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8 11:46:16

张倩口中的老地方是一家名为“家乡菜”的小餐馆,没分手时,二人经常去那儿吃饭。

换做以前,张倩主动请客,陆谦早就屁颠屁颠滚过去,但如今看透这个女人,生不出半点一起用餐的兴趣。

吃完外卖,看着窗外天色渐暗,陆谦又有点不放心。

家乡菜位置比较偏僻,附近发生过几起抢劫事件,要是张倩真的一直等到餐馆打烊,一个人不安全。

唉,终究太心软!

默默叹口气,陆谦抓起外套离开宿舍。

到目的地时已是晚上七点半,隔着老远就看到张倩坐在一个靠窗位子。

见陆谦走进来,张倩心中窃喜。

果然被许璐说中了,他仍没彻底放下曾经的感情。

只要陆谦肯赴约,计划便成功一半。

“说吧,叫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

坐到张倩对面,陆谦懒得虚以委蛇,直截了当问道。

张倩避而不谈,笑着将菜单递过去:“我选了几样你最爱吃的菜,看看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不必了,我刚吃过晚饭。”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陆谦眯了眯眼,暗暗提高警惕,将菜单推到一旁。

“再陪我吃点嘛,等你等到现在,人家肚子都快饿扁了。”张倩揉了揉肚子故作可爱。

听到张倩对自己撒娇,声音嗲里嗲气,陆谦只觉得做作。

“吃饭就算了,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搞不清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陆谦索性起身作势要走。

“等一下!”张倩急忙将他喊住:“你就不想知道我和陈烨的事?”

陆谦一怔,顿时怒火攻心:“你特地把我叫过来,就是想说这个?!”

“别生气,你先听我说,我是有苦衷的!”张倩咬了咬牙,面带羞愧低下头:“我承认是贪图陈烨的钱,才和他在一起。”

“呵呵,我还以为你会说你们是真爱。”

冷笑的同时,陆谦疑惑不解,不明白张倩为何突然如此坦诚,这不像她的行事风格。

“不是我爱慕虚荣,是我弟弟的女朋友怀孕了,女方家长同意他们结婚,但要求三十万彩礼钱,我爸妈出不起,又急着抱孙子,我这个做姐姐的不能坐视不理,所以才……”

张倩渐渐入戏,眼圈微微泛红,说得情真意切。

她有个弟弟陆谦是知道的,上学期见过一次,像个二流子,确实做得出先上车后补票的事。

“既然你选择和陈烨在一起,现在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不管张倩说的是真是假,出轨是事实,陆谦无法接受她的背叛。

“家里东拼西凑借了二十万,加上陈烨给的几万,彩礼钱基本够了,我想和他分手,你能重新接纳我吗?”

张倩可怜兮兮的样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对男人极具杀伤力。

可惜陆谦吃一堑长一智,早已产生免疫力,不吃这一套。

“你肚子里怀着陈烨的种,让我做接盘侠?”

陆谦被气笑了,真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傻子,被你耍得团团转。

“孩子我已经打掉了,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张倩瘪瘪嘴:“你要是心存芥蒂,大不了我把钱还给陈烨。”

“那你弟弟的彩礼钱怎么办?再去坑其他男人?”陆谦冷笑不止。

知人知面不知心,要不是上次用小号在群里捐款,他还真不敢相信张倩可以为了钱毫无底线。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张倩泫然欲泣,声音带着哽咽:“在你心里,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没错,你就是那么随便!

陆谦腹诽不已。

看到一个有钱的异性,不管认不认识就加微信,想方设法拨撩色诱对方。

即便真的是为了给弟弟凑彩礼钱,这种女人也只能避而远之。

张倩不知道“跳舞的猪”是陆谦的小号,仍在卖力表演,使出浑身解数卖萌装可怜。

“我家家境贫穷,如果和你家一样拆迁,有几百万赔偿款,也不至于为了钱糟践自己。”

看出陆谦情绪趋于平和,不像刚开始那般抵触,张倩以为有戏,小心翼翼试探一句。

闻言,陆谦挑了挑眉,兜兜转转老半天,原来是为了这事儿。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拆迁赔偿款是你父母的血汗钱,不要胡乱花钱。”张倩很“好心”的说道。

“以前你可不会这么设身处地为我着想。”

陆谦似笑非笑,张倩表现得越反常,越说明有问题。

“经历这么多事,我也成熟了许多,想法自然有所变化。”张倩略显尴尬,把话题拉回来:“咱们和好吧,我保证以后一心一意对你!”

