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1:30:00

“砰!”

一记重拳狠狠揍在少年陈冬的肚子上,陈冬痛得几乎掉出泪来,身子也弯成了虾米状。

“你他妈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敢给王莹写情书?”一个满头黄毛、二流子打扮的青年,手里抓着一张墨绿色的信纸。

这封情书确实是陈冬写的。

陈冬刚上高一,喜欢上了自己的同桌王莹,脑子一热便给王莹写了封情书。

王莹直到放学才给了他回信,约他在学校外面的奶茶店见面。

陈冬心花怒放,回宿舍换了一身衣裳,然后在奶茶店的门外,就被黄毛青年给拦住了。

陈冬知道这个黄毛青年,绰号叫大力哥,已经二十多岁了,是学校外面有名的混混。

情书怎么会到大力哥的手上?

陈冬不敢多问,默默忍受着大力哥的侮辱。

看到差不多了,大力哥搓了下大拇指和食指,阴沉沉道:“该怎么解决,不用我多说了吧?”

陈冬看着大力哥的手指,疑惑地问:“比心?”

“比你妹的心啊!”大力哥差点没有吐血,又搓着手指说:“这他妈是要钱的意思!”

“哦!”陈冬恍然大悟。

“哥们最近有些紧张,借一百块钱花花吧。”大力哥嘿嘿笑着。

一百!

陈冬心中一颤,这几乎是他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了,就这还是从自己那个酒鬼父亲口中抠出来的。

但是看这架势,如果不拿一百块钱出来,大力哥是不会让自己走了。

“王莹,你怎么来了?”陈冬突然很惊讶地看着大力哥身后。

“嗯?”大力哥也回头去看。

趁着这个机会,陈冬立刻撒腿就跑。

“你他妈的,敢耍老子!”

大力哥很快发现不对,朝着陈冬追了过来。

好在陈冬虽然瘦弱,奔跑的速度却不算慢,小时候被老爸追着打,就是这样跑的。

陈冬一溜烟就钻进了学校里。

大力哥再张狂,也不敢追到学校里来。

“有本事你永远别出来!”

大力哥站在学校门口骂骂咧咧,保安出来看了一眼又回去了,估计是习惯了。

陈冬当然不可能永远不出去,就算接下来吃住都在学校,到了周末也得回家,不然下个星期就断粮了。

天色慢慢黑了下来,陈冬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他还没有吃饭。

本来打算和王莹共进晚餐,现在看来只是自己一厢情愿。

陈冬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胸口一阵恶心,仿佛心脏病发了似的,额头上也一阵阵的冒冷汗。

这是怎么回事?

陈冬很吃惊,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胸口,人也慢慢蹲在地上,以为自己是低血糖犯了。

“你能感觉到我的杀气?!”

就在这时,一道惊讶的声音突然响起。

陈冬抬头一看,就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站在自己身前,老头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脚上的一只鞋还破着洞,露出肮脏的脚指头来。

老头正一脸兴奋地看着陈冬。

“什……什么杀气?”陈冬一脸迷茫。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不舒服?”老头抓着陈冬的肩膀说道:“像是有人扼住了你的心脏?”

陈冬连连点头:“对,就是这种感觉!”

“太好了,果然能感觉到!”老头十分激动:“小伙子,你骨骼清奇,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啊,你一定要拜我为师,我传你一身精妙的武功,将来做个天下第一,那也不是问题!”

练武?拜师?天下第一?

听到这些电视剧一般的台词,陈冬眼睛都瞪大了。

这是哪里来的精神病啊!

看这老头的穿着、状态,也不像是个正常人。

陈冬心中一阵无语,推开老头就往食堂继续走去。

“哎,哎,你干嘛,怎么要走?”

老头试图拦住陈冬,但陈冬根本置之不理,低头不断往前走着。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看好!”

老头突然大叫一声,一个箭步窜到陈冬身前,接着双臂展开,犹如一只大鸟。

“这招叫做白鹤亮翅。”

老头又握了下拳,接着往前一砸。

“这招叫做黑虎掏心。”

“别看都是普普通通的招式,其实最见本领,太深奥了你也不懂。”

“现在信了没有?”

