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6 08:52:00

石成玉显然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横插一杠子,一脸错愕的看着眼镜男。

“看你的样子,你没有行医资格证,对吧!”眼镜男自信的一笑:“既然没有行医资格证,你有什么资格替老人冶病,你这叫草芥人命知道吗?”

“你又算个什么玩意,又谁给你的自信,让你在这里叽叽歪歪的!”石成玉霍的一下站了起来,一巴掌煽在了眼镜男的脸上。

石成玉可以因为要弥补上一世的遗憾,对秦家的横加指责和刁难忍气吞声,但不等于可以让任何人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审视石成玉,对蒋劲夫是如此,对眼镜男,同样如此。

眼镜男被石成玉这一巴掌煽得在原地转了两圈,在看到石成玉又一次扬起了巴掌后,忍不住缩了下脖子,一脸悻悻然的挤出了人群。

石成玉知道救人如救火的道理,没再理会眼镜男,而是又一次蹲在了老者的身边,脸色凝重的拿扬起了银针。

心中始终对秦明月身染恶疾而死如刺在咽,三千年里,石成玉在修练之余,一直在钻研医术,如果现在石成玉在全盛时期,救治一个得了鬼惊风的病人,不过是抬抬手的事情,但现在境界已经跌落到了筑基一期,石成玉的一身医术,只能发挥出一成,必需得慎重对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石成玉摧动着体内的灵气灌入了银针,银针颤动着,竟然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嗡鸣。

“刷刷刷!”

连续三针,每一针,不是刺在老者的太阳穴,就是天顶穴,只留下了一个针尾。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老者的脸色由黑转青,又由青转白,如是几次以后,老者轻咳了一声,竟然直接睁开了眼睛。

“天啊,太神奇了,真的太神奇了。”还是那个判断出老者是脑醒的人,一脸崇拜的看着石成玉。

“太好了,没事了,小兄弟,够可以的!”车厢里的人,纷纷冲着石成玉竖起了大姆指。

老人在众人的赞赏声中睁开了眼睛,虽然有些虚弱,但却冲着石成玉感激的一笑:“小兄弟,我不是碰瓷的。”

显然,老人虽然倒地不起,但意识并没有丧失,才会在一醒来后,急着解释。

“我知道你不是碰瓷的。”石成玉善意的一笑,并没有因为老人的苏醒而取针:“老先生,虽然我用针法,疏通了你堵塞的血管,但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

老者点了点头,任由石成玉扶到了座位上,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将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五分钟后,公交司机将车停在了天海市中医院门口,石成玉带着老者下了车。

带着老者做了详细的检查以后,石成玉扶着老者进了病房,在这个过程中,扎在老者要害上的银针,却始终没有取下来。

看到老者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石成玉微微一笑,坐在那里静等着老者儿子的到来。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医生,在护士的陪同下,直接进了病房。

根本没看石成玉一眼,李南天直接从护士手里接过了诊断报告单,随意一翻后,皱着眉头看着护士:“老人脑袋上的银针,谁扎的,难道他不知道,这些都是要害,会死人的吗?”

看到李南天竟然伸手去拨老者身上的银针,石成玉吓了一大跳,一个箭步冲到了李南天的面前:“这针,拨不得!”

李南天怪眼一翻:“你又是谁,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石成玉一呆,但想到人命关天,却只能耐着性子解释着:“医生,老人是脑梗,三枚银针起的是疏通血管的作用,如果拨下来,血管又会堵塞,老人会有危险!”

“你还知道我是医生?”李南天的口水却几乎要喷到了石成玉的脸上:“既然知道我是医生,就少在这里叽叽歪歪的。”

李南天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各项检查结果,都表明老者是低血糖,在公交车上会昏倒,是低血糖昏迷,只要补充糖分,再注意休息就行了,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

李南天,天海市中医院培养的高级人才,在被医院指派到国外进修过一段时间以后,狂得没边,除了卖院长几分面子外,其他的什么主任主治医生,他从来不放在眼里。

虽然是中医院的医生,但李南天却从来不相信中医,觉得中医的治疗效果,并没有被国外的各大权威机构认可,西医才是王道,更容不得有人在他面前提及中医这两个字。

石成玉不但否认了李南天的诊断,而且擅自作主给老者施针,显然触及了李南天的逆鳞,如果不是顾忌到石成玉人高马大,怕是会直接让石成玉滚出去。

“你这个医生,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呢。”石成玉眉头一皱,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冷意:“毕竟,在车上,我以疏通血管之法,让老人醒过来了。”

“你是个什么玩意!”李南天气势汹汹的大手一挥:“我只相信仪器,相信仪器,我告诉你,所有的检查都显然,老头的脑血管,没有任何堵塞的地方,你没资格评判我的治疗方法!”

