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1 11:10:48

“什么,他就是那个新股东?”

沈子衿瞬间惊呆。

拥有万嘉餐饮百分之六股份,身家至少近亿,还只是保守估计。

这样一个富豪,送两百礼金,真亏他拿得出手。

要不是亲眼所见,沈子衿怎么都不敢相信。

“你和陆谦同校,有机会的话和他多接触接触,但也不要太刻意。”

沈国豪对陆谦的整体感观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有点抠门,但不是什么大毛病。

“知道了。”沈子衿脸色一阵变幻。

与此同时,陆谦乘车返回东海大学,准备和三个好基友说一下组建公司的事。

既然手头缺人,完全可以把他们仨拉进来,先把草台班子搭起来再说。

推开门,宿舍里只有林浩和陈程两人,陆谦随口问道:“老张呢,上哪儿潇洒去了?”

“被王瑶叫走了,好像有什么急事。”陈程盯着电脑屏幕,头也不回说道。

想了想,陆谦决定等张鹏回来一起说,省得待会儿又要重复一遍。

打开二手交易APP,昨晚上架的商品果然已经卖出去大半。

陆谦皱了皱眉,一开始那位神秘买家来者不拒,不管什么二手货都收。

几次交易后,似乎变得挑剔了,有选择性的购买,更偏爱电子产品和旧书,二手服装现在卖不出去了。

想到仓库里堆积的几百件二手衣服,还得花钱雇人清理,陆谦伤神的揉揉太阳穴。

等到将近十点钟,张鹏才面带忧色归来。

“可算是回来了,有烦心事?”

见他心事重重的样子,陆谦摸了摸下巴,难不成和王瑶吹了?

“你咋知道的?”张鹏略显惊讶,长长叹了口气:“刚才瑶瑶跟我说,王楚楚母亲被诊断出胃癌早期,在市医院住院,正四处借钱,问我有没有办法帮一把。”

“胃癌?这么倒霉!”林浩一下子叫起来。

对普通家庭来说,患癌症无异于判死刑。

早期及时治疗或许能治愈,但庞大的医疗费也足以压垮一个家庭。

结局往往是钱花了,人没救回来,人财两空还负债累累。

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陆谦也心头一沉,不禁有些同情王楚楚。

虽然上次联谊闹得不太愉快,但遇到这样不幸的事,正常人都会心生同情。

“我倒是想帮,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手术费加后期治疗差不多要三十万。”张鹏一脸无奈。

他自己没收入,父母也只是工薪阶层,虽说认识一些富二代,但都只是泛泛之交。

王瑶向他求助,主要就是看中他在学校的人脉,可惜还是高估了张鹏的能力。

“如果没存款,要凑三十万可不容易,估计只能卖房子了。”陈程耸肩说道。

张鹏摇头苦笑:“我问过瑶瑶,王楚楚是单亲家庭,除了老家一套破宅子,没其他资产,更别提存款了。”

“额……那就麻烦了。”

陈程挠挠头,有些伤脑筋。

“我过去的时候,王楚楚情绪已经崩溃,她说只要谁肯借她三十万,让她做什么都愿意,就算是被包养也心甘情愿。”

张鹏说完,众人陷入沉默。

如果没有哪个好心人伸出援手,或许王楚楚真的会走上这条路。

对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女生来说,这是来钱最快的途径。

“说实话,我之前挺讨厌王楚楚,但现在很佩服她。”林浩由衷说道。

愿意为母亲做这么大牺牲,可见她是个孝女。

百善孝为先,即便有其他缺点,也瑕不掩瑜。

沉默半晌,陆谦沉声道:“不管怎么说,毕竟相识一场,我们买点礼物去医院探望一下吧。”

“这是应该的。”张鹏点点头。

问清楚病房号,第二天一早,四人凑了三百块,买了水果牛奶,以及一些生活日用品送去医院。

病人住院,家属肯定要陪同左右,脸盆毛巾之类的都能用得上。

到病房门口时,恰好听到王楚楚陪王母聊天。

“妈,你放心治病,医药费马上就有着落了。”

王楚楚尽量让自己笑得灿烂一些,不希望母亲因为钱放弃治疗,握着就诊卡的手却抖了抖。

预交的两万医药费已经见底,不出意外的话,今晚护士就会来催缴。

“楚楚,你不要糊弄妈妈了,就咱家这情况,哪个亲戚愿意借钱给咱们。”

病床上的王母脸色略微苍白,常年劳累使得年仅四十出头的她,看上去几乎年逾半百。

“真的没骗你,同学帮我介绍了一份工作,老板愿意提前预支五年工资给我。”

