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7 16:21:30

安海市的机场内,流风使劲的吸了一口空气然后缓缓的吐出,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虽然说国内的空气不好,但却也好多年没有闻到过了”

突然间流风伸出一只手,指着天空仰天大笑道:“我流风终于回来了”

哪里来的土包子

这是谁啊?

神经病吧!

这么热的天站在太阳底下恐怕是个傻子吧!

……

路过的众人都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流风,然后匆匆离去。

流风尴尬一笑的摸了摸鼻子,国内的人和国外的人就是不一样,随后流风眼睛中散发出一抹光芒慢慢的欣赏着过往的美女。

这才刚到五月中旬,天气就已经热了起来,美女们迫不及待的开始换上了她们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夏装,尤其是旅客流量极大的安海机场,又美又白的大腿已经开始晃人眼睛。

流风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的军绿色衬衫,衬衫下是一条灰色的马裤,黑长的腿毛就漏在外面,虽然是这样不伦不类的打扮但是依旧能够衬托流风那较好的身材。流风裤子右口袋鼓鼓的,那是他身上唯一一个值钱的东西。

流风正在欣赏着过往美女那白花花的美腿呢,一道甜美的电话铃声响起。

老公来电话了,老公来电话了。

铃声非常响引得不少路人都看向流风,可是当看到流风的手机后便一个个露出不屑之色,连忙离开。

流风才不管那些人是什么眼神呢,直接从右口袋内拿出了他那比砖头厚度少不了多少的大头机,直接接通了。

不等流风说话手机内便传来了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臭小子,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到达安海市了。雄厚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威严。

流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打了一个哈欠:“我的行踪不都是在你们掌握之中吗?就不用我说了吧”

臭小子,我是你爹,有你这么跟你爹说话的吗?话筒中的声音有些生气。

行了,赶紧说吧!你们不是早就下令不让我回国了,这次为什么又把我叫了回来。流风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是……

中年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话筒中就传来了一股苍老的声音。

小风,我是爷爷。

流风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感情,但随后就不见了,懒散道:“老头子,你把我叫回来干什么”

臭小子,那是你爷爷,有你这么没大没小的吗?中年人的声音有些恼怒,但很快就被训斥了。

小风,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欠人一个人情,现在需要你去帮我把这个人情还了。流猛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人情?流风一愣,随后就想起来以前在他小的时候老头子经常跟他讲的那个故事,好像就是老头子欠人人情的故事。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在哪里?流风直接道。

那人死了,你只需要找到他的孙女江霞把人情还了就可以,住在安海市一个名叫“梦之缘”的小区中。

好,我知道了。流风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流风此刻也没有心情看美女了,他现在要去一个这几年来只会出现在梦中的地方。

京都一间朴素的房间内,流猛看着手中早已挂掉的电话,无奈的笑了笑:“这小子的脾气真是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我”随后刘猛的眼中划过一道凌厉的光芒:“这次小风回来后我绝对不允许五年前的事情再次发生”

随后流猛走出房间看着杵在门前的流锐道:“不要封锁小风回国的消息,这次我到要看看那个老头子要动我的孙子”

流锐张了张嘴,但是看到流猛那坚定的目光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远在安海市的流风此刻来到了一所中学面前。

流风看着仍和记忆中一样的学校,眼中露出一丝怀念,恰巧这个时候一个年老的保安从保安室内走了出来,流风便直接走向保安。

站住,不是学校内工作的人员禁止入内。王澜看了流风一眼直接就把流风拦在了外面。

王老头,是我啊!你在仔细看看我是谁。流风也不恼怒。

我管你是谁,不是学校的工作人员就是不能进去,还有没大没小的,我都能当你爷爷了。王澜有些不满。

你个王老头,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偷拍女生照片的事情告诉校长,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和保洁阿姨的秘密公之于众,你是不是想……

王澜吓了一跳,这些东西除了他之外只有一个人知道,而且那个人也离开了好多年,难道。想着王澜连忙抬起头。

刚好,流风那贱贱的笑脸就印入了王澜的眼中。王澜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流风看着愣住的王澜嘿嘿一笑:“王老头,才几年没有见你就不认识我了,是不是还要我再说一些秘密你才能认出我啊”

王澜打了一个颤,擦了擦眼睛,语气还是有些惊讶:“小风,你回来了”

王老头,我回来了,要不要我们拥抱一下啊!说着流风还张开了双臂。

滚粗,和你抱了那些小姑娘该怎么想。王澜笑骂道。

流风撇了撇嘴笑骂道:“王老头你还是这么不正经”但随后流风的语气就变了变得有些伤感:“王老头,楠楠怎么样了”

嘎,提起楠楠王澜脸上的笑容也都消失不见了,叹了一口气道:“楠楠那个孩子考上了一个好大学,现在好像在做教师吧!”

