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0 08:53:00

秦氏建工和秋山会社,是天海两大顶级建材批发商,本来秋山会社是稳压了秦氏建工一头的,但随着秦明月三年前入主秦氏建工,秦氏建工反而隐隐有了压秋山会社一头的势头。

这一次得知星梦集团要到天海来寻找建材合作商后,秋山感觉到了巨大的商机,并做了深入的分析,她觉得,秦氏建工应该是自己最强的对手。

为了避免在竞标的时候和秦氏建工打价格战,小叶秋山才想出了这兵不丸血的一招,却没有想到,在茶道比赛上,输给了秦明月。

按照当初的约定,如果秋山会社再输,就不能参加星梦集团的竞标大会,小叶秋山自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再加上对石成玉这个跳出来的黑马恨之入骨,这才同意了小泽野牛将石成玉弄残甚至弄死的请示!

“找机会,下死手!”在发球的时候,小泽野牛和队员小声的交流着。

秋山会社的队员精神一振,才开场不到一分钟,竟然就被石成玉奇迹一样的连追两球,他们的士气已经掉了一半,现在小泽野牛的命令,却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只要弄残或弄死石成玉,剩下的秦氏建工的队员,根本不够自己玩的,自己还是这场比赛的王者!

石成玉完全无视了队员及场中观众崇拜的目光,而是眯着眼睛看着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小泽野牛,嘴角泛着一丝淡淡的冷意。

篮球是一项团体运动,而在石成玉上场的时候,因为比分的距离、孙龙的受伤,秦氏建工这一方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

石成玉知道,哀兵必败的道理,更知道凭着自己一人,就算实力再强悍,也无法力挽狂澜,所以一上来以后,就连下两城,得了五分。

现在秦氏集团的士气已经涨了起来,但秋山会社的士气也不弱,接下来自己要做的,就是完成一记绝杀,彻底打压小泽野牛等人的士气。

小泽野牛赤红着眼睛接过了球,如同挑衅一样冲到了石成玉身边,刚刚那一记盖帽,让他记忆犹新,但身为职业选手,他很不服气,他想用事实来证明,石成玉只是运气好!

连续做了几个假动作,看到石成玉给自己带得左摇右晃,小泽野牛如利箭一样从石成玉身边冲了过去。

听着场中轰天的喝彩声,小泽野牛一阵得意,怎么样,哥们技术高吧,你们竟然都忘记国界来替我加油了!

咦,怎么回事,球呢?

操!

只是当感觉到击球的手落了个空,小泽野牛一呆,猛的转过身来,就看到石成玉正带着球,往自己篮下疾冲!

“八嘎牙路!”小泽野牛的眼睛红得跟能滴出血来,骂了一句国骂,一脸不甘的冲向了石成玉。

小泽野牛觉得,这种羞辱,比狠狠的揍自己一顿都要让自己难堪,在这一瞬间,小泽野牛冲着队员们使了个眼色,队员们会意,故意拦住了刘铁他们。

“石成玉,小心他们使阴招!”当看到小泽野牛竟然和另外一个职业选手成夹击之势冲向了石成玉,秦氏建工的其他队员则纷纷被拦下,孙龙脸色一变,提醒着石成玉。

“小鬼子,打不过又想玩阴的吗,你们特么的真不是东西!”不少懂篮球的人,想起了刚刚孙龙被撞飞的一幕,纷纷怒骂!

“小心!”韦婉响起了一声当啸,当看到有些人有些怪异的看着自己时,才红着脸坐了下来。

“小子,你再牛逼,但在我们的合击之下,至少得断六条肋骨!”越来越近了,小泽野牛和另外一名职业选手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残忍!

石成玉冲到篮下的时候,小泽和熊田也正好赶到,看到石成玉纵身跳起,似乎想要扣篮,小泽野牛一声暴吼,足尖在地上一点,仗着身高的优势,狠狠一巴掌盖向了石成玉的胳膊,另一只手,也呈肘击状,狠狠的砸向了石成玉的胸口。

和小泽配合多年,熊田又怎么能不明白小泽的心意,也同时跳了起来,恰到好处的拦住了场中裁判的视线。

“呼!”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场中,小泽和熊田就是如同两座大山,谁都不会怀疑,相对瘦小的石成玉,在这一记碰撞下,会筋断骨裂。

秦明月也霍的一下站了起来,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变了颜色,小叶秋山却在这个时候微微一笑:“秦总,你太过紧张了,比赛么,难免有个损伤,如果我是你,一定不会这么沉不住气的!”

