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7 10:04:00

“叶晨,告诉你个好消息。”

“我老爹弄了一张玄武武馆的学员报名表,明天我要去参加考核了。”

“哈哈,哥可是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一个考核好不是手到擒来。对了,我听说一旦考核通过,每一个学员都有一个随身杂役跟随照顾,尽管不属于武馆正式编制,但旁敲侧击,耳濡目染,也会让你得到很多学习的机会。以咱俩的关系,这个杂役名额百分百都是你的,你就放心等着哥带你进去吧!”

叶晨淡笑道:“那我就预祝奇哥马到功成了。”

“叶晨,等哥进了武道馆,一定带你进去。”

“奇哥,谢了。”

发小郭天奇的话,让叶晨找寻到了一丝温暖。

“咱谁跟谁,哥们!”

挂了电话的叶晨,才留意到手机不知何时多了一条信息。

“叶晨,离婚的事,我不同意。今晚你先别回家了,我给你转了两千,找个酒店先住一段时间,等妈气消了再说!”

居然是萧如玉的信息。

是夜,皓月皎洁。

荒山深处,不时传来一阵蟋蟀鸟虫叫声,还有一缕春意寒凉。

萧如玉的钱,叶晨并没用,也没打算用。

原先他还打算到郭天奇家借宿一晚,但刚才的电话打消了这想法。

明天一早,郭天奇还要到玄武武馆参加学员考核,还是让他专心准备,免得考砸了。

且叶晨也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继续锤炼武道,为明天的武馆考核做准备。

路上随意找个地方吃了碗面,他直接前往每天晨练的荒郊小山,那是他现在最好的去处。

“呼!”

通背拳起手式,到最后一式,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圆满大乘。

今早得玄武龙龟传承,习练【玄武九变】,玄力自成后,仿若打通任督二脉的叶晨,通背拳信手拈来,内气自成。

小腹中,那一团微弱的内气,随着呼啸的拳风,如流水般蔓延开来,游走在周身经脉,一股热辣辣的疼痛感在体内升腾。

“嗯!”

叶晨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那是内气随拳生,经脉拓宽所带来的痛楚,叶晨感觉这一次经脉拓宽力度比早上要更大一些,时间也更长。

必须忍住,不得不说,叶晨这些年不间断的练武,意志早就磨炼的坚韧无比。

一身热汗湿透了叶晨单薄的衣衫,他却浑然不觉,内气在体内越滚越大,越滚越快,拳影是越来越密集,隐隐有几分破风奔雷之音咆哮。

不知道究竟过去多久,奔雷破风声平静,拳风消散,叶晨疲倦地躺在地上,凝视着头顶闪闪繁星。

内气平息,消散于经脉内,可那股拓脉痛楚依旧没散去,身体还在适应当中。

明月当空,繁星依稀,脑海一片空灵,拳法极致,了然于心。

不知不觉,月色下靠着茂密的梧桐树,叶晨睡着了。

一夜无梦,这是入赘萧家来,睡得最安稳的一夜,哪怕是在荒郊野外,即便春冷。

日上三竿,烈日当空。

悠悠醒转的叶晨,伸了一个懒腰。

昨夜修炼的疲倦,一扫而光,只感神清气爽,全身仿若有股用不完的力气。

坐在大石上,叶晨头疼着,答应华金蝉的三百万离婚赔偿,该去哪里找了。尽管萧如玉反对离婚,但叶晨若想挺直腰杆,就必须学会自力更生。

看了下手机,郭天奇来了几次电话,只是昨晚他调了静音,一个没接。

看短信留言,原来今天郭天奇要参加武馆考核,邀请叶晨为他观考打气,叶晨马上短信回复答应了,因为他本就打算今天去武馆。

夏国,武道盛行,古武者掌控着国家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且政府职位非武者不能担任。

这是一个穷文强武的世界。

玄武武馆,坐落在天都市南区,占地数里,建筑林立,自成一格。

正所谓‘上青龙,下玄武,左朱雀,右白虎’。

一条大理石铺设的陈旧门道延伸到武馆门前,三米宽大门上顶着金丝楠木打造的牌匾,牌匾正中只雕刻了一只玄武龙龟。

大门左边,一块汉白玉碑石镌刻着‘天都市玄武武馆’,如剑雕刀刻,龙凤凤舞的七个大字。

大门内,一副百武争锋壁画作为屏风玄关,根本看不到武馆内。

“这就是玄武武馆。”

不得不说,叶晨和玄武武馆,真有缘分。

先是得玄武龙龟传承,又从陈七手里抢了学员报名表,更是得了余小燕馈赠的武符,一切都和玄武有关。

或许,冥冥之中,叶晨就该进玄武武馆学习。

刚进了玄关,一个身穿玄色运动服,不苟言语的青年,伸手拦住叶晨。

“玄武武馆,不得擅闯。”

玄武武馆,非武者学员,不得入内。

见状,叶晨随口答道:“我是来参加学员考核的。”

“哟,这不是萧家的入赘姑爷,我们的叶晨同学吗?”

