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7 17:21:23

陆谦不是没买过家电,随便讲讲价,少说打个九五折,遇到促销折扣更多,交易额达到某些标准还赠送小礼品。

本以为凭赵秋凤的面子,再加上一次性购买几千台,不奢求八折,八五折应该问题不大,谁知道是这么个结果。

“陆先生说笑了,老板说的就是九八折。”女营业员给出极其肯定的答复。

陆谦怒极而笑,要不是这家店老板是赵秋凤的舅舅,现在他已经拍屁股走人。

九八折还不如不打折,上千万都掏的出来,差那仨瓜俩枣?

“给你们方老板打个电话,我要和他面谈。”

压住心中的不爽,陆谦决定给方正国最后一次机会。

万一将来林浩和赵秋凤走到一起,大家勉强算是自己人,就当是给林浩面子。

女营业员不太情愿的走向座机,嘴里碎碎念叨:“不就是老板外甥女的同学,神气什么,一点折扣磨叽半天。”

陆谦听力不错,大致听出她在嘀咕什么,心中冷笑不已。

这笔生意要是谈成了,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交易额,也比你半年的工资多得多。

等她打完电话,陆谦抬了抬眼皮问道:“方老板怎么说?”

女营业员如实道:“老板说有紧急的事要处理,让你在店里稍等一会儿。”

这一稍等就是一个小时,陆谦看了眼时间,最后一丝耐心耗光。

先不说方正国没现身,饮水机放在不远处,等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一个营业员倒杯水,就这服务态度,有没有售后保障都难说。

“不是我不照顾你生意,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

陆谦冷冷一笑,不再多费口舌,直接走出天翔电器城。

不一会儿,方正国拿着车钥匙走进店里,随口问道:“小许,我外甥女的同学呢?”

“刚走不久,对您给的折扣不满意,什么都没买,您不是说不用太在意他,我就没挽留。”女营业员小心翼翼回答。

“走就走吧,买几台电视还要我亲自过来,打扰我打牌,那点利润还不够我输两局。”方正国一脸晦气,抓起车钥匙继续回去翻盘。

与此同时,陆谦走进一家商场,准备买几套名牌服饰充门面。

简单思考了一下,如果换一身成功人士的打扮,天翔电器城的营业员估计不敢这样怠慢他。

谈上千万的生意,确实不该穿得如此随意,给人一种不正式的感觉,无法获取对方信任。

商场二楼统一用于出售服装,陆谦随意选了一家男式西装店。

美女导购员素质不错,没有因为他穿着朴素而爱理不理,更没有出现冷嘲热讽之类的狗血桥段。

注意到陆谦盯着其中一件衣服看了许久,导购员主动为他讲解:“先生好眼光,这件西服是由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乔治丹尼尔先生亲手设计,结合人体工程学,在每一处细节做到尽善尽美,美观得体的同时不失舒适度,档次不是普通西服能比的,本店只此一套。”

听导购员吹嘘,陆谦不禁暗自嘀咕,估计遇到每个客人都是这番说辞,其实全是废话。

价格摆在那儿,五万块的西服能不高档吗?

衣服合不合身只有穿过才知道,陆谦试了试,发现穿在身上挺舒服。

这时,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走过来,对女导购说道:“同款式的给我拿一件。”

“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最后一套,要不您看看别的款?”女导购推荐旁边的一套西服:“这款和那款非常相近,同样出自丹尼尔先生之手。”

“我不管什么丹尼尔不丹尼尔,我就要那一款。”中年胖子一脸固执说道。

女导购很为难,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没关系,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这位大哥喜欢,我换一套也无妨。”

本着以人为善的精神,陆谦准备将衣服脱下来,店里还有几十款,不缺这一件。

女导购眼神充满感激,如果每个顾客都这么善解人意,生意就好做多了。

“这还差不多,买不起就别浪费大家时间。”

中年胖子非但没有表示感谢,反而一副理所应当的态度,一双绿豆眼上下打量,确定陆谦不是什么有钱人。

穿着低调的富豪见过不少,但没见过哪个有钱人明目张胆的穿山寨货。

没错,陆谦脚上穿了一双adadisi(阿达迪斯)运动鞋,裤子印着HIKE四个英文字母!

还真别说,和NIKE(耐克)非常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差别。

正当陆谦恼火之际,一个身穿丝袜短裙,脚踩高跟的女子走进西装店。

女子进门没几步,陆谦一眼认出,正是张倩的另一个舍友孙雨菲!

只不过相较于许璐,孙雨菲和张倩关系一般,陆谦和她也不算很熟。

迎着群狼炽热的目光,孙雨菲亲昵的搂住中年人胳膊:“爸爸,衣服挑好了吗?”