说时迟,那时快,小泽的巴掌,狠狠的煽在了石成玉的胳膊上,但石成玉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被煽飞出去,反而一股巨大的反弹力传来,小泽惨叫了一声,捂着胳膊往地下落。

在这一瞬间,石成玉的肘部,狠狠的砸在了小泽的胸口,几声微不可闻的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小泽野牛如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石成玉却借着那肘击的反震之力,身体又往上升了少许,胳膊一抡。

“砰!”篮球带着一丝尖啸,落入了框里,石成玉如猿猴一样挂在了篮框上。

静,死一样的寂静!

“好!”

万分之一秒的沉寂后,体育场再一次暴发出了轰天的喝彩声,声音直冲云霄,仿佛要将体育场的顶给掀了!

“犯规,这是故意犯规,秦明月,你的人不守规矩!”主席台上的小叶秋山霍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铁青。

“秋山小姐,你太过紧张了,比赛么,难免有个损伤,如果我是你,一定不会这么沉不住气的!”秦明月抬起头来,冲着小叶秋山一笑。

小叶秋山一呆,几秒钟之前,自己这样讽刺过秦明月,但现在却被秦明月还击了回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吗?

小叶秋山有些失神落魄的坐了下来,小泽野牛失去了战力,对方又有石成玉这样的猛人,难道这一次,又要败了吗。

小泽野牛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整个体育馆似乎都震动了两下,在众人的喝彩声中,小泽野牛看着走向了自己的石成玉,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恐惧。

“我也是故意的,你也同样不能把我怎么样!”石成玉伸手去拉小泽野牛的时候,一脸戏谑的来了一句。

这是小泽野牛刚刚冲孙龙说的话,现在被石成玉反击了回来,小泽野牛气得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昏了过去。

两分钟,仅仅用了两分种,石成玉二十米外投篮,一击就中,盖了小泽野牛一个大帽,还助攻拿下了两分,现在又来了个大力扣篮,同时将小泽野牛撞飞!

秋山会社的人,看着石成玉,听着那惊天动地的喝彩声,每个人都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

下半场的比赛,因为石成玉的出现,又因为小泽野牛的退场,变成了一边倒的局势,最后,比分锁定在了九十五比八十三。

当终场哨声响起的时候,整个体育馆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石成玉被队员们当成英雄一样高高抛向了空中。

小叶秋山脸色十分难看的下了主席台,来到了小泽野牛的身边,当听到小泽野牛的肋骨断了五根,腕骨骨裂,终身都不可能再打比赛以后,脸沉得跟要滴出血来一样。

“比赛中受伤,真的是太平常的事情了,秋山小姐,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小泽的医药费我们秦氏建工出了吧。”秦明月却笑颜如花,一脸真诚的道。

秦明月的真诚,落在小叶秋山的眼里,却变成了红果果的讽刺,小叶秋山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走向了正被人如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了中间的石成玉。

看到小叶秋山,秦氏建工的员工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小叶秋山走到了石成玉的身边,上下打量着石成玉:“真没想到,秦氏建工,竟然也会耍阴谋,竟然请了国家队的队员,来打这场比赛!”

石成玉呆了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不好意思,你太高看我了,其实我只在高中的时候,打过一场球罢了,而且这么多年没有煅练,手法已经生疏了!”

小叶秋山差一点一口逆血喷了出来,尼玛呀,还高中时候打过一场球,还多年没练,手法生疏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些国家队员不是要喝西北风去了!

“这就是我们公司的普通员工,身份证号码和经历,都可以查得到的,秋山小姐说他是国家队,难道是觉得我们秦氏建工的篮球队,要高过你们国家队的水平不成?”

这个时候,秦明月一脸笑容的在一边狠狠的补了一刀。

小叶秋山的胸脯剧烈的鼓胀了起来,但很快,小叶秋山就恢复了平静,侧过头来,一脸笑容的看着秦明月:“秦总,这一次的赌约,三局两胜,我们输得无话可说!”

“但我还想和你赛第三场,武术比赛,输了,我会将秋山百分之三十的市场份额让给秦氏建工,你们如果输了的话,我不要你们的份额,只希望你们能将以前的赌约作废。”

“秦总,你敢不敢再和我赌一吧!”小叶秋山上前了一步,眯着的眼睛中,闪烁着浓浓的轻蔑和挑衅!

