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0 22:16:10

次日一早,陆离早早起床,先给自己买了一身衣服,又找了一家理发店做了个发型,到了学校门口,俨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条宽松的牛仔裤,上面还有铁链子,头发吹的很蓬松,上半身一件嘻哈装,他去店里问店员,怎么穿才酷,店员就给他搭配了这个。

李非凡站在校门口,看到如此模样的陆离也是发愣,反应过来,急忙走上前道:“陆少,您来了?要不去学生会办公室休息会儿?”

陆离看着他这幅狗腿子模样笑了起来,开口道:“你伺候你的赵少了?”

赵渊被打,李非凡以为赵家会疯狂报复,没想到当了缩头乌龟,而且杨毅都不来了,想在学校混的开,就得跟对人。

“赵渊算个什么东西,怎么能跟您比呢?”李非凡满脸谄谀之色道:“从今天开始,我李非凡就是您的一条狗。”

“狗?你配嘛?”陆离冷哼一声,自己以前的宠物可是烈狱六头犬。

“我不配,能伺候您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陆离刚准备走,安嫣儿的车开了进来,降下车窗看到陆离这幅模样,噗嗤一声,笑的花枝乱颤。

“你怎么成这样了?”

陆离走上前很是做作的摆个造型,看上去有几分滑稽,安嫣儿笑的直不起腰,趴在方向盘上咯咯的笑着。

“怎么样?酷不酷?帅不帅?专门为你打扮的。”陆离一脸得意道。

安嫣儿好不容易止住笑容,开口道:“太逗了,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儿上,昨天的事情原谅你了,你不上课嘛?走吧!”

陆离上了车扬长而去,只剩下李非凡站在那,叹了口气,谁能想到,安嫣儿这朵花没落在赵家,也没落在杨家,反而落在了落魄的陆家。

这段时间陆离在学校里出了太多的风头,已经惹的不少人不高兴,更可恶的是,今天跟安嫣儿出双入对,还有说有笑的。

杨毅并没有来学校,不过对于学校的事情了如指掌,杨成功告诫过他,不要多触碰陆离,这盘棋有高手操作,陆离这颗棋子,有人要用。

不过当听说陆离染指安嫣儿,他心里还是愤怒不已。

“此事儿不宜出面,需要找个替死鬼。”杨毅靠在沙发上喃喃自语,思索片刻脸上露出阴恻恻的笑容。

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喂,古武社嘛?我找你们社长田涛。”

没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一道厚重的声音:“我是田涛,谁啊?”

“涛子,是我,杨毅。”

“涛子?呵呵,我什么时候跟你关系这么好了?这不是你阴阳怪气的性格啊。”电话那头语气并不好。

“都过去了,现在我都不追安嫣儿了,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儿,你若是真的喜欢嫣儿,要抓紧了,陆家那小子跟她可是打的火热。”

“陆离?他都给张家当上门女婿,还敢有什么心思?”

“话不能这么说,张家现在根本管不住,而且我听说两人今天一块上课,亲热的很,咱两虽然有些过节,可毕竟过去了,对吧。”

电话那头田涛脸色不好看,最近他闷头在古武社,外面的事情还真没注意。

“好的,我知道了,别打算让我领情,你这样的人,我最看不起。”

电话挂断,杨毅冷哼一声,自己不需要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领情,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管谁出事儿,都是他乐意见到的。

最后一节大课,陆离坐在那停着讲台上的老师叽叽喳喳的没完,自己长这么大什么阵势没见过,可是听课却受不了。

“你能不打哈欠嘛?”安嫣儿小声道。

“讲台上那老娘们叽叽歪歪,不知道说什么!”陆离没好气道。

瞬间全班的目光都朝着他汇聚而来,老师冷着脸喝道:“你给我出去!”

陆离站起身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几分钟后下课铃响起,安嫣儿走出门口,看到他还在那站着,开口道:“又没罚你站,呆在这干啥?”

“等你呀!”