听到这声称呼,陆谦心头一动,下意识认定是她在外面找的干爹,心中一片唏嘘。

如今的高校充满乌烟瘴气,早已不是纯洁的学术圣地。

“挑好了,就他身上这件,我穿起来肯定合身。”胖子指了指陆谦说道。

性感的女人总是容易吸引周边注意力,孙雨菲很享受成为焦点的感觉,露出妩媚笑容。

“这不是陆谦同学吗,你不去收废品,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他是你同学?”胖子顿时一怔。

“是呀,我同班同学,整个工商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破烂王。”

孙雨菲声音不小,几乎整个西装店都听得一清二楚。

居然是个收破烂的,不少人看向陆谦的眼神立马转变,透着一股鄙夷。

“收废品怎么了,我吃你家大米了?”

陆谦不以为然,自己心中无愧,何必在乎外人的眼光。

“那倒没有,不过看在同班三年的份上,我得提醒你,这里的西装你连一条袖子都买不起,一不小心划破一个洞,把你卖了也不够赔!”

孙雨菲长得很漂亮,为人和长相恰恰相反,说话十分刻薄。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陆谦没好气说道。

“少啰嗦,快点脱下来给我试试。”胖子催了一声。

“本来是想让给你,现在我反悔了。”陆谦淡淡笑道。

“你一个收破烂的买得起几万块的西服?”

“我要是买得起呢?”

“那我向你道歉总行了吧?”

“道歉多没意思,我买下这套西服,你在这买十套衣服,怎么样?”

“这……”胖子犹豫不决。

这里的衣服每一件都价格不菲,挑十套最便宜的恐怕也要十来万,严重超出预算。

“爸答应他。”孙雨菲在一旁怂恿:“捡破烂一年不吃不喝都攒不到五万块,肯定是虚张声势。”

看了看那双阿达迪斯山寨鞋,胖子觉得她言之有理,朝陆谦点点头:“一言为定,不过你要是掏不出五万块,那又如何?”

“我给孙雨菲当一年奴才,一年内任凭她使唤。”陆谦掷地有声道。

“这可是你说的,在场所有人皆可作证,我倒想知道,你用什么付账。”孙雨菲断定陆谦拿不出五万块,等着看他笑话。

“不急,我又没说只买这一套,难得抽空逛一次服装店,当然要多买几件,省得下次麻烦。”陆谦随口说着,继续慢悠悠的挑选西服。

“装什么大头蒜,看你能拖到什么时候。”

胖子胜券在握,也在店里慢悠悠闲逛。

又试了两套西装,都比较合身,陆谦决定一起买下来。

见他走向收银台准备付款,孙雨菲全神贯注盯着,甚至拿出手机,准备拍下陆谦丢脸的一幕。

第25章 西装店偶遇 改名《先赚一个小目标》

陆谦不是没买过家电,随便讲讲价,少说打个九五折,遇到促销折扣更多,交易额达到某些标准还赠送小礼品。

本以为凭赵秋凤的面子,再加上一次性购买几千台,不奢求八折,八五折应该问题不大,谁知道是这么个结果。

“陆先生说笑了,老板说的就是九八折。”女营业员给出极其肯定的答复。

陆谦怒极而笑,要不是这家店老板是赵秋凤的舅舅,现在他已经拍屁股走人。

九八折还不如不打折,上千万都掏的出来,差那仨瓜俩枣?

“给你们方老板打个电话,我要和他面谈。”

压住心中的不爽,陆谦决定给方正国最后一次机会。

万一将来林浩和赵秋凤走到一起,大家勉强算是自己人,就当是给林浩面子。

女营业员不太情愿的走向座机,嘴里碎碎念叨:“不就是老板外甥女的同学,神气什么,一点折扣磨叽半天。”

陆谦听力不错,大致听出她在嘀咕什么,心中冷笑不已。

这笔生意要是谈成了,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交易额,也比你半年的工资多得多。

等她打完电话,陆谦抬了抬眼皮问道:“方老板怎么说?”

女营业员如实道:“老板说有紧急的事要处理,让你在店里稍等一会儿。”

这一稍等就是一个小时,陆谦看了眼时间,最后一丝耐心耗光。

先不说方正国没现身,饮水机放在不远处,等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一个营业员倒杯水,就这服务态度,有没有售后保障都难说。

“不是我不照顾你生意,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

陆谦冷冷一笑,不再多费口舌,直接走出天翔电器城。

不一会儿,方正国拿着车钥匙走进店里,随口问道:“小许,我外甥女的同学呢?”

“刚走不久,对您给的折扣不满意,什么都没买,您不是说不用太在意他,我就没挽留。”女营业员小心翼翼回答。

“走就走吧,买几台电视还要我亲自过来,打扰我打牌,那点利润还不够我输两局。”方正国一脸晦气,抓起车钥匙继续回去翻盘。

与此同时,陆谦走进一家商场,准备买几套名牌服饰充门面。

简单思考了一下,如果换一身成功人士的打扮,天翔电器城的营业员估计不敢这样怠慢他。

谈上千万的生意,确实不该穿得如此随意,给人一种不正式的感觉,无法获取对方信任。

商场二楼统一用于出售服装,陆谦随意选了一家男式西装店。

美女导购员素质不错,没有因为他穿着朴素而爱理不理,更没有出现冷嘲热讽之类的狗血桥段。

注意到陆谦盯着其中一件衣服看了许久,导购员主动为他讲解:“先生好眼光,这件西服是由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乔治丹尼尔先生亲手设计,结合人体工程学,在每一处细节做到尽善尽美,美观得体的同时不失舒适度,档次不是普通西服能比的,本店只此一套。”

听导购员吹嘘,陆谦不禁暗自嘀咕,估计遇到每个客人都是这番说辞,其实全是废话。

价格摆在那儿,五万块的西服能不高档吗?

