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05:00:00

终于把烦人的M10这个订单做完,村民们都松了一口气。

新上的款叫M6,上手之后,村民们发现只是比M10简单一点而已,跟另一边做的PQ22简直没法比。

虽然M6比M10要简单一些,而且工价也要高一点,但PQ22好做而且工价更高,刚刚做完M10又做M6,村里一片怨声载道。

这天看过足球训练赛回来,刘德金在路上走得飞快,后面邻居刘德林叫到:“德金,慢点儿,等等我一起走。”

刘德金稍微放慢了一些脚步,刘德林气喘吁吁的追上来:“跑那么快干嘛。”

“我的回去再赶些数量出来,今天才做了一百三十多。”刘德金有些不自在。

刘德林说到:“回去赶也不过十块钱,做M6实在太麻烦了,还不如休息一下。”

刘德金叹了一声:“真佩服那些参加足球队的人,赶了一天还有精力去踢球。”

这下换刘德林有些没好气了:“人家大部分都是做PQ22的,大半天时间一百五六到手,哪需要像我们这样赶。”

刘德金越说越气:“德荣真是太过分了,怎么老是轮到我们做那些难做,工价又低的产品?”

“说这些有什么用,”刘德林摇摇头:“就算跟他说起来,不过就是生产安排到这儿了,要不就做,要不就玩,没得选择。”

刘德金有些愤恨:“太欺负人了。”

看到他的表情,刘德林不敢把话往深了说,转头劝到:“也不算欺负人吧,咱们在做M10之前不是做过ER28吗,那是和PQ22差不多的产品,也算是让咱们轻松过一阵吧。”

“ER28都是多久前的事了?”刘德金大声控诉到:“你看看另一边,先做EE19,好做吧;接着又是PQ22,更好做,咱们呢?也就ER28轻松了一段时间,后来就做M10,现在的M6虽说好一些,但跟ER28比起来,还是差多了。”

刘德林有些无奈:“那能怎么办呢,订单安排到这儿了,只能先做了再说。”

“你倒是好心态,”刘德金冷冷到:“我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

到了晚上收货的时间,组长刘德荣和副组长刘登红去村民家里收取一天的生产。按照往天的惯例,刘登红开着电三轮准备收PQ22。

“登红,登红。”身后的刘德荣叫住了他。

刘登红转过头来:“荣叔,什么事?”

刘德荣上来递了根烟给他:“今天我去收PQ22吧,M10这边刚转了M6,很多人在技术方面不太熟,你毕竟兼着技术员,正好去收货顺便指点一下。”

说到底刘登红不过是个孩子,哪知道刘德荣心里的弯弯绕,他实在是听烦了村民们的抱怨,换刘登红去的话,那些村民看在他是个孩子的份上,应该不会多说什么。

“行吧。”刘登红开着电三轮去了另一边。

收PQ22可简单得多,刘德荣将电三轮往门前一停,村民便将做好的产品端出来。产品都是放在特制的吸塑盒里,一盒就是一百,刘德荣只需要点点吸塑的数量,然后登记个数字就可以去下一家。做熟了之后基本上只要把车子停在一个中心位置,附近的村民都会抱着吸塑盒出来,自己报数码放好。

刘登红要麻烦一些,先去了最前面的刘德广家里,此时刘德广和老婆周丽仍坐在机台上赶产量。

“广叔,还在赶呢,”刘登红上去套了个近乎:“还不准备做法吗。”

周丽没好气的抬头:“做这个东西值不上吃饭。”

刘登红怔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仍是笑着说到:“产量要赶,饭也要吃嘛。”

“我们两口子天刚亮就开始做,做到现在都没有三百块,”周丽有些激动:“你说这值得上吃饭吗?”

刘登红笑到:“一天三百,一个月九千,这可是高工资哦。”

一直沉默的刘德广抬起头:“今天怎么是你收货?刘德荣那个狗曰的呢?”

刘登红尴尬的笑笑:“荣叔今天收PQ22。”

刘德广起身将吸塑盒堆码起来,点数之后交给刘登红:“登红,你是个傻孩子,被刘德荣那狗曰的耍了。”

刘登红从进门的莫名其妙,到现在仍是莫名其妙:“广叔,荣叔怎么了?”

刘德广冷笑一声:“你是个孩子,我们犯不上和你说什么,不过明天你让刘德荣来收货,不然我们就不交了。”说罢重新坐回机台,留下刘登红一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见他们似乎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刘登红只得不声不响的出门,再去下一家收货。

一趟货收下来,技术请教的没有,不过大骂刘德荣的不少,刘登红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荣叔到底把这些人怎么了?