陈冬确实看得有点呆了。

陈冬确实不懂,但就从这几下来说……好像还真有两把刷子。

“刚才有人欺负你了是吧?”老头说道:“你想想看,如果你有功夫,还怕那种人吗?”

原来老头什么都看到了。

但就这几句话,说得陈冬着实热血沸腾!

是啊,如果自己会功夫,还用怕大力哥那种人吗?

这可是难得的奇遇啊,没想到电视里的场景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陈冬确实热血澎湃起来,想象着自己一拳轰飞大力哥的场景,忍不住就想给老头跪下拜师。

但他刚想屈膝,老头突然一把将他搀住,笑呵呵说:“不忙,拜师费一百块,交了钱才能磕头!”

“……”

陈冬现在确定了,这疯老头就是个骗子。

城市套路多,我想回农村。

陈冬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笑极了,竟然把希望放在这种老头身上。

陈冬转身朝着食堂方向继续走去。

“哎,哎,你怎么走了,一百块都舍不得啊……”老头又追上来。

“滚!”陈冬狠狠瞪了老头一眼:“再跟过来,我可不客气了!”

老头立刻就站住了。

“反正你考虑好,一百块钱而已嘛,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能学一身精妙武功,别说收拾个小混混,一辈子都受用无穷……等你想通了,一定要来找我啊!”

陈冬还是不搭理他,径直进了食堂。

对待骗子,就得用这种态度。

等从食堂出来,老头已经不见。

陈冬也根本没把这种疯子放在心上,一个大力哥就够让他心烦的了。

距离上晚自习还有一会儿,所以陈冬先回了趟宿舍。

宿舍里带陈冬一共住了四个人,另外三个分别是石凯、冯斌和路远歌,开学还没几天,关系比较一般。

宿舍几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你们听说过大力哥没?”

“当然听说过了,学校外面很有名的混混,好多学生被他拦住要过钱呐!”

“不出去不就行了?”

“你想得美,以为躲在学校就没事啦?大力哥在咱学校收的弟弟妹妹可有不少,争先恐后地为人家办事呐……你能跑到哪去!”

听到这句话,陈冬的心里当然很是紧张,耳朵也情不自禁地竖起来。

果然有人问道:“比如谁啊?”

“高年级的就不说了,就说咱们高一,一个叫宋桥,一个叫肖潇,都是本地的。”

陈冬知道这两个人,一个是年级里出了名的小痞子,一个是谁都不敢招惹的小太妹,没想到他俩也是大力哥的人啊。

“对了,还有咱们班的王莹也是,都和大力哥有来往。”

“那怎么办?”戴眼镜的冯斌急了,他看上去就是个老实学生,显然最怕这种人和这种事了。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喽。”路远歌似乎胜券在握,躺在床上翘起了二郎腿。

“路远歌,你有什么好办法啊?”

“就是啊,告诉我们呗……”

卖足了关子,路远歌才优哉悠哉地说:“实不相瞒,我大姨家的表姐的同学的堂弟的小姑子的外甥,就是我哥哥啦……叫范大海,和宋桥的关系很不错,这样就能和宋桥搭上了,以后在这学校还不横着走吗?”

几人快被这么复杂的关系绕晕了,但还是纷纷吹捧起了路远歌,希望路远歌能照顾一下自己。

陈冬也跟着附和了两句。

如果宋桥真的奉大力哥的命找上门来,希望路远歌能帮自己说说话吧。

上晚自习的时候,几人一起离开宿舍,一路上说说笑笑,关系又融洽了许多。

进了教室,王莹已经来了,陈冬面色复杂地坐在王莹身边。

现在,陈冬已经确定就是王莹把情书给了大力哥,然后让大力哥来收拾自己的,可是为什么呢,不同意就不同意呗,干嘛要这样啊……

陈冬很想问个明白,但王莹一脸高傲的样子,眼神之中也透着一丝鄙夷,根本没打算和陈冬说半句话。

陈冬也就不自讨没趣了。

就在快上课的时候,教室门口突然有人喊道:“陈冬,宋桥找你!”

陈冬的心顿时往下一沉。

果然来了,好快!

