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1 22:17:14

陆离把手机揣进兜里,直接去窗口打饭了。

张家家宴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今年也不例外,陆离当然要去,他体内的那口怨气消散不掉,日后危害极大。

每当他在张家找回一点面子,那口怨气就会消散一点,可以想象,原先的陆离在张家三年受了多少委屈。

安嫣儿吃着饭,抬起头问道:“怎么了?有心事儿?”

“没事儿。”

吃过饭陆离并没有回帝王花园,虽然跟安嫣儿同行,可以多待一会儿,但是他觉察出,安嫣儿这味药,自己一时半会怕是拿不到。

回到宿舍,并没有修炼,拿起手机给康中辉打了过去,他说过,有任何事情都能找他,明天自己要给张家送一份儿大礼。

次日一早,陆离换上一身得体的衣服,收拾利索了,打车直奔张家。

张家别院,占地四十亩,算是张家旗下的一家企业,平日里接待一些商业团队等,今日全部为张家家族聚会所用。

张国锋旗下公司总价值最多百亿罢了,若单独来论,确实在汉江市龙头位置,可是跟这些商业家族比起来,百亿就显得有点少了。

张家上百人,控制着不少行业,企业大大小小,相互联系,关系之杂乱,让人根本分析不过来。

赵家、安家、杨家亦是如此,四家鼎力,依靠的绝非一人之力。

门口已经是豪车如云,大老板办家宴,保安更是全部出动,门口站成两排很有气势。

出租车停在门口,司机看了一眼这种阵势,纳闷道:“哟呵,今天这么多保安啊?”

陆离给了钱,下车就准备往里面走,还没走两步就被拦了下来,一个国字脸的保安看着他问道:“你干嘛呀?今天不对外营业。”

“我知道,我参加张家家宴。”

“哈哈哈,你?张家家宴?你撒泡尿照照。”

“这叫什么话?”

“你看旁边停着什么车?宾利、劳斯莱斯、宝马七系,迈巴赫!”保安挡在门前连连摆手道:“快走吧,别想着混进去认亲戚,每年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哪有打车来的,兄弟,你最起码也租个豪车。”

陆离听到这话不怒反而笑了,自己连大门都进不去。

不让进就不参加了,自己找安嫣儿聊会天,说不定有什么进展呢,掉过头刚准备走,一辆大牛开了过来,降下车窗,露出一张丑陋的面孔,跟张丽有七八分相似。

“这不是姐夫嘛?来参加家宴啊?”女子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两声道:“怎么?不让你进?你跟我进去吧。”

陆离刚走到车旁边,准备上车,对方一脚油门车子飞驰而去,留下一串笑声:“跟车屁股后面吧。”

保安看到陆离真的是张家人,有些发慌,急忙道:“您请进,刚才是我....。”

“没事儿,你的职责所在嘛。”陆离摆摆手不以为意,自己还犯不上跟一个保安置气,迈步朝着里面走去。

跑车直接停在了宴会厅门口,女子下了车,张丽站在门口,直接跑上去抱在一起很亲昵。

“丽丽姐,好久不见了啊,我刚才在门口看见你那个废物女婿了,被保安拦下来,不让进。”张芳笑着道:“我让他上我车,那傻子真上,结果我一脚油门直接进来了,那傻子估计还在后面追呢。”

张丽听到张芳在门口戏耍了陆离,心里咯噔一下,开口道:“芳芳,你有好几年没回来了,以后这么耍陆离的事情,别干了。”

“哎哟,你还替他说话了啊?别跟我说,你俩同房了,还有感情了。”

“怎么可能,他...最近变化挺大的。”张丽脑海里又回想起王亚颤抖的声音,这段时间就像是一个噩梦。

以前的陆离就是张家一条狗,谁想逗谁逗,可是现在他变成了狼狗,会咬人的,这次家宴,张国锋就是想敲打敲打。

没必要因为小事儿惹恼对方,陆离若是乖乖听话,一切都好说,若是不听话,别怪过几日舅舅回来动杀心。

“能有多大变化?他能把我怎么着?”张芳说完掉过头看到陆离慢悠悠的走过来,面带调侃之色道:“我的车快不快啊?”

陆离走上前,问道:“这谁啊?”

“连我都不记得了,这是彻底傻了吧?”