听到王楚楚这么说,站在门口的陆谦满头黑线。

如此幼稚的谎话连三岁小孩都骗不了,更别说饱经沧桑阅历丰富的成年人。

果不其然,王母一眼便看穿:“妈打工二十多年,见过各色各样的老板,哪个老板有你说的那么好心。”

王楚楚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圆谎。

幸好张鹏敲了敲门,把王母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阿姨您好,我们是楚楚的同学。”

张鹏说着,将牛奶和水果放到地上,陆谦三人落后两步,拎着生活用品紧随其后走进病房。

“谢谢你们来看望我妈。”

见他们手提大袋小袋,王楚楚很是感激,环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陆谦身上。

想起那个帖子,王楚楚脸上的感激之色顿时变淡,轻哼一声转过身。

陆谦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眼神稍显无奈。

看样子,短时间内很难摆脱“渣男”的人设,除非说出真相。

从张鹏口中,陆谦得知王楚楚幼年的遭遇,父亲她很小的时候就抛弃妻女,典型的渣男一个。

受此影响,她比王瑶她们更加厌恶渣男,会有这种反应不难理解。

“楚楚,不能没礼貌,快请同学们坐下。”

刚说完,王母旋即苦笑,病房不是自己家,哪里有椅子。

“没关系阿姨,我们站着就行。”张鹏连忙说道。

“实在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大老远赶过来,不会耽误课程吧?”

看着四人风尘仆仆的样子,王母很是过意不去。

东海大学距离市医院不近,大约一个小时车程,提这么多东西挤公交,可想而知有多不容易。

“不会不会。”

张鹏干笑两声,逃课早已成家常便饭,就算不来医院,估计也窝在宿舍。

众人寒暄一会儿,王楚楚的舍友也前来探望,看到一堆生活用品,顿时愣了一下。

“没看出来,你们几个大男生心思挺细腻的嘛,我还想着要不要带一些生活用品过来。”王瑶语气颇为惊讶说道。

“是老陆的主意,来的时候顺手就买了。”张鹏随口解释一句。

王瑶瞥了陆谦一眼,对他依然没有好脸色。

知道自己不受欢迎,陆谦也不想留下受白眼,找了个理由退出病房,来到门诊大厅缴费处……

第14章 癌症

“什么,他就是那个新股东?”

沈子衿瞬间惊呆。

拥有万嘉餐饮百分之六股份,身家至少近亿,还只是保守估计。

这样一个富豪,送两百礼金,真亏他拿得出手。

要不是亲眼所见,沈子衿怎么都不敢相信。

“你和陆谦同校,有机会的话和他多接触接触,但也不要太刻意。”

沈国豪对陆谦的整体感观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有点抠门,但不是什么大毛病。

“知道了。”沈子衿脸色一阵变幻。

与此同时,陆谦乘车返回东海大学,准备和三个好基友说一下组建公司的事。

既然手头缺人,完全可以把他们仨拉进来,先把草台班子搭起来再说。

推开门,宿舍里只有林浩和陈程两人,陆谦随口问道:“老张呢,上哪儿潇洒去了?”

“被王瑶叫走了,好像有什么急事。”陈程盯着电脑屏幕,头也不回说道。

想了想,陆谦决定等张鹏回来一起说,省得待会儿又要重复一遍。

打开二手交易APP,昨晚上架的商品果然已经卖出去大半。

陆谦皱了皱眉,一开始那位神秘买家来者不拒,不管什么二手货都收。

几次交易后,似乎变得挑剔了,有选择性的购买,更偏爱电子产品和旧书,二手服装现在卖不出去了。

想到仓库里堆积的几百件二手衣服,还得花钱雇人清理,陆谦伤神的揉揉太阳穴。

等到将近十点钟,张鹏才面带忧色归来。

“可算是回来了,有烦心事?”

见他心事重重的样子,陆谦摸了摸下巴,难不成和王瑶吹了?

