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3 09:17:00

“小子,我本不想和你们这些臭保安一般见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是想逼我动手呀!”中年男人脸色又是一变,直接掏出了手机,似乎是想要叫人。

“我看你是因为怕被我拆穿了把戏,狗急跳墙吧?”石成玉却如同看着个跳梁小丑般的看着中年男人。

“我让你长长眼!”说罢,石成玉直接扭头望向了赵丽,却伸手抓向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心中一凛,下意识缩了缩身体,但却没躲开,被石成玉抓住了后颈后,被石成玉一把拽到了赵丽的身边,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这包是高仿的,你打开里面的夹层,将里面的包衬翻出来,就可以知道,我说的有没有错了。”石成玉这才指了指中年男人胳膊下夹着的包。

赵丽一愣,看到石成玉说得有板有眼的样子以后,将信将疑的将包拿了过来。

“赵丽,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愿意相信一个臭保安,枉我对你那么好。”中年男人痛心疾首的看着赵丽。

“闭嘴!”

石成玉却狠狠一巴掌抽在了中年男人的脸上,直接将中年男人抽得七晕八素的,再也不敢吭声了。

“你个王八蛋,骗子!”赵丽打开了包,按石成玉所说的检查了一下,当看到上面用英文字刻着的龙国制造时,歇斯底里的怪叫了一声,直接将包砸在了中年男人的脑袋上。

价值五万多的阿玛尼是高仿,那就意味着中年男人的玉板指也只值一万块,想到自己竟然还妄想着这个骗子给自己带来荣华富贵,赵丽自然恼羞成怒。

“赵丽!”中年男人却并没有被揭穿了的心虚,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赵丽:“我跟你说过,我是做生意的,排场很重要,而我的钱,又全拿来做了项目,用些高仿来提升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为了好和客户交流罢了,如果你不相信我,你现在就可以走,但我提醒你,你不要后悔就行了。”

看着中年男人振振有辞的样子,赵丽不禁呆了一呆,但赵丽并不是傻逼,直接一把揪住了中年男人的衣领:“离开也可以,你得将我投资的五万块,还给我。”

“我不是跟你说过,那些钱我已经用来投资了吗?”中年男人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赵丽:“赵丽,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好,给我两天时间,我去筹钱,到时候,我给你十万,算是你前期投资的回报,但从此以后,我们一刀两断,我再赚多少,和你就没关系了!”

赵丽再呆,中年男人到了现在如此底气十足,难道真的是自己判断错误了。

“啪!”

石成玉又狠狠一巴掌煽在了中年男人的脸上:“麻痹的,你真的当我们是傻子是不是?”

“你身上穿的戴的用的,无一不是高仿,整个行头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万块,竟然还在这里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还什么赚的钱和她无关,说,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

中年男人下意识的想要说没猫腻,但和石成玉的目光一碰,却发现石成玉的目光如磁石一样,让自己忍不住深陷其中。

“我是在骗赵丽,这个傻逼真的好骗,我只花钱请她吃了一顿饭,她就相信了我的玉板指值三百万,在投资着一个上亿元的项目,竟然拿着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五万块要投资!”

“我知道赵丽还有钱,至少还有十万,我想把她所有的钱都骗到手后,再将她卖了,这样,我还能再赚一笔!”

“哈哈哈哈!”说到这里,中年男人再也忍不住一脸得意的笑了起来:“我行骗这么久了,赵丽这个傻逼是最容易被骗的那个,可笑她还将我当成了救世主,不但像皇帝一样侍候着我,还想着成为我的老婆!”

“真不知道,这个傻逼如果知道我只是一个连高中都没上过的农民,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虽然中年男人在笑,虽然现在是大中午的,烈日高照,但孙龙等人却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中年男人真的是个骗子,而赵丽却毫无察觉,如果真的任由这个骗局进行下去,赵丽不但会人财两空,还会经历生不如死的遭遇!

几乎所有人都目光怪异的看着石成玉,他们虽然不知道中年男人为什么会和盘托出,但却知道,这一定和石成玉有关。

“哇!”

赵丽站在那里,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突然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

孙龙脚步一动,但当看到石成玉玩味的表情以后,却苦笑着缩回了脚:“自作孽,不可活!”

“骗子,你这个骗子,我要扒了你的皮!”赵丽一把抹去了嘴角的鲜血,恶狠狠的扑向了中年男人。

身上连挨了两拳,中年男人眼中的茫然消失了,在看到赵丽又一次冲了过来后,一把抓住了赵丽的手腕:“赵丽,你疯了是不是,难道你不想赚钱了!”

