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8 15:44:58

相貌平平的男子,推着摊位车停在姬月身侧,护在其前方。

红纸伞下,冷若寒冰的俏脸,俯视身前这道略显单薄的背影,一朵云霞悄然爬上娇美的脸庞。

姬月没有出声一手撑伞,另一只手娴熟地挽上对方手臂,低着脑袋。装作很害怕的模样,

眼前这一幕,让的不少单身男女,恰了一大口免费柠檬。

那骑在马上的男子,看到这样的美人却跟一个杀猪的这么亲密,脸色更是铁青,还在他面前秀恩爱。

“你一个杀猪的,有什么资格拥有这样的美色?本少爷给你十两银子,赶紧滚。”许常自怀内掏出一锭碎银,扔在地上。

“呸,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小爷我不稀罕。你再有不轨之举,休怪我无礼。”

莫邪晃了晃手中的杀猪刀,以示威胁。紧张的另一只手紧紧攥住娘子的手,杀猪他在行,却从没有杀过人。

莫邪心中不住的吐槽:“SB系统你自个睁开眼看看,我老婆是不是大反派,分明是这个色狼欺负我老婆,我看你肯定是CPU烧掉了。以后我再也不听你瞎说。”

“笨蛋宿主,你难道没听说过微观世界的双缝实验?当某个量子被观测时,会受到某个生命体意识的影响,从而改变她原有的路线。”

“什么意思?”莫邪听不明白,但是听起来很深奥很有道理的样子。

“意思就是……”系统沉默了一会这才解释道:“你听说过薛定谔的猫么?”

“你忘了,我初一就被你骗过来了。那时候除了语数英外,就会一句考你鸡娃。你说的这些我还没学呢!”

渣渣,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知道。系统嘲讽了一番宿主这才讲道:指将一只猫关在装有少量镭和氰化物的密闭容器里。镭的衰变存在几率,如果镭发生衰变,会触发机关打碎装有氰化物的瓶子,猫就会死;如果镭不发生衰变,猫就存活。根据量子力学理论,由于放射性的镭处于衰变和没有衰变两种状态的叠加,猫就理应处于死猫和活猫的叠加状态。这只既死又活的猫就是所谓的“薛定谔猫”。但是,不可能存在既死又活的猫,则必须在打开箱子后才知道结果。

打开之前猫处于生死叠加态,一旦有观察者在旁边,那么猫或许是死的也或许是活的。听明白没有?

“哦哦!我懂了,猫是死是活和我老婆是不是反派有什么关系?我老婆是人不是猫。”莫邪只觉得脑子要炸开了,难不成他不过来老婆就是死的,这也太扯了。

“沙雕,你是我遇到的最笨的宿主,我是说在我们来之前,你老婆一定是反派,这里必然血流成河。但是我们来之后,观测影响了她的行动,这才平安无事懂不懂?”

“懂懂懂,别说了大哥,我知道你博学多识能说会道,请你闭嘴好不好?现在我妻子只是一个,被欺负的弱女子,我要带她回去了。”

“喂你什么态度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表面上懂懂懂,实际上心里一直在骂我傻逼,我告诉你我不是傻逼。”

许常不屑地撇了撇嘴,这样的美色屠夫又怎会欣赏。“这位娘子,只要你点头,我马上帮你把这屠夫赶走。”

姬月眼眸冰冷,嘴唇无声张合。

噗!

一声极为特别的声响,众人看到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一道半米长的黑刀,自许常脖颈划落至马背上,一声悲痛的马鸣传出,人马皆倒,尸体均分为两段。许常的脑袋咕噜噜滚到三米之外,殷红的血水汩汩外涌。

周围的人群被这一幕呆愣住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那道黑影,向地上扔了一个黑色的旗子,窜入人群消失不见。  “啊!杀人啦杀人啦,疯子。”

“快报惩恶司……”

街上的百姓跟沸腾的水花一样,爷爷喊孙子,奶奶呼喊女儿,就连路边摆摊的也惊得魂飞魄散。场面混乱至极,众人争先恐后往别的地方窜逃。

空气中血腥味异常浓烈。

“莫邪!”姬月轻声呼唤,紧张地抓住相公衣摆,显然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 娘子别怕,有,有我呢!”莫邪不怕那是假的,只能佯装淡定,反握住妻子手腕。

不少慌张逃命的人,都撞在莫邪推车上。莫邪抓了抓脑袋,拉着推车,身体将妻子护在内侧,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回到家后,莫邪便去烧热水洗澡。他早已经养成了习惯,杀猪卖肉,难免身上会沾染牲畜的味道。

姬月执着伞,端坐在后院石凳上。面前的石桌上放了一壶茶,一个白玉杯。姬月从不喝茶水,夜兔族不喜欢喝水。那样以来就会闹肚子,每天只需要吃一些青菜。

“你又在这里看这些下三滥的书?”

