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8 17:44:26

“我这是在哪?”羽连诚从昏迷中醒来。

“妈,他醒了”一道女童的声音传来。

“我的好妹妹,不要喊了,妈不在,爸也不在,你忘了他们去参加典礼了吗?”另一道慵懒的男声传来。

“你们是???”羽连诚问道。

“哦,你好,我叫何梦溪,这个笨蛋是我的哥哥,何梦海。”女生回答说。

“这股气息,没错是她,梦溪,看来你又救了我一条命,这些恩情我是永远都还不完了。”羽连诚低喃道。

“梦溪,你说谁是笨蛋!!!”何梦海不爽的声音传来。

“当然是你了,还要我再说一遍吗,笨蛋哥哥。”何梦溪笑嘻嘻地说。

何梦海伸手去抓何梦溪,抓空了。何梦溪立刻远离何梦海,“可恶,何梦溪你给我站住。”何梦海大喊道。

“我说你笨蛋,你还不承认,哪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停下。”何梦溪笑得更欢了。

“哦,如果这样呢”何梦海向羽连诚走去。

“何梦海,你别打他的主意,他是病人,我过来就是了。”看何梦溪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很愤怒。

“我就知道你善良,所以只要这样做就能让你束手就擒。”何梦海露出贱兮兮的笑容。

“哼,就知道牵连无关的人进来。”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何梦溪向羽连诚问道。

“这和曾经的她还是有几分像的,毕竟现在是童年的她。”羽连诚仔细看了下何梦溪的样子。

“喂,我妹问你话呢!”何梦海打断了羽连诚的思绪。

“哦,我叫羽连诚,你们叫我连诚,就可以了。”

“羽连诚是吧,来,起来让我来试试你的武力值。”

“哥别闹,连诚才刚醒呢!!!而且你从小和爷爷学武,连诚肯定打不过你。”何梦溪露出不满的表情。

“不试试怎么知道”

何梦溪还想继续劝住,但却被羽连诚打断了:“我没事,活动筋骨也好。”

几分钟后······

“你为什么这么强,强的过分了。”何梦海不甘地说。

“有吗,我还没用力啊,继续来啊。”

“大哥,你是我大哥,行了吧。”

“那不行,你比我大。”

“来个人救下我,这就是个妖怪。”

这时,三道身影走进屋内。

何梦海像看到救命稻草般,飞快跑到三人身后。“爸妈,爷爷,这就是个怪物。”何梦海指着羽连诚说。

“哦,那你跟爷爷讲讲是怎么一回事。”何爷爷来了兴趣。

何梦海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好,好,好,没想到溪儿发善心救的一个孩子,竟有如此大的能耐。”何爷爷赞赏的目光落在羽连诚身上,连说了3个好。

“父亲,这种能耐应该能进神组了吧”何父对何爷爷说道。

“嗯,不过还要看他的心境和指挥能力,不然只能是个被指挥者,成不了将才。”

“羽连诚一来咱们家,就得到爷爷您这么大的评价,你怕不是忘了我这个亲孙子。”何梦海低声抱怨道。

“梦海你刚才说什么。”

“爷爷,没什么。”

“小子,你来自哪里,为什么会晕倒在郊外。”

“我家在江南省,具体位置我忘了,还有我有名字,羽连诚,请别叫我小子。”

“好,有个性我喜欢,要不要考虑给我华国当战士,保家卫国。”

“行吧,考虑下。”

······

晚上9点,何爷爷房间。

“父亲,您叫我们来这干嘛???”何父和何母问道。

“我决定,如果那小子同意了,就给你们当学生,我看的出来,他的智商很高,不过其他方面也要训练。”

“父亲,这样是不是对那个小子太苛刻了。”何父问道。

“不会,他可以,我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那不是一个5岁的孩子能拥有的眼神。他身上有秘密,大秘密,我们毕竟是江南省的将门世家,不是帝都的,我们到帝都发展很难。如果那小子真的做到了,那么江南算什么,成为帝都第4大家族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何母还想说什么。

“没什么可是,就这么定了,”

“是,父亲”

“等下,就算他是我们培养的,但总归是外人,如果可以,等那小子有出息后,把溪儿嫁给他吧”

“父亲这”何母想拒绝,但看到何父摇摇头,便不再说什么了。

两人走后。

“也不知道我这么做对不对,如果溪儿不喜欢那个小子怎么办。”

另一边,“你说老头子为什么这么肯定那个小子”何母疑惑地问何父。

“唉,我也不知道,但父亲那么说总有他的道理,这么多年,父亲看人的眼光不是一直很好吗。”

“也是,如果羽连诚,能有点出息,还能给溪儿幸福,那嫁给他也不是不可以。”

······

晚上0点,何梦溪房间。

哗。

羽连诚从窗外用灵力把锁打开,进入房间内。

羽连诚看了看在床上熟睡的何梦溪。

自言自语道:“梦溪,对不起,前世是我负了你,这次我愿用一生来补偿,这次我愿和你从零开始,但我不希望你想起那段不好的记忆,所以我只能这样了。”说完,羽连诚便在何梦溪的神魂周围刻画了一个阵法,封印记忆的阵法!!!