安嫣儿从小到大追求她的人很多,多么昂贵的礼物都见过,可是没有谁被老师叫出去,还在门口等她放学。

一瞬间有些心花怒放,脸上流露出小女人的笑容。

陆离见她这种表情,激动了起来,按照网上的泡妞教学,女生这么笑,就代表有希望,急忙道;“你笑的真漂亮,是不是咱两今晚就可以.......。”

“闭嘴!”安嫣儿刚刚开心一小下,就被这个家伙的话给弄的无语了。

“晚上可以什么?”陆离的身后响起一道阴森的声音。

掉过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站着三四个人,带头的家伙块头很大,一米八几的身高,看上去最少也有一百八十斤,两道横眉不怒自威,有些吓人。

“田涛?”安嫣儿看到此人意外道:“你怎么来了?”

“这里是教室,我现在还是大四的学生,为什么不能来?”田涛盯着陆离神色不善,伸手拍了拍陆离的肩膀,下手很重:“听说你很厉害啊?有机会切磋切磋怎么样?”

四周刚下课的学生看到这一幕纷纷驻足,田涛可是在学校很有名,他的古武社可是学校兴趣社里面最大的一个,之前有跆拳道、空手道、散打,全都被他给干掉了。

论武力值,田涛绝对是全校最高的一个。

“这是要干啥啊?难不成替赵渊出头?”

“屁,田学长以前可是打过赵渊,你怕是不知道吧,三年前安学姐刚进学校,田学长第一个追的他。”

“还有这事儿,陆离惨咯,今天怕是要挨揍了。”

安嫣儿也没想到田涛会来,两人都有一年没见过了,田涛这个人性格粗略,人不坏,就知道练武。

自己见识过陆离的手段,他别说会古武术,就是把奥特曼请来,都不一定是陆离的对手,这不是送死嘛?

“田涛,你要干什么?你不要惹事儿。”安嫣儿警告道。

“你替他说话?放心,我会下手轻点的。”

安嫣儿这几年在谁面前不都是一副高冷女神的样子,今天竟然给陆离求情,在其他人眼里,她就是害怕陆离挨打。

这让田涛更加愤怒,他不知道陆离哪里比自己强。

“你要是个男人,就别躲在女人后面,我古武社现在就开着,场子开你清出来,比划比划,怎么样?”田涛耸动了一下肩膀,像是要吃人一般。

旁边有人出言讥笑道:“别去了,前天刚打完赵渊,没威风几天,就挨揍,丢不起这人啊。”

“是男人就接受,不是说,学生会以你为尊嘛,有种让古武社以你为尊。”

“也就打个赵渊,碰见狠角色就当缩头乌龟。”

“你们够了!”安嫣儿朝着众人喝道:“都吃饱了撑的?围在这干啥?陆离,我们走吧,你别生气,别跟他一般见识。”

田涛听到这话气的三尸暴跳七窃生烟,别跟自己一般见识?

“小子,我很想跟你见识见识,这么多人看着呢,是个男人嘛?说句话。”田涛用手一指古武社的方向道:“有把儿就跟爷走一趟。”

陆离见他不依不饶,点点头道:“走,带路!”

安嫣儿一脸焦急,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小跑着跟了上去,在陆离耳边乞求道:“你被杀他,他这人不坏!”

“我在你眼里,是这种人?”

听到这话,安嫣儿稍微安心了一点,紧跟而上。

古武社是学校的兴趣社团,不过学校有钱,各种设备也都齐全,这里装扮的古色古香,颇有一种古代酒楼的味道。

学员也都是一身古装,有的手中持剑,有的扎着头,不知道的人以为自己步入了武林之中。

旁边是好几排小板凳,不少人拥挤而入,纷纷落座,如此好戏,难得一见。

“师傅,怎么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走上前朝着田涛问道。

“就是有人踢场子,我练练手,你们都看好了,学着点,知道嘛?”田涛故意朝着一众学员喊道:“现代武术是表演用的,打的是套路,追求观赏性,古武术是杀人技,明白嘛?”

“明白!”所有人齐齐回道,声音震动屋顶。

坐在一旁的众人听到这话,都是一惊。

“不会出人命吧?”