原本要问问情况,不过收完货天已经黑了,第二天又有别的事情连住手,一直都没见到刘德荣。

等到又要收货的时候,刘登红在路上转了转,没看到刘德荣,他便打了个电话:“荣叔,你在哪呢?”

电话里传出刘德荣点数的声音:“十一,十二,啊,登红,我在前面你仿叔家里收货,有点忙,啊,你等等。”

刘德仿是做PQ22的,意思就是刘德荣已经开始在收PQ22,把M6留给了刘登红。

想起昨天的景况,恐怕今天收货会闹出什么矛盾。再说刘德荣如果真得罪了村民,这么躲着也不是个事儿。想了想,刘登红将电三轮开到了刘德仿门前。

刘德荣果然在这里收货,而且已经收了好多。看到刘登红,他疑惑的问到:“登红,你咋没去收M6?”

刘登红从电三轮上跳了下来:“荣叔,那些叔伯们都在骂你,而且不肯把货交给我,要你亲自去收。”

正在交货的刘德山笑到:“德荣,你又把那些人咋地了?你这组长做得也算有趣,天天把自己爷娘背在后背。”

“我还能咋地?”刘德荣忿忿到:“还不是你们这些人把好产品做了,那些人觉得不公平所以骂我。”

“切,”刘德山冷冷到:“难得做一次PQ22,先前我们做ER26的时候,那么难,怎么没人可怜我们一下?怎么地,现在刚好过一点,就有人眼红啦?”

“行啦,”刘德荣说到:“这排程上你们确实占了点便宜,就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刘登红算是明白刘德荣怎么被骂了,不过说到底这个事和他也没关系,生产排程是根据KS的需求来的,还不是轮到谁就是谁,好做歹做总不是得做。

刘登红凑过去小声说到:“荣叔,要不我陪你一起去收?”

刘德荣叹口气:“丑媳妇总要见公婆,骂就骂吧,走,咱们去收货。”

俩人一起到了刘德广家里,才看到刘德荣,刘德广就跳了起来:“德荣,德仿和你是兄弟,我和你就不是兄弟?为什么他们那边就一直做容易上手又赚钱的,我们只能做这些渣子?”

刘德广的吼声传了出去,很快,刘德林、刘德金、刘登宗等等那些做M6的人全都赶了过来。

“德荣,你太不应该了,怎么老是安排我们做难的产品?”

“就是就是,你是不是收了另一边的好处?”

“会不会安排?要不会安排最好让贤,让懂安排的人来做组长。”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攻击刘德荣。

解释的话已经说了千万遍,再说也还是那几句车轱辘话,他们也听不进去。

“够了。”刘德荣不耐烦的大吼到:“你们是不是觉得不公平?”

“就是不公平。”

“对,凭什么我们拼命赶一整天,还没有那些踢足球的赚得多?”

刘德荣压了压手:“行,所有觉得不公平的人,明天早上到我家门前集合,我们一起去大队部找戴岳,让他安排一款又简单又值钱的产品,他要不干的话,我领着你们一起罢工行不行?”

刘德广上前到:“德荣,你说到可要做到。”

刘德荣冷声到:“我要是做不到,以后就不做这个组长了,让贤,让有能力的人来做。”

第二天一大早,果然有大批的人聚集到刘德荣门前,刘德荣倒也不食言,看着时间戴岳大概来上班了,于是便带着人浩浩荡荡往大队部进发。

大队部门口没看到戴岳的车,倒是今天值班的干部会计鄢又才听到外面的声音出来查看。

刘德荣快步上前问到:“老鄢,戴主任呢?”

鄢又才看着了看那些群情激奋的村民,小声说到:“戴主任今天去镇上开会,不会来村里,你带着这些人过来要干什么?”

“不在?”刘德荣点点头,转身说到:“戴岳马上就来上班了,你们先在这儿等一下。”

一群人在广场上或站或蹲,等待着戴岳的到来。

鄢又才不知道刘德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把他拉到一边:“你要干什么?”

刘德荣神在在的说到:“和你不相干,只管忙你自己的去。”

人群等了一会儿,迟迟不见戴岳到来,刘德广有些心焦,上前催刘德荣:“你给戴岳打个电话,让他快来。”

“催不得,催不得,”刘德荣连连摆手:“要是戴岳听到风声不来了怎么办?”

