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15:01:05

老婆你为什么只怀疑你的秘书而不怀疑总监梦瑶呢?流风很是好奇,不知道江霞为什么那么信任梦瑶。

哼,我和梦瑶之间的感情不是你能理解的,还有你让我躲在这里干什么?江霞不满的看着流风,她感觉流风就是在趁机占她的便宜,此刻她和流风两人正躲在她平时小憩和换衣服的小房间,一个人的话没什么但是两个人的话就有些拥挤了。

此刻流风也有些不好受,两个人贴的太近了,江霞身上那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偶尔碰到那细腻柔软的皮肤,流风就是一阵心动,为了不给江霞留下不好的印象,于是连忙转移注意力道:“老婆你就相信我吧!我敢说那个偷偷安装窃听器的人一定会过来的”

不许叫我老婆,江霞娇哼道:“如果不来怎么办”

嘿嘿,不来的话就罚我今晚给老婆你暖床。流风一直奉行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可很快他就后悔了。

脚上传来的那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再一次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人不要太得瑟:“老婆你好狠”七八厘米长的高跟鞋直接就踩到了脚上,滋味那叫一个酸爽。

都说了不准叫我老婆,江霞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她决定了以后只要流风不停她的话或者说惹她生气了她就用高跟鞋狠狠的踩他的脚,这想法要是让流风知道了就不知道改做何感想。

接下来的时间流风一边等待一边占便宜,好不自在,虽然说脚很痛但是心里美啊!两人之间的隔阂好像少了一些,就在江霞气急败坏又想一脚踩下去的时候流风说话了。

“老婆别踩了,来人了”流风的眼中透过那道门缝紧紧的盯着外面。

江霞一愣也跟着看去,但是外面空空的根本就没有人,便下意识的以为流风是在骗她,刚想要说话就听到办公室响起了敲门声。

敲了大概有十秒才停下,江霞看着那禁闭的办公室门有些犹豫道:“会不会是其他员工来敲门?”

流风眼睛一直盯着外面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笑意道:“老婆你就慢慢看吧,她这是在玩欲擒故纵呢”

“不许叫我老婆”江霞的声音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冰冷了,眼睛也一直看向外面。

敲门声消失一分钟之后再次响起,同时还有一道柔弱的声音:“总裁我能进来吗?”

果然是她!江霞的眼睛猛地一缩,只见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这时候进来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人,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五官显得清纯而精致,笔直的腿很是细长,不知为何脸上有些淡淡红晕。

“老婆,我记得她是你的秘书吧!”流风低声道。

江霞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老婆你知道她的脸为什么会那么红吗?”流风嘿嘿一笑。

“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热吗?”江霞不明白流风为什么会这么问,那不是一眼就看出来的吗?

嘿嘿,流风趴在江霞的耳边稍稍的说了一句话,瞬间就让后者面红耳赤。

呸!流氓!江霞狠狠的白了一眼流风便盯着她的秘书潘莹。

流风郁闷了,自己明明就是说了一个实话而已,怎么就成流氓了,果然还是那首歌唱的好,女孩的心思你不要猜,你猜来猜去猜不到。

只见潘莹走进办公室之后眼睛四处的看了一圈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走到江霞的办公桌旁,拿起了江霞那件安装窃听器的职业装,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喃喃自语:“看来张总说的没有错,窃听器果然出问题了”

张总是谁?

潘莹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看去,在看到流风和江霞的那一刻她那原本红润的脸立马变得苍白无比。

“总…总裁您怎么在这里”潘莹的话语有些慌张。

“我怎么在这里?应该说是你怎么在这里吧!”江霞从潘莹的手中拿回了那件职业装,冷冷的看着潘莹道:“说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此刻的江霞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立场,把流风看的有些呆呆的。

总裁我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张副总逼我的!潘莹直接红了眼。

逼你?他用什么逼你的?江霞语气依旧冷淡。

不说还好一说潘莹直接就哭了起来:“总裁我也是被逼的,在一周之前我被张副总强了,而且他拍了我的裸照,要是我不从他就把那些照片发到网上……”

“逼你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我想他还许诺了你什么东西吧!”流风直接端起来了一个白色的茶杯喝了起来,说实话刚才和江霞呆在一起他体内的水分都被邪火给蒸干了,这茶还挺好喝的有股淡淡的香味。

流风正在想着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一股杀意,流风打了一个激灵他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但是转过身之后却发现是江霞正在用那杀人的眼光看着他。

老…总裁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流风有些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个转身就变脸了。

“你用的是我的水杯”江霞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呃!难怪呢,我说怎么喝着有股香味!”说着流风又喝了一口。

流风我要杀了你。江霞直接吼了出来,这个水杯一直都是自己用的,现在突然被流风用了,那不就是说两个人等于间接接吻了。

“总裁,我想我们还是先处理她吧,我们的事情等会再说。”流风指了指潘莹。

江霞被气糊涂了都忘记了还有潘莹的存在,狠狠的瞪了一眼流风道:“潘莹你说张天都答应了你什么”

潘莹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了,她感觉两人根本就不像是上下级的关系反而像是一对情侣,可随后她就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总裁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小保安处对象。

“张副总答应我等他坐上总裁的位置以后就把照片给删掉,而且还会给我五百万。”说到这里潘莹眼神直接暗淡了下来,她也是被金钱迷惑了双眼,这一下别说是五百万了,恐怕有的只有牢狱之灾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想起了自己年迈的父母,泪水又如雨一样的流了下来。

张天!江霞冷笑不已,她倒要看看究竟谁能走到最后,看着泪流不止的潘莹道:“你不想坐牢吧!”

