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1 18:11:16

一群人听到陆离要跟田涛打,看着这个弱不禁风的家伙,不少人笑的很是轻松,脸上的神情并不是讥笑,而是一种好玩的笑容。

就好像一个普通人要挑战顶级厨师一样,让人觉得荒诞。

“师傅,这样的货色还用你出手?就怕你打完他,他蹭你热度,到时候对外说,自己能跟田涛打个五五开。”

“让我来!”

安嫣儿一脸的紧张,走上前朝着陆离道:“你千万别下死手!”

陆离点点头,若不是对方死拽着来,自己根本不想动手,这帮人身上没有戾气,魂魄对自己也无用,杀他们自己还嫌费劲儿呢。

魔头杀人是为了炼魂,提高自己的实力,不是闲的没事儿干杀人玩儿,那不是魔头,那是变态。

田涛见安嫣儿一脸担忧,心里更加不愤,喝道:“嫣儿,你关心他一个垃圾干什么?怎么?怕我徒弟打死他嘛?”

安嫣儿很是无语,自己是担心你啊,人家一出手,谁打死谁啊?

常磊盯着陆离露出一抹笑容,有几分残忍,两只手抱在一起捏了捏,发出嘎巴的响声,阴恻恻道:“放心吧,我会下手轻点的。”

“这人是谁啊?”

“常磊,田涛最出色的徒弟,听说家里也是练武的,现在大二,文学系的!”

“厉害嘛?”

“什么叫厉害嘛?别说咱学校了,汉江市去年举办武术格斗大赛,田涛没去,人家拿的冠军。”

“嘶!!”

私语几人吸一口气,有些惊讶,这么厉害的人,自己竟然从未听说过。

常磊做好了热身,看着对面呆滞的陆离,心情很愉快,平日里古武社就这些人,今天万众瞩目,就是他在学校扬名立万的时候。

“常磊师兄好帅!!”有一个女生喊道。

“常磊师兄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孩子!”

常磊面色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掉过头去看,发现是小师妹姜彤彤,心里更是开心,原本准备一拳击倒陆离,此刻他换了想法。

什么是高手?

高手就是把对手当猴耍,耍累了,一击致命。

陆离看着对方这幅做作的样子,就差收鲜花,发表获奖感言,谢谢MTV了,开口道:“你打不打?”

“受死之人,急什么?”

常磊低喝一声,直接一个后空翻到了陆离的面前,引起一阵惊呼,接着又是一个二连空翻,略过陆离的头顶,伸手摸了一下陆离的头发。

“卧槽!卧槽!”

“卧槽,这也太牛逼了吧?”

站在陆离的身后,常磊邪魅一笑,一个翻身,两根手指将自己倒立了起来。

“卧槽,二指禅?”

“无敌了!”

“陆离应该吓尿了吧?”

常磊翻身而过,一脚踩在一张椅子上,腾空二连踢!

现场彻底沸腾了,所有人都在尖叫,女生是更是红着脸颊,双目泛着春光,就差昏厥过去。

陆离看着他翻来翻去,很是无语,自己就像是个耍猴人一样,站在这很尴尬。

常磊秀了半天,觉得已经到时候,单脚踩着桌椅,整个人腾空而起,整个人犹如战神下凡一般,抬起左手,攥紧拳头,此刻颇有一种无人可敌的感觉。

现场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心中的震撼无以言表,太帅了,就像是武侠剧里面潇洒的男主角。

陆离看着他飞扑而来,抬起脚一脚朝着对方胸口踹去,干净利索。

“砰!”

一声闷哼,潇洒的常磊犹如一发炮弹一般弹射而出,重重的砸在了桌椅上,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众人脸上惊艳的表情还挂在脸上,有人兴奋不已,此刻仿佛按下了暂停键,全部僵在了脸上。

足足几秒钟,众人反应过来纷纷用手抓着脑袋,觉得自己头皮发麻。

一脚?

就一脚?

这个结果是所有人没想到的。

“人家刚才消耗了那么多体力,你趁人之危!”有女生打抱不平道。

“对啊,人家刚才做了那么多空翻,你一直没动。”

陆离不想多纠缠,摆摆手道:“算我输,好了吧,我先走了。”

“谁允许你离开了?”田涛站了出来,沉声道:“打伤我徒弟,就想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田社长,揍他!”

“这个人真无耻,说了是切磋,下手那么狠。”

“显得你厉害,田学长一会儿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揍他!”

