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3 20:00:00

已经凌晨十二点了,但王莹顾不了那么多,还是第一时间给于飞打了电话。

虽然王莹不太相信陈冬能把于飞干掉,但还是想要问清楚。

连打三遍,都没人接。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的……

这一晚上,王莹过得忧心忡忡,觉都没睡踏实,一晚上醒了好几次,甚至还梦见陈冬扇自己脸。

一直捱到天亮,王莹又给于飞打了一次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王莹终于相信出了意外,又给大力哥打电话。

不过大力哥睡得正香,同样也没有接。

这下王莹彻底慌了,一想到陈冬那双杀人般的眼睛,以及阴沉沉的口气,腿都开始打哆嗦了。

早晨六点五十。

陈冬从小花园里走了出来,刚刚练了两小时八极拳的他,心中的气依旧没消,面色凝重地走向教学楼,一双拳头也越握越紧。

今天早上,路远歌等人陪着陈冬在小花园里练拳,但他们都能感受到陈冬身上那股可怕的气息,谁都不敢多说半句废话,一个个都在心里暗想:“王莹是真的完了啊。”

进了教室,王莹还没有来,不过陈冬并不着急,两人是同桌么,有的是机会见面。

也有的是时间收拾她。

陈冬把书放在桌上慢慢看着,路远歌等人则是一会儿看看书,一会儿看看教室门口。

终于,王莹走了进来!

王莹面色苍白,似乎知道自己大难临头,走起路来都是一小步一小步往前挪着。

路远歌等人的目光也随着她一步步过来。

很快,王莹便来到了陈冬身边,低头温书的陈冬最先看到王莹的脚,心中的火“噌”一下就窜了上来,接着猛地站起,伸手就要抓王莹的领子。

“啊……”王莹叫了一声,吓得连连后退。

班上同学也都看了过来。

虽然王莹长得漂亮,甚至陈冬还喜欢过她,但并没有怜香惜玉,仍旧去抓王莹的领子。

但也就在这时,一只纤纤玉手伸了过来,抓着陈冬的手腕说:“行啦,别动手!”

语气温柔,却又夹杂着丝霸气。

陈冬猛地抬头,才发现是肖潇,她就站在王莹身边。

原来,王莹一大早打电话给于飞没人接,求助大力哥也没有回应,无奈之下便给肖潇打了电话。

肖潇听完,便跟王莹说没事,会陪着她一起去教室的。

有肖潇撑腰,王莹当然硬气得多,一路都大摇大摆地上学去。

到了教室门口,王莹成功和肖潇汇合,却发现肖潇是一个人来的,就问她其他人呢?

“不用其他人,我一个人就够啦!”

“不是啊肖潇,你不知道陈冬有多可怕,那家伙疯起来女人也打的,你还是把侯长青他们都叫来吧。”

“没事,走吧!”

就这样,肖潇便和王莹一起进了教室,不过因为己方人少,王莹还是非常紧张,所以才会吓得大叫。

陈冬就是有再大的气,看到肖潇也发作不出来,刚犹豫了一下,王莹已经叫了起来:“肖潇,你看看他,我就说他会对女人动手的嘛!”

一听这话,陈冬更来气了,伸手又要去抓王莹,但肖潇死死地按着他,还低声说:“忘记你昨晚上答应我什么啦?”

陈冬昨天晚上答应肖潇,不会对王莹出手的。

陈冬也很无奈,满肚子气发不出来,只能说道:“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吗?”

“知道。”肖潇说道:“王莹都跟我说了。这样吧,我让她给你道个歉,然后帮你把被褥都洗了,行吧?”

“什么,我才不要给他道歉,更不要给他洗被褥……”

肖潇狠狠瞪了王莹一眼,王莹才赶紧把嘴闭上了。

肖潇又说:“这样行吗?”

肖潇都把话说成这样了,陈冬只能点了点头。

肖潇的面子不能不给。

肖潇又看了王莹一眼,王莹这才不情不愿地说:“对不起嘛……”

肖潇又说:“等下了课,我和王莹一起去你宿舍。”

陈冬点了点头,肖潇这才走了。

课堂秩序恢复平静,一场风波到此为止,王莹也坐下来上课了。

一整个早晨,王莹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早自习下了后,肖潇果然来了,对陈冬说:“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去你宿舍。”

路远歌等人一看这个情况,便自觉地先走了。

陈冬便和肖潇、王莹一起去食堂吃饭。

陈冬第一次和两个大美女一起吃饭,无论路上还是食堂,都有不少人看过来,有羡慕的,有疑惑的,这种感觉还挺奇妙。

陈冬他们几个在高一都挺出名,高一年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到高二、高三可能就差了点,可能听说过名字,但不知道长什么样。

就比如说,陈冬他们三个正在吃饭,就有一个高年级的学长走了过来,好像还是练体育的,长得又高又壮,笑呵呵说:“两位美女,方便留个电话吗?”

