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4 10:40:32

“我靠,思诚厉害啊”

“我一定是在做梦,快掐我一下。”

“好。”

“嗷,疼死老子了,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

“兄弟们,什么都不要说,跟我喊思诚牛逼就完了。”

······

6班都在兴奋着。

“下面请文理科前十上台领取奖状。”

“汪叔,怎么办,我不要向那个家伙道歉。”上官颖看向身边的班主任,这是上官家的一个管家,汪宏爽。

“这···小姐啊,你这让下人我难做啊。”

“我们可以说那个家伙是抄的,反正没人知道真相。”

“这···被发现就完了。”

“没事,绝对不会发现的。”

“可是···”

“你不去说,我自己去说,你等着从我上官家滚吧!”说完,上官颖向台上走去。

她一把夺过老师的话筒,“同学们,大家不要被羽思诚这个小人骗了,就他那样,平常前50都勉强,还可能第一?”她长叹一口气,脸上露出憎恨的神色怒吼道。

“对啊,这羽思诚以前并没有出现过啊,现在是哪来的。”

“各位同学,羽思诚考试时便坐在上官姐的前面,他会做什么,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方昊焱在上官颖一旁助攻。

“哦,原来是抄的,真不要脸。”台下的同学一脸厌恶,甚至连6班所有同学都受到牵连,“难怪你们6班,这次考这么好,原来是抄的啊,抄袭狗!!!”

“放屁,思诚绝对是自己做的,我用我刑家的信誉担保。”刑风指着上官颖,脸上露出咬牙切齿的神色争议道。

“就是,我也在那个考场考试,上官颖每次写完都会用草稿纸盖上,而且思诚根本没有转过头,你就是在瞎说。”叶佳也为羽思诚辩解道。

“呵呵,你们都是他朋友,会不为他说话?”

“这位同学,你考不好是自己的事,请不要怪到我6班同学的身上。”何梦溪脸色怔了怔,脸上露出漠然的神色说道。

“哼,我还以为是谁,不就是6班班长吗,一个婊子而已。”

“你怎么就这么不讲理呢!!!”

这时,羽连诚追着一个人从学校外面跑来,几分钟前······

“就要到了,问问她在哪吧。”

羽连诚正要掏出手机,旁边一人看着他胸前的玉佩,露出贪婪的神色,一把将玉佩夺走,迅速跑开,看这人的熟练手法,应该没少做这种事。

“有意思,居然还有人敢抢我的东西,看看你能把我带哪去。”

那人带着羽连诚到处转,每次都看着羽连诚消失在身后,下一秒,便重新出现,他已经要崩溃了。

“该死,这人怎么想狗皮膏药一样难缠,而且他身上还有元婴的气息!”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不然到时候只有向家主求救了。”

“有了!”那人看向不远处的学校。

“现在,这里应该还在开期末大典,我去随便绑架个人,利用一下。”

说着便翻过学校的围墙。

“啧,怎么这么能跑,总觉得有点修仙者的气息。”羽连诚看着那人矫健的身手想到。

羽连诚还真的猜对了,这人叫上官宏义,是八大修仙家族之一上官家的,而金沙市的上官家,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他们听说上官颖修炼天赋不错,便派了个人来接上官颖去主脉,不过因为上官颖还要上学,而主脉不想那么麻烦,看学期快要结束了,便让上官宏义呆在上官颖身边保护。而刚才上官宏义因为一些事离开了。

“这不是宏义叔叔吗,他可是元婴啊!怎么会被人追着,而且这人好像有点眼熟!”上官颖看着上官宏义跑上台。

“小子,别过来,不然我现在杀了她。”上官宏义将何梦溪抓住,袖子里划出一柄匕首抵在何梦溪的脖子上!!!

“你可以试试!!!”如果上官宏义并不是绑架的何梦溪,那么羽连诚可能会放他离开,不过嘛,现在就只能死了!!!

“班长!你这个绑架犯快放开她。”叶佳大喊道。

“对,你这个混蛋,快放开她。”刑风也大喊道。

而下面的同学则是炸开了锅。

“我的天,居然有人光天化日行凶!”

“要我看,都怪这个人把这家伙赶过来。”一名同学指着羽连诚说。

“唉,6班班长真是红颜薄命啊,这肯定是跑不掉了,肯定会杀人灭口的。”

“是啊,死之前没受辱已经很好了,不过她未免也太淡定了吧。”

何梦溪之所以淡定,是因为她相信面前的这个男生,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

“叶佳,你有没有觉得这另外一个人,好像思诚啊!”刑风向叶佳问。

“还真挺像,不过思诚没有眼镜。”

······

“小子,你还不后退吗,到时候这女孩死了,可都因为你!!!”

“后退?呵,我劝你好好交代后事吧我!!!”羽连诚突然出现在上官宏义的身后,一脚将上官宏义踢到。

“没事了,老婆,是我的错,刚才让你受惊了。”

“什么老婆,八字还没一撇呢!”何梦溪脸上都是害羞的红晕。

“老婆?!”

“我艹,这哥们居然是6班班长的男朋友。”

“兄弟,牛逼啊!”