教师?流风露出了一抹惨笑,他记得楠楠当初说过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教师看着那些无忧无虑的孩子。

小风,你当年……

王澜还没有说完就被流风打断了。

王老头不要问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以后要注意好身体。说完流风就转身离开了。

王澜看着流风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任谁也不会想到当年人人都羡慕的神仙伴侣会变成这个样子。

流风回到华国的事情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京都一件豪华的酒店内,洁白的传单上趴着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娇袍包裹着高挑玲珑的身段,莹润的瓜子脸,肌肤白里透红,一对柳叶弯眉下,精致的瑶鼻,性感丰润的花唇,一头青丝高盘在脑后,高雅雍容。

她手中拿着的正是流风在安海机场内被拍下的照片。她用白皙的手指抚摸着照片嘴中吐出几个字:“我看中的男人终于回来了”

流风现在的心情很是烦躁,本来他是准备今天就去找哪一个名叫“江霞”的人履行老头子的承诺。但是回到故地就是不愿回忆脑海中也自动会想起一些伤心的事情,所以流风改变了计划今天不想去找“江霞”了,他想大醉一场。

黑夜很快就来临了,安海市的白天是寂静的,而晚上则是热闹的。

流风没有打车只是孤零零的在街上行走着,流风原本以为像安海市这样的大都市酒吧应该到处都是,可没有想到找了许久却没有找到一间酒吧。正当流风就要放弃时“思倾酒吧”四个字映在了流风的眼中。

于是流风毫不犹豫的走进了酒吧内。

流风直接走到吧台做了下来。先生请问你要喝一杯什么?一名长相姣好的调酒师问道。

把你们酒吧最烈的酒给我拿过来,流风淡淡道。

调酒师已经在这里工作很久了所以他见过不少向流风这样的人,所以她也不在废话,拿了一瓶度数相对较高的酒递给了流风便不再关注流风。

流风直接打开瓶口,将一整瓶烈酒倒进嘴中,像喝凉水一样,几秒而已一瓶酒就已经被流风喝完了。

这瓶酒的度数太低了,我要自己去找一瓶度数高的。流风自言自语,直接走到调酒师的身旁拿酒。

而那调酒师不经意的一瞥刚好看到流风一口气将那一瓶酒给喝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她见过能喝的但是也没有见过这样喝的啊!

正好她在发愣流风也顺利的拿到了一瓶度数堪比酒精的酒,流风刚喝了一口,瞥到不远处的一幕,突然原本他手中完好的酒瓶慕名奇妙的碎了,可奇怪的是他的手并没有被酒瓶的碎渣给划伤。

第一章 是缘

安海市的机场内,流风使劲的吸了一口空气然后缓缓的吐出,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虽然说国内的空气不好,但却也好多年没有闻到过了”

突然间流风伸出一只手,指着天空仰天大笑道:“我流风终于回来了”

哪里来的土包子

这是谁啊?

神经病吧!

这么热的天站在太阳底下恐怕是个傻子吧!

……

路过的众人都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流风,然后匆匆离去。

流风尴尬一笑的摸了摸鼻子,国内的人和国外的人就是不一样,随后流风眼睛中散发出一抹光芒慢慢的欣赏着过往的美女。

这才刚到五月中旬,天气就已经热了起来,美女们迫不及待的开始换上了她们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夏装,尤其是旅客流量极大的安海机场,又美又白的大腿已经开始晃人眼睛。

流风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的军绿色衬衫,衬衫下是一条灰色的马裤,黑长的腿毛就漏在外面,虽然是这样不伦不类的打扮但是依旧能够衬托流风那较好的身材。流风裤子右口袋鼓鼓的,那是他身上唯一一个值钱的东西。

流风正在欣赏着过往美女那白花花的美腿呢,一道甜美的电话铃声响起。

老公来电话了,老公来电话了。

铃声非常响引得不少路人都看向流风,可是当看到流风的手机后便一个个露出不屑之色,连忙离开。

流风才不管那些人是什么眼神呢,直接从右口袋内拿出了他那比砖头厚度少不了多少的大头机,直接接通了。

不等流风说话手机内便传来了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臭小子,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到达安海市了。雄厚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威严。

流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打了一个哈欠:“我的行踪不都是在你们掌握之中吗?就不用我说了吧”

臭小子,我是你爹,有你这么跟你爹说话的吗?话筒中的声音有些生气。

行了,赶紧说吧!你们不是早就下令不让我回国了,这次为什么又把我叫了回来。流风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是……

中年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话筒中就传来了一股苍老的声音。

小风,我是爷爷。

流风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感情,但随后就不见了,懒散道:“老头子,你把我叫回来干什么”

臭小子,那是你爷爷,有你这么没大没小的吗?中年人的声音有些恼怒,但很快就被训斥了。

小风,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欠人一个人情,现在需要你去帮我把这个人情还了。流猛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人情?流风一愣,随后就想起来以前在他小的时候老头子经常跟他讲的那个故事,好像就是老头子欠人人情的故事。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在哪里?流风直接道。