两人说说笑笑,丝毫不搭理一旁的陆离,从话语中听得出来,两人应该是姐妹关系,陆离也不多问,迈步走了进去。

里面已经不少人,互相之间客气着,随着陆离进门,不少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陆家女婿来了。”

“哈哈哈,这傻子还在呢?”

“人家可是正牌的,能不来嘛?”

“听说没有,今年敬酒让陆离来敬!”

“他?他在陆家地位这么高了嘛?”

几人窃窃私语了起来,表情颇为神秘。

如此大的家族,张国锋每年都要敬酒,一圈敬下来神仙也挡不住,所以都会找几个能喝酒的。

第一个要敬的自然是张国锋的母亲,第一位替张国锋敬酒的人这么多年下来,都是张国锋特别看重的人。

今年让陆离敬酒,就是给足了他面子。

上午十一点,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门口的位置走进来一个老太太,打扮的雍容华贵,满头白发,只是那一身的珠宝绸缎,依然装饰不出贵气。

耷拉的眼皮显得有几分刻薄,干瘦的面庞,阴沉的脸,加上上了年纪一身暮气,看上去就感觉到老太太不是好说话的主儿。

“奶奶好!”张丽跑过去甜甜的说道。

“奶奶好!”张芳接着喊道。

老太太打量了一眼两人,开口道:“两个乖孙女还是一样的漂亮!”

四周一些支系听到这话嘴角直抽抽,可以肯定,老太太基本上瞎了,不过人家就算再丑,也不能说。

众人纷纷开口,夸赞张丽貌美。

众星拱月下,老太太坐在了第一桌,其他人也开始落座,陆离被安排在这第十六桌,这里基本上都是一些边缘的亲戚,开着小公司。

能来就算是沾了光,在张家任何人面前都是低眉顺眼,说一些吉祥话,可是当看到自己这桌子主陪是陆离,有人不满了。

“你是张家那个女婿?”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开口问道。

陆离点点头道:“对啊!”

这话一出,这桌子人炸了锅,整个汉江市谁不知道张丽女婿在张家连条狗都不如,让他代表张家,在这桌当主陪,简直侮辱人。

“总管!总管人死哪儿去了?”男子站起身嚷嚷了起来。

一个穿着西装模样的男子跑过来,一脸歉意道:“您好,我是这里的前厅经理,也是今天的总管,您有什么事儿?”

“谁他妈把安排的?”男子用手指着陆离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

“张总安排他在我们这桌当主陪?老子是张国锋三舅妈的三儿子的外甥,让陆离在这当主陪,还不如把他家狗牵过来蹲在椅子上有面子呢,看不起谁呢?”

“赵总,你小点声,差不多可以了。”

“一会儿嚷嚷的全听见了,咱这身份,安排谁主陪都一样。”

其他人纷纷劝解。

主管急忙翻看名单,上面确实写着安排陆离坐在这一桌,位置就是主陪,代表张家跟这桌人吃好喝好。

“名单上就这么安排的。”

陆离坐在那一言不发,冷眼看着这桌人嫌弃的样子,心里算是明白自己以前在这个家是什么地位了。

也开始认为,胸口那一团怨气一点都不大。

“不想吃,可以滚!”

陆离声音不大,落在这桌人耳朵里却是炸了锅,男子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喝道:“你说谁呢?咱两看看谁先滚!”

这边的吵闹还是把所有人目光吸引了过来,张国锋站起身走了过来,开口问道:“什么事儿啊?”

“国峰啊,你把你家女婿牵走,我不想看,这桌没主陪也无所谓。”

张国锋看了一眼陆离,思索了一下,没想起来这人是谁,现场不少人都觉得陆离又要出丑了,这已经成了张家家宴的保留节目。

张芳一脸饶有兴趣,朝着张丽道:“你家养这么个玩意,确实比养条狗好玩多了。”

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你,给我滚!”张国锋指着男子道:“现在立刻滚!”

男子一脸惊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向陆离道:“国峰,你是让他滚吧。”

“我是让你滚。”

所有人都是大眼瞪小眼,男子心里纵容万分愤怒,可是此刻屁都不敢放一个,自己叫人家国峰,纯粹是为了套近乎,真要是关系近,也不会坐在这。

“张总,我先走,到时候合同.....。”

“滚!!”

男子仓皇而逃,张国锋看向陆离,自己这回给足了他面子,希望他有自知之明!