啪!

紧接着隔壁传来孩童嗷嗷大哭的声音。

姬月古井无波的眼眸,丝丝寒气涌出。俏脸冰寒,目光遥望着隔壁的房子。

她才不担心谁家孩子被打,只是隔壁是老李家。老李一打孩子,第二天保准会下雨。两年多了,从来没有出现过偏差。一旦下雨,第三区那些孤儿就遭殃了。

第三区是奈落新建的避难所,目前还没有完工,里边已经有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作为奈落的头头,她自然清楚新鲜血液的重要性。将来男女地位能不能平等,都寄托在这些后人身上。她所能做的便是保护奈落成员安全,扩大影响力,在必要的时候给这迂腐的王朝致命一击。

姬月属于夜兔族,力量比普通人大得多,再加上修炼的《太上忘情》鲜有人是她对手。夜兔族在七情六欲方面比常人更加冷淡,因此修炼这种功法异常艰难。

与莫邪结为夫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功法的原因。至于为什么要在茫茫人海选他,可能是初次见面这个人让她厌恶的程度只有百分之99吧!对于那些贼眉鼠眼言语轻浮的,全都去了地狱。

姬月对于邻居老李的印象就跟那些拐卖小孩的人贩子差不了多少,这样的人渣不杀简直天理难容,正所谓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姬月凝望着石桌上六角形的星阵图案,每个角都有不同的颜色,每个颜色对应不同的手下,黑色的则代表黑阙。这个图案是个感应阵法,只要人在百里之内都能感应到。

这个阵法原理很简单,就是通过血源开启水源传送。

姬月摊开红润的手心,翘起羊脂玉般的食指,缓缓探入嘴角。一颗尖尖的虎牙一点点咬了下去,再次抽出手,时食指指尖已经凝聚了一滴红艳艳的血珠。

血珠直直坠落在黑色的一角。

咚!

极为特别的声响,犹如一滴水落入寒潭,非常的幽静清晰。周围安静的出奇,仿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一圈圈肉眼不可见的波纹,犹如蛛网,以姬家宅院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开。

小黑此时正在茅厕撒尿,骤然间天摇地动,耳边嗡嗡雷鸣。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地震,直接震倒在地,尿了一手,裤子上也沾染上了少许。他脸当时就黑了,他非常清楚这不是什么地震。是七代的召唤,如果在别的地方并不会出现如此剧烈的震动,这次只因为在茅厕附近。

小黑连滚带爬跑出茅厕,一个纵跳飞出厕所十米之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刚趴下身后轰的一声,茅厕飞起,夹杂着污秽物自天而降。街边的路人顿时SN横流。一个个哭丧着脸骂骂咧咧回家了。

小黑也顾不得身上干不干净,第一时间赶到了老大宅地。单膝跪在地上,偷瞄了一眼姬月,慌忙低下头。七代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谁招惹了她,心中更是战战兢兢。

姬月没有答话,瞳孔悠然闭合。再次睁开,黑白瞳孔红彤彤一片。脑袋两侧出现一对,毛茸茸尖尖的白色耳朵。这是夜兔族独有的特征,夜兔族数量很少,分布在世界各地。随着那红瞳忽明忽灭,周围地面,那一米来高的青草左右摇摆,好像有风吹过。

小黑感觉到七代的气场不对,目光停留在他身上,难道我做错了什么?或者说,之前杀的那个沙雕方式,让老大不满意。小黑现在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注意个人卫生!”

“啥?”小黑茫然抬头,没想到七代沉思良久,是因为不满意他身上的味道。小黑低头嗅了嗅,袖子上确实有一股骚味。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不能跟七代说,我这么骚还不是你搞的鬼!肯定会被老大塞到酸菜坛子,做一条又酸又菜又多余的酸菜鱼。

莫邪洗完澡后,自衣服中掏出一只鸡血藤手镯。这只手镯是他存了整整一个月的零钱买的。与金银玉肯定没法比,可是也很好看。

“娘子你看这是什么?”莫邪笑意盈盈向娘子走去,令他奇怪的是,姬月面前三米开外,跪着一名黑衣男子。

姬月淡淡地瞥了一眼,冷冷道:“不要!”

姬月的语气态度,都在小黑的预料之中。七代怕是早就厌倦了,这个喋喋不休的男人。如果不出所料,肯定会赶他出去。七代和他商谈的,可是关乎天下苍生的要事,怎容得下无关紧要的普通人。

“你出去!”