李南天的脸上的嚣张几乎能溢得出来:“更何况,这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做主,我现在就拨针,看老人会不会死!”

“住手!”看到李南天如此不可理喻,竟然再一次伸手去拨银针,石成玉有些急了,重重推了李南天一把。

“你敢在医院里动手!”李南天一脸的森然:“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爸!”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一个中年男子进了病房,在看到病床上躺着的老人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紧紧握住了老者的手。

看着那个经常在新闻和媒体上出现的面容,李南天的眼角不禁抽了抽:“怪不得这小王八蛋会坚持说他救了老人,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武其道的身份,想要用这种方式让武总心存感激,好获得丰厚的回报!”

脑海里转着这样的念头,李南天一脸讨好的来到了武其道的身边:“武总,鄙人李南天,是老爷子的主治医生,刚刚老爷子送进来的时候,可危险了,如果不是……”

李南天滔滔不绝的讲着,一边的护士忍不住白眼狂翻,丫的,你除了看了一下诊断结果,想要拨针以外,好像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老者这个时候也睁开了眼睛,指了指一边的石成玉:“其道啊,如果不是这位小哥出手,我怕是见不着你啰!”

“你就是石成玉!”武其道点了点头,来到了石成玉的身边,脚下一软,就要跪倒在地。

“千万使不得!”石成玉连忙扶起了武其道,武其道竟然要下跪报答救父之恩,让石成玉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石成玉除了心中有些凄然外,也对武其道生出了一丝好感。

看着这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李南天的脸色十分难看,直接咳嗽了一声:“武总,老爷子不过是低血糖昏迷,没什么大碍,刚刚什么见不着你了的话,老爷子有些言重了。”

“你父亲已经没事了,我得走了,记住,那三枚银针一定不能拨,要不然,老爷子有危险!”石成玉没有理会如跳梁小丑一样的李南天,吩咐了武其道一句后,扭头就走。

“等一下!”武其道却喊住了石成玉,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小兄弟,大恩不言谢,这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如果是为了钱,你觉得我会替老爷子治病吗?”石成玉眉头一皱。

武其道一愣,只是在看到石成玉清澈的目光时,觉得石成玉不是在装,顿时讪讪的一笑,将支票收了起来。

“傻逼!”李南天距离武其道最近,自然能看到那张支票是两百万,暗骂了一声后,眼中闪过了一丝贪婪,如果自己能打动武其道,让武其道也给自己两百万,下辈子自己就吃喝不愁了。

石成玉虽然没收武其道的钱,但却也没有拒绝武其道让他留下联系方式的要求,做完这一切后,石成玉直接离开。

“你干什么!”目送着石成玉离开,才转过头来,看到李南天竟然走到了床边,准备去拨银针,武其道吓了一大跳:“刚刚石少不是说了,银针不能拨吗?”

“武总,难道你真的相信那小王八蛋的话,我是中医院的权威,我会用事实来证明,那王八蛋只是在吓唬你,银针拨了,老爷子照样活蹦乱跳!”

“放屁!”武其道一把推开了李南天,恶狠狠的指着李南天,但警告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电话,武其道狠狠的瞪了李南天一眼,丢下一句“如果敢拨针,后果自负”的话后,直接来到了走廊里。

看到武其道暂时离开了,李南天的眼中有阴沉一闪而过:“武总,我会用事实证明,那小子就是个骗子,老爷子只是低血糖昏迷,到时候,你一定会感激我揭穿了小王八蛋的骗局,一定会重重的奖赏我!”

喃喃自语着,李南天来到了病床边,一脸疯狂的拨掉了一枚银针。

“哈哈哈哈!”当看到心电监护仪上的曲线十分平稳,李南天再也忍不住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来,又拨掉了剩下的两枚银针。

“滴!”就在这个时候,心电监护仪怪叫了一声,本来跳动着的曲线,开始迅速变直,老人脑袋一歪,再一次昏死了过去!

