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0 16:04:43

Peng!

子弹从枪管飞出,直指何梦海。

“小心!”在关键时刻,羽连诚一把推开了何梦海,但自己却躲闪不得,被击中了左臂。

“连诚!”

“快,快走,老鹰,车速度开到极致。”羽连诚忍着伤痛,将何梦海带上车,并对老鹰吩咐。

“是。”

“连诚,我···”何梦海很自责。

“现在什么也不要说,先离开这里,天傲,先给我简单处理下伤口。”

······

回到临时基地。

“快,快,快,把连诚送进手术室,天傲,你一定要治好连诚。”何梦海内疚地看着羽连诚。而羽连诚向他摇摇头便因为失血过多晕倒了。

“嗯,我一定尽力。”陆天傲回答说。

“梦海,你别担心,教官一定会没事的。”

“对,教官那么厉害,绝对不会有事的。”黑熊和老鹰安慰道。

狐狸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何梦海的肩膀,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两个小时后,陆天傲从手术室出来。

“天傲,怎么样?连诚没事吧!”

“嗯,没事,教官只要修养几天就行了。”

“太好了!”

“教官一会就醒了,你可以先进去看看。”

“好。”何梦海急忙进入手术室。

“连诚,还好你没事,来之前我妹还让我好好照顾你,但她却没想到是你在照顾我,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梦海,任务完成了吧。”电话中出现何爷爷的声音。

“嗯,爷爷,完成了。”

“这是你第一次实战,感觉怎么···”何爷爷还没说完,何梦溪便将电话抢走了。

“哥,你和连诚都还好吧?”

“连诚···”何梦海突然想起羽连诚在进手术室前摇摇头。

“哥,哥,哥!”

“啊,怎么了!”

“你刚才说连诚怎么了?”

“没有,没什么”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何梦海的额头已经全是汗了

“那就好,如果连诚出了什么事,我拿你是问!”

“好,好,好,我先挂了。”

“呼,还好糊弄过去了。”

这时羽连诚醒了过来,“连诚你醒啦!”

“嗯。”

“你那时为什么要帮我挡子弹,又为什么对我摇头?”

“很简单,因为你是她哥,我不想你出事,至于为什么不让你告诉她,我怕她担心和怪罪你,不过如果早知道你那么傻的话,我应该把A组所有人都带来。”羽连诚用抱怨的语气说道。

“连诚,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好面子,才这么说出后半句话的,你···”何梦海的眼角已经有了泪花。

“矫情!!!”

“你···我关心你,你居然说我矫情!”

······

1年后,高二分班的时候,何梦溪被分到了6班,由于何梦溪成绩好,做事快,所以她被任命为班长。

“唉,你是连诚吗?”正在分发书本的何梦溪对着一个人疑惑道。

“连诚?我不是,我叫羽思诚。”那人回答说。不过这句话却有后半段,“我曾经有个弟弟叫羽连诚,不过···”后半句被羽思诚烂在了肚子里。

何梦溪想了想,把他和记忆中的羽连诚对比下,羽连诚在何梦溪的记忆中成天带着眼镜,而眼前这羽思诚并没有带眼镜,而且何梦溪对羽连诚的记忆还停留在小时候,所以并没有认出。

“好吧,看来我认错了,我叫何梦溪,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一样”羽思诚回答说,但羽思诚的心里却想着其他的事情,“连诚,你果然还活着,但为什么你不来找我和爸妈,你忘了我们吗?也许我通过眼前这个女生,能找到你。”

······

晚上,羽连诚打电话给何梦溪。

“梦溪,怎么样,新的同学好相处吗?”

“同学人都挺好,连诚我跟你说,我今天看到一个很像你的人,那个叫羽思诚,这名字和你的好像啊,要不要你来看看?”

“好,不过我现在有点事,大概要几个月吧。”

“好吧,那我再跟你讲讲其他的。”

······

此时的羽连诚正在赶往西岳华山的路上,“要拿回那个东西的话,得先突破元婴,不然可能有危险,毕竟那个东西的宝贵程度可想而知,若是被有心人发现,我以金丹的境界应该打不过,这里的功法虽然垃圾,但我从不打无准备的仗,这里的灵气并不充足,不大可能出现灵动期,现在是金丹巅峰,应该能在几个月之前赶回去。”羽连诚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但事实却出乎羽连诚的意料!

