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4 18:00:00

“对了,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何梦溪露出不悦的神色。

“就因为他啊,抢了我的东西,追了半天,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找人弄入学手续,以后都和你在一起。”

“真的?”

“比珍珠还真。”

“先相信你一回,这个家伙你准备怎么办。”

“让他从这个世界消失!!!”羽连诚向上官宏义走过去。

“这人居然要灭了那个人!!!”

“这···为了爱情居然敢这么做,爱了爱了。”一些女同学开始花痴。

“你爱了有什么用,人家男友力再怎么爆棚还不是别人家的男朋友。”一些男同学的话语如同冷水一般,浇在女同学的头上。

一听到自己要死,上官宏义开始反抗,不过却发现自己居然会被眼前这个元婴的威压吓住。“不,不,你不要过来,不。”上官宏义的手在羽连诚面前乱挥,甚至运转功法向羽连诚攻击,这肯定对羽连诚没用。当然羽连诚是不会让别人看到的,他们看到的只会是这上官宏义在抵抗,不过上官宏义却将羽连诚的眼镜打掉。

“这人怎么突然感觉有点眼熟?”台上和台下比较前面的同学想到。

突然,刑风震惊地大喊道:“这不是思诚吗!!!”

“是哦,他和文科年段第一羽思诚好像啊。”

“自信点,把好像改成一模一样。”

······

台上,“啧,掉了吗。”

“你,没错,你就是他”

“哥,现在先别说了,让我先灭了他!!!”

“这···哪怕你地位再高,也不行啊!”

“放心,华国不会因为这种小角色和我计较。”羽连诚抛了本证书给羽思诚,这是他当异能组教官的证明。

“不,不,不,我把东西还给大人,请大人饶我一命吧。”上官宏义向羽连诚祈求到。

“呵呵,晚了,我只负责送你去见他,他便是阎王!!!”羽连诚将上官宏义的生命夺走。而校领导和老师们能看不到?不可能,但他们知道这人他们惹不起,去劝解的话,自己也可能丧命。

······

“卧槽,这居然是羽思诚他弟!!!”

“羽思诚深藏不露啊,先是夺得文科第一,又冒出来这么牛逼的兄弟。”

当众同学看到羽连诚灭了上官宏义后,不少人都晕了过去,剩下的神色能平静的也没几个。

“这···他居然真的做了。”

“而且看他的样子,还很熟练!”

“这学校又多了一个不能惹的人,何梦溪。”

“不对,是两个,别忘了他是羽思诚他弟!!!”

“现在看来人家羽思诚才没有作弊,他弟都这样了,他怎么可能会差。”

······

“连诚,你还真杀啊!这影响到你的以后的前途怎么办。”

“那不更好,专心陪你。”

“哼,肉麻。”何梦溪傲娇地说,不过心里却乐开了花。

“我打个电话,让人来处理尸体,你们继续,我出去等你。”羽连诚将地上的眼镜捡起,对何梦溪说。

“好。”

6班的同学怎么也想不到,平时强势的班长,在这人面前居然这么乖巧!如果说原本的何梦溪是只老虎,现在便是猫咪。不过这话不能在羽连诚面前说,在羽连诚面前说何梦溪是母老虎,这不是找死吗,面前的那人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且何梦溪平常也没欺负同学。

······

“好了,经过这个‘小插曲’,我们继续。”校领导选择闭口不谈刚才上官颖所说的事。毕竟羽思诚可是刚才那人的哥哥啊。

“这插曲小?你怕不是在逗我。”台下的学生都这么想。而这件事就算想散发出去,也没办法,被压了下来,单学生的话是不会让人信服的。

“对了,思诚,你和上官颖不是有赌注吗???快让他实现!”刑风对羽思诚提醒道。

其实上官颖早就跑了,当刑风让上官颖出来时,同学们才发现她不见了,这件事后,上官颖的名声彻底臭了。

······

半个小时后,何梦溪和羽思诚还有叶佳,刑风一起结伴来找羽连诚,叶佳和刑风主要是来和羽连诚打好关系,这是刚才他们打电话回家,他们爸妈交代的,毕竟是个大人物,打好关系总没错。羽连诚并没有抵触,因为他知道这两人都是因为自己才来到这个世界,或者说不是因为他的话,他们都不会死。况且前世是朋友,今生也可以做朋友。

“啧,没想到班长的男票这么牛逼,如果我是班长,早不知道飘到哪去了。”刑风率先开口说。

“是啊,思诚你弟是怎么做到的。”叶佳向羽思诚问,当时他们就在羽思诚背后,怎么可能看不到那本证书?

“这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这几年他失踪了。”羽思诚尴尬地对叶佳说,然后露出疑问的表情对羽连诚说,“连诚,这几年你究竟去哪了?”

