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7 22:41:39

陆离看着对方,这个人确实有点实力,身形矫健,身体肌肉发达,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一股气在他身上游离。

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内力了吧?

主持人看着两人,今夜还真的是龙争虎斗,拿起话筒道:“陆先生对战周天南,陆先生赔率,一赔一点二,周天南赔率,一赔一点零五。”

很显然,天南俱乐部依然觉得周天南获胜几率比较大。

众人看着下注板有些筹措,不知道该压谁,这真的是个两难的选择。

随着一阵‘铛铛铛’响起,主持人急忙退场,刚才那个举牌姑娘又走了上来,此刻的她双眼放光,不停的朝着两人抛媚眼。

至于刚才的段坤,早就被她忘在脑后了。

对决已经开始,两人站在那谁也没动,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所有人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着,生怕错过什么。

周天南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他既然不动手,那就别怪自己动手了,将状态调整道到最佳状态,脚尖踮起,整个人犹如一阵风一般袭来。

速度很快,悄无声息,脚尖踏在地上不带一丝声音,伸出手,手掌洁白无比,滑嫩的像是婴儿,灯光下能够看到手掌反光。

若是抓上去,滑溜的犹如泥鳅一般,一旦失手,下一刻这只手就会化成一条毒蛇,开膛破肚。

一声低喝,声音很是沉闷,能够震人心玄。

陆离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点小伎俩,有些幼稚了,看着袭来的周天南,没有一丝抵挡的意思,抬起手,攥紧拳头,就像是想要一拳打死他一般。

“你找死!”

周天南感觉到了羞辱,刚才一拳打爆段坤,此刻还想对他如此?简直瞧不起人。

手掌化成一柄利刃,直刺陆离胸膛,若是不防守,直接透心凉,当手掌接触到陆离胸前衣服,周天南心中大喜,他这双手没人能挡得住。

还没等欢喜半秒,一股黑色的气息从胸口窜出,硬生生挡在了手掌前,形成一道铜墙铁壁,让他难进分寸。

周天南有些慌乱,这是什么东西,他从未听闻。

抬起头看到了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上露出一张笑脸,举起的拳头已经砸了下来。

“砰!!”

声音很是清脆,伴随着全场齐刷刷的惊呼声,周天南倒飞了出去,胸口已经塌陷了下去,眼珠瞪圆,直到临死的那一刻,他都想不明白那一团黑气是什么东西。

“砰!”

尸体砸在地上,那一道声音让众人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陆离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有着几分惬意。

“这.......。”

又是一拳?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脑子都在宕机状态,包括贵宾间里的钱炳忠几人,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

冲击着每个人的神经。

段坤曾是这里的王者,陆离来了一拳砸死,周天南是这里的神,又被一拳砸死。

一拳砸死‘神’的人是什么怪物?

死神?

良久,才传来喘气声音,主持人走上台,拿着话筒的手在抖,结结巴巴道:“我....我宣布...陆...陆先生胜!”

“哗!!”

安静的现场瞬间炸了锅,犹如水滴砸进了沸腾的油锅一般。

贵宾间内,中辉的脸上写满了震惊,自语道:“周天南就这么死了?完了,要出大事儿了。”

“跟钱家又没关系,怕什么?”钱炳忠神色淡然道:“通知下去,钱家赞助陆先生两千万,送一套帝王花园别墅。”

说完,钱炳忠站起身走了。

主持人缓过劲来,看着躁动的现场,开口道:“大家安静一下,我再宣布一个消息,钱总恭喜陆先生登顶,赠送现金两千万,帝王花园别墅一套。”

钱总?钱家?

这话一出,现场不少人盯着陆离满是羡慕,他今日一战,真的走上了人生巅峰,跟钱家有了关系,别说一个小小的汉江市,就算是在汉东省也是能横着走的。

陆离没想到钱炳忠也在,这么大的手笔是不是太过奢侈了点?

不过钱家那么有钱,他也就却之不恭了。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郊区的夜晚有些阴凉,出了俱乐部门口,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开口道:“恭喜陆先生。”

“你哪位?我们认识?”