看她情深义重的样子,陆谦脑筋一转,当即笑道:“行啊,前提是你必须和陈烨划清界限,把钱还给他,不过这样一来,你弟弟的彩礼钱估计就不够了。”

张倩顿时大喜过望,急忙说道:“不是还有你吗,向你爸妈借几万块,就当是提前给我家的聘礼,等以后咱们结婚了,再以嫁妆的形式还回去,你看怎样?”

听到“结婚”二字,陆谦心头一热,旋即被冰冷覆盖。

曾几何时,自己多么渴望早日毕业,和张倩组建一个小家庭。

可如今……

“陆谦,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不还钱,到时候我整个人都是你的,区区几万块算得了什么。”张倩厚着脸皮说道。

这话差点把陆谦给恶心吐了,摊开手一脸无能为力:“几万块是不多,但你说得太迟了,我家的赔偿款已经用于买房和还债。”

“除了买房还债,剩下的呢?”张倩睁大眼睛追问。

“剩下的当然慢慢还咯。”陆谦理直气壮说道:“我是独生子,还钱的担子肯定落到我肩上,原本还担心压力太大,现在好了,有你陪我一起承担,真是太谢谢你了倩倩!”

张倩顷刻间懵逼。

老娘是来捞油水的,鬼才愿意帮你承担债务!

呆愣许久,她才木然开口:“你的意思是,你家现在没钱了,还欠着一屁股债?”

“是啊。”陆谦点点头:“家里给我的一万零花钱也花得七七八八,还有校园贷和借呗要还,好在咱们重归于好,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伙食费得靠你了。”

说话的同时,陆谦打开借呗,上面显示还有好几千未还。

张倩嘴角狠狠抽搐几下,有种暴揍他一顿的冲动。

费心费力花了这么长时间,结果白忙活一场,早知如此,就不该听许璐的建议。

“怎么不说话呀倩倩,刚才在电话里你不是说,接下来轮到你请我吃饭,我要求不高,一日三餐管饱就行。”

看她处于爆发边缘,陆谦火上浇油,心里乐得不要不要的。

张倩的脸乌黑一片,仿佛笼罩着厚厚一层乌云。

无法理解,身为一个四肢健全的男人,谁给他的勇气,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竟然好意思让一个女人养你,我就算瞎了也看不上你这废物!”

狠狠臭骂一句,张倩怒不可遏拎包走人。

第11章 重归于好?

张倩口中的老地方是一家名为“家乡菜”的小餐馆,没分手时,二人经常去那儿吃饭。

换做以前,张倩主动请客,陆谦早就屁颠屁颠滚过去,但如今看透这个女人,生不出半点一起用餐的兴趣。

吃完外卖,看着窗外天色渐暗,陆谦又有点不放心。

家乡菜位置比较偏僻,附近发生过几起抢劫事件,要是张倩真的一直等到餐馆打烊,一个人不安全。

唉,终究太心软!

默默叹口气,陆谦抓起外套离开宿舍。

到目的地时已是晚上七点半,隔着老远就看到张倩坐在一个靠窗位子。

见陆谦走进来,张倩心中窃喜。

果然被许璐说中了,他仍没彻底放下曾经的感情。

只要陆谦肯赴约,计划便成功一半。

“说吧,叫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

坐到张倩对面,陆谦懒得虚以委蛇,直截了当问道。

张倩避而不谈,笑着将菜单递过去:“我选了几样你最爱吃的菜,看看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不必了,我刚吃过晚饭。”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陆谦眯了眯眼,暗暗提高警惕,将菜单推到一旁。

“再陪我吃点嘛,等你等到现在,人家肚子都快饿扁了。”张倩揉了揉肚子故作可爱。

听到张倩对自己撒娇,声音嗲里嗲气,陆谦只觉得做作。

“吃饭就算了,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搞不清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陆谦索性起身作势要走。

“等一下!”张倩急忙将他喊住:“你就不想知道我和陈烨的事?”

陆谦一怔,顿时怒火攻心:“你特地把我叫过来,就是想说这个?!”

“别生气,你先听我说,我是有苦衷的!”张倩咬了咬牙,面带羞愧低下头:“我承认是贪图陈烨的钱,才和他在一起。”

“呵呵,我还以为你会说你们是真爱。”

冷笑的同时,陆谦疑惑不解,不明白张倩为何突然如此坦诚,这不像她的行事风格。

“不是我爱慕虚荣,是我弟弟的女朋友怀孕了,女方家长同意他们结婚,但要求三十万彩礼钱,我爸妈出不起,又急着抱孙子,我这个做姐姐的不能坐视不理,所以才……”

张倩渐渐入戏,眼圈微微泛红,说得情真意切。

她有个弟弟陆谦是知道的,上学期见过一次,像个二流子,确实做得出先上车后补票的事。

“既然你选择和陈烨在一起,现在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不管张倩说的是真是假,出轨是事实,陆谦无法接受她的背叛。

“家里东拼西凑借了二十万,加上陈烨给的几万,彩礼钱基本够了,我想和他分手,你能重新接纳我吗?”