对于肖潇和王莹这种级别的美女来说,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从初中开始就不断了。

别说是在学校,就是在社会上,也有大龄青年和有钱大叔腆着张脸搭讪。

两人都冷着脸说:“不方便。”

“哎,留个电话嘛……”

“你是高二还是高三的?”肖潇问道。

“高二的啊,怎么?”

“哦,我们和于飞关系不错。”肖潇淡淡地说。

“哦,于飞啊……”男生显然有些慌张,转身准备走了。

肖潇和王莹都撇了撇嘴,这对她俩来说太正常了,所以才会认识一些朋友,有事就报名字,百试不爽。

一点小小的插曲而已,两人都没放在心上,只要男生一走,该干嘛还干嘛。

但陈冬冷冷地说:“站住。”

高二男生回过头来,看着瘦弱如豆芽菜一般的陈冬,龇牙咧嘴地说:“干嘛?”

王莹也低声说:“陈冬,你别找事啊,路远歌他们可都不在。”

王莹一直觉得,陈冬能嚣张到今天,都是因为路远歌一直帮着。

陈冬没有搭理王莹,而是继续冷冷地说:“你明明看见我在这里,还跟她俩搭讪……怎么个意思啊,不把我放在眼里?”

“哟呵……”男生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捋起袖子说道:“我就不把你放在眼里啦,怎么着?小东西,爷爷在三中混的时候,你他妈还在哪个旮旯玩泥巴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陈冬已经狠狠一拳揍了上去。

猛虎硬爬山。

一招自下而上的拳法。

男生的下巴受到重击,脑子都被震得嗡嗡响了起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头发已经被人抓住,接着“砰砰砰”地撞在桌子上。

也就那么几下,男生就扛不住了,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四周众人当然都看过来。

毕竟是公共场合,陈冬立刻对肖潇和王莹说:“走!”

肖潇和王莹也挺机灵,立刻跟着陈冬就走,不一会儿就出了食堂大门。

王莹回头看了一眼,那男生还捂着头坐在地上,忍不住笑着道:“可以啊你陈冬,没想到你这么能打!”

肖潇有些无语地说:“暴力狂啊你,人家也没干什么啊……”

陈冬则粗声粗气地说:“搭讪我桌上的女生,罪不可恕!”

肖潇无奈地笑了笑。

王莹则笑着道:“可以可以,还挺霸气!”

几个人一路到了男生宿舍,陈冬最近和宿管的关系也不错,很轻松地就把肖潇、王莹带了进去。

王莹提前给肖潇打预防针:“一定要捂着鼻子啊,男生宿舍可臭了!”

肖潇无奈地道:“你早说啊,我就不来了……”

来到402寝室,几人推门进去。

路远歌等人知道他们要来,早就做好准备,收拾的还算比较整洁,只有地上那堆脏兮兮的被子没动。

昨天晚上,王莹又是泼水又是乱踩,被子又潮又湿有脏,黑乎乎的像一座小煤山。

肖潇一看,鼻子差点都气歪了,对王莹道:“这就是你说的只踩了几脚啊?”

“就是只踩了几脚嘛……”王莹还挺委屈。

“别说啦,快帮人洗了吧!”

肖潇便和王莹一起动手,收拾起地上的那摊被子来。

如果只有王莹一个人干这事,陈冬肯定袖手旁观,但是肖潇也上手了,他就不好意思不动,便和她俩一道收拾起来。

路远歌、石凯、冯斌一看,也都一起上手。

人多力量大嘛,被子很快拆卸完毕,有的送到水房,有的晾了起来。

到洗被罩的时候,肖潇就不管了,让王莹自己动手,说这是她的错,就要自己承担。

王莹一点办法都没,在水房吭哧吭哧地洗起陈冬的被罩来。

但她从小娇生惯养,在家都没洗过衣服,哪里会洗什么被罩,还得陈冬一步步地指点她。

“先用洗衣液泡一会儿。”

“然后再搓,搓不下来的就擦肥皂。”

“也可以试试洗衣粉,不过那玩意儿有点伤手。”

王莹哀嚎着道:“这也太麻烦了,没有洗衣机吗?”

这里可是男生宿舍,来来往往肯定不少男生,一个个都很诧异地看着王莹。

“看什么看!”王莹挥舞着肥皂说:“没见过贤惠的女人吗?!”