“我赚你麻痹呀!”看到中年男人竟然不知道事情已经败露,还想骗自己,赵丽势若疯虎,挣脱了中年男人后,和中年男人撕打在了一起。

“啪啪啪!”

赵丽毕竟是个弱质女流,不是中年男人的对手,很快被中年男人压在了地上,中年男人的巴掌,如雨点一样落在了赵丽的脸上。

“王八蛋!”孙龙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了一声,冲过去将中年男人踹倒在地,一阵拳打脚踢。

直到将中年男人踹得只剩下了一口气,孙龙才被刘铁等人拉开了,在石成玉的眼色下,一个篮球队员走到一边拨打了报警电话。

巡捕很快赶到,将中年男人控制了起来,赵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着中年男人。

事实已经很清楚,中年男人被押上了警车,赵丽做为受害者,自然要去录口供,在上车之前,赵丽却一把甩开了搀扶着自己的巡捕,冲到了孙龙的面前:“孙龙,你还是放不下我,要不然不会在我被欺负的时候出手,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和你从头开始!”

“对不起!”孙龙却摇了摇头:“我出手,是不想骗子那么嚣张,至于我们,真的结束了!”

说完这句话,孙龙扭头就走,赵丽失魂落魄的看着孙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石成玉快步追上了孙龙,重重的拍了拍有些失落的孙龙:“你做得对,赵丽这样的女人,太虚荣太刻薄,现在她觉得无助,会和你在一起,但不久以后,她还会因为贪幕虚荣,再甩了你,再在你身上捅上一刀!”

孙龙低头不语,良久以后,才抬起头来,冲着石成玉一笑:“石少,谢谢你。”

石成玉也一笑,他知道,直到这一刻,孙龙才算是真正的放下了。

吃饭的时候,除了赵明君以外秦氏建工的高层都到了场,秦明月频频举杯,庆祝篮球比赛的胜利,虽然也和石成玉碰了杯,但却是以总裁的身份,谁也看不出来,石成玉是秦明月的老公。

在办公室无所事事的呆了一下午,下班后,石成玉开着车来到了天海大学,在门口等了秦曼老半天,发现秦曼还没有出来以后,石成玉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秦曼。

放下电话,石成玉不禁苦笑了一声,这个小妮子,下午没课回了家也不说一声,搞得自己白跑了一趟。

正准备上车离开,几辆面包车却从远处驶了过来,不等车子停稳,车门就打开了,手持着钢管砍刀的汉子,跳下了车,将石成玉围在了中间。

“呼啦!”

随着这些混子的出现,学校里面又冲出了一大伙人,领头的,正是蒋凡和谢玉两人。

“哈哈哈哈!”看到被包围的石成玉,两人纵声狂笑,尤其是蒋凡,一个箭步冲到了石成玉身边,重重的推了石成玉一把:“傻逼,你不是挺狂的吗,有本事,你再给老子狂一个!”

蒋凡知道,面包车里下来的,都是谢玉的哥哥谢虎的手下,这些人可都是见过血的,打起架来,也个个如狼似虎,光凭着这些人,就够石成玉喝一壶的。

蒋凡更知道,蒋长生已经说动了天狼,天狼已经派出了棍子,棍子就在赶来的路上,像这样的阵仗,就算石成玉有三头六臂,也绝不可能逃过这一劫,所以一上来就直接挑衅起了石成玉。

“滚!”石成玉轻喝了一声,狠狠一巴掌抡了下去。

“啪!”

蒋凡被这一巴掌煽得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停下来的时候,本来就肿得高高的脸上,又多了一道巴掌印。

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傻逼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敢出手,他的脑袋怕是被驴踢了吧!

“哥,你看到没有,这家伙嚣张得没边了,今天我要弄死他,你一定帮我弄死他!”谢玉眼角抽了抽,只是在看到石成玉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后,一边往人群里挤,一边冲着谢虎叫着。

“谢虎也来了!”石成玉一愣,下意识的打量着人群中的谢虎。

谢虎剃着夹着,眼角明显有一道刀疤,使得他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凶狠,坟起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仿佛可以摧毁一切。

看到石成玉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谢虎嘲弄的一笑,掏出烟叼在了嘴上,任由小弟点上以后,才歪着脑袋走到了石成玉的面前:“你就是那个傻逼石成玉?”

