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0 21:57:53

电话里的嘈杂声渐渐远去,张霞问道:“儿子,你今天怎么突然问起陆壮的事?”

陆谦没有多想,当即说道:“我朋友要招个仓库管理员,月薪六千,五险一金样样都有,你问问陆壮哥,愿不愿意干。”

“一个月六千,不是骗人的吧?”张霞嗓门顿时提高几分。

要知道,他们夫妻俩起早贪黑干农活,一年下来也攒不到五六万,这么一算两个人加起来,收入还不如一个仓库管理员。

“您放一百颗心,老板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不然我也不可能特地打电话回来。”陆谦说道。

“那我晚上去陆壮家问问,明天给你个准信。”张霞话音刚落,手机紧接着传出另一道声音:“小谦,什么工作一个月六千,帮你堂哥也问一个呗。”

听这语腔语调就知道是三婶郑美芳,陆谦稍显为难挠挠头:“三婶,不是我不帮堂哥问,这活儿比较辛苦,经常要搬货,而且短期看不到晋升空间。”

“这样啊,那就算了,你在城里多留意留意,有工作轻松月薪过万的工作,千万记得跟三婶说一声。”

陆谦撇撇嘴,怕累又想赚大钱,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能轮得到你儿子?

堂哥陆豪是什么德性,陆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压根不是个脚踏实地工作的人,这样的人招到公司,等于招了个活祖宗。

心里这么想,陆谦嘴上却答应得很勤快,那叫一个虚伪。

等电话交还到张霞手上,陆谦和往常一样叮嘱:“妈,我现在兼职能赚不少,你和爸不用省吃俭用,昨天我又往你卡上打了两万,想吃什么想喝什么自己去买,别给我省钱。”

发家致富后,陆谦陆续往家里寄了七八万块钱,之所以不敢寄太多,主要是怕父母担心。

“那些钱妈都给你存着,将来等你娶媳妇拿出来当聘礼,你一个人在外头不要太辛苦。”

张霞语气满是欣慰,别人家的孩子念大学都是往外掏钱,自家儿子恰恰相反,近段时间寄回来的钱抵得上家里一年多的收入,邻里无不羡慕。

结束和母亲的通话,陆谦在仓库等了一会儿,已经和房东约好在此见面。

房东是个年逾花甲的老头,准备回乡下养老,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来收租,因此双方重新签订租赁合同。

益谦商贸的营业执照即将颁发,需要有个办公地点,陆谦将仓库二楼也一起租下,租期延长到五年,一次性付清房租。

房东年纪大了,不懂得网银之类的高科技,陆谦只好陪他去一趟银行。

到银行时,正处业务高峰期,大厅几乎坐满等候办理业务的储户。

在建行存款超过一千万,陆谦拿的是钻石卡,不过习惯了低调,没动用VIP特权。

和普通客户一样等了十几分钟,总算轮到自己,陆谦拿着排队小票走向服务窗口。

刚准备掏出银行卡,一个满脸麻子的中年人突然窜出,抢先一步挤到柜台前,挥舞着银行卡大声嚷嚷:“给我取五万现金!”

“这位大哥,请不要插队。”陆谦皱眉道。

“老子忙得很,没时间慢慢排队。”麻子脸很不耐烦的样子,头也不回应了一句。

“赵老板,请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现金。”

女柜员认得对方,面带微笑十分恭敬,仿佛没有看到刚才的插队行为。

“慢着!”陆谦一把推开麻子脸,将小票递进窗口:“按号码应该轮到我,先办我的业务。”

如果一开始麻子脸好好说话,兴许陆谦也就不计较了,但这副屌炸天的态度,着实让人不爽。

“这……”女柜员一脸难为情。

“你特么什么意思,想挑事是不是?”麻子脸虎目圆瞪,语气非常冲。

“我挑事?你问问大家伙儿是谁挑事。”陆谦笑吟吟看着他。

麻子脸扭头扫了一眼,发现不少人都用厌恶的眼神看向自己,心底微微有些发虚。

“这位先生,赵老板是我们分行的贵宾,麻烦您先等一会儿好吗?”

女柜员当然清楚先来后到的道理,但这个赵老板颇有来头,据说还是某位领导的亲戚,她一个小柜员可得罪不起。

“听到没有,快点闪开!”

见女柜员站在自己这边,麻子脸得意洋洋,底气再次足了起来,看得其他等候办理业务的客户都有种要打人的冲动。

闻言,陆谦脸上浮现一抹愠怒。

插队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最可气的是,身为银行工作人员,对插队现象不加以制止,反而帮对方说话。

“他是贵宾允许随意插队,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贵宾?”陆谦沉声问道。

女柜员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明摆的事吗?

如果是银行VIP,完全可以去VIP柜台办理业务,有几个VIP客户会老老实实取号排队?