“陆先生可能不认识我,我刚才可是目睹了陆先生的风采,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康中辉,是钱总的管家,这是两千万,密码六个一,这是别墅钥匙。”中辉把东西递了过去,说道:“钱总吩咐我,要把你送回去,上车吧。”

陆离看着手里的东西,上了车,坐在后排问道:“我就想知道,钱总给我这么多好处,想干什么?那天他可是恨我入骨。”

“那天在酒店的事情,都是小事儿,陆先生不会放在心上吧,这些东西对钱总来说,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就当是交个朋友。”

陆离看着银行卡和钥匙,交个朋友?帝王花园的别墅,最便宜也要八九百万吧。

还真是财大气粗。

中辉透过后视镜看着陆离,开口道:“陆先生练的什么武啊?威力如此之大。”

“二百武!”

中辉见他不肯多说,岔开了话题:“钱总吩咐我说,陆先生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我尽量帮你,听说你还在给张家当上门女婿?”

“这些小事儿就不劳烦了。”陆离沉吟了一阵,开口道:“能帮我找点东西嘛?”

“找东西?找什么?”

“找一些阴邪之物,例如,饿鬼草、玉血花、冰莲等,还有,帮我找一下我爸妈的死因。”

中辉听到后一个要找的面色一僵,开口道:“前面你说的那些是中草药嘛?我从来没听说过,你爸妈当年不是自杀的嘛?”

陆离不再说话,双目紧闭,体内的死气他已经炼化的差不多,可是原先的陆离还有一口怨气游走在四筋八脉,难以去除。

他一直怀疑自己父母是被人杀的,当年陆家虽然企业经营出一些状况,可也不至于自杀,死之前还留下遗书,把所有家产留给了张家,用来换自己苟活。

汽车在飞驰,已经快到学校门口了,中辉忽然开口道:“你知道周天南是干什么的嘛?”

“不知道。”

“他隶属于一个帮派,在汉江市帮帮派做生意,算是这个帮派的重要人物,现在他死了,你断了人家的财路,包括天南俱乐部这样的存在。”

“什么帮派?”

“天鹰!”

中辉话音刚落,陆离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张丽打来的,而且已经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刚才他在台上根本没注意。

“喂!”

“喂你麻痹!”

电话那头直接破口大骂。

“你死哪儿了?打电话不接是不是?陆离,你是不是觉得现在自己是个东西了?老娘告诉你,明天晚上,嘉年华商业舞会,你要是敢迟到,别怪我抽你。”

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

车子停在了宿舍楼下,中辉掉过头道:“到了,其实你现在大可不必受这种气,你已经有两千多万和一栋别墅。”

陆离没说话,直接下了车。

回到宿舍,他并没有修炼,反而躺在床上仔细的回想着原先的记忆,身体里这口怨气消散不掉,对于日后修炼是个大麻烦。

直觉告诉他,爸妈的死,怕是跟张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已经是深夜,向着西南横推一千四百里外,这里是四个国家的边境线,同时也是没人管的混乱之地,全世界的杀人犯、恶霸盘踞的地方,真正的罪恶乐途。

一处奢华的办公室内电话响起,男人睡眼惺忪的接起电话道:“什么事儿啊?大半夜的!”

“汉江市的周天南死了,就在刚才天南俱乐部被一把烧了,暗里的公司怕是也保不住!”

男人瞬间清醒,吼道:“妈的,谁敢动周天南?钱炳忠这个老杂毛不想活了嘛?”

“不是钱炳忠,那边报上来说,是一个年轻人,在擂台上一拳打死了周天南。”

“好,我知道了,明天就上报!”

.........

嘉年华商业舞会,算是汉江市独有,每年都要举办一两次,全市有头有脸的人都会来,对于一些商业往来起到非常正面的作用。

对于一些刚刚发展的企业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募股大会。

圈子就那么大,大家都认识,所以都会带着亲属,就算是情人再漂亮,此刻也得藏在家里。

第0008章 嘉年华商业舞会

陆离看着对方,这个人确实有点实力,身形矫健,身体肌肉发达,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一股气在他身上游离。

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内力了吧?

