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16:19:17

“这里我好像来过,啧,头疼。”羽思诚看着周围陌生的森林,但却用种熟悉感。

“现在必须先找到她,这里不知道有什么呢。”

“叶佳!能听到我说话吗?”

“叶佳!你在哪!”

······

羽思诚他脸上露出心急如焚的神色高喊道。

“叶佳,快回来,我不想刚建立关系就失去你。”羽连诚颓废地跪在地上。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羽思诚的脑海中,遗失的记忆正在恢复。

“这是我吗?那旁边这是谁,连诚吗?我为什么在哭,这是我的母亲吗?”

······

“人类都是混蛋,如果不是他们,父亲不会失踪,母亲也,也不会这样离开我们了。”

“连诚,不哭,没事,你还有哥哥我不是吗?我不会离开你的。”

······

“这又是什么,我结婚了?和谁?”

······

“思诚,你想什么呢,还不把盖头掀开。”记忆中的新娘催促对记忆中的羽思诚催促道。

“哦哦哦,你也知道,我自小无父母,礼仪我根本不懂,我在想我那失踪的父亲和我被龙族驱逐的弟弟现在还活着吗,过的怎么样。”记忆中的羽思诚将新娘的盖头掀开。

她有着红润的尖下巴,眉下是水汪汪的美眸,整齐的乌发,有着国色天香的美貌,但羽思诚没有欣赏的心思,他只有震惊,因为这女子跟叶佳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

“这是叶佳?”

“原来,这都是命运规划好的,但这又是什么,我死了吗?”

······

“看来一切都是阴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实力对你来说那么重要吗?”记忆中的羽思诚抱着怀中死去的叶佳倒下,在他面前是两个他熟悉又陌生的人。

······

“原本我认为修仙只是虚构的,但没想到,我前世竟是修仙者,准确的说应该是龙,一条金龙。”

“或许,连诚的那本证书就是因为他想起了这事,我当时还以为这异能组教官的身份是假的,看来,不是,比起修仙者,异能者算什么。”

“这里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我这一脉试炼用的,但有什么我却都忘了,总之先找到她。不过我这脉并不是主脉啊,甚至可以说是垫底的存在,为什么还有这专用的试炼秘境。”龙族有许多脉,血脉越纯正,越高贵,在族中地位越高,相对的,血脉越混杂,地位越低,但即便是那些高贵的几脉,也很少专用的秘境,所以羽思诚和羽连诚这脉必有古怪!!!而且还不小!!!

“要是我的实力也恢复,那找到她也不是难事,但我的境界竟全没了,先重修到巩基,我记得一本仙品秘籍的使用最低境界就是巩基,不过巩基使用,会有很大风险,但也不是不可承受。”至于为什么不去找叶佳了,因为羽思诚知道,叶佳能进入这里,也可能像他一样,在外面恢复了一点记忆中的片段,或许这里也能让她记起某些事,不过要说就这样不找了,也不行,毕竟这里和她的关联小,不大可能恢复,但羽思诚现在是普通人,碰到哪怕只是练气的妖兽都得死,至少在巩基,那本仙品秘籍可以用。

羽思诚向一座山洞走去。

······

两天后,羽思诚成功到达巩基期。

“两天,有点慢了,比我想象的多了一天,我还以为我一天就够了。”这句话在外面可能会被打死,因为外面的修仙者可能一年才从普通人到练气期,而他两天到巩基,居然还嫌慢。

“是时候了,去找她吧!”羽思诚起身向山洞外走去。

······

此时的叶佳正在一名巩基期的木属性妖兽手上。

“人类?不错,美味的食物。”妖兽正要将叶佳吞下。

“住手!!!”

“又一个人类,又一个美味的食物。”

“龙舞!”羽思诚拿着一把木剑,这是他出发前做的。木剑斩出一条金龙虚影,直指对面的妖兽。

“木甲术!”妖兽也察觉到眼前的人类是个巩基期,并没有松懈,连忙催动防御法术。

······

几分钟后,羽思诚抱着叶佳,在他后面,是一头被分尸的妖兽,这头妖兽明显触到了羽思诚的逆鳞。

······

“怎么还不醒,按道理应该早就醒。算了,至少先离开这里。”羽思诚抱着怀中的美人向前走,那是青华九圈猴的地域!!!