那人死了,你只需要找到他的孙女江霞把人情还了就可以,住在安海市一个名叫“梦之缘”的小区中。

好,我知道了。流风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流风此刻也没有心情看美女了,他现在要去一个这几年来只会出现在梦中的地方。

京都一间朴素的房间内,流猛看着手中早已挂掉的电话,无奈的笑了笑:“这小子的脾气真是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我”随后刘猛的眼中划过一道凌厉的光芒:“这次小风回来后我绝对不允许五年前的事情再次发生”

随后流猛走出房间看着杵在门前的流锐道:“不要封锁小风回国的消息,这次我到要看看那个老头子要动我的孙子”

流锐张了张嘴,但是看到流猛那坚定的目光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远在安海市的流风此刻来到了一所中学面前。

流风看着仍和记忆中一样的学校,眼中露出一丝怀念,恰巧这个时候一个年老的保安从保安室内走了出来,流风便直接走向保安。

站住,不是学校内工作的人员禁止入内。王澜看了流风一眼直接就把流风拦在了外面。

王老头,是我啊!你在仔细看看我是谁。流风也不恼怒。

我管你是谁,不是学校的工作人员就是不能进去,还有没大没小的,我都能当你爷爷了。王澜有些不满。

你个王老头,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偷拍女生照片的事情告诉校长,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和保洁阿姨的秘密公之于众,你是不是想……

王澜吓了一跳,这些东西除了他之外只有一个人知道,而且那个人也离开了好多年,难道。想着王澜连忙抬起头。

刚好,流风那贱贱的笑脸就印入了王澜的眼中。王澜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流风看着愣住的王澜嘿嘿一笑:“王老头,才几年没有见你就不认识我了,是不是还要我再说一些秘密你才能认出我啊”

王澜打了一个颤,擦了擦眼睛,语气还是有些惊讶:“小风,你回来了”

王老头,我回来了,要不要我们拥抱一下啊!说着流风还张开了双臂。

滚粗,和你抱了那些小姑娘该怎么想。王澜笑骂道。

流风撇了撇嘴笑骂道:“王老头你还是这么不正经”但随后流风的语气就变了变得有些伤感:“王老头,楠楠怎么样了”

嘎,提起楠楠王澜脸上的笑容也都消失不见了,叹了一口气道:“楠楠那个孩子考上了一个好大学,现在好像在做教师吧!”

教师?流风露出了一抹惨笑,他记得楠楠当初说过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教师看着那些无忧无虑的孩子。

小风,你当年……

王澜还没有说完就被流风打断了。

王老头不要问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以后要注意好身体。说完流风就转身离开了。

王澜看着流风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任谁也不会想到当年人人都羡慕的神仙伴侣会变成这个样子。

流风回到华国的事情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京都一件豪华的酒店内,洁白的传单上趴着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娇袍包裹着高挑玲珑的身段,莹润的瓜子脸,肌肤白里透红,一对柳叶弯眉下,精致的瑶鼻,性感丰润的花唇,一头青丝高盘在脑后,高雅雍容。

她手中拿着的正是流风在安海机场内被拍下的照片。她用白皙的手指抚摸着照片嘴中吐出几个字:“我看中的男人终于回来了”

流风现在的心情很是烦躁,本来他是准备今天就去找哪一个名叫“江霞”的人履行老头子的承诺。但是回到故地就是不愿回忆脑海中也自动会想起一些伤心的事情,所以流风改变了计划今天不想去找“江霞”了,他想大醉一场。

黑夜很快就来临了,安海市的白天是寂静的,而晚上则是热闹的。

流风没有打车只是孤零零的在街上行走着,流风原本以为像安海市这样的大都市酒吧应该到处都是,可没有想到找了许久却没有找到一间酒吧。正当流风就要放弃时“思倾酒吧”四个字映在了流风的眼中。

于是流风毫不犹豫的走进了酒吧内。

流风直接走到吧台做了下来。先生请问你要喝一杯什么?一名长相姣好的调酒师问道。

把你们酒吧最烈的酒给我拿过来,流风淡淡道。

调酒师已经在这里工作很久了所以他见过不少向流风这样的人,所以她也不在废话,拿了一瓶度数相对较高的酒递给了流风便不再关注流风。

流风直接打开瓶口,将一整瓶烈酒倒进嘴中,像喝凉水一样,几秒而已一瓶酒就已经被流风喝完了。

这瓶酒的度数太低了,我要自己去找一瓶度数高的。流风自言自语,直接走到调酒师的身旁拿酒。

而那调酒师不经意的一瞥刚好看到流风一口气将那一瓶酒给喝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她见过能喝的但是也没有见过这样喝的啊!

正好她在发愣流风也顺利的拿到了一瓶度数堪比酒精的酒,流风刚喝了一口,瞥到不远处的一幕,突然原本他手中完好的酒瓶慕名奇妙的碎了,可奇怪的是他的手并没有被酒瓶的碎渣给划伤。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