001 路遇疯老头

“砰!”

一记重拳狠狠揍在少年陈冬的肚子上,陈冬痛得几乎掉出泪来,身子也弯成了虾米状。

“你他妈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敢给王莹写情书?”一个满头黄毛、二流子打扮的青年,手里抓着一张墨绿色的信纸。

这封情书确实是陈冬写的。

陈冬刚上高一,喜欢上了自己的同桌王莹,脑子一热便给王莹写了封情书。

王莹直到放学才给了他回信,约他在学校外面的奶茶店见面。

陈冬心花怒放,回宿舍换了一身衣裳,然后在奶茶店的门外,就被黄毛青年给拦住了。

陈冬知道这个黄毛青年,绰号叫大力哥,已经二十多岁了,是学校外面有名的混混。

情书怎么会到大力哥的手上?

陈冬不敢多问,默默忍受着大力哥的侮辱。

看到差不多了,大力哥搓了下大拇指和食指,阴沉沉道:“该怎么解决,不用我多说了吧?”

陈冬看着大力哥的手指,疑惑地问:“比心?”

“比你妹的心啊!”大力哥差点没有吐血,又搓着手指说:“这他妈是要钱的意思!”

“哦!”陈冬恍然大悟。

“哥们最近有些紧张,借一百块钱花花吧。”大力哥嘿嘿笑着。

一百!

陈冬心中一颤,这几乎是他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了,就这还是从自己那个酒鬼父亲口中抠出来的。

但是看这架势,如果不拿一百块钱出来,大力哥是不会让自己走了。

“王莹,你怎么来了?”陈冬突然很惊讶地看着大力哥身后。

“嗯?”大力哥也回头去看。

趁着这个机会,陈冬立刻撒腿就跑。

“你他妈的,敢耍老子!”

大力哥很快发现不对,朝着陈冬追了过来。

好在陈冬虽然瘦弱,奔跑的速度却不算慢,小时候被老爸追着打,就是这样跑的。

陈冬一溜烟就钻进了学校里。

大力哥再张狂,也不敢追到学校里来。

“有本事你永远别出来!”

大力哥站在学校门口骂骂咧咧,保安出来看了一眼又回去了,估计是习惯了。

陈冬当然不可能永远不出去,就算接下来吃住都在学校,到了周末也得回家,不然下个星期就断粮了。

天色慢慢黑了下来,陈冬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他还没有吃饭。

本来打算和王莹共进晚餐,现在看来只是自己一厢情愿。

陈冬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胸口一阵恶心,仿佛心脏病发了似的,额头上也一阵阵的冒冷汗。

这是怎么回事?

陈冬很吃惊,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胸口,人也慢慢蹲在地上,以为自己是低血糖犯了。

“你能感觉到我的杀气?!”

就在这时,一道惊讶的声音突然响起。

陈冬抬头一看,就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站在自己身前,老头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脚上的一只鞋还破着洞,露出肮脏的脚指头来。

老头正一脸兴奋地看着陈冬。

“什……什么杀气?”陈冬一脸迷茫。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不舒服?”老头抓着陈冬的肩膀说道:“像是有人扼住了你的心脏?”

陈冬连连点头:“对,就是这种感觉!”

“太好了,果然能感觉到!”老头十分激动:“小伙子,你骨骼清奇,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啊,你一定要拜我为师,我传你一身精妙的武功,将来做个天下第一,那也不是问题!”

练武?拜师?天下第一?

听到这些电视剧一般的台词,陈冬眼睛都瞪大了。

这是哪里来的精神病啊!

看这老头的穿着、状态,也不像是个正常人。

陈冬心中一阵无语,推开老头就往食堂继续走去。

“哎,哎,你干嘛,怎么要走?”

老头试图拦住陈冬,但陈冬根本置之不理,低头不断往前走着。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看好!”

老头突然大叫一声,一个箭步窜到陈冬身前,接着双臂展开,犹如一只大鸟。

“这招叫做白鹤亮翅。”

老头又握了下拳,接着往前一砸。

“这招叫做黑虎掏心。”

“别看都是普普通通的招式,其实最见本领,太深奥了你也不懂。”

“现在信了没有?”