第七章 羽思诚

Peng!

子弹从枪管飞出,直指何梦海。

“小心!”在关键时刻,羽连诚一把推开了何梦海,但自己却躲闪不得,被击中了左臂。

“连诚!”

“快,快走,老鹰,车速度开到极致。”羽连诚忍着伤痛,将何梦海带上车,并对老鹰吩咐。

“是。”

“连诚,我···”何梦海很自责。

“现在什么也不要说,先离开这里,天傲,先给我简单处理下伤口。”

······

回到临时基地。

“快,快,快,把连诚送进手术室,天傲,你一定要治好连诚。”何梦海内疚地看着羽连诚。而羽连诚向他摇摇头便因为失血过多晕倒了。

“嗯,我一定尽力。”陆天傲回答说。

“梦海,你别担心,教官一定会没事的。”

“对,教官那么厉害,绝对不会有事的。”黑熊和老鹰安慰道。

狐狸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何梦海的肩膀,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两个小时后,陆天傲从手术室出来。

“天傲,怎么样?连诚没事吧!”

“嗯,没事,教官只要修养几天就行了。”

“太好了!”

“教官一会就醒了,你可以先进去看看。”

“好。”何梦海急忙进入手术室。

“连诚,还好你没事,来之前我妹还让我好好照顾你,但她却没想到是你在照顾我,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梦海,任务完成了吧。”电话中出现何爷爷的声音。

“嗯,爷爷,完成了。”

“这是你第一次实战,感觉怎么···”何爷爷还没说完,何梦溪便将电话抢走了。

“哥,你和连诚都还好吧?”

“连诚···”何梦海突然想起羽连诚在进手术室前摇摇头。

“哥,哥,哥!”

“啊,怎么了!”

“你刚才说连诚怎么了?”

“没有,没什么”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何梦海的额头已经全是汗了

“那就好,如果连诚出了什么事,我拿你是问!”

“好,好,好,我先挂了。”

“呼,还好糊弄过去了。”

这时羽连诚醒了过来,“连诚你醒啦!”

“嗯。”

“你那时为什么要帮我挡子弹,又为什么对我摇头?”

“很简单,因为你是她哥,我不想你出事,至于为什么不让你告诉她,我怕她担心和怪罪你,不过如果早知道你那么傻的话,我应该把A组所有人都带来。”羽连诚用抱怨的语气说道。

“连诚,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好面子,才这么说出后半句话的,你···”何梦海的眼角已经有了泪花。

“矫情!!!”

“你···我关心你,你居然说我矫情!”

······

1年后,高二分班的时候,何梦溪被分到了6班,由于何梦溪成绩好,做事快,所以她被任命为班长。

“唉,你是连诚吗?”正在分发书本的何梦溪对着一个人疑惑道。

“连诚?我不是,我叫羽思诚。”那人回答说。不过这句话却有后半段,“我曾经有个弟弟叫羽连诚,不过···”后半句被羽思诚烂在了肚子里。

何梦溪想了想,把他和记忆中的羽连诚对比下,羽连诚在何梦溪的记忆中成天带着眼镜,而眼前这羽思诚并没有带眼镜,而且何梦溪对羽连诚的记忆还停留在小时候,所以并没有认出。

“好吧,看来我认错了,我叫何梦溪,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一样”羽思诚回答说,但羽思诚的心里却想着其他的事情,“连诚,你果然还活着,但为什么你不来找我和爸妈,你忘了我们吗?也许我通过眼前这个女生,能找到你。”

······

晚上,羽连诚打电话给何梦溪。

“梦溪,怎么样,新的同学好相处吗?”

“同学人都挺好,连诚我跟你说,我今天看到一个很像你的人,那个叫羽思诚,这名字和你的好像啊,要不要你来看看?”

“好,不过我现在有点事,大概要几个月吧。”

“好吧,那我再跟你讲讲其他的。”

······

此时的羽连诚正在赶往西岳华山的路上,“要拿回那个东西的话,得先突破元婴,不然可能有危险,毕竟那个东西的宝贵程度可想而知,若是被有心人发现,我以金丹的境界应该打不过,这里的功法虽然垃圾,但我从不打无准备的仗,这里的灵气并不充足,不大可能出现灵动期,现在是金丹巅峰,应该能在几个月之前赶回去。”羽连诚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但事实却出乎羽连诚的意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