第0016章 滚

陆离把手机揣进兜里,直接去窗口打饭了。

张家家宴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今年也不例外,陆离当然要去,他体内的那口怨气消散不掉,日后危害极大。

每当他在张家找回一点面子,那口怨气就会消散一点,可以想象,原先的陆离在张家三年受了多少委屈。

安嫣儿吃着饭,抬起头问道:“怎么了?有心事儿?”

“没事儿。”

吃过饭陆离并没有回帝王花园,虽然跟安嫣儿同行,可以多待一会儿,但是他觉察出,安嫣儿这味药,自己一时半会怕是拿不到。

回到宿舍,并没有修炼,拿起手机给康中辉打了过去,他说过,有任何事情都能找他,明天自己要给张家送一份儿大礼。

次日一早,陆离换上一身得体的衣服,收拾利索了,打车直奔张家。

张家别院,占地四十亩,算是张家旗下的一家企业,平日里接待一些商业团队等,今日全部为张家家族聚会所用。

张国锋旗下公司总价值最多百亿罢了,若单独来论,确实在汉江市龙头位置,可是跟这些商业家族比起来,百亿就显得有点少了。

张家上百人,控制着不少行业,企业大大小小,相互联系,关系之杂乱,让人根本分析不过来。

赵家、安家、杨家亦是如此,四家鼎力,依靠的绝非一人之力。

门口已经是豪车如云,大老板办家宴,保安更是全部出动,门口站成两排很有气势。

出租车停在门口,司机看了一眼这种阵势,纳闷道:“哟呵,今天这么多保安啊?”

陆离给了钱,下车就准备往里面走,还没走两步就被拦了下来,一个国字脸的保安看着他问道:“你干嘛呀?今天不对外营业。”

“我知道,我参加张家家宴。”

“哈哈哈,你?张家家宴?你撒泡尿照照。”

“这叫什么话?”

“你看旁边停着什么车?宾利、劳斯莱斯、宝马七系,迈巴赫!”保安挡在门前连连摆手道:“快走吧,别想着混进去认亲戚,每年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哪有打车来的,兄弟,你最起码也租个豪车。”

陆离听到这话不怒反而笑了,自己连大门都进不去。

不让进就不参加了,自己找安嫣儿聊会天,说不定有什么进展呢,掉过头刚准备走,一辆大牛开了过来,降下车窗,露出一张丑陋的面孔,跟张丽有七八分相似。

“这不是姐夫嘛?来参加家宴啊?”女子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两声道:“怎么?不让你进?你跟我进去吧。”

陆离刚走到车旁边,准备上车,对方一脚油门车子飞驰而去,留下一串笑声:“跟车屁股后面吧。”

保安看到陆离真的是张家人,有些发慌,急忙道:“您请进,刚才是我....。”

“没事儿,你的职责所在嘛。”陆离摆摆手不以为意,自己还犯不上跟一个保安置气,迈步朝着里面走去。

跑车直接停在了宴会厅门口,女子下了车,张丽站在门口,直接跑上去抱在一起很亲昵。

“丽丽姐,好久不见了啊,我刚才在门口看见你那个废物女婿了,被保安拦下来,不让进。”张芳笑着道:“我让他上我车,那傻子真上,结果我一脚油门直接进来了,那傻子估计还在后面追呢。”

张丽听到张芳在门口戏耍了陆离,心里咯噔一下,开口道:“芳芳,你有好几年没回来了,以后这么耍陆离的事情,别干了。”

“哎哟,你还替他说话了啊?别跟我说,你俩同房了,还有感情了。”

“怎么可能,他...最近变化挺大的。”张丽脑海里又回想起王亚颤抖的声音,这段时间就像是一个噩梦。

以前的陆离就是张家一条狗,谁想逗谁逗,可是现在他变成了狼狗,会咬人的,这次家宴,张国锋就是想敲打敲打。

没必要因为小事儿惹恼对方,陆离若是乖乖听话,一切都好说,若是不听话,别怪过几日舅舅回来动杀心。

“能有多大变化?他能把我怎么着?”张芳说完掉过头看到陆离慢悠悠的走过来,面带调侃之色道:“我的车快不快啊?”

陆离走上前,问道:“这谁啊?”

“连我都不记得了,这是彻底傻了吧?”