一道鹅公喉声,在身后响起。

转过身,叶晨看到迎面走进武馆的两女一男,其中一个身材婀娜的长发少女在前,其余两人在后。

“杨剑锋?”说话的是少女身后的国字脸的青年男子。

杨剑锋是郭天奇叶晨俩人的高中同学,这人在武道上有点天资。

一年前,杨剑锋就进了玄武黄武馆,经过一年修炼,据说已经是正式的一品武者,前途无量,当然,学校时期叶晨的文科成绩可是一直死死压着杨剑锋,这让天生优越感很强的杨剑锋也是积怨很深,因此逮住机会,他就没少嘲弄叶晨两人。

杨剑锋也很意外,他这次主要就是带冷芬以及她的闺蜜富商千金李洁来武馆考核的。冷芬出生武者世家,年仅十八就展露出极强的武道天赋,目前内气已生,根基无比雄厚。这样的天才少女自然也是杨剑锋要巴结和倾慕的对象。

至于李洁虽然也有武道天赋,但相对冷芬就差远了,只不过李洁对于杨剑锋却一往情深,一直紧追不放。

“冷芬、李洁,还记得我们那个奇葩高中同学叶晨不,他前些年可是风光无限,上门入赘了我们天都市鼎鼎大名的女神医萧如玉。”

“他就是你那个病恹恹的高中同学,果然名不虚传啊!”李洁认识杨剑锋多年,自然听他说起过关于叶晨的‘糗’事。她出身富豪,对于底层百姓向来看不上眼。

见叶晨一身烂大街的运动服,好像还有点泥迹,顿时就是一阵评头论足。

这点窃语,早见怪不怪,叶晨并没放在眼里。

“叶晨,你来武馆干什么?”

似乎想起了什么,杨剑锋讥讽道:“哦,今天郭天奇参加玄武武馆的学员考核,你该不是来观考吧?”

“可惜,学员考核非武馆学员弟子不得观看。”

早料到杨剑锋这家伙和自己打招呼没好事,果不其然,叶晨也懒得和他说。

“哦,我记得武馆最近好像在找杂役。”

指了指门外张贴的招工启事,杨剑锋恍然大悟道:“你该不是来应征杂役吧?”

李洁此时也附和着笑起来:“原来是应征杂役,难怪穿着搭配这么恰当。哈哈!”

先前拦住叶晨的青年脸色一沉,警告道:“应征杂役只能走后门,你马上离开。”

武馆规矩,上下尊卑,杂役不得走正门。

007章 你是来应征杂役的吗?

“叶晨,告诉你个好消息。”

“我老爹弄了一张玄武武馆的学员报名表,明天我要去参加考核了。”

“哈哈,哥可是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一个考核好不是手到擒来。对了,我听说一旦考核通过,每一个学员都有一个随身杂役跟随照顾,尽管不属于武馆正式编制,但旁敲侧击,耳濡目染,也会让你得到很多学习的机会。以咱俩的关系,这个杂役名额百分百都是你的,你就放心等着哥带你进去吧!”

叶晨淡笑道:“那我就预祝奇哥马到功成了。”

“叶晨,等哥进了武道馆,一定带你进去。”

“奇哥,谢了。”

发小郭天奇的话,让叶晨找寻到了一丝温暖。

“咱谁跟谁,哥们!”

挂了电话的叶晨,才留意到手机不知何时多了一条信息。

“叶晨,离婚的事,我不同意。今晚你先别回家了,我给你转了两千,找个酒店先住一段时间,等妈气消了再说!”

居然是萧如玉的信息。

是夜,皓月皎洁。

荒山深处,不时传来一阵蟋蟀鸟虫叫声,还有一缕春意寒凉。

萧如玉的钱,叶晨并没用,也没打算用。

原先他还打算到郭天奇家借宿一晚,但刚才的电话打消了这想法。

明天一早,郭天奇还要到玄武武馆参加学员考核,还是让他专心准备,免得考砸了。

且叶晨也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继续锤炼武道,为明天的武馆考核做准备。

路上随意找个地方吃了碗面,他直接前往每天晨练的荒郊小山,那是他现在最好的去处。

“呼!”

通背拳起手式,到最后一式,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圆满大乘。

今早得玄武龙龟传承,习练【玄武九变】,玄力自成后,仿若打通任督二脉的叶晨,通背拳信手拈来,内气自成。

小腹中,那一团微弱的内气,随着呼啸的拳风,如流水般蔓延开来,游走在周身经脉,一股热辣辣的疼痛感在体内升腾。

“嗯!”