“你咋知道的?”张鹏略显惊讶,长长叹了口气:“刚才瑶瑶跟我说,王楚楚母亲被诊断出胃癌早期,在市医院住院,正四处借钱,问我有没有办法帮一把。”

“胃癌?这么倒霉!”林浩一下子叫起来。

对普通家庭来说,患癌症无异于判死刑。

早期及时治疗或许能治愈,但庞大的医疗费也足以压垮一个家庭。

结局往往是钱花了,人没救回来,人财两空还负债累累。

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陆谦也心头一沉,不禁有些同情王楚楚。

虽然上次联谊闹得不太愉快,但遇到这样不幸的事,正常人都会心生同情。

“我倒是想帮,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手术费加后期治疗差不多要三十万。”张鹏一脸无奈。

他自己没收入,父母也只是工薪阶层,虽说认识一些富二代,但都只是泛泛之交。

王瑶向他求助,主要就是看中他在学校的人脉,可惜还是高估了张鹏的能力。

“如果没存款,要凑三十万可不容易,估计只能卖房子了。”陈程耸肩说道。

张鹏摇头苦笑:“我问过瑶瑶,王楚楚是单亲家庭,除了老家一套破宅子,没其他资产,更别提存款了。”

“额……那就麻烦了。”

陈程挠挠头,有些伤脑筋。

“我过去的时候,王楚楚情绪已经崩溃,她说只要谁肯借她三十万,让她做什么都愿意,就算是被包养也心甘情愿。”

张鹏说完,众人陷入沉默。

如果没有哪个好心人伸出援手,或许王楚楚真的会走上这条路。

对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女生来说,这是来钱最快的途径。

“说实话,我之前挺讨厌王楚楚,但现在很佩服她。”林浩由衷说道。

愿意为母亲做这么大牺牲,可见她是个孝女。

百善孝为先,即便有其他缺点,也瑕不掩瑜。

沉默半晌,陆谦沉声道:“不管怎么说,毕竟相识一场,我们买点礼物去医院探望一下吧。”

“这是应该的。”张鹏点点头。

问清楚病房号,第二天一早,四人凑了三百块,买了水果牛奶,以及一些生活日用品送去医院。

病人住院,家属肯定要陪同左右,脸盆毛巾之类的都能用得上。

到病房门口时,恰好听到王楚楚陪王母聊天。

“妈,你放心治病,医药费马上就有着落了。”

王楚楚尽量让自己笑得灿烂一些,不希望母亲因为钱放弃治疗,握着就诊卡的手却抖了抖。

预交的两万医药费已经见底,不出意外的话,今晚护士就会来催缴。

“楚楚,你不要糊弄妈妈了,就咱家这情况,哪个亲戚愿意借钱给咱们。”

病床上的王母脸色略微苍白,常年劳累使得年仅四十出头的她,看上去几乎年逾半百。

“真的没骗你,同学帮我介绍了一份工作,老板愿意提前预支五年工资给我。”

听到王楚楚这么说,站在门口的陆谦满头黑线。

如此幼稚的谎话连三岁小孩都骗不了,更别说饱经沧桑阅历丰富的成年人。

果不其然,王母一眼便看穿:“妈打工二十多年,见过各色各样的老板,哪个老板有你说的那么好心。”

王楚楚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圆谎。

幸好张鹏敲了敲门,把王母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阿姨您好,我们是楚楚的同学。”

张鹏说着,将牛奶和水果放到地上,陆谦三人落后两步,拎着生活用品紧随其后走进病房。

“谢谢你们来看望我妈。”

见他们手提大袋小袋,王楚楚很是感激,环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陆谦身上。

想起那个帖子,王楚楚脸上的感激之色顿时变淡,轻哼一声转过身。

陆谦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眼神稍显无奈。

看样子,短时间内很难摆脱“渣男”的人设,除非说出真相。

从张鹏口中,陆谦得知王楚楚幼年的遭遇,父亲她很小的时候就抛弃妻女,典型的渣男一个。

受此影响,她比王瑶她们更加厌恶渣男,会有这种反应不难理解。

“楚楚,不能没礼貌,快请同学们坐下。”

刚说完,王母旋即苦笑,病房不是自己家,哪里有椅子。

“没关系阿姨,我们站着就行。”张鹏连忙说道。

“实在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大老远赶过来,不会耽误课程吧?”

看着四人风尘仆仆的样子,王母很是过意不去。

东海大学距离市医院不近,大约一个小时车程,提这么多东西挤公交,可想而知有多不容易。

“不会不会。”

张鹏干笑两声,逃课早已成家常便饭,就算不来医院,估计也窝在宿舍。

众人寒暄一会儿,王楚楚的舍友也前来探望,看到一堆生活用品,顿时愣了一下。

“没看出来,你们几个大男生心思挺细腻的嘛,我还想着要不要带一些生活用品过来。”王瑶语气颇为惊讶说道。

“是老陆的主意,来的时候顺手就买了。”张鹏随口解释一句。

王瑶瞥了陆谦一眼,对他依然没有好脸色。

知道自己不受欢迎,陆谦也不想留下受白眼,找了个理由退出病房,来到门诊大厅缴费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