两人说说笑笑,丝毫不搭理一旁的陆离,从话语中听得出来,两人应该是姐妹关系,陆离也不多问,迈步走了进去。

里面已经不少人,互相之间客气着,随着陆离进门,不少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陆家女婿来了。”

“哈哈哈,这傻子还在呢?”

“人家可是正牌的,能不来嘛?”

“听说没有,今年敬酒让陆离来敬!”

“他?他在陆家地位这么高了嘛?”

几人窃窃私语了起来,表情颇为神秘。

如此大的家族,张国锋每年都要敬酒,一圈敬下来神仙也挡不住,所以都会找几个能喝酒的。

第一个要敬的自然是张国锋的母亲,第一位替张国锋敬酒的人这么多年下来,都是张国锋特别看重的人。

今年让陆离敬酒,就是给足了他面子。

上午十一点,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门口的位置走进来一个老太太,打扮的雍容华贵,满头白发,只是那一身的珠宝绸缎,依然装饰不出贵气。

耷拉的眼皮显得有几分刻薄,干瘦的面庞,阴沉的脸,加上上了年纪一身暮气,看上去就感觉到老太太不是好说话的主儿。

“奶奶好!”张丽跑过去甜甜的说道。

“奶奶好!”张芳接着喊道。

老太太打量了一眼两人,开口道:“两个乖孙女还是一样的漂亮!”

四周一些支系听到这话嘴角直抽抽,可以肯定,老太太基本上瞎了,不过人家就算再丑,也不能说。

众人纷纷开口,夸赞张丽貌美。

众星拱月下,老太太坐在了第一桌,其他人也开始落座,陆离被安排在这第十六桌,这里基本上都是一些边缘的亲戚,开着小公司。

能来就算是沾了光,在张家任何人面前都是低眉顺眼,说一些吉祥话,可是当看到自己这桌子主陪是陆离,有人不满了。

“你是张家那个女婿?”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开口问道。

陆离点点头道:“对啊!”

这话一出,这桌子人炸了锅,整个汉江市谁不知道张丽女婿在张家连条狗都不如,让他代表张家,在这桌当主陪,简直侮辱人。

“总管!总管人死哪儿去了?”男子站起身嚷嚷了起来。

一个穿着西装模样的男子跑过来,一脸歉意道:“您好,我是这里的前厅经理,也是今天的总管,您有什么事儿?”

“谁他妈把安排的?”男子用手指着陆离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

“张总安排他在我们这桌当主陪?老子是张国锋三舅妈的三儿子的外甥,让陆离在这当主陪,还不如把他家狗牵过来蹲在椅子上有面子呢,看不起谁呢?”

“赵总,你小点声,差不多可以了。”

“一会儿嚷嚷的全听见了,咱这身份,安排谁主陪都一样。”

其他人纷纷劝解。

主管急忙翻看名单,上面确实写着安排陆离坐在这一桌,位置就是主陪,代表张家跟这桌人吃好喝好。

“名单上就这么安排的。”

陆离坐在那一言不发,冷眼看着这桌人嫌弃的样子,心里算是明白自己以前在这个家是什么地位了。

也开始认为,胸口那一团怨气一点都不大。

“不想吃,可以滚!”

陆离声音不大,落在这桌人耳朵里却是炸了锅,男子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喝道:“你说谁呢?咱两看看谁先滚!”

这边的吵闹还是把所有人目光吸引了过来,张国锋站起身走了过来,开口问道:“什么事儿啊?”

“国峰啊,你把你家女婿牵走,我不想看,这桌没主陪也无所谓。”

张国锋看了一眼陆离,思索了一下,没想起来这人是谁,现场不少人都觉得陆离又要出丑了,这已经成了张家家宴的保留节目。

张芳一脸饶有兴趣,朝着张丽道:“你家养这么个玩意,确实比养条狗好玩多了。”

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你,给我滚!”张国锋指着男子道:“现在立刻滚!”

男子一脸惊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向陆离道:“国峰,你是让他滚吧。”

“我是让你滚。”

所有人都是大眼瞪小眼,男子心里纵容万分愤怒,可是此刻屁都不敢放一个,自己叫人家国峰,纯粹是为了套近乎,真要是关系近,也不会坐在这。

“张总,我先走,到时候合同.....。”

“滚!!”

男子仓皇而逃,张国锋看向陆离,自己这回给足了他面子,希望他有自知之明!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