第九章 我的地盘我做主

石成玉显然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横插一杠子,一脸错愕的看着眼镜男。

“看你的样子,你没有行医资格证,对吧!”眼镜男自信的一笑:“既然没有行医资格证,你有什么资格替老人冶病,你这叫草芥人命知道吗?”

“你又算个什么玩意,又谁给你的自信,让你在这里叽叽歪歪的!”石成玉霍的一下站了起来,一巴掌煽在了眼镜男的脸上。

石成玉可以因为要弥补上一世的遗憾,对秦家的横加指责和刁难忍气吞声,但不等于可以让任何人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审视石成玉,对蒋劲夫是如此,对眼镜男,同样如此。

眼镜男被石成玉这一巴掌煽得在原地转了两圈,在看到石成玉又一次扬起了巴掌后,忍不住缩了下脖子,一脸悻悻然的挤出了人群。

石成玉知道救人如救火的道理,没再理会眼镜男,而是又一次蹲在了老者的身边,脸色凝重的拿扬起了银针。

心中始终对秦明月身染恶疾而死如刺在咽,三千年里,石成玉在修练之余,一直在钻研医术,如果现在石成玉在全盛时期,救治一个得了鬼惊风的病人,不过是抬抬手的事情,但现在境界已经跌落到了筑基一期,石成玉的一身医术,只能发挥出一成,必需得慎重对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石成玉摧动着体内的灵气灌入了银针,银针颤动着,竟然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嗡鸣。

“刷刷刷!”

连续三针,每一针,不是刺在老者的太阳穴,就是天顶穴,只留下了一个针尾。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老者的脸色由黑转青,又由青转白,如是几次以后,老者轻咳了一声,竟然直接睁开了眼睛。

“天啊,太神奇了,真的太神奇了。”还是那个判断出老者是脑醒的人,一脸崇拜的看着石成玉。

“太好了,没事了,小兄弟,够可以的!”车厢里的人,纷纷冲着石成玉竖起了大姆指。

老人在众人的赞赏声中睁开了眼睛,虽然有些虚弱,但却冲着石成玉感激的一笑:“小兄弟,我不是碰瓷的。”

显然,老人虽然倒地不起,但意识并没有丧失,才会在一醒来后,急着解释。

“我知道你不是碰瓷的。”石成玉善意的一笑,并没有因为老人的苏醒而取针:“老先生,虽然我用针法,疏通了你堵塞的血管,但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

老者点了点头,任由石成玉扶到了座位上,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将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五分钟后,公交司机将车停在了天海市中医院门口,石成玉带着老者下了车。

带着老者做了详细的检查以后,石成玉扶着老者进了病房,在这个过程中,扎在老者要害上的银针,却始终没有取下来。

看到老者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石成玉微微一笑,坐在那里静等着老者儿子的到来。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医生,在护士的陪同下,直接进了病房。

根本没看石成玉一眼,李南天直接从护士手里接过了诊断报告单,随意一翻后,皱着眉头看着护士:“老人脑袋上的银针,谁扎的,难道他不知道,这些都是要害,会死人的吗?”

看到李南天竟然伸手去拨老者身上的银针,石成玉吓了一大跳,一个箭步冲到了李南天的面前:“这针,拨不得!”

李南天怪眼一翻:“你又是谁,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石成玉一呆,但想到人命关天,却只能耐着性子解释着:“医生,老人是脑梗,三枚银针起的是疏通血管的作用,如果拨下来,血管又会堵塞,老人会有危险!”

“你还知道我是医生?”李南天的口水却几乎要喷到了石成玉的脸上:“既然知道我是医生,就少在这里叽叽歪歪的。”

李南天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各项检查结果,都表明老者是低血糖,在公交车上会昏倒,是低血糖昏迷,只要补充糖分,再注意休息就行了,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

李南天,天海市中医院培养的高级人才,在被医院指派到国外进修过一段时间以后,狂得没边,除了卖院长几分面子外,其他的什么主任主治医生,他从来不放在眼里。

虽然是中医院的医生,但李南天却从来不相信中医,觉得中医的治疗效果,并没有被国外的各大权威机构认可,西医才是王道,更容不得有人在他面前提及中医这两个字。

石成玉不但否认了李南天的诊断,而且擅自作主给老者施针,显然触及了李南天的逆鳞,如果不是顾忌到石成玉人高马大,怕是会直接让石成玉滚出去。

“你这个医生,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呢。”石成玉眉头一皱,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冷意:“毕竟,在车上,我以疏通血管之法,让老人醒过来了。”

“你是个什么玩意!”李南天气势汹汹的大手一挥:“我只相信仪器,相信仪器,我告诉你,所有的检查都显然,老头的脑血管,没有任何堵塞的地方,你没资格评判我的治疗方法!”