“我的天,田学长这是动怒了,真要出点事儿不好收场。”

“不会牵连咱吧,如果牵连,我还是不凑热闹了,回去写设计稿去了。”

“就算出人命,跟咱一个围观的有啥关系,安心坐着。”

第0014章 古武社

次日一早,陆离早早起床,先给自己买了一身衣服,又找了一家理发店做了个发型,到了学校门口,俨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条宽松的牛仔裤,上面还有铁链子,头发吹的很蓬松,上半身一件嘻哈装,他去店里问店员,怎么穿才酷,店员就给他搭配了这个。

李非凡站在校门口,看到如此模样的陆离也是发愣,反应过来,急忙走上前道:“陆少,您来了?要不去学生会办公室休息会儿?”

陆离看着他这幅狗腿子模样笑了起来,开口道:“你伺候你的赵少了?”

赵渊被打,李非凡以为赵家会疯狂报复,没想到当了缩头乌龟,而且杨毅都不来了,想在学校混的开,就得跟对人。

“赵渊算个什么东西,怎么能跟您比呢?”李非凡满脸谄谀之色道:“从今天开始,我李非凡就是您的一条狗。”

“狗?你配嘛?”陆离冷哼一声,自己以前的宠物可是烈狱六头犬。

“我不配,能伺候您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陆离刚准备走,安嫣儿的车开了进来,降下车窗看到陆离这幅模样,噗嗤一声,笑的花枝乱颤。

“你怎么成这样了?”

陆离走上前很是做作的摆个造型,看上去有几分滑稽,安嫣儿笑的直不起腰,趴在方向盘上咯咯的笑着。

“怎么样?酷不酷?帅不帅?专门为你打扮的。”陆离一脸得意道。

安嫣儿好不容易止住笑容,开口道:“太逗了,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儿上,昨天的事情原谅你了,你不上课嘛?走吧!”

陆离上了车扬长而去,只剩下李非凡站在那,叹了口气,谁能想到,安嫣儿这朵花没落在赵家,也没落在杨家,反而落在了落魄的陆家。

这段时间陆离在学校里出了太多的风头,已经惹的不少人不高兴,更可恶的是,今天跟安嫣儿出双入对,还有说有笑的。

杨毅并没有来学校,不过对于学校的事情了如指掌,杨成功告诫过他,不要多触碰陆离,这盘棋有高手操作,陆离这颗棋子,有人要用。

不过当听说陆离染指安嫣儿,他心里还是愤怒不已。

“此事儿不宜出面,需要找个替死鬼。”杨毅靠在沙发上喃喃自语,思索片刻脸上露出阴恻恻的笑容。

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喂,古武社嘛?我找你们社长田涛。”

没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一道厚重的声音:“我是田涛,谁啊?”

“涛子,是我,杨毅。”

“涛子?呵呵,我什么时候跟你关系这么好了?这不是你阴阳怪气的性格啊。”电话那头语气并不好。

“都过去了,现在我都不追安嫣儿了,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儿,你若是真的喜欢嫣儿,要抓紧了,陆家那小子跟她可是打的火热。”

“陆离?他都给张家当上门女婿,还敢有什么心思?”

“话不能这么说,张家现在根本管不住,而且我听说两人今天一块上课,亲热的很,咱两虽然有些过节,可毕竟过去了,对吧。”

电话那头田涛脸色不好看,最近他闷头在古武社,外面的事情还真没注意。

“好的,我知道了,别打算让我领情,你这样的人,我最看不起。”

电话挂断,杨毅冷哼一声,自己不需要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领情,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管谁出事儿,都是他乐意见到的。

最后一节大课,陆离坐在那停着讲台上的老师叽叽喳喳的没完,自己长这么大什么阵势没见过,可是听课却受不了。

“你能不打哈欠嘛?”安嫣儿小声道。

“讲台上那老娘们叽叽歪歪,不知道说什么!”陆离没好气道。

瞬间全班的目光都朝着他汇聚而来,老师冷着脸喝道:“你给我出去!”

陆离站起身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几分钟后下课铃响起,安嫣儿走出门口,看到他还在那站着,开口道:“又没罚你站,呆在这干啥?”

“等你呀!”