第十三章 老婆?!

“我靠,思诚厉害啊”

“我一定是在做梦,快掐我一下。”

“好。”

“嗷,疼死老子了,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

“兄弟们,什么都不要说,跟我喊思诚牛逼就完了。”

······

6班都在兴奋着。

“下面请文理科前十上台领取奖状。”

“汪叔,怎么办,我不要向那个家伙道歉。”上官颖看向身边的班主任,这是上官家的一个管家,汪宏爽。

“这···小姐啊,你这让下人我难做啊。”

“我们可以说那个家伙是抄的,反正没人知道真相。”

“这···被发现就完了。”

“没事,绝对不会发现的。”

“可是···”

“你不去说,我自己去说,你等着从我上官家滚吧!”说完,上官颖向台上走去。

她一把夺过老师的话筒,“同学们,大家不要被羽思诚这个小人骗了,就他那样,平常前50都勉强,还可能第一?”她长叹一口气,脸上露出憎恨的神色怒吼道。

“对啊,这羽思诚以前并没有出现过啊,现在是哪来的。”

“各位同学,羽思诚考试时便坐在上官姐的前面,他会做什么,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方昊焱在上官颖一旁助攻。

“哦,原来是抄的,真不要脸。”台下的同学一脸厌恶,甚至连6班所有同学都受到牵连,“难怪你们6班,这次考这么好,原来是抄的啊,抄袭狗!!!”

“放屁,思诚绝对是自己做的,我用我刑家的信誉担保。”刑风指着上官颖,脸上露出咬牙切齿的神色争议道。

“就是,我也在那个考场考试,上官颖每次写完都会用草稿纸盖上,而且思诚根本没有转过头,你就是在瞎说。”叶佳也为羽思诚辩解道。

“呵呵,你们都是他朋友,会不为他说话?”

“这位同学,你考不好是自己的事,请不要怪到我6班同学的身上。”何梦溪脸色怔了怔,脸上露出漠然的神色说道。

“哼,我还以为是谁,不就是6班班长吗,一个婊子而已。”

“你怎么就这么不讲理呢!!!”

这时,羽连诚追着一个人从学校外面跑来,几分钟前······

“就要到了,问问她在哪吧。”

羽连诚正要掏出手机,旁边一人看着他胸前的玉佩,露出贪婪的神色,一把将玉佩夺走,迅速跑开,看这人的熟练手法,应该没少做这种事。

“有意思,居然还有人敢抢我的东西,看看你能把我带哪去。”

那人带着羽连诚到处转,每次都看着羽连诚消失在身后,下一秒,便重新出现,他已经要崩溃了。

“该死,这人怎么想狗皮膏药一样难缠,而且他身上还有元婴的气息!”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不然到时候只有向家主求救了。”

“有了!”那人看向不远处的学校。

“现在,这里应该还在开期末大典,我去随便绑架个人,利用一下。”

说着便翻过学校的围墙。

“啧,怎么这么能跑,总觉得有点修仙者的气息。”羽连诚看着那人矫健的身手想到。

羽连诚还真的猜对了,这人叫上官宏义,是八大修仙家族之一上官家的,而金沙市的上官家,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他们听说上官颖修炼天赋不错,便派了个人来接上官颖去主脉,不过因为上官颖还要上学,而主脉不想那么麻烦,看学期快要结束了,便让上官宏义呆在上官颖身边保护。而刚才上官宏义因为一些事离开了。

“这不是宏义叔叔吗,他可是元婴啊!怎么会被人追着,而且这人好像有点眼熟!”上官颖看着上官宏义跑上台。

“小子,别过来,不然我现在杀了她。”上官宏义将何梦溪抓住,袖子里划出一柄匕首抵在何梦溪的脖子上!!!

“你可以试试!!!”如果上官宏义并不是绑架的何梦溪,那么羽连诚可能会放他离开,不过嘛,现在就只能死了!!!

“班长!你这个绑架犯快放开她。”叶佳大喊道。

“对,你这个混蛋,快放开她。”刑风也大喊道。

而下面的同学则是炸开了锅。

“我的天,居然有人光天化日行凶!”

“要我看,都怪这个人把这家伙赶过来。”一名同学指着羽连诚说。

“唉,6班班长真是红颜薄命啊,这肯定是跑不掉了,肯定会杀人灭口的。”

“是啊,死之前没受辱已经很好了,不过她未免也太淡定了吧。”

何梦溪之所以淡定,是因为她相信面前的这个男生,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

“叶佳,你有没有觉得这另外一个人,好像思诚啊!”刑风向叶佳问。

“还真挺像,不过思诚没有眼镜。”

······

“小子,你还不后退吗,到时候这女孩死了,可都因为你!!!”

“后退?呵,我劝你好好交代后事吧我!!!”羽连诚突然出现在上官宏义的身后,一脚将上官宏义踢到。

“没事了,老婆,是我的错,刚才让你受惊了。”

“什么老婆,八字还没一撇呢!”何梦溪脸上都是害羞的红晕。

“老婆?!”

“我艹,这哥们居然是6班班长的男朋友。”

“兄弟,牛逼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