潘莹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点头。

“好,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接受的话就可以免除牢狱之灾,但是如果不接受你是知道自己的命运的”此刻的江霞宛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总裁您说,我一定会将功补过的”潘莹那红肿的眼睛中又多了一抹希望。

……

流风一直等到潘莹离开之后才说话:“老婆你就不担心潘莹会反水吗?”

“富贵险中求,而且我相信她这次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江霞的眼睛不停闪烁。

流风耸了耸肩,他不反对江霞做出的决定,如果潘莹乖乖的听话那也就算了,如果不乖乖听话那他一定会替自己的老婆铲除一切麻烦,还有那个叫张天的家伙。想着流风的眼中便闪过一抹杀意。

“潘莹的事情解决了,那是不是该处理我们之间的事情了?”江霞似笑非笑的看着流风。

我们之间的事情?流风突然想起了刚才自己喝水用的水杯,心中顿时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老婆,快看你椅子上面还有一个窃听器”

江霞一惊,连忙扭头看去,但随后一道“咣当”的关门声让她瞬间明白了,看着那禁闭的办公室门大骂不已:“这个混蛋,流氓,不要脸”可是骂着骂着她自己却笑了。

……

而此刻潘莹已经出现在一旁的副总裁办公室内,她的面前就是张天是一名六十岁左右的老头,此刻他脸上的表情相当冷酷。

“你是说那江霞衣服上的窃听器是出意外坏掉的?”

“是的,我已经检查过了,那枚窃听器还在总裁的衣服上,只不过是不知道是哪里出现故障了,不能用了”这是潘莹回来时想好的台词。

“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坏掉呢?”张天两只手合在一起支撑着下巴脸上满是不解。

一旁的潘莹虽然表情依旧但是心跳却是平常的几倍,她怕张天会怀疑。

还好,张天最后只是拿出了一个新的窃听器丢给了潘莹,然后把办公椅往后面推了推,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道:“过来吧,服侍我之后再去把一个窃听器换上”

潘莹慢慢的走了过去,不过眼中满是屈辱和不甘。

第二十四章 内奸

老婆你为什么只怀疑你的秘书而不怀疑总监梦瑶呢?流风很是好奇,不知道江霞为什么那么信任梦瑶。

哼,我和梦瑶之间的感情不是你能理解的,还有你让我躲在这里干什么?江霞不满的看着流风,她感觉流风就是在趁机占她的便宜,此刻她和流风两人正躲在她平时小憩和换衣服的小房间,一个人的话没什么但是两个人的话就有些拥挤了。

此刻流风也有些不好受,两个人贴的太近了,江霞身上那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偶尔碰到那细腻柔软的皮肤,流风就是一阵心动,为了不给江霞留下不好的印象,于是连忙转移注意力道:“老婆你就相信我吧!我敢说那个偷偷安装窃听器的人一定会过来的”

不许叫我老婆,江霞娇哼道:“如果不来怎么办”

嘿嘿,不来的话就罚我今晚给老婆你暖床。流风一直奉行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可很快他就后悔了。

脚上传来的那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再一次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人不要太得瑟:“老婆你好狠”七八厘米长的高跟鞋直接就踩到了脚上,滋味那叫一个酸爽。

都说了不准叫我老婆,江霞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她决定了以后只要流风不停她的话或者说惹她生气了她就用高跟鞋狠狠的踩他的脚,这想法要是让流风知道了就不知道改做何感想。

接下来的时间流风一边等待一边占便宜,好不自在,虽然说脚很痛但是心里美啊!两人之间的隔阂好像少了一些,就在江霞气急败坏又想一脚踩下去的时候流风说话了。

“老婆别踩了,来人了”流风的眼中透过那道门缝紧紧的盯着外面。

江霞一愣也跟着看去,但是外面空空的根本就没有人,便下意识的以为流风是在骗她,刚想要说话就听到办公室响起了敲门声。

敲了大概有十秒才停下,江霞看着那禁闭的办公室门有些犹豫道:“会不会是其他员工来敲门?”

流风眼睛一直盯着外面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笑意道:“老婆你就慢慢看吧,她这是在玩欲擒故纵呢”

“不许叫我老婆”江霞的声音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冰冷了,眼睛也一直看向外面。

敲门声消失一分钟之后再次响起,同时还有一道柔弱的声音:“总裁我能进来吗?”

果然是她!江霞的眼睛猛地一缩,只见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这时候进来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人,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五官显得清纯而精致,笔直的腿很是细长,不知为何脸上有些淡淡红晕。

“老婆,我记得她是你的秘书吧!”流风低声道。

江霞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老婆你知道她的脸为什么会那么红吗?”流风嘿嘿一笑。

“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热吗?”江霞不明白流风为什么会这么问,那不是一眼就看出来的吗?