“就他下阴招的德行,一会儿一招都撑不住。”

陆离听着这些话,心底有些动怒,这些人为何如此刻薄?

安嫣儿见陆离面色沉了下来,慌忙上前道:“差不多可以了,点到为止。”

安嫣儿不说还好,田涛听到这话,心中愈加发狠,喝道:“嫣儿,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站到一旁,我出手很快的,一会儿便有结果。”

“妈的,废了他!”

“田学长,不要留手。”

“敢在古武社打伤人,不想活了。”

座位上一些人已经站了起来,群情激奋,仿佛下一刻就要置陆离与死地一般。

田涛冷着脸活动了一下身子,双手成爪看向陆离,这一套狮虎爪是他最具杀伤力的功夫,下手阴狠,主要以袭击对手眼睛、裆部、关节等脆弱部位。

绝对的杀招,只要有一招得手,对方非死即残,可谓狠辣无比。

一声怒吼,田涛扑了上来,双手直冲陆离双眼而来,脚上则是暗藏杀招,陆离见他如此狠辣,眉头一皱,本不想动怒,奈何对方心性如此之小。

“去死吧!”田涛的面色有些狰狞。

陆离抬起了手,一把抓着对方的手,田涛有些慌张,想要抽身而去,可惜已经晚了,陆离体内澎湃的魔气震动而出,传导到对方胳膊上,只听见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咔嚓!”

“啊!!!”杀猪般的嚎叫响彻屋内。

田涛双目充血,已经血红,有几分癫狂,抬起膝盖朝着陆离双腿顶去。

“呵,蝼蚁之力!”

陆离抬脚踹在了对方的腿上!

“咔嚓!”

“啊!!!”

“陆离,你饶他一命!”安嫣儿喊道。

陆离松开了手,田涛躺倒在地,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开始翻白眼了,偌大的古武社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扶。

刚才嘶喊声音最大,让田涛弄死陆离的几个人,此刻拼命的躲避着目光。

那两道咔嚓之声,深入骨髓,让他们灵魂都在颤抖!

他一人之力让喧闹的古武社安静,让那些嫉妒、愤恨的眼睛露出了胆怯,他们眼中只有深入灵魂的恐惧。

陆离举目四望,目光所过之处皆是胆颤。

“还有人喊嘛?”

“还有人要弄死我嘛?”

“我知道你们崇拜强者,把他当做英雄,我比他强大,我不想当英雄,只想当你们灵魂深处囚禁的恶魔,不敢触碰。”

陆离看向那几个刚才声音最尖锐的女生,开口道:“喊,陆离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孩子。”

几个女生已经吓得战战栗栗,身子都在颤抖,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不过还是颤抖的喊着:“陆离...我...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孩子!”

在这种声音之中,陆离脸上带着微笑,双手插兜朝着门口走去。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把树荫拉的长长的,徐徐微风,让这个夏日惬意了几分,安嫣儿跟在陆离身后,脑海里满是他的狠辣手段。

“大家都是同学,你下手那么狠?”

“我狠?”陆离停下了脚步,掉过头看着她。

“没有,不敢!”安嫣儿有几分惧怕。

“今日是我,若是换一人,或者我没一举打败两人,我是什么下场?”陆离看着那张精致的脸蛋道:“我会像是一条狗一样被戏耍,成为他们的垫脚石,彰显他们的实力,或许女生的青睐。”

“可下手太狠了吧,要学会以德报怨......。”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安嫣儿不说话了。

陆离见她楚楚可怜的站在那,想起自己网上看的泡妞秘籍,开口道:“好了,都过去了,他俩也没丢性命,我请你吃饭。”

安嫣儿点点头没说话。

汉江贵族大学的食堂基本上是个摆设,虽然里面装饰奢华,而且菜品齐全,以学校里的学生财力,去食堂吃饭是件挺丢人的事情。

更何况是请安嫣儿这样的大美女。

陆离刚走进食堂大门,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了一眼,是张丽打来的。

看到这两个字,他胸口的怨气有几分胀痛,眉头暗皱,看样子原先陆离积攒下的怨气,都是来自张家。

“喂!”