第二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小子,我本不想和你们这些臭保安一般见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是想逼我动手呀!”中年男人脸色又是一变,直接掏出了手机,似乎是想要叫人。

“我看你是因为怕被我拆穿了把戏,狗急跳墙吧?”石成玉却如同看着个跳梁小丑般的看着中年男人。

“我让你长长眼!”说罢,石成玉直接扭头望向了赵丽,却伸手抓向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心中一凛,下意识缩了缩身体,但却没躲开,被石成玉抓住了后颈后,被石成玉一把拽到了赵丽的身边,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这包是高仿的,你打开里面的夹层,将里面的包衬翻出来,就可以知道,我说的有没有错了。”石成玉这才指了指中年男人胳膊下夹着的包。

赵丽一愣,看到石成玉说得有板有眼的样子以后,将信将疑的将包拿了过来。

“赵丽,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愿意相信一个臭保安,枉我对你那么好。”中年男人痛心疾首的看着赵丽。

“闭嘴!”

石成玉却狠狠一巴掌抽在了中年男人的脸上,直接将中年男人抽得七晕八素的,再也不敢吭声了。

“你个王八蛋,骗子!”赵丽打开了包,按石成玉所说的检查了一下,当看到上面用英文字刻着的龙国制造时,歇斯底里的怪叫了一声,直接将包砸在了中年男人的脑袋上。

价值五万多的阿玛尼是高仿,那就意味着中年男人的玉板指也只值一万块,想到自己竟然还妄想着这个骗子给自己带来荣华富贵,赵丽自然恼羞成怒。

“赵丽!”中年男人却并没有被揭穿了的心虚,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赵丽:“我跟你说过,我是做生意的,排场很重要,而我的钱,又全拿来做了项目,用些高仿来提升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为了好和客户交流罢了,如果你不相信我,你现在就可以走,但我提醒你,你不要后悔就行了。”

看着中年男人振振有辞的样子,赵丽不禁呆了一呆,但赵丽并不是傻逼,直接一把揪住了中年男人的衣领:“离开也可以,你得将我投资的五万块,还给我。”

“我不是跟你说过,那些钱我已经用来投资了吗?”中年男人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赵丽:“赵丽,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好,给我两天时间,我去筹钱,到时候,我给你十万,算是你前期投资的回报,但从此以后,我们一刀两断,我再赚多少,和你就没关系了!”

赵丽再呆,中年男人到了现在如此底气十足,难道真的是自己判断错误了。

“啪!”

石成玉又狠狠一巴掌煽在了中年男人的脸上:“麻痹的,你真的当我们是傻子是不是?”

“你身上穿的戴的用的,无一不是高仿,整个行头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万块,竟然还在这里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还什么赚的钱和她无关,说,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

中年男人下意识的想要说没猫腻,但和石成玉的目光一碰,却发现石成玉的目光如磁石一样,让自己忍不住深陷其中。

“我是在骗赵丽,这个傻逼真的好骗,我只花钱请她吃了一顿饭,她就相信了我的玉板指值三百万,在投资着一个上亿元的项目,竟然拿着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五万块要投资!”

“我知道赵丽还有钱,至少还有十万,我想把她所有的钱都骗到手后,再将她卖了,这样,我还能再赚一笔!”

“哈哈哈哈!”说到这里,中年男人再也忍不住一脸得意的笑了起来:“我行骗这么久了,赵丽这个傻逼是最容易被骗的那个,可笑她还将我当成了救世主,不但像皇帝一样侍候着我,还想着成为我的老婆!”

“真不知道,这个傻逼如果知道我只是一个连高中都没上过的农民,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虽然中年男人在笑,虽然现在是大中午的,烈日高照,但孙龙等人却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中年男人真的是个骗子,而赵丽却毫无察觉,如果真的任由这个骗局进行下去,赵丽不但会人财两空,还会经历生不如死的遭遇!

几乎所有人都目光怪异的看着石成玉,他们虽然不知道中年男人为什么会和盘托出,但却知道,这一定和石成玉有关。

“哇!”

赵丽站在那里,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突然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

孙龙脚步一动,但当看到石成玉玩味的表情以后,却苦笑着缩回了脚:“自作孽,不可活!”

“骗子,你这个骗子,我要扒了你的皮!”赵丽一把抹去了嘴角的鲜血,恶狠狠的扑向了中年男人。

身上连挨了两拳,中年男人眼中的茫然消失了,在看到赵丽又一次冲了过来后,一把抓住了赵丽的手腕:“赵丽,你疯了是不是,难道你不想赚钱了!”