衣服合不合身只有穿过才知道,陆谦试了试,发现穿在身上挺舒服。

这时,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走过来,对女导购说道:“同款式的给我拿一件。”

“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最后一套,要不您看看别的款?”女导购推荐旁边的一套西服:“这款和那款非常相近,同样出自丹尼尔先生之手。”

“我不管什么丹尼尔不丹尼尔,我就要那一款。”中年胖子一脸固执说道。

女导购很为难,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没关系,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这位大哥喜欢,我换一套也无妨。”

本着以人为善的精神,陆谦准备将衣服脱下来,店里还有几十款,不缺这一件。

女导购眼神充满感激,如果每个顾客都这么善解人意,生意就好做多了。

“这还差不多,买不起就别浪费大家时间。”

中年胖子非但没有表示感谢,反而一副理所应当的态度,一双绿豆眼上下打量,确定陆谦不是什么有钱人。

穿着低调的富豪见过不少,但没见过哪个有钱人明目张胆的穿山寨货。

没错,陆谦脚上穿了一双adadisi(阿达迪斯)运动鞋,裤子印着HIKE四个英文字母!

还真别说,和NIKE(耐克)非常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差别。

正当陆谦恼火之际,一个身穿丝袜短裙,脚踩高跟的女子走进西装店。

女子进门没几步,陆谦一眼认出,正是张倩的另一个舍友孙雨菲!

只不过相较于许璐,孙雨菲和张倩关系一般,陆谦和她也不算很熟。

迎着群狼炽热的目光,孙雨菲亲昵的搂住中年人胳膊:“爸爸,衣服挑好了吗?”

听到这声称呼,陆谦心头一动,下意识认定是她在外面找的干爹,心中一片唏嘘。

如今的高校充满乌烟瘴气,早已不是纯洁的学术圣地。

“挑好了,就他身上这件,我穿起来肯定合身。”胖子指了指陆谦说道。

性感的女人总是容易吸引周边注意力,孙雨菲很享受成为焦点的感觉,露出妩媚笑容。

“这不是陆谦同学吗,你不去收废品,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他是你同学?”胖子顿时一怔。

“是呀,我同班同学,整个工商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破烂王。”

孙雨菲声音不小,几乎整个西装店都听得一清二楚。

居然是个收破烂的,不少人看向陆谦的眼神立马转变,透着一股鄙夷。

“收废品怎么了,我吃你家大米了?”

陆谦不以为然,自己心中无愧,何必在乎外人的眼光。

“那倒没有,不过看在同班三年的份上,我得提醒你,这里的西装你连一条袖子都买不起,一不小心划破一个洞,把你卖了也不够赔!”

孙雨菲长得很漂亮,为人和长相恰恰相反,说话十分刻薄。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陆谦没好气说道。

“少啰嗦,快点脱下来给我试试。”胖子催了一声。

“本来是想让给你,现在我反悔了。”陆谦淡淡笑道。

“你一个收破烂的买得起几万块的西服?”

“我要是买得起呢?”

“那我向你道歉总行了吧?”

“道歉多没意思,我买下这套西服,你在这买十套衣服,怎么样?”

“这……”胖子犹豫不决。

这里的衣服每一件都价格不菲,挑十套最便宜的恐怕也要十来万,严重超出预算。

“爸答应他。”孙雨菲在一旁怂恿:“捡破烂一年不吃不喝都攒不到五万块,肯定是虚张声势。”

看了看那双阿达迪斯山寨鞋,胖子觉得她言之有理,朝陆谦点点头:“一言为定,不过你要是掏不出五万块,那又如何?”

“我给孙雨菲当一年奴才,一年内任凭她使唤。”陆谦掷地有声道。

“这可是你说的,在场所有人皆可作证,我倒想知道,你用什么付账。”孙雨菲断定陆谦拿不出五万块,等着看他笑话。

“不急,我又没说只买这一套,难得抽空逛一次服装店,当然要多买几件,省得下次麻烦。”陆谦随口说着,继续慢悠悠的挑选西服。

“装什么大头蒜,看你能拖到什么时候。”

胖子胜券在握,也在店里慢悠悠闲逛。

又试了两套西装,都比较合身,陆谦决定一起买下来。

见他走向收银台准备付款,孙雨菲全神贯注盯着,甚至拿出手机,准备拍下陆谦丢脸的一幕。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