第十七章 敢不敢再赌一把

秦氏建工和秋山会社,是天海两大顶级建材批发商,本来秋山会社是稳压了秦氏建工一头的,但随着秦明月三年前入主秦氏建工,秦氏建工反而隐隐有了压秋山会社一头的势头。

这一次得知星梦集团要到天海来寻找建材合作商后,秋山感觉到了巨大的商机,并做了深入的分析,她觉得,秦氏建工应该是自己最强的对手。

为了避免在竞标的时候和秦氏建工打价格战,小叶秋山才想出了这兵不丸血的一招,却没有想到,在茶道比赛上,输给了秦明月。

按照当初的约定,如果秋山会社再输,就不能参加星梦集团的竞标大会,小叶秋山自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再加上对石成玉这个跳出来的黑马恨之入骨,这才同意了小泽野牛将石成玉弄残甚至弄死的请示!

“找机会,下死手!”在发球的时候,小泽野牛和队员小声的交流着。

秋山会社的队员精神一振,才开场不到一分钟,竟然就被石成玉奇迹一样的连追两球,他们的士气已经掉了一半,现在小泽野牛的命令,却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只要弄残或弄死石成玉,剩下的秦氏建工的队员,根本不够自己玩的,自己还是这场比赛的王者!

石成玉完全无视了队员及场中观众崇拜的目光,而是眯着眼睛看着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小泽野牛,嘴角泛着一丝淡淡的冷意。

篮球是一项团体运动,而在石成玉上场的时候,因为比分的距离、孙龙的受伤,秦氏建工这一方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

石成玉知道,哀兵必败的道理,更知道凭着自己一人,就算实力再强悍,也无法力挽狂澜,所以一上来以后,就连下两城,得了五分。

现在秦氏集团的士气已经涨了起来,但秋山会社的士气也不弱,接下来自己要做的,就是完成一记绝杀,彻底打压小泽野牛等人的士气。

小泽野牛赤红着眼睛接过了球,如同挑衅一样冲到了石成玉身边,刚刚那一记盖帽,让他记忆犹新,但身为职业选手,他很不服气,他想用事实来证明,石成玉只是运气好!

连续做了几个假动作,看到石成玉给自己带得左摇右晃,小泽野牛如利箭一样从石成玉身边冲了过去。

听着场中轰天的喝彩声,小泽野牛一阵得意,怎么样,哥们技术高吧,你们竟然都忘记国界来替我加油了!

咦,怎么回事,球呢?

操!

只是当感觉到击球的手落了个空,小泽野牛一呆,猛的转过身来,就看到石成玉正带着球,往自己篮下疾冲!

“八嘎牙路!”小泽野牛的眼睛红得跟能滴出血来,骂了一句国骂,一脸不甘的冲向了石成玉。

小泽野牛觉得,这种羞辱,比狠狠的揍自己一顿都要让自己难堪,在这一瞬间,小泽野牛冲着队员们使了个眼色,队员们会意,故意拦住了刘铁他们。

“石成玉,小心他们使阴招!”当看到小泽野牛竟然和另外一个职业选手成夹击之势冲向了石成玉,秦氏建工的其他队员则纷纷被拦下,孙龙脸色一变,提醒着石成玉。

“小鬼子,打不过又想玩阴的吗,你们特么的真不是东西!”不少懂篮球的人,想起了刚刚孙龙被撞飞的一幕,纷纷怒骂!

“小心!”韦婉响起了一声当啸,当看到有些人有些怪异的看着自己时,才红着脸坐了下来。

“小子,你再牛逼,但在我们的合击之下,至少得断六条肋骨!”越来越近了,小泽野牛和另外一名职业选手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残忍!

石成玉冲到篮下的时候,小泽和熊田也正好赶到,看到石成玉纵身跳起,似乎想要扣篮,小泽野牛一声暴吼,足尖在地上一点,仗着身高的优势,狠狠一巴掌盖向了石成玉的胳膊,另一只手,也呈肘击状,狠狠的砸向了石成玉的胸口。

和小泽配合多年,熊田又怎么能不明白小泽的心意,也同时跳了起来,恰到好处的拦住了场中裁判的视线。

“呼!”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场中,小泽和熊田就是如同两座大山,谁都不会怀疑,相对瘦小的石成玉,在这一记碰撞下,会筋断骨裂。

秦明月也霍的一下站了起来,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变了颜色,小叶秋山却在这个时候微微一笑:“秦总,你太过紧张了,比赛么,难免有个损伤,如果我是你,一定不会这么沉不住气的!”