安嫣儿从小到大追求她的人很多,多么昂贵的礼物都见过,可是没有谁被老师叫出去,还在门口等她放学。

一瞬间有些心花怒放,脸上流露出小女人的笑容。

陆离见她这种表情,激动了起来,按照网上的泡妞教学,女生这么笑,就代表有希望,急忙道;“你笑的真漂亮,是不是咱两今晚就可以.......。”

“闭嘴!”安嫣儿刚刚开心一小下,就被这个家伙的话给弄的无语了。

“晚上可以什么?”陆离的身后响起一道阴森的声音。

掉过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站着三四个人,带头的家伙块头很大,一米八几的身高,看上去最少也有一百八十斤,两道横眉不怒自威,有些吓人。

“田涛?”安嫣儿看到此人意外道:“你怎么来了?”

“这里是教室,我现在还是大四的学生,为什么不能来?”田涛盯着陆离神色不善,伸手拍了拍陆离的肩膀,下手很重:“听说你很厉害啊?有机会切磋切磋怎么样?”

四周刚下课的学生看到这一幕纷纷驻足,田涛可是在学校很有名,他的古武社可是学校兴趣社里面最大的一个,之前有跆拳道、空手道、散打,全都被他给干掉了。

论武力值,田涛绝对是全校最高的一个。

“这是要干啥啊?难不成替赵渊出头?”

“屁,田学长以前可是打过赵渊,你怕是不知道吧,三年前安学姐刚进学校,田学长第一个追的他。”

“还有这事儿,陆离惨咯,今天怕是要挨揍了。”

安嫣儿也没想到田涛会来,两人都有一年没见过了,田涛这个人性格粗略,人不坏,就知道练武。

自己见识过陆离的手段,他别说会古武术,就是把奥特曼请来,都不一定是陆离的对手,这不是送死嘛?

“田涛,你要干什么?你不要惹事儿。”安嫣儿警告道。

“你替他说话?放心,我会下手轻点的。”

安嫣儿这几年在谁面前不都是一副高冷女神的样子,今天竟然给陆离求情,在其他人眼里,她就是害怕陆离挨打。

这让田涛更加愤怒,他不知道陆离哪里比自己强。

“你要是个男人,就别躲在女人后面,我古武社现在就开着,场子开你清出来,比划比划,怎么样?”田涛耸动了一下肩膀,像是要吃人一般。

旁边有人出言讥笑道:“别去了,前天刚打完赵渊,没威风几天,就挨揍,丢不起这人啊。”

“是男人就接受,不是说,学生会以你为尊嘛,有种让古武社以你为尊。”

“也就打个赵渊,碰见狠角色就当缩头乌龟。”

“你们够了!”安嫣儿朝着众人喝道:“都吃饱了撑的?围在这干啥?陆离,我们走吧,你别生气,别跟他一般见识。”

田涛听到这话气的三尸暴跳七窃生烟,别跟自己一般见识?

“小子,我很想跟你见识见识,这么多人看着呢,是个男人嘛?说句话。”田涛用手一指古武社的方向道:“有把儿就跟爷走一趟。”

陆离见他不依不饶,点点头道:“走,带路!”

安嫣儿一脸焦急,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小跑着跟了上去,在陆离耳边乞求道:“你被杀他,他这人不坏!”

“我在你眼里,是这种人?”

听到这话,安嫣儿稍微安心了一点,紧跟而上。

古武社是学校的兴趣社团,不过学校有钱,各种设备也都齐全,这里装扮的古色古香,颇有一种古代酒楼的味道。

学员也都是一身古装,有的手中持剑,有的扎着头,不知道的人以为自己步入了武林之中。

旁边是好几排小板凳,不少人拥挤而入,纷纷落座,如此好戏,难得一见。

“师傅,怎么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走上前朝着田涛问道。

“就是有人踢场子,我练练手,你们都看好了,学着点,知道嘛?”田涛故意朝着一众学员喊道:“现代武术是表演用的,打的是套路,追求观赏性,古武术是杀人技,明白嘛?”

“明白!”所有人齐齐回道,声音震动屋顶。

坐在一旁的众人听到这话,都是一惊。

“不会出人命吧?”

“我的天,田学长这是动怒了,真要出点事儿不好收场。”

“不会牵连咱吧,如果牵连,我还是不凑热闹了,回去写设计稿去了。”

“就算出人命,跟咱一个围观的有啥关系,安心坐着。”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