吵闹声他睁开沉重的眼皮,看了看外面走廊上全是人影。

“估计没啥好事。”秦轩不慌不忙的穿起衣服。

第九十六章 灵寂境八等

秦轩努力站定,嘴角的鲜血不断喷涌而出,神色难看到了极点。

“且慢!”灵炎教主黄袍青年飞了过来。

“教主,他乃魔刹天化身,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刚才直接把他照了出来。”长老丝毫没有放松,死死的盯着秦轩,犹如猫看见老鼠。

“把他带过来”两名弟子把秦轩押到了镜子前,这一次镜子却怎么都没有出现魔刹天的影子,也没有任何变化,秦轩就是秦轩。

“聒噪!这哪里是魔刹天,再说了魔刹天的修为能让你一掌把他打出血吗?”

“教主,我可以作证,秦轩一定不会是什么魔刹天的。”谢义阳也急忙帮秦轩解释,避免秦轩遭遇长老陷害。

“好了没事了,虚惊一场,下一次务必看好,不要看走眼了!散了吧”灵炎教主眼带微笑目似剑光。

长老痴呆懵懂的看着镜子,明明刚才镜子里面出现的是魔刹天,怎么再照就没用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吗?

一边,离灵炎宗的很远的地方,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飞在空中。

“时隔多年,希望你还能记起,冷静,不要胡言乱语。”这名女子抬首看了看天空,环顾了四周,她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划了下来滴落在在大地上……

灵炎宗这边,那长老下手实在太狠了,秦轩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谢义阳留下了丹药后关上门静悄悄的走了。

“那几个老头下手的可真狠啊”昊山青和戴门言一天跟没事人儿一样坐在板凳上聊天。

“听说那小子是魔刹天诶”

“去你娘的吧是魔刹天能被李空傲打成那样吗,是魔刹天的话李空傲半个回合都斗不过。”可见魔刹天是有多么的恐怖强大,这昊山青和戴门言就跟连体婴儿一样,每天除了睡觉都在一起……

“他娘的跟我干死秦轩,想下什么方法能整死他”李空傲坐在中间,四周坐满了李空傲的人,可见李空傲背后的势力得有多强。

“以我所言,在宗门内杀死秦轩的话我们也会有问题,但是如果是让他修为尽散那可就不好说了”这名老者坐在最后,摸着胡子诡笑着。

“好就这么定了!先让他功力尽散,然后想办法把他扔出去,再在外面杀死秦轩。”李空傲准备在比武台上把秦轩打到最虚弱状态,随后再派人乘秦轩休息之时一剑刺穿秦轩的丹田再让秦轩活下来,最后把秦轩扔出灵炎宗在外面斩杀他,真是一手好牌啊。

“各位去准备吧,你们要做的就是叫嚣,在比武台上,我自由办法”李空傲嘴角上斜瞥了一下计划“秦轩你还不死哈哈哈哈!”李空傲变态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秦轩这边,秦轩恢复好了七七八八了,他倒是不客气一口气把谢义阳的丹药全部一口吞掉,腹痛难忍,魔刹天的元魄竟然在吸收丹药的功效,又吐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秦轩内视了自己的体内,魔刹天的元魄并没有冲破枷锁,但是却能吸收功效而吐出来的黑气却如丹药一般流淌在秦轩体内,经久不散。

秦轩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犹如倾盆大雨一般冲涌而落,秦轩全身都在发麻像蚂蚁铺满全身,不仅麻时而伴随着疼痛。

“我要进阶了?”秦轩发现黑气正在冲向屏障,如果成功自己就是灵寂境第八等了,秦轩立马静心打坐,强忍疼痛,黑气豕突狼奔向屏障,屏障宛如秦轩体内的一层皮肉。

几秒过后秦轩凝聚体内的力量一起冲向屏障,屏障破了,秦轩进阶到了第八等,疼痛还没有结束,秦轩体内急风暴雨,骇浪惊涛,经脉膨胀扩张,秦轩额头上的青筋紧绷。

秦轩调整呼吸,更是魔刹天的元魄兴奋的翻搅着丹田,秦轩花尽浑身玄气压制住了丹田内的疼痛感,这疼痛让秦轩痛不欲生,几次都差点让秦轩疼晕过去。

一分钟后,秦轩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秦轩头发全被汗水打湿,就跟刚洗了头一样,精疲力倦的趴在床上,秦轩头一次感觉到进阶后还如此难受,软趴趴的秦轩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来啊!秦轩,来啊来比武啊,怂包!哈哈哈”门外李空傲的弟子按照计划,使用激将法让秦轩去比武台比武,当然还是有一些看热闹的弟子随声附和,反正打架跟他们没关系,看的爽就行了。

秦轩听到外面的呼喊声,吵闹声他睁开沉重的眼皮,看了看外面走廊上全是人影。

“估计没啥好事。”秦轩不慌不忙的穿起衣服。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