嘿嘿,流风趴在江霞的耳边稍稍的说了一句话,瞬间就让后者面红耳赤。

呸!流氓!江霞狠狠的白了一眼流风便盯着她的秘书潘莹。

流风郁闷了,自己明明就是说了一个实话而已,怎么就成流氓了,果然还是那首歌唱的好,女孩的心思你不要猜,你猜来猜去猜不到。

只见潘莹走进办公室之后眼睛四处的看了一圈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走到江霞的办公桌旁,拿起了江霞那件安装窃听器的职业装,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喃喃自语:“看来张总说的没有错,窃听器果然出问题了”

张总是谁?

潘莹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看去,在看到流风和江霞的那一刻她那原本红润的脸立马变得苍白无比。

“总…总裁您怎么在这里”潘莹的话语有些慌张。

“我怎么在这里?应该说是你怎么在这里吧!”江霞从潘莹的手中拿回了那件职业装,冷冷的看着潘莹道:“说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此刻的江霞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立场,把流风看的有些呆呆的。

总裁我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张副总逼我的!潘莹直接红了眼。

逼你?他用什么逼你的?江霞语气依旧冷淡。

不说还好一说潘莹直接就哭了起来:“总裁我也是被逼的,在一周之前我被张副总强了,而且他拍了我的裸照,要是我不从他就把那些照片发到网上……”

“逼你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我想他还许诺了你什么东西吧!”流风直接端起来了一个白色的茶杯喝了起来,说实话刚才和江霞呆在一起他体内的水分都被邪火给蒸干了,这茶还挺好喝的有股淡淡的香味。

流风正在想着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一股杀意,流风打了一个激灵他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但是转过身之后却发现是江霞正在用那杀人的眼光看着他。

老…总裁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流风有些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个转身就变脸了。

“你用的是我的水杯”江霞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呃!难怪呢,我说怎么喝着有股香味!”说着流风又喝了一口。

流风我要杀了你。江霞直接吼了出来,这个水杯一直都是自己用的,现在突然被流风用了,那不就是说两个人等于间接接吻了。

“总裁,我想我们还是先处理她吧,我们的事情等会再说。”流风指了指潘莹。

江霞被气糊涂了都忘记了还有潘莹的存在,狠狠的瞪了一眼流风道:“潘莹你说张天都答应了你什么”

潘莹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了,她感觉两人根本就不像是上下级的关系反而像是一对情侣,可随后她就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总裁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小保安处对象。

“张副总答应我等他坐上总裁的位置以后就把照片给删掉,而且还会给我五百万。”说到这里潘莹眼神直接暗淡了下来,她也是被金钱迷惑了双眼,这一下别说是五百万了,恐怕有的只有牢狱之灾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想起了自己年迈的父母,泪水又如雨一样的流了下来。

张天!江霞冷笑不已,她倒要看看究竟谁能走到最后,看着泪流不止的潘莹道:“你不想坐牢吧!”

潘莹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点头。

“好,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接受的话就可以免除牢狱之灾,但是如果不接受你是知道自己的命运的”此刻的江霞宛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总裁您说,我一定会将功补过的”潘莹那红肿的眼睛中又多了一抹希望。

……

流风一直等到潘莹离开之后才说话:“老婆你就不担心潘莹会反水吗?”

“富贵险中求,而且我相信她这次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江霞的眼睛不停闪烁。

流风耸了耸肩,他不反对江霞做出的决定,如果潘莹乖乖的听话那也就算了,如果不乖乖听话那他一定会替自己的老婆铲除一切麻烦,还有那个叫张天的家伙。想着流风的眼中便闪过一抹杀意。

“潘莹的事情解决了,那是不是该处理我们之间的事情了?”江霞似笑非笑的看着流风。

我们之间的事情?流风突然想起了刚才自己喝水用的水杯,心中顿时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老婆,快看你椅子上面还有一个窃听器”

江霞一惊,连忙扭头看去,但随后一道“咣当”的关门声让她瞬间明白了,看着那禁闭的办公室门大骂不已:“这个混蛋,流氓,不要脸”可是骂着骂着她自己却笑了。

……

而此刻潘莹已经出现在一旁的副总裁办公室内,她的面前就是张天是一名六十岁左右的老头,此刻他脸上的表情相当冷酷。

“你是说那江霞衣服上的窃听器是出意外坏掉的?”

“是的,我已经检查过了,那枚窃听器还在总裁的衣服上,只不过是不知道是哪里出现故障了,不能用了”这是潘莹回来时想好的台词。

“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坏掉呢?”张天两只手合在一起支撑着下巴脸上满是不解。

一旁的潘莹虽然表情依旧但是心跳却是平常的几倍,她怕张天会怀疑。

还好,张天最后只是拿出了一个新的窃听器丢给了潘莹,然后把办公椅往后面推了推,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道:“过来吧,服侍我之后再去把一个窃听器换上”

潘莹慢慢的走了过去,不过眼中满是屈辱和不甘。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