李南天的脸上的嚣张几乎能溢得出来:“更何况,这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做主,我现在就拨针,看老人会不会死!”

“住手!”看到李南天如此不可理喻,竟然再一次伸手去拨银针,石成玉有些急了,重重推了李南天一把。

“你敢在医院里动手!”李南天一脸的森然:“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爸!”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一个中年男子进了病房,在看到病床上躺着的老人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紧紧握住了老者的手。

看着那个经常在新闻和媒体上出现的面容,李南天的眼角不禁抽了抽:“怪不得这小王八蛋会坚持说他救了老人,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武其道的身份,想要用这种方式让武总心存感激,好获得丰厚的回报!”

脑海里转着这样的念头,李南天一脸讨好的来到了武其道的身边:“武总,鄙人李南天,是老爷子的主治医生,刚刚老爷子送进来的时候,可危险了,如果不是……”

李南天滔滔不绝的讲着,一边的护士忍不住白眼狂翻,丫的,你除了看了一下诊断结果,想要拨针以外,好像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老者这个时候也睁开了眼睛,指了指一边的石成玉:“其道啊,如果不是这位小哥出手,我怕是见不着你啰!”

“你就是石成玉!”武其道点了点头,来到了石成玉的身边,脚下一软,就要跪倒在地。

“千万使不得!”石成玉连忙扶起了武其道,武其道竟然要下跪报答救父之恩,让石成玉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石成玉除了心中有些凄然外,也对武其道生出了一丝好感。

看着这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李南天的脸色十分难看,直接咳嗽了一声:“武总,老爷子不过是低血糖昏迷,没什么大碍,刚刚什么见不着你了的话,老爷子有些言重了。”

“你父亲已经没事了,我得走了,记住,那三枚银针一定不能拨,要不然,老爷子有危险!”石成玉没有理会如跳梁小丑一样的李南天,吩咐了武其道一句后,扭头就走。

“等一下!”武其道却喊住了石成玉,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小兄弟,大恩不言谢,这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如果是为了钱,你觉得我会替老爷子治病吗?”石成玉眉头一皱。

武其道一愣,只是在看到石成玉清澈的目光时,觉得石成玉不是在装,顿时讪讪的一笑,将支票收了起来。

“傻逼!”李南天距离武其道最近,自然能看到那张支票是两百万,暗骂了一声后,眼中闪过了一丝贪婪,如果自己能打动武其道,让武其道也给自己两百万,下辈子自己就吃喝不愁了。

石成玉虽然没收武其道的钱,但却也没有拒绝武其道让他留下联系方式的要求,做完这一切后,石成玉直接离开。

“你干什么!”目送着石成玉离开,才转过头来,看到李南天竟然走到了床边,准备去拨银针,武其道吓了一大跳:“刚刚石少不是说了,银针不能拨吗?”

“武总,难道你真的相信那小王八蛋的话,我是中医院的权威,我会用事实来证明,那王八蛋只是在吓唬你,银针拨了,老爷子照样活蹦乱跳!”

“放屁!”武其道一把推开了李南天,恶狠狠的指着李南天,但警告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电话,武其道狠狠的瞪了李南天一眼,丢下一句“如果敢拨针,后果自负”的话后,直接来到了走廊里。

看到武其道暂时离开了,李南天的眼中有阴沉一闪而过:“武总,我会用事实证明,那小子就是个骗子,老爷子只是低血糖昏迷,到时候,你一定会感激我揭穿了小王八蛋的骗局,一定会重重的奖赏我!”

喃喃自语着,李南天来到了病床边,一脸疯狂的拨掉了一枚银针。

“哈哈哈哈!”当看到心电监护仪上的曲线十分平稳,李南天再也忍不住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来,又拨掉了剩下的两枚银针。

“滴!”就在这个时候,心电监护仪怪叫了一声,本来跳动着的曲线,开始迅速变直,老人脑袋一歪,再一次昏死了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