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7 20:20:00

将消息透露给刘德银回家之后,刘登峰有些后悔起来。

并不是后悔透露消息,而是脑子一热就这么给说了出去,没有一个完整的计划,让何泽鹏有辩解的机会。

现在反正是说出去了,而且只要何泽鹏收到风就能知道是他刘登峰说的。反正是一拍两散,为什么不弄彻底一些,还让他有喘息的机会?

想到这里,刘登峰打开浏览器,找到相关纪检监察单位以及镇上,将自己道听途说的,逻辑推理的,一股脑儿写成了一封检举信,分别发送给纪检监察单位和镇上。

惴惴不安的等了一个一个白天,想象中刘德银大吵大闹没有到来,村里和往日一样平静。

晚上下班的时候,刘登峰和往常一样坐在门口,远远的看到刘德银从四组下班回来。

照以往刘登峰定然会旁敲侧击从中挑拨就行,但现在他决定亲自下场。

刘德银路过的时候似乎没有打招呼的意思,晚上没睡好还干了一天的活儿,他现在只想快些进屋躺一会儿。

“银叔,下班了哈。”刘登峰叫了一声。

刘德银顺嘴答了一句:“下了。”

刘登峰假意开玩笑到:“哟,看你累的这样子,资本家剥削得这么厉害吗?”

“什么资本家剥削?”刘德银没有反应过来。

刘登峰更直白的说到:“你的老板何元文啊。”

刘德银皱皱眉:“登峰,你觉得我是傻瓜还是何元文是傻瓜?如果这合作社是何泽鹏的,何元文还用得着干活?就比如你开这么大公司,你好意思让你爸去焊锡?”说罢刘德银头也不回的进屋睡觉。

看样子刘德银已经将消息透露出去,不过被何元文轻易给化解。

没关系,刘德银好糊弄,上级领导机关是不好糊弄的,他们肯定会查账,到时候看戴岳和何泽鹏怎么交代。

再说刘德银虽然好糊弄,但村里那么多人,定然会有精明的人,他们可是不能轻易被糊弄的,到时候上下一起夹攻,不信戴岳不垮台,不信何泽鹏不破产。

机动组加入之后,连续两天产量大幅上涨,有了成品就能出货,出货之后资金压力小了很多。

看完一天的报表,快要下班的时候,戴岳接到KS采购总监胡金辉的电话:“戴主任,有个采购项目想请你帮帮忙。”

戴岳笑到:“咱们作为供应商,要采购什么胡总监尽管开口,帮忙可不敢当。”

“这批采购要特殊一些,”胡金辉解释到:“这是一批从鹏城供应商那里发过来的货,产品在那边测试的时候电感量是符合规定的,但在KS测试却偏低。经过工程师验算,发现是受气候影响,这批货暂时不能使用。目前客户那边追的急,所以想请你们临时做八万个来顶一顶,材料我这边都有。”

戴岳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行吧,材料发过来,四天之后取货。”

胡金辉有些急切:“戴主任,你们日产量已经超过八万,怎么这八万个产品还需要四天?这批产品客户真的催得很急,偏偏我又在鹏城出差,不然我会亲自去村里向你说明情况的。”

戴岳笑了笑:“胡总监,我们平均日产量确实可以达到八万,但这产品从前到后有一定的过程。就算加班加点做得再快,至少也要三天。”

“这样吧,”胡金辉有些急不可耐:“能不能想办法让村民晚上多加一会儿?KS给补贴。材料虽然是KS供应,但我们依然以采购价进行结算,结算的时候扣材料款,但你必须要在两天之内将产品赶出来。”

条件是非常优厚的,戴岳思虑一会:“胡总监,两天半吧,因为先前的产品电感量偏低,我必须在合作社测试之后才能出货,确保你们使用的时候不出问题。”

“行,”胡金辉迟疑了一下:“那就这样说定了,我马上就派司机将材料送过去。现在五点半,大约七点就能到。”

看来晚上回不去了,还得组织人手将材料分发下去,最好在今晚技术员就能将机台调试过来,不耽误明天的生产。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何元文否认何泽鹏是合作社的幕后老板,付道义也选择相信,但这件个消息还是由机动队员分别带到各个组。

合作社的账务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查询,但历来习惯于“阴谋论”的人们总觉得戴岳和何泽鹏私下肯定有协定。

这么猜测的逻辑和刘德银的逻辑一样,能够在鹏城站稳脚跟的何泽鹏,如果没有相当的利益,他是痴了还是傻了,居然回到这个小乡村?