主持人看着两人,今夜还真的是龙争虎斗,拿起话筒道:“陆先生对战周天南,陆先生赔率,一赔一点二,周天南赔率,一赔一点零五。”

很显然,天南俱乐部依然觉得周天南获胜几率比较大。

众人看着下注板有些筹措,不知道该压谁,这真的是个两难的选择。

随着一阵‘铛铛铛’响起,主持人急忙退场,刚才那个举牌姑娘又走了上来,此刻的她双眼放光,不停的朝着两人抛媚眼。

至于刚才的段坤,早就被她忘在脑后了。

对决已经开始,两人站在那谁也没动,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所有人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着,生怕错过什么。

周天南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他既然不动手,那就别怪自己动手了,将状态调整道到最佳状态,脚尖踮起,整个人犹如一阵风一般袭来。

速度很快,悄无声息,脚尖踏在地上不带一丝声音,伸出手,手掌洁白无比,滑嫩的像是婴儿,灯光下能够看到手掌反光。

若是抓上去,滑溜的犹如泥鳅一般,一旦失手,下一刻这只手就会化成一条毒蛇,开膛破肚。

一声低喝,声音很是沉闷,能够震人心玄。

陆离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点小伎俩,有些幼稚了,看着袭来的周天南,没有一丝抵挡的意思,抬起手,攥紧拳头,就像是想要一拳打死他一般。

“你找死!”

周天南感觉到了羞辱,刚才一拳打爆段坤,此刻还想对他如此?简直瞧不起人。

手掌化成一柄利刃,直刺陆离胸膛,若是不防守,直接透心凉,当手掌接触到陆离胸前衣服,周天南心中大喜,他这双手没人能挡得住。

还没等欢喜半秒,一股黑色的气息从胸口窜出,硬生生挡在了手掌前,形成一道铜墙铁壁,让他难进分寸。

周天南有些慌乱,这是什么东西,他从未听闻。

抬起头看到了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上露出一张笑脸,举起的拳头已经砸了下来。

“砰!!”

声音很是清脆,伴随着全场齐刷刷的惊呼声,周天南倒飞了出去,胸口已经塌陷了下去,眼珠瞪圆,直到临死的那一刻,他都想不明白那一团黑气是什么东西。

“砰!”

尸体砸在地上,那一道声音让众人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陆离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有着几分惬意。

“这.......。”

又是一拳?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脑子都在宕机状态,包括贵宾间里的钱炳忠几人,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

冲击着每个人的神经。

段坤曾是这里的王者,陆离来了一拳砸死,周天南是这里的神,又被一拳砸死。

一拳砸死‘神’的人是什么怪物?

死神?

良久,才传来喘气声音,主持人走上台,拿着话筒的手在抖,结结巴巴道:“我....我宣布...陆...陆先生胜!”

“哗!!”

安静的现场瞬间炸了锅,犹如水滴砸进了沸腾的油锅一般。

贵宾间内,中辉的脸上写满了震惊,自语道:“周天南就这么死了?完了,要出大事儿了。”

“跟钱家又没关系,怕什么?”钱炳忠神色淡然道:“通知下去,钱家赞助陆先生两千万,送一套帝王花园别墅。”

说完,钱炳忠站起身走了。

主持人缓过劲来,看着躁动的现场,开口道:“大家安静一下,我再宣布一个消息,钱总恭喜陆先生登顶,赠送现金两千万,帝王花园别墅一套。”

钱总?钱家?

这话一出,现场不少人盯着陆离满是羡慕,他今日一战,真的走上了人生巅峰,跟钱家有了关系,别说一个小小的汉江市,就算是在汉东省也是能横着走的。

陆离没想到钱炳忠也在,这么大的手笔是不是太过奢侈了点?

不过钱家那么有钱,他也就却之不恭了。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郊区的夜晚有些阴凉,出了俱乐部门口,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开口道:“恭喜陆先生。”

“你哪位?我们认识?”