第二章可怜的徐少爷

相貌平平的男子,推着摊位车停在姬月身侧,护在其前方。

红纸伞下,冷若寒冰的俏脸,俯视身前这道略显单薄的背影,一朵云霞悄然爬上娇美的脸庞。

姬月没有出声一手撑伞,另一只手娴熟地挽上对方手臂,低着脑袋。装作很害怕的模样,

眼前这一幕,让的不少单身男女,恰了一大口免费柠檬。

那骑在马上的男子,看到这样的美人却跟一个杀猪的这么亲密,脸色更是铁青,还在他面前秀恩爱。

“你一个杀猪的,有什么资格拥有这样的美色?本少爷给你十两银子,赶紧滚。”许常自怀内掏出一锭碎银,扔在地上。

“呸,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小爷我不稀罕。你再有不轨之举,休怪我无礼。”

莫邪晃了晃手中的杀猪刀,以示威胁。紧张的另一只手紧紧攥住娘子的手,杀猪他在行,却从没有杀过人。

莫邪心中不住的吐槽:“SB系统你自个睁开眼看看,我老婆是不是大反派,分明是这个色狼欺负我老婆,我看你肯定是CPU烧掉了。以后我再也不听你瞎说。”

“笨蛋宿主,你难道没听说过微观世界的双缝实验?当某个量子被观测时,会受到某个生命体意识的影响,从而改变她原有的路线。”

“什么意思?”莫邪听不明白,但是听起来很深奥很有道理的样子。

“意思就是……”系统沉默了一会这才解释道:“你听说过薛定谔的猫么?”

“你忘了,我初一就被你骗过来了。那时候除了语数英外,就会一句考你鸡娃。你说的这些我还没学呢!”

渣渣,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知道。系统嘲讽了一番宿主这才讲道:指将一只猫关在装有少量镭和氰化物的密闭容器里。镭的衰变存在几率,如果镭发生衰变,会触发机关打碎装有氰化物的瓶子,猫就会死;如果镭不发生衰变,猫就存活。根据量子力学理论,由于放射性的镭处于衰变和没有衰变两种状态的叠加,猫就理应处于死猫和活猫的叠加状态。这只既死又活的猫就是所谓的“薛定谔猫”。但是,不可能存在既死又活的猫,则必须在打开箱子后才知道结果。

打开之前猫处于生死叠加态,一旦有观察者在旁边,那么猫或许是死的也或许是活的。听明白没有?

“哦哦!我懂了,猫是死是活和我老婆是不是反派有什么关系?我老婆是人不是猫。”莫邪只觉得脑子要炸开了,难不成他不过来老婆就是死的,这也太扯了。

“沙雕,你是我遇到的最笨的宿主,我是说在我们来之前,你老婆一定是反派,这里必然血流成河。但是我们来之后,观测影响了她的行动,这才平安无事懂不懂?”

“懂懂懂,别说了大哥,我知道你博学多识能说会道,请你闭嘴好不好?现在我妻子只是一个,被欺负的弱女子,我要带她回去了。”

“喂你什么态度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表面上懂懂懂,实际上心里一直在骂我傻逼,我告诉你我不是傻逼。”

许常不屑地撇了撇嘴,这样的美色屠夫又怎会欣赏。“这位娘子,只要你点头,我马上帮你把这屠夫赶走。”

姬月眼眸冰冷,嘴唇无声张合。

噗!

一声极为特别的声响,众人看到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一道半米长的黑刀,自许常脖颈划落至马背上,一声悲痛的马鸣传出,人马皆倒,尸体均分为两段。许常的脑袋咕噜噜滚到三米之外,殷红的血水汩汩外涌。

周围的人群被这一幕呆愣住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那道黑影,向地上扔了一个黑色的旗子,窜入人群消失不见。  “啊!杀人啦杀人啦,疯子。”

“快报惩恶司……”

街上的百姓跟沸腾的水花一样,爷爷喊孙子,奶奶呼喊女儿,就连路边摆摊的也惊得魂飞魄散。场面混乱至极,众人争先恐后往别的地方窜逃。

空气中血腥味异常浓烈。

“莫邪!”姬月轻声呼唤,紧张地抓住相公衣摆,显然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 娘子别怕,有,有我呢!”莫邪不怕那是假的,只能佯装淡定,反握住妻子手腕。

不少慌张逃命的人,都撞在莫邪推车上。莫邪抓了抓脑袋,拉着推车,身体将妻子护在内侧,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回到家后,莫邪便去烧热水洗澡。他早已经养成了习惯,杀猪卖肉,难免身上会沾染牲畜的味道。

姬月执着伞,端坐在后院石凳上。面前的石桌上放了一壶茶,一个白玉杯。姬月从不喝茶水,夜兔族不喜欢喝水。那样以来就会闹肚子,每天只需要吃一些青菜。

“你又在这里看这些下三滥的书?”