也有年轻一些的觉得人家何泽鹏觉悟高,愿意带着村民共同致富,即便以阴谋论,他起码也在村里留下了名声。

但在其他人看来,何泽鹏自身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平常村里人认识他都是从何元文或者一起在JP公司打工的同村人口中,似乎并没有听说何泽鹏做过什么好事,有什么善举。最起码的,他连党员都不是。

不过正如何元文所说,如果合作社真是何泽鹏的,他犯得着把自己的爸爸放到气味那么大的地方?就算何元文不参加机动组,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毕竟何家出了机动组三分之一的人数。

因为许多因素牵连,村民拿不准这事,虽然私下议论不断,但并没有一个人出来质问。

自然的,也不会有任何言语传到干部耳中。很简单,戴岳一个外来的主任能够将隔阂很深的刘集村拧成一股绳,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团结的,各组组长功不可没。

这些组长都是生活在身边的人,他们的秉性大家都清楚,没有很大的利益,他们会做戴岳的走狗吗?

议论到最后,村民们得出一个结论,幕后老板何泽鹏至少占一半股份,戴岳占百分之二十,另外六个组长每人百分之五,就是这样。

也有对这些不感兴趣的,管他谁是幕后老板呢,每个月月初没做事就已经领了工资,足不出户就能赚到钱,这样的好事上哪儿找?

收到材料之后,刘德荣带着一二组的技术员以及愿意来帮忙的机动组队员,连夜将材料分发下去;刘登红带着技术员紧急调试CNC,争取在明天下班之前将产品全部绕制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戴岳来到一组,因为村民都是在合家生产,按照以前的惯例是将村民前一天生产的产品收走进行下一道工序,但现在这个产品要得比较急,戴岳将机动组队员分了一批过来专门进行转运,力求将产品在第一时间赶出来。

现场一片忙碌,在刘集村工作一年多,戴岳的嗓子不知高了多少个八度,在村头叫一声,村尾可能都能听见。

就在这个时候,付立春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戴主任,镇上负责纪检的孙主任和马干事带着俩市里的干部来了。”

“孙主任?”戴岳想了想:“怕是来检查廉政工作的,你把村里的账目拿给他们,顺便陪同一下,我这里走不开。”

付立春将戴岳拉到一边,小声说到:“恐怕你得去一趟,市里和镇上都接到举报,说你和何泽鹏私相授受,侵吞集体资产。”

“啥?”戴岳有些气恼:“什么人这么无聊,这不耽误事吗。”说罢又吩咐到:“立春哥,你帮着刘组长看住一下,我去去就来。”

“恐怕不行,”付立春说到:“咱们村干部全部被举报了,还是让德权登红他们多上心吧,我去叫老刘了。”

大队部广场上停着一辆贴着“检察”的车,孙主任和马干事陪着俩穿着检查制服的人站在过道上。

何元武先到一步,气冲冲的跳上过道大喝到:“踏马的是谁这么无聊?我就差累吐血了,居然还有人举报我贪污?”

孙主任瞪着他:“这是市里来的陈同志和李同志,放尊重点,有没有一点干部的样子?”

何元武叫到:“孙主任,我冤啊,为了合作社这点事儿,我连家里的钱都搭进去了,还被人举报贪污,我怎能咽下这口气?”说罢他又小声嘟囔到:“要被我知道是谁举报的,我弄死他。”

孙主任冷喝到:“何主任,你还有没有一点纪律性?”

何元武腹诽着站到一边,戴岳快步向前:“欢迎孙主任前来指导工作。”

孙主任为戴岳介绍了市里的两位同志之后说到:“戴主任,我们可不是来指导工作的。市里和镇上都接到举报,你伙同村干部和私人侵吞集体企业的资产,麻烦你将刘集村和刘集电子合作社的账目全部交出来,我们要查账。”

戴岳一向是行得正坐得直,查账是肯定不怕的,但他现在更着急的是生产:“孙主任,村里和合作社的账目一直是公开的,账本都在鄢会计那里,你们想怎么查都行,不过我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孙主任问到。

戴岳说到:“合作社刚刚接了个单,客户催货比较急,我得去现场看着,有什么问题我随时可以过来解释。”

“你这个同志,这是什么态度?”市里来的陈同志冷冷说到:“做事情有没有一点主次?”