“我赚你麻痹呀!”看到中年男人竟然不知道事情已经败露,还想骗自己,赵丽势若疯虎,挣脱了中年男人后,和中年男人撕打在了一起。

“啪啪啪!”

赵丽毕竟是个弱质女流,不是中年男人的对手,很快被中年男人压在了地上,中年男人的巴掌,如雨点一样落在了赵丽的脸上。

“王八蛋!”孙龙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了一声,冲过去将中年男人踹倒在地,一阵拳打脚踢。

直到将中年男人踹得只剩下了一口气,孙龙才被刘铁等人拉开了,在石成玉的眼色下,一个篮球队员走到一边拨打了报警电话。

巡捕很快赶到,将中年男人控制了起来,赵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着中年男人。

事实已经很清楚,中年男人被押上了警车,赵丽做为受害者,自然要去录口供,在上车之前,赵丽却一把甩开了搀扶着自己的巡捕,冲到了孙龙的面前:“孙龙,你还是放不下我,要不然不会在我被欺负的时候出手,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和你从头开始!”

“对不起!”孙龙却摇了摇头:“我出手,是不想骗子那么嚣张,至于我们,真的结束了!”

说完这句话,孙龙扭头就走,赵丽失魂落魄的看着孙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石成玉快步追上了孙龙,重重的拍了拍有些失落的孙龙:“你做得对,赵丽这样的女人,太虚荣太刻薄,现在她觉得无助,会和你在一起,但不久以后,她还会因为贪幕虚荣,再甩了你,再在你身上捅上一刀!”

孙龙低头不语,良久以后,才抬起头来,冲着石成玉一笑:“石少,谢谢你。”

石成玉也一笑,他知道,直到这一刻,孙龙才算是真正的放下了。

吃饭的时候,除了赵明君以外秦氏建工的高层都到了场,秦明月频频举杯,庆祝篮球比赛的胜利,虽然也和石成玉碰了杯,但却是以总裁的身份,谁也看不出来,石成玉是秦明月的老公。

在办公室无所事事的呆了一下午,下班后,石成玉开着车来到了天海大学,在门口等了秦曼老半天,发现秦曼还没有出来以后,石成玉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秦曼。

放下电话,石成玉不禁苦笑了一声,这个小妮子,下午没课回了家也不说一声,搞得自己白跑了一趟。

正准备上车离开,几辆面包车却从远处驶了过来,不等车子停稳,车门就打开了,手持着钢管砍刀的汉子,跳下了车,将石成玉围在了中间。

“呼啦!”

随着这些混子的出现,学校里面又冲出了一大伙人,领头的,正是蒋凡和谢玉两人。

“哈哈哈哈!”看到被包围的石成玉,两人纵声狂笑,尤其是蒋凡,一个箭步冲到了石成玉身边,重重的推了石成玉一把:“傻逼,你不是挺狂的吗,有本事,你再给老子狂一个!”

蒋凡知道,面包车里下来的,都是谢玉的哥哥谢虎的手下,这些人可都是见过血的,打起架来,也个个如狼似虎,光凭着这些人,就够石成玉喝一壶的。

蒋凡更知道,蒋长生已经说动了天狼,天狼已经派出了棍子,棍子就在赶来的路上,像这样的阵仗,就算石成玉有三头六臂,也绝不可能逃过这一劫,所以一上来就直接挑衅起了石成玉。

“滚!”石成玉轻喝了一声,狠狠一巴掌抡了下去。

“啪!”

蒋凡被这一巴掌煽得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停下来的时候,本来就肿得高高的脸上,又多了一道巴掌印。

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傻逼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敢出手,他的脑袋怕是被驴踢了吧!

“哥,你看到没有,这家伙嚣张得没边了,今天我要弄死他,你一定帮我弄死他!”谢玉眼角抽了抽,只是在看到石成玉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后,一边往人群里挤,一边冲着谢虎叫着。

“谢虎也来了!”石成玉一愣,下意识的打量着人群中的谢虎。

谢虎剃着夹着,眼角明显有一道刀疤,使得他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凶狠,坟起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仿佛可以摧毁一切。

看到石成玉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谢虎嘲弄的一笑,掏出烟叼在了嘴上,任由小弟点上以后,才歪着脑袋走到了石成玉的面前:“你就是那个傻逼石成玉?”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