033 贤惠的女人 为抚菊妙妙屋的皇冠第4次加更

已经凌晨十二点了,但王莹顾不了那么多,还是第一时间给于飞打了电话。

虽然王莹不太相信陈冬能把于飞干掉,但还是想要问清楚。

连打三遍,都没人接。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的……

这一晚上,王莹过得忧心忡忡,觉都没睡踏实,一晚上醒了好几次,甚至还梦见陈冬扇自己脸。

一直捱到天亮,王莹又给于飞打了一次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王莹终于相信出了意外,又给大力哥打电话。

不过大力哥睡得正香,同样也没有接。

这下王莹彻底慌了,一想到陈冬那双杀人般的眼睛,以及阴沉沉的口气,腿都开始打哆嗦了。

早晨六点五十。

陈冬从小花园里走了出来,刚刚练了两小时八极拳的他,心中的气依旧没消,面色凝重地走向教学楼,一双拳头也越握越紧。

今天早上,路远歌等人陪着陈冬在小花园里练拳,但他们都能感受到陈冬身上那股可怕的气息,谁都不敢多说半句废话,一个个都在心里暗想:“王莹是真的完了啊。”

进了教室,王莹还没有来,不过陈冬并不着急,两人是同桌么,有的是机会见面。

也有的是时间收拾她。

陈冬把书放在桌上慢慢看着,路远歌等人则是一会儿看看书,一会儿看看教室门口。

终于,王莹走了进来!

王莹面色苍白,似乎知道自己大难临头,走起路来都是一小步一小步往前挪着。

路远歌等人的目光也随着她一步步过来。

很快,王莹便来到了陈冬身边,低头温书的陈冬最先看到王莹的脚,心中的火“噌”一下就窜了上来,接着猛地站起,伸手就要抓王莹的领子。

“啊……”王莹叫了一声,吓得连连后退。

班上同学也都看了过来。

虽然王莹长得漂亮,甚至陈冬还喜欢过她,但并没有怜香惜玉,仍旧去抓王莹的领子。

但也就在这时,一只纤纤玉手伸了过来,抓着陈冬的手腕说:“行啦,别动手!”

语气温柔,却又夹杂着丝霸气。

陈冬猛地抬头,才发现是肖潇,她就站在王莹身边。

原来,王莹一大早打电话给于飞没人接,求助大力哥也没有回应,无奈之下便给肖潇打了电话。

肖潇听完,便跟王莹说没事,会陪着她一起去教室的。

有肖潇撑腰,王莹当然硬气得多,一路都大摇大摆地上学去。

到了教室门口,王莹成功和肖潇汇合,却发现肖潇是一个人来的,就问她其他人呢?

“不用其他人,我一个人就够啦!”

“不是啊肖潇,你不知道陈冬有多可怕,那家伙疯起来女人也打的,你还是把侯长青他们都叫来吧。”

“没事,走吧!”

就这样,肖潇便和王莹一起进了教室,不过因为己方人少,王莹还是非常紧张,所以才会吓得大叫。

陈冬就是有再大的气,看到肖潇也发作不出来,刚犹豫了一下,王莹已经叫了起来:“肖潇,你看看他,我就说他会对女人动手的嘛!”

一听这话,陈冬更来气了,伸手又要去抓王莹,但肖潇死死地按着他,还低声说:“忘记你昨晚上答应我什么啦?”

陈冬昨天晚上答应肖潇,不会对王莹出手的。

陈冬也很无奈,满肚子气发不出来,只能说道:“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吗?”

“知道。”肖潇说道:“王莹都跟我说了。这样吧,我让她给你道个歉,然后帮你把被褥都洗了,行吧?”

“什么,我才不要给他道歉,更不要给他洗被褥……”

肖潇狠狠瞪了王莹一眼,王莹才赶紧把嘴闭上了。

肖潇又说:“这样行吗?”

肖潇都把话说成这样了,陈冬只能点了点头。

肖潇的面子不能不给。

肖潇又看了王莹一眼,王莹这才不情不愿地说:“对不起嘛……”

肖潇又说:“等下了课,我和王莹一起去你宿舍。”

陈冬点了点头,肖潇这才走了。

课堂秩序恢复平静,一场风波到此为止,王莹也坐下来上课了。

一整个早晨,王莹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早自习下了后,肖潇果然来了,对陈冬说:“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去你宿舍。”

路远歌等人一看这个情况,便自觉地先走了。

陈冬便和肖潇、王莹一起去食堂吃饭。

陈冬第一次和两个大美女一起吃饭,无论路上还是食堂,都有不少人看过来,有羡慕的,有疑惑的,这种感觉还挺奇妙。

陈冬他们几个在高一都挺出名,高一年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到高二、高三可能就差了点,可能听说过名字,但不知道长什么样。

就比如说,陈冬他们三个正在吃饭,就有一个高年级的学长走了过来,好像还是练体育的,长得又高又壮,笑呵呵说:“两位美女,方便留个电话吗?”