“哪怕你想起,只要知道我当初是为了你好,就行了,不用知道我是谁。”

羽连诚将窗子恢复原样,离开了房间。

羽连诚以鬼魅般的速度在走廊穿梭,从厕所出来的何梦海:“刚才什么东西过去了。”

“算了,估计是我想多了,回去睡觉”

第三章 从零开始

“我这是在哪?”羽连诚从昏迷中醒来。

“妈,他醒了”一道女童的声音传来。

“我的好妹妹,不要喊了,妈不在,爸也不在,你忘了他们去参加典礼了吗?”另一道慵懒的男声传来。

“你们是???”羽连诚问道。

“哦,你好,我叫何梦溪,这个笨蛋是我的哥哥,何梦海。”女生回答说。

“这股气息,没错是她,梦溪,看来你又救了我一条命,这些恩情我是永远都还不完了。”羽连诚低喃道。

“梦溪,你说谁是笨蛋!!!”何梦海不爽的声音传来。

“当然是你了,还要我再说一遍吗,笨蛋哥哥。”何梦溪笑嘻嘻地说。

何梦海伸手去抓何梦溪,抓空了。何梦溪立刻远离何梦海,“可恶,何梦溪你给我站住。”何梦海大喊道。

“我说你笨蛋,你还不承认,哪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停下。”何梦溪笑得更欢了。

“哦,如果这样呢”何梦海向羽连诚走去。

“何梦海,你别打他的主意,他是病人,我过来就是了。”看何梦溪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很愤怒。

“我就知道你善良,所以只要这样做就能让你束手就擒。”何梦海露出贱兮兮的笑容。

“哼,就知道牵连无关的人进来。”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何梦溪向羽连诚问道。

“这和曾经的她还是有几分像的,毕竟现在是童年的她。”羽连诚仔细看了下何梦溪的样子。

“喂,我妹问你话呢!”何梦海打断了羽连诚的思绪。

“哦,我叫羽连诚,你们叫我连诚,就可以了。”

“羽连诚是吧,来,起来让我来试试你的武力值。”

“哥别闹,连诚才刚醒呢!!!而且你从小和爷爷学武,连诚肯定打不过你。”何梦溪露出不满的表情。

“不试试怎么知道”

何梦溪还想继续劝住,但却被羽连诚打断了:“我没事,活动筋骨也好。”

几分钟后······

“你为什么这么强,强的过分了。”何梦海不甘地说。

“有吗,我还没用力啊,继续来啊。”

“大哥,你是我大哥,行了吧。”

“那不行,你比我大。”

“来个人救下我,这就是个妖怪。”

这时,三道身影走进屋内。

何梦海像看到救命稻草般,飞快跑到三人身后。“爸妈,爷爷,这就是个怪物。”何梦海指着羽连诚说。

“哦,那你跟爷爷讲讲是怎么一回事。”何爷爷来了兴趣。

何梦海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好,好,好,没想到溪儿发善心救的一个孩子,竟有如此大的能耐。”何爷爷赞赏的目光落在羽连诚身上,连说了3个好。

“父亲,这种能耐应该能进神组了吧”何父对何爷爷说道。

“嗯,不过还要看他的心境和指挥能力,不然只能是个被指挥者,成不了将才。”

“羽连诚一来咱们家,就得到爷爷您这么大的评价,你怕不是忘了我这个亲孙子。”何梦海低声抱怨道。

“梦海你刚才说什么。”

“爷爷,没什么。”

“小子,你来自哪里,为什么会晕倒在郊外。”

“我家在江南省,具体位置我忘了,还有我有名字,羽连诚,请别叫我小子。”

“好,有个性我喜欢,要不要考虑给我华国当战士,保家卫国。”

“行吧,考虑下。”

······

晚上9点,何爷爷房间。

“父亲,您叫我们来这干嘛???”何父和何母问道。

“我决定,如果那小子同意了,就给你们当学生,我看的出来,他的智商很高,不过其他方面也要训练。”

“父亲,这样是不是对那个小子太苛刻了。”何父问道。

“不会,他可以,我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那不是一个5岁的孩子能拥有的眼神。他身上有秘密,大秘密,我们毕竟是江南省的将门世家,不是帝都的,我们到帝都发展很难。如果那小子真的做到了,那么江南算什么,成为帝都第4大家族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何母还想说什么。

“没什么可是,就这么定了,”

“是,父亲”

“等下,就算他是我们培养的,但总归是外人,如果可以,等那小子有出息后,把溪儿嫁给他吧”

“父亲这”何母想拒绝,但看到何父摇摇头,便不再说什么了。

两人走后。

“也不知道我这么做对不对,如果溪儿不喜欢那个小子怎么办。”

另一边,“你说老头子为什么这么肯定那个小子”何母疑惑地问何父。

“唉,我也不知道,但父亲那么说总有他的道理,这么多年,父亲看人的眼光不是一直很好吗。”

“也是,如果羽连诚,能有点出息,还能给溪儿幸福,那嫁给他也不是不可以。”

······

晚上0点,何梦溪房间。

哗。

羽连诚从窗外用灵力把锁打开,进入房间内。

羽连诚看了看在床上熟睡的何梦溪。

自言自语道:“梦溪,对不起,前世是我负了你,这次我愿用一生来补偿,这次我愿和你从零开始,但我不希望你想起那段不好的记忆,所以我只能这样了。”说完,羽连诚便在何梦溪的神魂周围刻画了一个阵法,封印记忆的阵法!!!

“哪怕你想起,只要知道我当初是为了你好,就行了,不用知道我是谁。”

羽连诚将窗子恢复原样,离开了房间。

羽连诚以鬼魅般的速度在走廊穿梭,从厕所出来的何梦海:“刚才什么东西过去了。”

“算了,估计是我想多了,回去睡觉”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