“明天家宴,上午十点到家,陆离,我警告你,明天最好乖乖的,别出什么乱子,我张家也不是软柿子,你若是表现好,我们家可以供你上完大学,咱两也可以解除婚姻关系,如若不然.....。”

电话那头冷笑两声,挂断了。

第0015章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一群人听到陆离要跟田涛打,看着这个弱不禁风的家伙,不少人笑的很是轻松,脸上的神情并不是讥笑,而是一种好玩的笑容。

就好像一个普通人要挑战顶级厨师一样,让人觉得荒诞。

“师傅,这样的货色还用你出手?就怕你打完他,他蹭你热度,到时候对外说,自己能跟田涛打个五五开。”

“让我来!”

安嫣儿一脸的紧张,走上前朝着陆离道:“你千万别下死手!”

陆离点点头,若不是对方死拽着来,自己根本不想动手,这帮人身上没有戾气,魂魄对自己也无用,杀他们自己还嫌费劲儿呢。

魔头杀人是为了炼魂,提高自己的实力,不是闲的没事儿干杀人玩儿,那不是魔头,那是变态。

田涛见安嫣儿一脸担忧,心里更加不愤,喝道:“嫣儿,你关心他一个垃圾干什么?怎么?怕我徒弟打死他嘛?”

安嫣儿很是无语,自己是担心你啊,人家一出手,谁打死谁啊?

常磊盯着陆离露出一抹笑容,有几分残忍,两只手抱在一起捏了捏,发出嘎巴的响声,阴恻恻道:“放心吧,我会下手轻点的。”

“这人是谁啊?”

“常磊,田涛最出色的徒弟,听说家里也是练武的,现在大二,文学系的!”

“厉害嘛?”

“什么叫厉害嘛?别说咱学校了,汉江市去年举办武术格斗大赛,田涛没去,人家拿的冠军。”

“嘶!!”

私语几人吸一口气,有些惊讶,这么厉害的人,自己竟然从未听说过。

常磊做好了热身,看着对面呆滞的陆离,心情很愉快,平日里古武社就这些人,今天万众瞩目,就是他在学校扬名立万的时候。

“常磊师兄好帅!!”有一个女生喊道。

“常磊师兄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孩子!”

常磊面色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掉过头去看,发现是小师妹姜彤彤,心里更是开心,原本准备一拳击倒陆离,此刻他换了想法。

什么是高手?

高手就是把对手当猴耍,耍累了,一击致命。

陆离看着对方这幅做作的样子,就差收鲜花,发表获奖感言,谢谢MTV了,开口道:“你打不打?”

“受死之人,急什么?”

常磊低喝一声,直接一个后空翻到了陆离的面前,引起一阵惊呼,接着又是一个二连空翻,略过陆离的头顶,伸手摸了一下陆离的头发。

“卧槽!卧槽!”

“卧槽,这也太牛逼了吧?”

站在陆离的身后,常磊邪魅一笑,一个翻身,两根手指将自己倒立了起来。

“卧槽,二指禅?”

“无敌了!”

“陆离应该吓尿了吧?”

常磊翻身而过,一脚踩在一张椅子上,腾空二连踢!

现场彻底沸腾了,所有人都在尖叫,女生是更是红着脸颊,双目泛着春光,就差昏厥过去。

陆离看着他翻来翻去,很是无语,自己就像是个耍猴人一样,站在这很尴尬。

常磊秀了半天,觉得已经到时候,单脚踩着桌椅,整个人腾空而起,整个人犹如战神下凡一般,抬起左手,攥紧拳头,此刻颇有一种无人可敌的感觉。

现场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心中的震撼无以言表,太帅了,就像是武侠剧里面潇洒的男主角。

陆离看着他飞扑而来,抬起脚一脚朝着对方胸口踹去,干净利索。

“砰!”

一声闷哼,潇洒的常磊犹如一发炮弹一般弹射而出,重重的砸在了桌椅上,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众人脸上惊艳的表情还挂在脸上,有人兴奋不已,此刻仿佛按下了暂停键,全部僵在了脸上。

足足几秒钟,众人反应过来纷纷用手抓着脑袋,觉得自己头皮发麻。

一脚?

就一脚?

这个结果是所有人没想到的。

“人家刚才消耗了那么多体力,你趁人之危!”有女生打抱不平道。

“对啊,人家刚才做了那么多空翻,你一直没动。”

陆离不想多纠缠,摆摆手道:“算我输,好了吧,我先走了。”

“谁允许你离开了?”田涛站了出来,沉声道:“打伤我徒弟,就想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田社长,揍他!”

“这个人真无耻,说了是切磋,下手那么狠。”

“显得你厉害,田学长一会儿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揍他!”