至于赵老板,虽说有点背景,但还没到真正贵宾的级别。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无理取闹,要是刚才让赵老板先办,现在已经办好,也不会耽误大家这么长时间。”女柜员倒打一耙,反而把过错推到陆谦头上。

“小姑娘,话不是这么说,谁对谁错大家看的明明白白。”

“就该制止这种乱插队的恶劣行迹,人人都插队,还要取号机干嘛?”

“他有急事,我们难道都没急事?我老婆在医院等着取钱看病呢!”

一旁排队的人实在看不过去,纷纷站出来仗义执言。

意识到刚刚的话犯了众怒,女柜员有些慌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柜台前的动静终于引来分行领导,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人面容严肃走来。

“李行长好!”女柜员连忙起身问候。

“嗯。”被称作行长的中年人点点头,面无表情问道:“小王,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么多客户围在你的窗口前?”

“是这样的……”

一大群人盯着,女柜员没敢乱说,将事情的起因经过简单做个陈述。

“李行长,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急着要用现金,迫不得已才插队。”

面对银行领导,麻子脸没敢继续嚣张,立马将姿态放低。

中年人微微颔首,目光转向陆谦:“小伙子,办理取钱业务用不了多长时间,与其这样干耗着,大家都办不了业务,不如让赵老板先办?”

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位领导认识麻子脸,陆谦没有吭声,脸上的冷笑更甚。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互相谅解一下,这次你让别人,下次你遇到急事,别人也会让你。”

不愧是领导,大道理一套一套,让人无法反驳。

其他人也不敢开口了,无缘无故得罪银行领导绝非明智之举。

“行,既然您也认为他插队没错,那我没啥可说的,请吧。”陆谦挪开身体,把位置腾出来。

“谢谢李行长。”

麻子脸低头哈腰,脸上尽是谄媚的笑容。

取好现金,他没急着走,站在一旁看陆谦办理业务,找机会再嘲讽几句。

“快点说,要办什么业务?”

面对陆谦,女柜员态度就没那么友善了,冷冰冰的脸上看不到半点职业笑容,搞得好像谁欠她一百万没还。

陆谦二话不说,将钻石卡拍在柜台上:“我要取十万现金,卡里剩余的钱全部转到另一个工行账户上。”

麻子脸随意瞄一眼,小声嘀咕:“建行何时推出这样的卡,不会是假的吧?”

然而,李行长和女柜员看到那张卡的一瞬间,眼睛都直了。

竟然是VIP顶级最高的钻石卡!

第30章 插队

电话里的嘈杂声渐渐远去,张霞问道:“儿子,你今天怎么突然问起陆壮的事?”

陆谦没有多想,当即说道:“我朋友要招个仓库管理员,月薪六千,五险一金样样都有,你问问陆壮哥,愿不愿意干。”

“一个月六千,不是骗人的吧?”张霞嗓门顿时提高几分。

要知道,他们夫妻俩起早贪黑干农活,一年下来也攒不到五六万,这么一算两个人加起来,收入还不如一个仓库管理员。

“您放一百颗心,老板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不然我也不可能特地打电话回来。”陆谦说道。

“那我晚上去陆壮家问问,明天给你个准信。”张霞话音刚落,手机紧接着传出另一道声音:“小谦,什么工作一个月六千,帮你堂哥也问一个呗。”

听这语腔语调就知道是三婶郑美芳,陆谦稍显为难挠挠头:“三婶,不是我不帮堂哥问,这活儿比较辛苦,经常要搬货,而且短期看不到晋升空间。”

“这样啊,那就算了,你在城里多留意留意,有工作轻松月薪过万的工作,千万记得跟三婶说一声。”

陆谦撇撇嘴,怕累又想赚大钱,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能轮得到你儿子?

堂哥陆豪是什么德性,陆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压根不是个脚踏实地工作的人,这样的人招到公司,等于招了个活祖宗。

心里这么想,陆谦嘴上却答应得很勤快,那叫一个虚伪。

等电话交还到张霞手上,陆谦和往常一样叮嘱:“妈,我现在兼职能赚不少,你和爸不用省吃俭用,昨天我又往你卡上打了两万,想吃什么想喝什么自己去买,别给我省钱。”

发家致富后,陆谦陆续往家里寄了七八万块钱,之所以不敢寄太多,主要是怕父母担心。

“那些钱妈都给你存着,将来等你娶媳妇拿出来当聘礼,你一个人在外头不要太辛苦。”

张霞语气满是欣慰,别人家的孩子念大学都是往外掏钱,自家儿子恰恰相反,近段时间寄回来的钱抵得上家里一年多的收入,邻里无不羡慕。

结束和母亲的通话,陆谦在仓库等了一会儿,已经和房东约好在此见面。

房东是个年逾花甲的老头,准备回乡下养老,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来收租,因此双方重新签订租赁合同。

益谦商贸的营业执照即将颁发,需要有个办公地点,陆谦将仓库二楼也一起租下,租期延长到五年,一次性付清房租。

房东年纪大了,不懂得网银之类的高科技,陆谦只好陪他去一趟银行。

到银行时,正处业务高峰期,大厅几乎坐满等候办理业务的储户。

在建行存款超过一千万,陆谦拿的是钻石卡,不过习惯了低调,没动用VIP特权。

和普通客户一样等了十几分钟,总算轮到自己,陆谦拿着排队小票走向服务窗口。

刚准备掏出银行卡,一个满脸麻子的中年人突然窜出,抢先一步挤到柜台前,挥舞着银行卡大声嚷嚷:“给我取五万现金!”