七六 查账

将消息透露给刘德银回家之后,刘登峰有些后悔起来。

并不是后悔透露消息,而是脑子一热就这么给说了出去,没有一个完整的计划,让何泽鹏有辩解的机会。

现在反正是说出去了,而且只要何泽鹏收到风就能知道是他刘登峰说的。反正是一拍两散,为什么不弄彻底一些,还让他有喘息的机会?

想到这里,刘登峰打开浏览器,找到相关纪检监察单位以及镇上,将自己道听途说的,逻辑推理的,一股脑儿写成了一封检举信,分别发送给纪检监察单位和镇上。

惴惴不安的等了一个一个白天,想象中刘德银大吵大闹没有到来,村里和往日一样平静。

晚上下班的时候,刘登峰和往常一样坐在门口,远远的看到刘德银从四组下班回来。

照以往刘登峰定然会旁敲侧击从中挑拨就行,但现在他决定亲自下场。

刘德银路过的时候似乎没有打招呼的意思,晚上没睡好还干了一天的活儿,他现在只想快些进屋躺一会儿。

“银叔,下班了哈。”刘登峰叫了一声。

刘德银顺嘴答了一句:“下了。”

刘登峰假意开玩笑到:“哟,看你累的这样子,资本家剥削得这么厉害吗?”

“什么资本家剥削?”刘德银没有反应过来。

刘登峰更直白的说到:“你的老板何元文啊。”

刘德银皱皱眉:“登峰,你觉得我是傻瓜还是何元文是傻瓜?如果这合作社是何泽鹏的,何元文还用得着干活?就比如你开这么大公司,你好意思让你爸去焊锡?”说罢刘德银头也不回的进屋睡觉。

看样子刘德银已经将消息透露出去,不过被何元文轻易给化解。

没关系,刘德银好糊弄,上级领导机关是不好糊弄的,他们肯定会查账,到时候看戴岳和何泽鹏怎么交代。

再说刘德银虽然好糊弄,但村里那么多人,定然会有精明的人,他们可是不能轻易被糊弄的,到时候上下一起夹攻,不信戴岳不垮台,不信何泽鹏不破产。

机动组加入之后,连续两天产量大幅上涨,有了成品就能出货,出货之后资金压力小了很多。

看完一天的报表,快要下班的时候,戴岳接到KS采购总监胡金辉的电话:“戴主任,有个采购项目想请你帮帮忙。”

戴岳笑到:“咱们作为供应商,要采购什么胡总监尽管开口,帮忙可不敢当。”

“这批采购要特殊一些,”胡金辉解释到:“这是一批从鹏城供应商那里发过来的货,产品在那边测试的时候电感量是符合规定的,但在KS测试却偏低。经过工程师验算,发现是受气候影响,这批货暂时不能使用。目前客户那边追的急,所以想请你们临时做八万个来顶一顶,材料我这边都有。”

戴岳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行吧,材料发过来,四天之后取货。”

胡金辉有些急切:“戴主任,你们日产量已经超过八万,怎么这八万个产品还需要四天?这批产品客户真的催得很急,偏偏我又在鹏城出差,不然我会亲自去村里向你说明情况的。”

戴岳笑了笑:“胡总监,我们平均日产量确实可以达到八万,但这产品从前到后有一定的过程。就算加班加点做得再快,至少也要三天。”

“这样吧,”胡金辉有些急不可耐:“能不能想办法让村民晚上多加一会儿?KS给补贴。材料虽然是KS供应,但我们依然以采购价进行结算,结算的时候扣材料款,但你必须要在两天之内将产品赶出来。”

条件是非常优厚的,戴岳思虑一会:“胡总监,两天半吧,因为先前的产品电感量偏低,我必须在合作社测试之后才能出货,确保你们使用的时候不出问题。”

“行,”胡金辉迟疑了一下:“那就这样说定了,我马上就派司机将材料送过去。现在五点半,大约七点就能到。”

看来晚上回不去了,还得组织人手将材料分发下去,最好在今晚技术员就能将机台调试过来,不耽误明天的生产。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何元文否认何泽鹏是合作社的幕后老板,付道义也选择相信,但这件个消息还是由机动队员分别带到各个组。

合作社的账务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查询,但历来习惯于“阴谋论”的人们总觉得戴岳和何泽鹏私下肯定有协定。

这么猜测的逻辑和刘德银的逻辑一样,能够在鹏城站稳脚跟的何泽鹏,如果没有相当的利益,他是痴了还是傻了,居然回到这个小乡村?