“就他下阴招的德行,一会儿一招都撑不住。”

陆离听着这些话,心底有些动怒,这些人为何如此刻薄?

安嫣儿见陆离面色沉了下来,慌忙上前道:“差不多可以了,点到为止。”

安嫣儿不说还好,田涛听到这话,心中愈加发狠,喝道:“嫣儿,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站到一旁,我出手很快的,一会儿便有结果。”

“妈的,废了他!”

“田学长,不要留手。”

“敢在古武社打伤人,不想活了。”

座位上一些人已经站了起来,群情激奋,仿佛下一刻就要置陆离与死地一般。

田涛冷着脸活动了一下身子,双手成爪看向陆离,这一套狮虎爪是他最具杀伤力的功夫,下手阴狠,主要以袭击对手眼睛、裆部、关节等脆弱部位。

绝对的杀招,只要有一招得手,对方非死即残,可谓狠辣无比。

一声怒吼,田涛扑了上来,双手直冲陆离双眼而来,脚上则是暗藏杀招,陆离见他如此狠辣,眉头一皱,本不想动怒,奈何对方心性如此之小。

“去死吧!”田涛的面色有些狰狞。

陆离抬起了手,一把抓着对方的手,田涛有些慌张,想要抽身而去,可惜已经晚了,陆离体内澎湃的魔气震动而出,传导到对方胳膊上,只听见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咔嚓!”

“啊!!!”杀猪般的嚎叫响彻屋内。

田涛双目充血,已经血红,有几分癫狂,抬起膝盖朝着陆离双腿顶去。

“呵,蝼蚁之力!”

陆离抬脚踹在了对方的腿上!

“咔嚓!”

“啊!!!”

“陆离,你饶他一命!”安嫣儿喊道。

陆离松开了手,田涛躺倒在地,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开始翻白眼了,偌大的古武社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扶。

刚才嘶喊声音最大,让田涛弄死陆离的几个人,此刻拼命的躲避着目光。

那两道咔嚓之声,深入骨髓,让他们灵魂都在颤抖!

他一人之力让喧闹的古武社安静,让那些嫉妒、愤恨的眼睛露出了胆怯,他们眼中只有深入灵魂的恐惧。

陆离举目四望,目光所过之处皆是胆颤。

“还有人喊嘛?”

“还有人要弄死我嘛?”

“我知道你们崇拜强者,把他当做英雄,我比他强大,我不想当英雄,只想当你们灵魂深处囚禁的恶魔,不敢触碰。”

陆离看向那几个刚才声音最尖锐的女生,开口道:“喊,陆离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孩子。”

几个女生已经吓得战战栗栗,身子都在颤抖,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不过还是颤抖的喊着:“陆离...我...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孩子!”

在这种声音之中,陆离脸上带着微笑,双手插兜朝着门口走去。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把树荫拉的长长的,徐徐微风,让这个夏日惬意了几分,安嫣儿跟在陆离身后,脑海里满是他的狠辣手段。

“大家都是同学,你下手那么狠?”

“我狠?”陆离停下了脚步,掉过头看着她。

“没有,不敢!”安嫣儿有几分惧怕。

“今日是我,若是换一人,或者我没一举打败两人,我是什么下场?”陆离看着那张精致的脸蛋道:“我会像是一条狗一样被戏耍,成为他们的垫脚石,彰显他们的实力,或许女生的青睐。”

“可下手太狠了吧,要学会以德报怨......。”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安嫣儿不说话了。

陆离见她楚楚可怜的站在那,想起自己网上看的泡妞秘籍,开口道:“好了,都过去了,他俩也没丢性命,我请你吃饭。”

安嫣儿点点头没说话。

汉江贵族大学的食堂基本上是个摆设,虽然里面装饰奢华,而且菜品齐全,以学校里的学生财力,去食堂吃饭是件挺丢人的事情。

更何况是请安嫣儿这样的大美女。

陆离刚走进食堂大门,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了一眼,是张丽打来的。

看到这两个字,他胸口的怨气有几分胀痛,眉头暗皱,看样子原先陆离积攒下的怨气,都是来自张家。

“喂!”

“明天家宴,上午十点到家,陆离,我警告你,明天最好乖乖的,别出什么乱子,我张家也不是软柿子,你若是表现好,我们家可以供你上完大学,咱两也可以解除婚姻关系,如若不然.....。”

电话那头冷笑两声,挂断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