第十四章 我只负责送你去见他!!!

“对了,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何梦溪露出不悦的神色。

“就因为他啊,抢了我的东西,追了半天,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找人弄入学手续,以后都和你在一起。”

“真的?”

“比珍珠还真。”

“先相信你一回,这个家伙你准备怎么办。”

“让他从这个世界消失!!!”羽连诚向上官宏义走过去。

“这人居然要灭了那个人!!!”

“这···为了爱情居然敢这么做,爱了爱了。”一些女同学开始花痴。

“你爱了有什么用,人家男友力再怎么爆棚还不是别人家的男朋友。”一些男同学的话语如同冷水一般,浇在女同学的头上。

一听到自己要死,上官宏义开始反抗,不过却发现自己居然会被眼前这个元婴的威压吓住。“不,不,你不要过来,不。”上官宏义的手在羽连诚面前乱挥,甚至运转功法向羽连诚攻击,这肯定对羽连诚没用。当然羽连诚是不会让别人看到的,他们看到的只会是这上官宏义在抵抗,不过上官宏义却将羽连诚的眼镜打掉。

“这人怎么突然感觉有点眼熟?”台上和台下比较前面的同学想到。

突然,刑风震惊地大喊道:“这不是思诚吗!!!”

“是哦,他和文科年段第一羽思诚好像啊。”

“自信点,把好像改成一模一样。”

······

台上,“啧,掉了吗。”

“你,没错,你就是他”

“哥,现在先别说了,让我先灭了他!!!”

“这···哪怕你地位再高,也不行啊!”

“放心,华国不会因为这种小角色和我计较。”羽连诚抛了本证书给羽思诚,这是他当异能组教官的证明。

“不,不,不,我把东西还给大人,请大人饶我一命吧。”上官宏义向羽连诚祈求到。

“呵呵,晚了,我只负责送你去见他,他便是阎王!!!”羽连诚将上官宏义的生命夺走。而校领导和老师们能看不到?不可能,但他们知道这人他们惹不起,去劝解的话,自己也可能丧命。

······

“卧槽,这居然是羽思诚他弟!!!”

“羽思诚深藏不露啊,先是夺得文科第一,又冒出来这么牛逼的兄弟。”

当众同学看到羽连诚灭了上官宏义后,不少人都晕了过去,剩下的神色能平静的也没几个。

“这···他居然真的做了。”

“而且看他的样子,还很熟练!”

“这学校又多了一个不能惹的人,何梦溪。”

“不对,是两个,别忘了他是羽思诚他弟!!!”

“现在看来人家羽思诚才没有作弊,他弟都这样了,他怎么可能会差。”

······

“连诚,你还真杀啊!这影响到你的以后的前途怎么办。”

“那不更好,专心陪你。”

“哼,肉麻。”何梦溪傲娇地说,不过心里却乐开了花。

“我打个电话,让人来处理尸体,你们继续,我出去等你。”羽连诚将地上的眼镜捡起,对何梦溪说。

“好。”

6班的同学怎么也想不到,平时强势的班长,在这人面前居然这么乖巧!如果说原本的何梦溪是只老虎,现在便是猫咪。不过这话不能在羽连诚面前说,在羽连诚面前说何梦溪是母老虎,这不是找死吗,面前的那人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且何梦溪平常也没欺负同学。

······

“好了,经过这个‘小插曲’,我们继续。”校领导选择闭口不谈刚才上官颖所说的事。毕竟羽思诚可是刚才那人的哥哥啊。

“这插曲小?你怕不是在逗我。”台下的学生都这么想。而这件事就算想散发出去,也没办法,被压了下来,单学生的话是不会让人信服的。

“对了,思诚,你和上官颖不是有赌注吗???快让他实现!”刑风对羽思诚提醒道。

其实上官颖早就跑了,当刑风让上官颖出来时,同学们才发现她不见了,这件事后,上官颖的名声彻底臭了。

······

半个小时后,何梦溪和羽思诚还有叶佳,刑风一起结伴来找羽连诚,叶佳和刑风主要是来和羽连诚打好关系,这是刚才他们打电话回家,他们爸妈交代的,毕竟是个大人物,打好关系总没错。羽连诚并没有抵触,因为他知道这两人都是因为自己才来到这个世界,或者说不是因为他的话,他们都不会死。况且前世是朋友,今生也可以做朋友。

“啧,没想到班长的男票这么牛逼,如果我是班长,早不知道飘到哪去了。”刑风率先开口说。

“是啊,思诚你弟是怎么做到的。”叶佳向羽思诚问,当时他们就在羽思诚背后,怎么可能看不到那本证书?

“这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这几年他失踪了。”羽思诚尴尬地对叶佳说,然后露出疑问的表情对羽连诚说,“连诚,这几年你究竟去哪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