也有年轻一些的觉得人家何泽鹏觉悟高,愿意带着村民共同致富,即便以阴谋论,他起码也在村里留下了名声。

但在其他人看来,何泽鹏自身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平常村里人认识他都是从何元文或者一起在JP公司打工的同村人口中,似乎并没有听说何泽鹏做过什么好事,有什么善举。最起码的,他连党员都不是。

不过正如何元文所说,如果合作社真是何泽鹏的,他犯得着把自己的爸爸放到气味那么大的地方?就算何元文不参加机动组,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毕竟何家出了机动组三分之一的人数。

因为许多因素牵连,村民拿不准这事,虽然私下议论不断,但并没有一个人出来质问。

自然的,也不会有任何言语传到干部耳中。很简单,戴岳一个外来的主任能够将隔阂很深的刘集村拧成一股绳,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团结的,各组组长功不可没。

这些组长都是生活在身边的人,他们的秉性大家都清楚,没有很大的利益,他们会做戴岳的走狗吗?

议论到最后,村民们得出一个结论,幕后老板何泽鹏至少占一半股份,戴岳占百分之二十,另外六个组长每人百分之五,就是这样。

也有对这些不感兴趣的,管他谁是幕后老板呢,每个月月初没做事就已经领了工资,足不出户就能赚到钱,这样的好事上哪儿找?

收到材料之后,刘德荣带着一二组的技术员以及愿意来帮忙的机动组队员,连夜将材料分发下去;刘登红带着技术员紧急调试CNC,争取在明天下班之前将产品全部绕制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戴岳来到一组,因为村民都是在合家生产,按照以前的惯例是将村民前一天生产的产品收走进行下一道工序,但现在这个产品要得比较急,戴岳将机动组队员分了一批过来专门进行转运,力求将产品在第一时间赶出来。

现场一片忙碌,在刘集村工作一年多,戴岳的嗓子不知高了多少个八度,在村头叫一声,村尾可能都能听见。

就在这个时候,付立春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戴主任,镇上负责纪检的孙主任和马干事带着俩市里的干部来了。”

“孙主任?”戴岳想了想:“怕是来检查廉政工作的,你把村里的账目拿给他们,顺便陪同一下,我这里走不开。”

付立春将戴岳拉到一边,小声说到:“恐怕你得去一趟,市里和镇上都接到举报,说你和何泽鹏私相授受,侵吞集体资产。”

“啥?”戴岳有些气恼:“什么人这么无聊,这不耽误事吗。”说罢又吩咐到:“立春哥,你帮着刘组长看住一下,我去去就来。”

“恐怕不行,”付立春说到:“咱们村干部全部被举报了,还是让德权登红他们多上心吧,我去叫老刘了。”

大队部广场上停着一辆贴着“检察”的车,孙主任和马干事陪着俩穿着检查制服的人站在过道上。

何元武先到一步,气冲冲的跳上过道大喝到:“踏马的是谁这么无聊?我就差累吐血了,居然还有人举报我贪污?”

孙主任瞪着他:“这是市里来的陈同志和李同志,放尊重点,有没有一点干部的样子?”

何元武叫到:“孙主任,我冤啊,为了合作社这点事儿,我连家里的钱都搭进去了,还被人举报贪污,我怎能咽下这口气?”说罢他又小声嘟囔到:“要被我知道是谁举报的,我弄死他。”

孙主任冷喝到:“何主任,你还有没有一点纪律性?”

何元武腹诽着站到一边,戴岳快步向前:“欢迎孙主任前来指导工作。”

孙主任为戴岳介绍了市里的两位同志之后说到:“戴主任,我们可不是来指导工作的。市里和镇上都接到举报,你伙同村干部和私人侵吞集体企业的资产,麻烦你将刘集村和刘集电子合作社的账目全部交出来,我们要查账。”

戴岳一向是行得正坐得直,查账是肯定不怕的,但他现在更着急的是生产:“孙主任,村里和合作社的账目一直是公开的,账本都在鄢会计那里,你们想怎么查都行,不过我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孙主任问到。

戴岳说到:“合作社刚刚接了个单,客户催货比较急,我得去现场看着,有什么问题我随时可以过来解释。”

“你这个同志,这是什么态度?”市里来的陈同志冷冷说到:“做事情有没有一点主次?”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