说时迟,那时快,小泽的巴掌,狠狠的煽在了石成玉的胳膊上,但石成玉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被煽飞出去,反而一股巨大的反弹力传来,小泽惨叫了一声,捂着胳膊往地下落。

在这一瞬间,石成玉的肘部,狠狠的砸在了小泽的胸口,几声微不可闻的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小泽野牛如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石成玉却借着那肘击的反震之力,身体又往上升了少许,胳膊一抡。

“砰!”篮球带着一丝尖啸,落入了框里,石成玉如猿猴一样挂在了篮框上。

静,死一样的寂静!

“好!”

万分之一秒的沉寂后,体育场再一次暴发出了轰天的喝彩声,声音直冲云霄,仿佛要将体育场的顶给掀了!

“犯规,这是故意犯规,秦明月,你的人不守规矩!”主席台上的小叶秋山霍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铁青。

“秋山小姐,你太过紧张了,比赛么,难免有个损伤,如果我是你,一定不会这么沉不住气的!”秦明月抬起头来,冲着小叶秋山一笑。

小叶秋山一呆,几秒钟之前,自己这样讽刺过秦明月,但现在却被秦明月还击了回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吗?

小叶秋山有些失神落魄的坐了下来,小泽野牛失去了战力,对方又有石成玉这样的猛人,难道这一次,又要败了吗。

小泽野牛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整个体育馆似乎都震动了两下,在众人的喝彩声中,小泽野牛看着走向了自己的石成玉,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恐惧。

“我也是故意的,你也同样不能把我怎么样!”石成玉伸手去拉小泽野牛的时候,一脸戏谑的来了一句。

这是小泽野牛刚刚冲孙龙说的话,现在被石成玉反击了回来,小泽野牛气得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昏了过去。

两分钟,仅仅用了两分种,石成玉二十米外投篮,一击就中,盖了小泽野牛一个大帽,还助攻拿下了两分,现在又来了个大力扣篮,同时将小泽野牛撞飞!

秋山会社的人,看着石成玉,听着那惊天动地的喝彩声,每个人都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

下半场的比赛,因为石成玉的出现,又因为小泽野牛的退场,变成了一边倒的局势,最后,比分锁定在了九十五比八十三。

当终场哨声响起的时候,整个体育馆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石成玉被队员们当成英雄一样高高抛向了空中。

小叶秋山脸色十分难看的下了主席台,来到了小泽野牛的身边,当听到小泽野牛的肋骨断了五根,腕骨骨裂,终身都不可能再打比赛以后,脸沉得跟要滴出血来一样。

“比赛中受伤,真的是太平常的事情了,秋山小姐,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小泽的医药费我们秦氏建工出了吧。”秦明月却笑颜如花,一脸真诚的道。

秦明月的真诚,落在小叶秋山的眼里,却变成了红果果的讽刺,小叶秋山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走向了正被人如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了中间的石成玉。

看到小叶秋山,秦氏建工的员工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小叶秋山走到了石成玉的身边,上下打量着石成玉:“真没想到,秦氏建工,竟然也会耍阴谋,竟然请了国家队的队员,来打这场比赛!”

石成玉呆了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不好意思,你太高看我了,其实我只在高中的时候,打过一场球罢了,而且这么多年没有煅练,手法已经生疏了!”

小叶秋山差一点一口逆血喷了出来,尼玛呀,还高中时候打过一场球,还多年没练,手法生疏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些国家队员不是要喝西北风去了!

“这就是我们公司的普通员工,身份证号码和经历,都可以查得到的,秋山小姐说他是国家队,难道是觉得我们秦氏建工的篮球队,要高过你们国家队的水平不成?”

这个时候,秦明月一脸笑容的在一边狠狠的补了一刀。

小叶秋山的胸脯剧烈的鼓胀了起来,但很快,小叶秋山就恢复了平静,侧过头来,一脸笑容的看着秦明月:“秦总,这一次的赌约,三局两胜,我们输得无话可说!”

“但我还想和你赛第三场,武术比赛,输了,我会将秋山百分之三十的市场份额让给秦氏建工,你们如果输了的话,我不要你们的份额,只希望你们能将以前的赌约作废。”

“秦总,你敢不敢再和我赌一吧!”小叶秋山上前了一步,眯着的眼睛中,闪烁着浓浓的轻蔑和挑衅!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