对于肖潇和王莹这种级别的美女来说,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从初中开始就不断了。

别说是在学校,就是在社会上,也有大龄青年和有钱大叔腆着张脸搭讪。

两人都冷着脸说:“不方便。”

“哎,留个电话嘛……”

“你是高二还是高三的?”肖潇问道。

“高二的啊,怎么?”

“哦,我们和于飞关系不错。”肖潇淡淡地说。

“哦,于飞啊……”男生显然有些慌张,转身准备走了。

肖潇和王莹都撇了撇嘴,这对她俩来说太正常了,所以才会认识一些朋友,有事就报名字,百试不爽。

一点小小的插曲而已,两人都没放在心上,只要男生一走,该干嘛还干嘛。

但陈冬冷冷地说:“站住。”

高二男生回过头来,看着瘦弱如豆芽菜一般的陈冬,龇牙咧嘴地说:“干嘛?”

王莹也低声说:“陈冬,你别找事啊,路远歌他们可都不在。”

王莹一直觉得,陈冬能嚣张到今天,都是因为路远歌一直帮着。

陈冬没有搭理王莹,而是继续冷冷地说:“你明明看见我在这里,还跟她俩搭讪……怎么个意思啊,不把我放在眼里?”

“哟呵……”男生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捋起袖子说道:“我就不把你放在眼里啦,怎么着?小东西,爷爷在三中混的时候,你他妈还在哪个旮旯玩泥巴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陈冬已经狠狠一拳揍了上去。

猛虎硬爬山。

一招自下而上的拳法。

男生的下巴受到重击,脑子都被震得嗡嗡响了起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头发已经被人抓住,接着“砰砰砰”地撞在桌子上。

也就那么几下,男生就扛不住了,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四周众人当然都看过来。

毕竟是公共场合,陈冬立刻对肖潇和王莹说:“走!”

肖潇和王莹也挺机灵,立刻跟着陈冬就走,不一会儿就出了食堂大门。

王莹回头看了一眼,那男生还捂着头坐在地上,忍不住笑着道:“可以啊你陈冬,没想到你这么能打!”

肖潇有些无语地说:“暴力狂啊你,人家也没干什么啊……”

陈冬则粗声粗气地说:“搭讪我桌上的女生,罪不可恕!”

肖潇无奈地笑了笑。

王莹则笑着道:“可以可以,还挺霸气!”

几个人一路到了男生宿舍,陈冬最近和宿管的关系也不错,很轻松地就把肖潇、王莹带了进去。

王莹提前给肖潇打预防针:“一定要捂着鼻子啊,男生宿舍可臭了!”

肖潇无奈地道:“你早说啊,我就不来了……”

来到402寝室,几人推门进去。

路远歌等人知道他们要来,早就做好准备,收拾的还算比较整洁,只有地上那堆脏兮兮的被子没动。

昨天晚上,王莹又是泼水又是乱踩,被子又潮又湿有脏,黑乎乎的像一座小煤山。

肖潇一看,鼻子差点都气歪了,对王莹道:“这就是你说的只踩了几脚啊?”

“就是只踩了几脚嘛……”王莹还挺委屈。

“别说啦,快帮人洗了吧!”

肖潇便和王莹一起动手,收拾起地上的那摊被子来。

如果只有王莹一个人干这事,陈冬肯定袖手旁观,但是肖潇也上手了,他就不好意思不动,便和她俩一道收拾起来。

路远歌、石凯、冯斌一看,也都一起上手。

人多力量大嘛,被子很快拆卸完毕,有的送到水房,有的晾了起来。

到洗被罩的时候,肖潇就不管了,让王莹自己动手,说这是她的错,就要自己承担。

王莹一点办法都没,在水房吭哧吭哧地洗起陈冬的被罩来。

但她从小娇生惯养,在家都没洗过衣服,哪里会洗什么被罩,还得陈冬一步步地指点她。

“先用洗衣液泡一会儿。”

“然后再搓,搓不下来的就擦肥皂。”

“也可以试试洗衣粉,不过那玩意儿有点伤手。”

王莹哀嚎着道:“这也太麻烦了,没有洗衣机吗?”

这里可是男生宿舍,来来往往肯定不少男生,一个个都很诧异地看着王莹。

“看什么看!”王莹挥舞着肥皂说:“没见过贤惠的女人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