刘德广不耐烦的皱眉,却听到大队部二楼上传来CNC转动的声音。

“楼上的机动组不都在村里帮忙吗?怎么还有人在上面做事?”刘德广疑惑的问到。

刘德荣淡淡答到:“是党员突击队在上面做事。”

八三 突击队

终于把烦人的M10这个订单做完,村民们都松了一口气。

新上的款叫M6,上手之后,村民们发现只是比M10简单一点而已,跟另一边做的PQ22简直没法比。

虽然M6比M10要简单一些,而且工价也要高一点,但PQ22好做而且工价更高,刚刚做完M10又做M6,村里一片怨声载道。

这天看过足球训练赛回来,刘德金在路上走得飞快,后面邻居刘德林叫到:“德金,慢点儿,等等我一起走。”

刘德金稍微放慢了一些脚步,刘德林气喘吁吁的追上来:“跑那么快干嘛。”

“我的回去再赶些数量出来,今天才做了一百三十多。”刘德金有些不自在。

刘德林说到:“回去赶也不过十块钱,做M6实在太麻烦了,还不如休息一下。”

刘德金叹了一声:“真佩服那些参加足球队的人,赶了一天还有精力去踢球。”

这下换刘德林有些没好气了:“人家大部分都是做PQ22的,大半天时间一百五六到手,哪需要像我们这样赶。”

刘德金越说越气:“德荣真是太过分了,怎么老是轮到我们做那些难做,工价又低的产品?”

“说这些有什么用,”刘德林摇摇头:“就算跟他说起来,不过就是生产安排到这儿了,要不就做,要不就玩,没得选择。”

刘德金有些愤恨:“太欺负人了。”

看到他的表情,刘德林不敢把话往深了说,转头劝到:“也不算欺负人吧,咱们在做M10之前不是做过ER28吗,那是和PQ22差不多的产品,也算是让咱们轻松过一阵吧。”

“ER28都是多久前的事了?”刘德金大声控诉到:“你看看另一边,先做EE19,好做吧;接着又是PQ22,更好做,咱们呢?也就ER28轻松了一段时间,后来就做M10,现在的M6虽说好一些,但跟ER28比起来,还是差多了。”

刘德林有些无奈:“那能怎么办呢,订单安排到这儿了,只能先做了再说。”

“你倒是好心态,”刘德金冷冷到:“我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

到了晚上收货的时间,组长刘德荣和副组长刘登红去村民家里收取一天的生产。按照往天的惯例,刘登红开着电三轮准备收PQ22。

“登红,登红。”身后的刘德荣叫住了他。

刘登红转过头来:“荣叔,什么事?”

刘德荣上来递了根烟给他:“今天我去收PQ22吧,M10这边刚转了M6,很多人在技术方面不太熟,你毕竟兼着技术员,正好去收货顺便指点一下。”

说到底刘登红不过是个孩子,哪知道刘德荣心里的弯弯绕,他实在是听烦了村民们的抱怨,换刘登红去的话,那些村民看在他是个孩子的份上,应该不会多说什么。

“行吧。”刘登红开着电三轮去了另一边。

收PQ22可简单得多,刘德荣将电三轮往门前一停,村民便将做好的产品端出来。产品都是放在特制的吸塑盒里,一盒就是一百,刘德荣只需要点点吸塑的数量,然后登记个数字就可以去下一家。做熟了之后基本上只要把车子停在一个中心位置,附近的村民都会抱着吸塑盒出来,自己报数码放好。

刘登红要麻烦一些,先去了最前面的刘德广家里,此时刘德广和老婆周丽仍坐在机台上赶产量。

“广叔,还在赶呢,”刘登红上去套了个近乎:“还不准备做法吗。”

周丽没好气的抬头:“做这个东西值不上吃饭。”

刘登红怔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仍是笑着说到:“产量要赶,饭也要吃嘛。”

“我们两口子天刚亮就开始做,做到现在都没有三百块,”周丽有些激动:“你说这值得上吃饭吗?”

刘登红笑到:“一天三百,一个月九千,这可是高工资哦。”

一直沉默的刘德广抬起头:“今天怎么是你收货?刘德荣那个狗曰的呢?”

刘登红尴尬的笑笑:“荣叔今天收PQ22。”

刘德广起身将吸塑盒堆码起来,点数之后交给刘登红:“登红,你是个傻孩子,被刘德荣那狗曰的耍了。”

刘登红从进门的莫名其妙,到现在仍是莫名其妙:“广叔,荣叔怎么了?”

刘德广冷笑一声:“你是个孩子,我们犯不上和你说什么,不过明天你让刘德荣来收货,不然我们就不交了。”说罢重新坐回机台,留下刘登红一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见他们似乎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刘登红只得不声不响的出门,再去下一家收货。

一趟货收下来,技术请教的没有,不过大骂刘德荣的不少,刘登红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荣叔到底把这些人怎么了?