“这位大哥,请不要插队。”陆谦皱眉道。

“老子忙得很,没时间慢慢排队。”麻子脸很不耐烦的样子,头也不回应了一句。

“赵老板,请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现金。”

女柜员认得对方,面带微笑十分恭敬,仿佛没有看到刚才的插队行为。

“慢着!”陆谦一把推开麻子脸,将小票递进窗口:“按号码应该轮到我,先办我的业务。”

如果一开始麻子脸好好说话,兴许陆谦也就不计较了,但这副屌炸天的态度,着实让人不爽。

“这……”女柜员一脸难为情。

“你特么什么意思,想挑事是不是?”麻子脸虎目圆瞪,语气非常冲。

“我挑事?你问问大家伙儿是谁挑事。”陆谦笑吟吟看着他。

麻子脸扭头扫了一眼,发现不少人都用厌恶的眼神看向自己,心底微微有些发虚。

“这位先生,赵老板是我们分行的贵宾,麻烦您先等一会儿好吗?”

女柜员当然清楚先来后到的道理,但这个赵老板颇有来头,据说还是某位领导的亲戚,她一个小柜员可得罪不起。

“听到没有,快点闪开!”

见女柜员站在自己这边,麻子脸得意洋洋,底气再次足了起来,看得其他等候办理业务的客户都有种要打人的冲动。

闻言,陆谦脸上浮现一抹愠怒。

插队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最可气的是,身为银行工作人员,对插队现象不加以制止,反而帮对方说话。

“他是贵宾允许随意插队,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贵宾?”陆谦沉声问道。

女柜员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明摆的事吗?

如果是银行VIP,完全可以去VIP柜台办理业务,有几个VIP客户会老老实实取号排队?

至于赵老板,虽说有点背景,但还没到真正贵宾的级别。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无理取闹,要是刚才让赵老板先办,现在已经办好,也不会耽误大家这么长时间。”女柜员倒打一耙,反而把过错推到陆谦头上。

“小姑娘,话不是这么说,谁对谁错大家看的明明白白。”

“就该制止这种乱插队的恶劣行迹,人人都插队,还要取号机干嘛?”

“他有急事,我们难道都没急事?我老婆在医院等着取钱看病呢!”

一旁排队的人实在看不过去,纷纷站出来仗义执言。

意识到刚刚的话犯了众怒,女柜员有些慌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柜台前的动静终于引来分行领导,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人面容严肃走来。

“李行长好!”女柜员连忙起身问候。

“嗯。”被称作行长的中年人点点头,面无表情问道:“小王,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么多客户围在你的窗口前?”

“是这样的……”

一大群人盯着,女柜员没敢乱说,将事情的起因经过简单做个陈述。

“李行长,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急着要用现金,迫不得已才插队。”

面对银行领导,麻子脸没敢继续嚣张,立马将姿态放低。

中年人微微颔首,目光转向陆谦:“小伙子,办理取钱业务用不了多长时间,与其这样干耗着,大家都办不了业务,不如让赵老板先办?”

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位领导认识麻子脸,陆谦没有吭声,脸上的冷笑更甚。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互相谅解一下,这次你让别人,下次你遇到急事,别人也会让你。”

不愧是领导,大道理一套一套,让人无法反驳。

其他人也不敢开口了,无缘无故得罪银行领导绝非明智之举。

“行,既然您也认为他插队没错,那我没啥可说的,请吧。”陆谦挪开身体,把位置腾出来。

“谢谢李行长。”

麻子脸低头哈腰,脸上尽是谄媚的笑容。

取好现金,他没急着走,站在一旁看陆谦办理业务,找机会再嘲讽几句。

“快点说,要办什么业务?”

面对陆谦,女柜员态度就没那么友善了,冷冰冰的脸上看不到半点职业笑容,搞得好像谁欠她一百万没还。

陆谦二话不说,将钻石卡拍在柜台上:“我要取十万现金,卡里剩余的钱全部转到另一个工行账户上。”

麻子脸随意瞄一眼,小声嘀咕:“建行何时推出这样的卡,不会是假的吧?”

然而,李行长和女柜员看到那张卡的一瞬间,眼睛都直了。

竟然是VIP顶级最高的钻石卡!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