啪!

紧接着隔壁传来孩童嗷嗷大哭的声音。

姬月古井无波的眼眸,丝丝寒气涌出。俏脸冰寒,目光遥望着隔壁的房子。

她才不担心谁家孩子被打,只是隔壁是老李家。老李一打孩子,第二天保准会下雨。两年多了,从来没有出现过偏差。一旦下雨,第三区那些孤儿就遭殃了。

第三区是奈落新建的避难所,目前还没有完工,里边已经有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作为奈落的头头,她自然清楚新鲜血液的重要性。将来男女地位能不能平等,都寄托在这些后人身上。她所能做的便是保护奈落成员安全,扩大影响力,在必要的时候给这迂腐的王朝致命一击。

姬月属于夜兔族,力量比普通人大得多,再加上修炼的《太上忘情》鲜有人是她对手。夜兔族在七情六欲方面比常人更加冷淡,因此修炼这种功法异常艰难。

与莫邪结为夫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功法的原因。至于为什么要在茫茫人海选他,可能是初次见面这个人让她厌恶的程度只有百分之99吧!对于那些贼眉鼠眼言语轻浮的,全都去了地狱。

姬月对于邻居老李的印象就跟那些拐卖小孩的人贩子差不了多少,这样的人渣不杀简直天理难容,正所谓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姬月凝望着石桌上六角形的星阵图案,每个角都有不同的颜色,每个颜色对应不同的手下,黑色的则代表黑阙。这个图案是个感应阵法,只要人在百里之内都能感应到。

这个阵法原理很简单,就是通过血源开启水源传送。

姬月摊开红润的手心,翘起羊脂玉般的食指,缓缓探入嘴角。一颗尖尖的虎牙一点点咬了下去,再次抽出手,时食指指尖已经凝聚了一滴红艳艳的血珠。

血珠直直坠落在黑色的一角。

咚!

极为特别的声响,犹如一滴水落入寒潭,非常的幽静清晰。周围安静的出奇,仿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一圈圈肉眼不可见的波纹,犹如蛛网,以姬家宅院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开。

小黑此时正在茅厕撒尿,骤然间天摇地动,耳边嗡嗡雷鸣。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地震,直接震倒在地,尿了一手,裤子上也沾染上了少许。他脸当时就黑了,他非常清楚这不是什么地震。是七代的召唤,如果在别的地方并不会出现如此剧烈的震动,这次只因为在茅厕附近。

小黑连滚带爬跑出茅厕,一个纵跳飞出厕所十米之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刚趴下身后轰的一声,茅厕飞起,夹杂着污秽物自天而降。街边的路人顿时SN横流。一个个哭丧着脸骂骂咧咧回家了。

小黑也顾不得身上干不干净,第一时间赶到了老大宅地。单膝跪在地上,偷瞄了一眼姬月,慌忙低下头。七代脸色很不好,不知道谁招惹了她,心中更是战战兢兢。

姬月没有答话,瞳孔悠然闭合。再次睁开,黑白瞳孔红彤彤一片。脑袋两侧出现一对,毛茸茸尖尖的白色耳朵。这是夜兔族独有的特征,夜兔族数量很少,分布在世界各地。随着那红瞳忽明忽灭,周围地面,那一米来高的青草左右摇摆,好像有风吹过。

小黑感觉到七代的气场不对,目光停留在他身上,难道我做错了什么?或者说,之前杀的那个沙雕方式,让老大不满意。小黑现在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注意个人卫生!”

“啥?”小黑茫然抬头,没想到七代沉思良久,是因为不满意他身上的味道。小黑低头嗅了嗅,袖子上确实有一股骚味。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不能跟七代说,我这么骚还不是你搞的鬼!肯定会被老大塞到酸菜坛子,做一条又酸又菜又多余的酸菜鱼。

莫邪洗完澡后,自衣服中掏出一只鸡血藤手镯。这只手镯是他存了整整一个月的零钱买的。与金银玉肯定没法比,可是也很好看。

“娘子你看这是什么?”莫邪笑意盈盈向娘子走去,令他奇怪的是,姬月面前三米开外,跪着一名黑衣男子。

姬月淡淡地瞥了一眼,冷冷道:“不要!”

姬月的语气态度,都在小黑的预料之中。七代怕是早就厌倦了,这个喋喋不休的男人。如果不出所料,肯定会赶他出去。七代和他商谈的,可是关乎天下苍生的要事,怎容得下无关紧要的普通人。

“你出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