原本要问问情况,不过收完货天已经黑了,第二天又有别的事情连住手,一直都没见到刘德荣。

等到又要收货的时候,刘登红在路上转了转,没看到刘德荣,他便打了个电话:“荣叔,你在哪呢?”

电话里传出刘德荣点数的声音:“十一,十二,啊,登红,我在前面你仿叔家里收货,有点忙,啊,你等等。”

刘德仿是做PQ22的,意思就是刘德荣已经开始在收PQ22,把M6留给了刘登红。

想起昨天的景况,恐怕今天收货会闹出什么矛盾。再说刘德荣如果真得罪了村民,这么躲着也不是个事儿。想了想,刘登红将电三轮开到了刘德仿门前。

刘德荣果然在这里收货,而且已经收了好多。看到刘登红,他疑惑的问到:“登红,你咋没去收M6?”

刘登红从电三轮上跳了下来:“荣叔,那些叔伯们都在骂你,而且不肯把货交给我,要你亲自去收。”

正在交货的刘德山笑到:“德荣,你又把那些人咋地了?你这组长做得也算有趣,天天把自己爷娘背在后背。”

“我还能咋地?”刘德荣忿忿到:“还不是你们这些人把好产品做了,那些人觉得不公平所以骂我。”

“切,”刘德山冷冷到:“难得做一次PQ22,先前我们做ER26的时候,那么难,怎么没人可怜我们一下?怎么地,现在刚好过一点,就有人眼红啦?”

“行啦,”刘德荣说到:“这排程上你们确实占了点便宜,就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刘登红算是明白刘德荣怎么被骂了,不过说到底这个事和他也没关系,生产排程是根据KS的需求来的,还不是轮到谁就是谁,好做歹做总不是得做。

刘登红凑过去小声说到:“荣叔,要不我陪你一起去收?”

刘德荣叹口气:“丑媳妇总要见公婆,骂就骂吧,走,咱们去收货。”

俩人一起到了刘德广家里,才看到刘德荣,刘德广就跳了起来:“德荣,德仿和你是兄弟,我和你就不是兄弟?为什么他们那边就一直做容易上手又赚钱的,我们只能做这些渣子?”

刘德广的吼声传了出去,很快,刘德林、刘德金、刘登宗等等那些做M6的人全都赶了过来。

“德荣,你太不应该了,怎么老是安排我们做难的产品?”

“就是就是,你是不是收了另一边的好处?”

“会不会安排?要不会安排最好让贤,让懂安排的人来做组长。”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攻击刘德荣。

解释的话已经说了千万遍,再说也还是那几句车轱辘话,他们也听不进去。

“够了。”刘德荣不耐烦的大吼到:“你们是不是觉得不公平?”

“就是不公平。”

“对,凭什么我们拼命赶一整天,还没有那些踢足球的赚得多?”

刘德荣压了压手:“行,所有觉得不公平的人,明天早上到我家门前集合,我们一起去大队部找戴岳,让他安排一款又简单又值钱的产品,他要不干的话,我领着你们一起罢工行不行?”

刘德广上前到:“德荣,你说到可要做到。”

刘德荣冷声到:“我要是做不到,以后就不做这个组长了,让贤,让有能力的人来做。”

第二天一大早,果然有大批的人聚集到刘德荣门前,刘德荣倒也不食言,看着时间戴岳大概来上班了,于是便带着人浩浩荡荡往大队部进发。

大队部门口没看到戴岳的车,倒是今天值班的干部会计鄢又才听到外面的声音出来查看。

刘德荣快步上前问到:“老鄢,戴主任呢?”

鄢又才看着了看那些群情激奋的村民,小声说到:“戴主任今天去镇上开会,不会来村里,你带着这些人过来要干什么?”

“不在?”刘德荣点点头,转身说到:“戴岳马上就来上班了,你们先在这儿等一下。”

一群人在广场上或站或蹲,等待着戴岳的到来。

鄢又才不知道刘德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把他拉到一边:“你要干什么?”

刘德荣神在在的说到:“和你不相干,只管忙你自己的去。”

人群等了一会儿,迟迟不见戴岳到来,刘德广有些心焦,上前催刘德荣:“你给戴岳打个电话,让他快来。”

“催不得,催不得,”刘德荣连连摆手:“要是戴岳听到风声不来了怎么办?”

刘德广不耐烦的皱眉,却听到大队部二楼上传来CNC转动的声音。

“楼上的机动组不都在村里帮忙吗?怎么还有人在上面做事?”刘德广疑惑的问到。

刘德荣淡淡答到:“是党员突击队在上面做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