叶晨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那是内气随拳生,经脉拓宽所带来的痛楚,叶晨感觉这一次经脉拓宽力度比早上要更大一些,时间也更长。

必须忍住,不得不说,叶晨这些年不间断的练武,意志早就磨炼的坚韧无比。

一身热汗湿透了叶晨单薄的衣衫,他却浑然不觉,内气在体内越滚越大,越滚越快,拳影是越来越密集,隐隐有几分破风奔雷之音咆哮。

不知道究竟过去多久,奔雷破风声平静,拳风消散,叶晨疲倦地躺在地上,凝视着头顶闪闪繁星。

内气平息,消散于经脉内,可那股拓脉痛楚依旧没散去,身体还在适应当中。

明月当空,繁星依稀,脑海一片空灵,拳法极致,了然于心。

不知不觉,月色下靠着茂密的梧桐树,叶晨睡着了。

一夜无梦,这是入赘萧家来,睡得最安稳的一夜,哪怕是在荒郊野外,即便春冷。

日上三竿,烈日当空。

悠悠醒转的叶晨,伸了一个懒腰。

昨夜修炼的疲倦,一扫而光,只感神清气爽,全身仿若有股用不完的力气。

坐在大石上,叶晨头疼着,答应华金蝉的三百万离婚赔偿,该去哪里找了。尽管萧如玉反对离婚,但叶晨若想挺直腰杆,就必须学会自力更生。

看了下手机,郭天奇来了几次电话,只是昨晚他调了静音,一个没接。

看短信留言,原来今天郭天奇要参加武馆考核,邀请叶晨为他观考打气,叶晨马上短信回复答应了,因为他本就打算今天去武馆。

夏国,武道盛行,古武者掌控着国家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且政府职位非武者不能担任。

这是一个穷文强武的世界。

玄武武馆,坐落在天都市南区,占地数里,建筑林立,自成一格。

正所谓‘上青龙,下玄武,左朱雀,右白虎’。

一条大理石铺设的陈旧门道延伸到武馆门前,三米宽大门上顶着金丝楠木打造的牌匾,牌匾正中只雕刻了一只玄武龙龟。

大门左边,一块汉白玉碑石镌刻着‘天都市玄武武馆’,如剑雕刀刻,龙凤凤舞的七个大字。

大门内,一副百武争锋壁画作为屏风玄关,根本看不到武馆内。

“这就是玄武武馆。”

不得不说,叶晨和玄武武馆,真有缘分。

先是得玄武龙龟传承,又从陈七手里抢了学员报名表,更是得了余小燕馈赠的武符,一切都和玄武有关。

或许,冥冥之中,叶晨就该进玄武武馆学习。

刚进了玄关,一个身穿玄色运动服,不苟言语的青年,伸手拦住叶晨。

“玄武武馆,不得擅闯。”

玄武武馆,非武者学员,不得入内。

见状,叶晨随口答道:“我是来参加学员考核的。”

“哟,这不是萧家的入赘姑爷,我们的叶晨同学吗?”

一道鹅公喉声,在身后响起。

转过身,叶晨看到迎面走进武馆的两女一男,其中一个身材婀娜的长发少女在前,其余两人在后。

“杨剑锋?”说话的是少女身后的国字脸的青年男子。

杨剑锋是郭天奇叶晨俩人的高中同学,这人在武道上有点天资。

一年前,杨剑锋就进了玄武黄武馆,经过一年修炼,据说已经是正式的一品武者,前途无量,当然,学校时期叶晨的文科成绩可是一直死死压着杨剑锋,这让天生优越感很强的杨剑锋也是积怨很深,因此逮住机会,他就没少嘲弄叶晨两人。

杨剑锋也很意外,他这次主要就是带冷芬以及她的闺蜜富商千金李洁来武馆考核的。冷芬出生武者世家,年仅十八就展露出极强的武道天赋,目前内气已生,根基无比雄厚。这样的天才少女自然也是杨剑锋要巴结和倾慕的对象。

至于李洁虽然也有武道天赋,但相对冷芬就差远了,只不过李洁对于杨剑锋却一往情深,一直紧追不放。

“冷芬、李洁,还记得我们那个奇葩高中同学叶晨不,他前些年可是风光无限,上门入赘了我们天都市鼎鼎大名的女神医萧如玉。”

“他就是你那个病恹恹的高中同学,果然名不虚传啊!”李洁认识杨剑锋多年,自然听他说起过关于叶晨的‘糗’事。她出身富豪,对于底层百姓向来看不上眼。

见叶晨一身烂大街的运动服,好像还有点泥迹,顿时就是一阵评头论足。

这点窃语,早见怪不怪,叶晨并没放在眼里。

“叶晨,你来武馆干什么?”

似乎想起了什么,杨剑锋讥讽道:“哦,今天郭天奇参加玄武武馆的学员考核,你该不是来观考吧?”

“可惜,学员考核非武馆学员弟子不得观看。”

早料到杨剑锋这家伙和自己打招呼没好事,果不其然,叶晨也懒得和他说。

“哦,我记得武馆最近好像在找杂役。”

指了指门外张贴的招工启事,杨剑锋恍然大悟道:“你该不是来应征杂役吧?”

李洁此时也附和着笑起来:“原来是应征杂役,难怪穿着搭配这么恰当。哈哈!”

先前拦住叶晨的青年脸色一沉,警告道:“应征杂役只能走后门,你马上离开。”

武馆规矩,上下尊卑,杂役不得走正门。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