第二十章 记忆恢复

“这里我好像来过,啧,头疼。”羽思诚看着周围陌生的森林,但却用种熟悉感。

“现在必须先找到她,这里不知道有什么呢。”

“叶佳!能听到我说话吗?”

“叶佳!你在哪!”

······

羽思诚他脸上露出心急如焚的神色高喊道。

“叶佳,快回来,我不想刚建立关系就失去你。”羽连诚颓废地跪在地上。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羽思诚的脑海中,遗失的记忆正在恢复。

“这是我吗?那旁边这是谁,连诚吗?我为什么在哭,这是我的母亲吗?”

······

“人类都是混蛋,如果不是他们,父亲不会失踪,母亲也,也不会这样离开我们了。”

“连诚,不哭,没事,你还有哥哥我不是吗?我不会离开你的。”

······

“这又是什么,我结婚了?和谁?”

······

“思诚,你想什么呢,还不把盖头掀开。”记忆中的新娘催促对记忆中的羽思诚催促道。

“哦哦哦,你也知道,我自小无父母,礼仪我根本不懂,我在想我那失踪的父亲和我被龙族驱逐的弟弟现在还活着吗,过的怎么样。”记忆中的羽思诚将新娘的盖头掀开。

她有着红润的尖下巴,眉下是水汪汪的美眸,整齐的乌发,有着国色天香的美貌,但羽思诚没有欣赏的心思,他只有震惊,因为这女子跟叶佳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

“这是叶佳?”

“原来,这都是命运规划好的,但这又是什么,我死了吗?”

······

“看来一切都是阴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实力对你来说那么重要吗?”记忆中的羽思诚抱着怀中死去的叶佳倒下,在他面前是两个他熟悉又陌生的人。

······

“原本我认为修仙只是虚构的,但没想到,我前世竟是修仙者,准确的说应该是龙,一条金龙。”

“或许,连诚的那本证书就是因为他想起了这事,我当时还以为这异能组教官的身份是假的,看来,不是,比起修仙者,异能者算什么。”

“这里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我这一脉试炼用的,但有什么我却都忘了,总之先找到她。不过我这脉并不是主脉啊,甚至可以说是垫底的存在,为什么还有这专用的试炼秘境。”龙族有许多脉,血脉越纯正,越高贵,在族中地位越高,相对的,血脉越混杂,地位越低,但即便是那些高贵的几脉,也很少专用的秘境,所以羽思诚和羽连诚这脉必有古怪!!!而且还不小!!!

“要是我的实力也恢复,那找到她也不是难事,但我的境界竟全没了,先重修到巩基,我记得一本仙品秘籍的使用最低境界就是巩基,不过巩基使用,会有很大风险,但也不是不可承受。”至于为什么不去找叶佳了,因为羽思诚知道,叶佳能进入这里,也可能像他一样,在外面恢复了一点记忆中的片段,或许这里也能让她记起某些事,不过要说就这样不找了,也不行,毕竟这里和她的关联小,不大可能恢复,但羽思诚现在是普通人,碰到哪怕只是练气的妖兽都得死,至少在巩基,那本仙品秘籍可以用。

羽思诚向一座山洞走去。

······

两天后,羽思诚成功到达巩基期。

“两天,有点慢了,比我想象的多了一天,我还以为我一天就够了。”这句话在外面可能会被打死,因为外面的修仙者可能一年才从普通人到练气期,而他两天到巩基,居然还嫌慢。

“是时候了,去找她吧!”羽思诚起身向山洞外走去。

······

此时的叶佳正在一名巩基期的木属性妖兽手上。

“人类?不错,美味的食物。”妖兽正要将叶佳吞下。

“住手!!!”

“又一个人类,又一个美味的食物。”

“龙舞!”羽思诚拿着一把木剑,这是他出发前做的。木剑斩出一条金龙虚影,直指对面的妖兽。

“木甲术!”妖兽也察觉到眼前的人类是个巩基期,并没有松懈,连忙催动防御法术。

······

几分钟后,羽思诚抱着叶佳,在他后面,是一头被分尸的妖兽,这头妖兽明显触到了羽思诚的逆鳞。

······

“怎么还不醒,按道理应该早就醒。算了,至少先离开这里。”羽思诚抱着怀中的美人向前走,那是青华九圈猴的地域!!!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