陈冬确实看得有点呆了。

陈冬确实不懂,但就从这几下来说……好像还真有两把刷子。

“刚才有人欺负你了是吧?”老头说道:“你想想看,如果你有功夫,还怕那种人吗?”

原来老头什么都看到了。

但就这几句话,说得陈冬着实热血沸腾!

是啊,如果自己会功夫,还用怕大力哥那种人吗?

这可是难得的奇遇啊,没想到电视里的场景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陈冬确实热血澎湃起来,想象着自己一拳轰飞大力哥的场景,忍不住就想给老头跪下拜师。

但他刚想屈膝,老头突然一把将他搀住,笑呵呵说:“不忙,拜师费一百块,交了钱才能磕头!”

“……”

陈冬现在确定了,这疯老头就是个骗子。

城市套路多,我想回农村。

陈冬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笑极了,竟然把希望放在这种老头身上。

陈冬转身朝着食堂方向继续走去。

“哎,哎,你怎么走了,一百块都舍不得啊……”老头又追上来。

“滚!”陈冬狠狠瞪了老头一眼:“再跟过来,我可不客气了!”

老头立刻就站住了。

“反正你考虑好,一百块钱而已嘛,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能学一身精妙武功,别说收拾个小混混,一辈子都受用无穷……等你想通了,一定要来找我啊!”

陈冬还是不搭理他,径直进了食堂。

对待骗子,就得用这种态度。

等从食堂出来,老头已经不见。

陈冬也根本没把这种疯子放在心上,一个大力哥就够让他心烦的了。

距离上晚自习还有一会儿,所以陈冬先回了趟宿舍。

宿舍里带陈冬一共住了四个人,另外三个分别是石凯、冯斌和路远歌,开学还没几天,关系比较一般。

宿舍几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你们听说过大力哥没?”

“当然听说过了,学校外面很有名的混混,好多学生被他拦住要过钱呐!”

“不出去不就行了?”

“你想得美,以为躲在学校就没事啦?大力哥在咱学校收的弟弟妹妹可有不少,争先恐后地为人家办事呐……你能跑到哪去!”

听到这句话,陈冬的心里当然很是紧张,耳朵也情不自禁地竖起来。

果然有人问道:“比如谁啊?”

“高年级的就不说了,就说咱们高一,一个叫宋桥,一个叫肖潇,都是本地的。”

陈冬知道这两个人,一个是年级里出了名的小痞子,一个是谁都不敢招惹的小太妹,没想到他俩也是大力哥的人啊。

“对了,还有咱们班的王莹也是,都和大力哥有来往。”

“那怎么办?”戴眼镜的冯斌急了,他看上去就是个老实学生,显然最怕这种人和这种事了。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喽。”路远歌似乎胜券在握,躺在床上翘起了二郎腿。

“路远歌,你有什么好办法啊?”

“就是啊,告诉我们呗……”

卖足了关子,路远歌才优哉悠哉地说:“实不相瞒,我大姨家的表姐的同学的堂弟的小姑子的外甥,就是我哥哥啦……叫范大海,和宋桥的关系很不错,这样就能和宋桥搭上了,以后在这学校还不横着走吗?”

几人快被这么复杂的关系绕晕了,但还是纷纷吹捧起了路远歌,希望路远歌能照顾一下自己。

陈冬也跟着附和了两句。

如果宋桥真的奉大力哥的命找上门来,希望路远歌能帮自己说说话吧。

上晚自习的时候,几人一起离开宿舍,一路上说说笑笑,关系又融洽了许多。

进了教室,王莹已经来了,陈冬面色复杂地坐在王莹身边。

现在,陈冬已经确定就是王莹把情书给了大力哥,然后让大力哥来收拾自己的,可是为什么呢,不同意就不同意呗,干嘛要这样啊……

陈冬很想问个明白,但王莹一脸高傲的样子,眼神之中也透着一丝鄙夷,根本没打算和陈冬说半句话。

陈冬也就不自讨没趣了。

就在快上课的时候,教室门口突然有人喊道:“陈冬,宋桥找你!”

陈冬的心顿时往下一沉。

果然来了,好快!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