张倩可怜兮兮的样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对男人极具杀伤力。

可惜陆谦吃一堑长一智,早已产生免疫力,不吃这一套。

“你肚子里怀着陈烨的种,让我做接盘侠?”

陆谦被气笑了,真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傻子,被你耍得团团转。

“孩子我已经打掉了,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张倩瘪瘪嘴:“你要是心存芥蒂,大不了我把钱还给陈烨。”

“那你弟弟的彩礼钱怎么办?再去坑其他男人?”陆谦冷笑不止。

知人知面不知心,要不是上次用小号在群里捐款,他还真不敢相信张倩可以为了钱毫无底线。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张倩泫然欲泣,声音带着哽咽:“在你心里,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没错,你就是那么随便!

陆谦腹诽不已。

看到一个有钱的异性,不管认不认识就加微信,想方设法拨撩色诱对方。

即便真的是为了给弟弟凑彩礼钱,这种女人也只能避而远之。

张倩不知道“跳舞的猪”是陆谦的小号,仍在卖力表演,使出浑身解数卖萌装可怜。

“我家家境贫穷,如果和你家一样拆迁,有几百万赔偿款,也不至于为了钱糟践自己。”

看出陆谦情绪趋于平和,不像刚开始那般抵触,张倩以为有戏,小心翼翼试探一句。

闻言,陆谦挑了挑眉,兜兜转转老半天,原来是为了这事儿。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拆迁赔偿款是你父母的血汗钱,不要胡乱花钱。”张倩很“好心”的说道。

“以前你可不会这么设身处地为我着想。”

陆谦似笑非笑,张倩表现得越反常,越说明有问题。

“经历这么多事,我也成熟了许多,想法自然有所变化。”张倩略显尴尬,把话题拉回来:“咱们和好吧,我保证以后一心一意对你!”

看她情深义重的样子,陆谦脑筋一转,当即笑道:“行啊,前提是你必须和陈烨划清界限,把钱还给他,不过这样一来,你弟弟的彩礼钱估计就不够了。”

张倩顿时大喜过望,急忙说道:“不是还有你吗,向你爸妈借几万块,就当是提前给我家的聘礼,等以后咱们结婚了,再以嫁妆的形式还回去,你看怎样?”

听到“结婚”二字,陆谦心头一热,旋即被冰冷覆盖。

曾几何时,自己多么渴望早日毕业,和张倩组建一个小家庭。

可如今……

“陆谦,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不还钱,到时候我整个人都是你的,区区几万块算得了什么。”张倩厚着脸皮说道。

这话差点把陆谦给恶心吐了,摊开手一脸无能为力:“几万块是不多,但你说得太迟了,我家的赔偿款已经用于买房和还债。”

“除了买房还债,剩下的呢?”张倩睁大眼睛追问。

“剩下的当然慢慢还咯。”陆谦理直气壮说道:“我是独生子,还钱的担子肯定落到我肩上,原本还担心压力太大,现在好了,有你陪我一起承担,真是太谢谢你了倩倩!”

张倩顷刻间懵逼。

老娘是来捞油水的,鬼才愿意帮你承担债务!

呆愣许久,她才木然开口:“你的意思是,你家现在没钱了,还欠着一屁股债?”

“是啊。”陆谦点点头:“家里给我的一万零花钱也花得七七八八,还有校园贷和借呗要还,好在咱们重归于好,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伙食费得靠你了。”

说话的同时,陆谦打开借呗,上面显示还有好几千未还。

张倩嘴角狠狠抽搐几下,有种暴揍他一顿的冲动。

费心费力花了这么长时间,结果白忙活一场,早知如此,就不该听许璐的建议。

“怎么不说话呀倩倩,刚才在电话里你不是说,接下来轮到你请我吃饭,我要求不高,一日三餐管饱就行。”

看她处于爆发边缘,陆谦火上浇油,心里乐得不要不要的。

张倩的脸乌黑一片,仿佛笼罩着厚厚一层乌云。

无法理解,身为一个四肢健全的男人,谁给他的勇气,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竟然好意思让一个女人养你,我就算瞎了也看不上你这废物!”

狠狠臭骂一句,张倩怒不可遏拎包走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