“陆先生可能不认识我,我刚才可是目睹了陆先生的风采,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康中辉,是钱总的管家,这是两千万,密码六个一,这是别墅钥匙。”中辉把东西递了过去,说道:“钱总吩咐我,要把你送回去,上车吧。”

陆离看着手里的东西,上了车,坐在后排问道:“我就想知道,钱总给我这么多好处,想干什么?那天他可是恨我入骨。”

“那天在酒店的事情,都是小事儿,陆先生不会放在心上吧,这些东西对钱总来说,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就当是交个朋友。”

陆离看着银行卡和钥匙,交个朋友?帝王花园的别墅,最便宜也要八九百万吧。

还真是财大气粗。

中辉透过后视镜看着陆离,开口道:“陆先生练的什么武啊?威力如此之大。”

“二百武!”

中辉见他不肯多说,岔开了话题:“钱总吩咐我说,陆先生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我尽量帮你,听说你还在给张家当上门女婿?”

“这些小事儿就不劳烦了。”陆离沉吟了一阵,开口道:“能帮我找点东西嘛?”

“找东西?找什么?”

“找一些阴邪之物,例如,饿鬼草、玉血花、冰莲等,还有,帮我找一下我爸妈的死因。”

中辉听到后一个要找的面色一僵,开口道:“前面你说的那些是中草药嘛?我从来没听说过,你爸妈当年不是自杀的嘛?”

陆离不再说话,双目紧闭,体内的死气他已经炼化的差不多,可是原先的陆离还有一口怨气游走在四筋八脉,难以去除。

他一直怀疑自己父母是被人杀的,当年陆家虽然企业经营出一些状况,可也不至于自杀,死之前还留下遗书,把所有家产留给了张家,用来换自己苟活。

汽车在飞驰,已经快到学校门口了,中辉忽然开口道:“你知道周天南是干什么的嘛?”

“不知道。”

“他隶属于一个帮派,在汉江市帮帮派做生意,算是这个帮派的重要人物,现在他死了,你断了人家的财路,包括天南俱乐部这样的存在。”

“什么帮派?”

“天鹰!”

中辉话音刚落,陆离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张丽打来的,而且已经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刚才他在台上根本没注意。

“喂!”

“喂你麻痹!”

电话那头直接破口大骂。

“你死哪儿了?打电话不接是不是?陆离,你是不是觉得现在自己是个东西了?老娘告诉你,明天晚上,嘉年华商业舞会,你要是敢迟到,别怪我抽你。”

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

车子停在了宿舍楼下,中辉掉过头道:“到了,其实你现在大可不必受这种气,你已经有两千多万和一栋别墅。”

陆离没说话,直接下了车。

回到宿舍,他并没有修炼,反而躺在床上仔细的回想着原先的记忆,身体里这口怨气消散不掉,对于日后修炼是个大麻烦。

直觉告诉他,爸妈的死,怕是跟张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已经是深夜,向着西南横推一千四百里外,这里是四个国家的边境线,同时也是没人管的混乱之地,全世界的杀人犯、恶霸盘踞的地方,真正的罪恶乐途。

一处奢华的办公室内电话响起,男人睡眼惺忪的接起电话道:“什么事儿啊?大半夜的!”

“汉江市的周天南死了,就在刚才天南俱乐部被一把烧了,暗里的公司怕是也保不住!”

男人瞬间清醒,吼道:“妈的,谁敢动周天南?钱炳忠这个老杂毛不想活了嘛?”

“不是钱炳忠,那边报上来说,是一个年轻人,在擂台上一拳打死了周天南。”

“好,我知道了,明天就上报!”

.........

嘉年华商业舞会,算是汉江市独有,每年都要举办一两次,全市有头有脸的人都会来,对于一些商业往来起到非常正面的作用。

对于一些刚刚发展的企业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募股大会。

圈子就那么大,大家都认识,所以都会带着亲属,就算是情人再漂亮,此刻也得藏在家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