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2 17:17:31

“前面有个树洞,先进去休息会吧,再好好想想她为什么现在还不醒?”羽思诚看向前面的树洞,而这树和周围的比起,周围的简直是小矮人。

羽思诚抱着叶佳进入树洞。

“这洞还挺大的,不过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羽思诚将叶佳放下,平躺在地上,自己向树洞内更深处走去,树洞的墙上有许多爪痕,对面上有些许灵长类动物的毛发,羽思诚来到树洞底部,这有不少尸体,妖兽的尸体?!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妖兽,不对,好像有一股妖气不属于他们,不好,快走。”

羽思诚迅速离开树洞底部,抱着叶佳向外冲去。

“人类,竟敢闯入我的地盘,找死!上古神拳!”一只巨大的拳头先羽思诚进攻。这是青华九圈猴的拳头,拳上的四个木环,就说明了它的身份。青华九圈猴双手各有四环,最后一环则在它的背后。

羽思诚连忙向后退,那拳头一下将地面砸出三米多深的巨坑。掀起的风浪,更是将羽思诚和叶佳吹飞。

“该死,这么强的吗?看来要死在这了,不过至少我们不是分开的,而且我也不是没有机会。”羽思诚稳住身形,将叶佳放在一旁,而自己则冲向青华九圈猴。手持木剑,向青华九圈猴斩去。

青华九圈猴利用手上的环圈抵挡。

咔嚓一声,木剑断了,而这一出手,羽思诚的境界气息展露无遗。

“我当是什么境界,只是个巩基期,居然还想抵抗!去死吧,上古神拳。”

“灵甲术,开。”

这灵甲术便是那仙品秘籍,可以抵挡高于自己三个境界的攻击,而后果也不是没有,一旦被强制破坏,会立刻虚脱3~5秒时间,这3~5秒在低境界没什么,但在高境界,是够敌人杀你几百次的,而如果没被破坏,第一天会没事,但从第二天开始的一周实力只会有平时的一半。

Peng!

灵甲术凝结出的铠甲碎裂,羽思诚被一拳击飞,将身后的数棵大树撞倒后,才停下来。而倒下的树,每棵中心都有一个大概一人大小的洞贯穿整棵树,这是羽思诚留下的,准确来说,这都是青华九圈猴招式的余威造成的。

“我要死了吗,我记忆还没完全恢复,我还没找到我死亡的真相,我就这样死了?我不甘心啊。”羽思诚不甘地跪在地上,眼中的神色看得出他很沮丧。

“小子,刚才那招式不错啊,居然能挡住我五成力,把它交出来,我饶你不死!”青华九圈猴贪婪地看向羽思诚。

“呵呵,想要?下辈子吧!!!”羽思诚知道,这都是假象,在仙界,强者都是如此,看上敌人哪个招式,功法,就先给对面生存的希望,然后到手后再杀人灭口,这种事常见,但大部分人都会中招,为什么?小部分人会想到亲人,他一旦得到了,自己的亲人就完了,毕竟他可不知道你的亲人知不知道这招式功法,万一外传怎么办,别人可以制出针对的招式功法,而且甚至可以用这功法悬赏,而不给的话,他实在想要只能耗着,这样亲人才能逃,时间越久,逃的越远,至于能不能知道,都有通讯法器,只要联系不上就必有古怪,但大部分人都是孤独的,要么是独行侠,父母亲人死于意外,要么是大家族的子弟,没有亲情,有的只有争权夺位,遇到事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所以只要给他们活下去的机会,哪怕不可能,也要一试。

“小子,我劝你交出来,不然她我可不能保证没事。”青华九圈猴指向一旁的叶佳。

“你敢,若我能活,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羽思诚瞪着青华九圈猴。

“我就敢怎么了?你很在乎她吧,我倒是要看看有多在乎,我这就掐死她。”青华九圈猴向叶佳走去。

“不要,我给你,不要伤害她,我可以死,但她不能。”羽思诚最终还是妥协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快拿来吧。”

“给你,快放了她!”

“既然到手了,那你们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我现在就让她死在你面前,哈哈哈。”青华九圈猴掐住叶佳的脖子,叶佳的脸色变得惨白。

“停下,快给我停下,你这个畜生!!!”羽思诚重新站起,冲向青华九圈猴。

“我就是要让她死在你面前,我就喜欢看人类痛苦的表情。”青华九圈猴另一手一拍,拍出一股气浪,将羽思诚重新击飞。而掐叶佳的力量明显增加,因为叶佳现在的脸色与死人无异。

“不,不要,我不想她死,不。”羽思诚绝望地跪下,双手撑地,眼泪从他的眼眶中流出,这是不甘,伤心与绝望的眼泪。

“住手!!!”一道身影冲向青华九圈猴。

第二十一章 住手!!!

“前面有个树洞,先进去休息会吧,再好好想想她为什么现在还不醒?”羽思诚看向前面的树洞,而这树和周围的比起,周围的简直是小矮人。

羽思诚抱着叶佳进入树洞。

“这洞还挺大的,不过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羽思诚将叶佳放下,平躺在地上,自己向树洞内更深处走去,树洞的墙上有许多爪痕,对面上有些许灵长类动物的毛发,羽思诚来到树洞底部,这有不少尸体,妖兽的尸体?!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妖兽,不对,好像有一股妖气不属于他们,不好,快走。”

羽思诚迅速离开树洞底部,抱着叶佳向外冲去。

“人类,竟敢闯入我的地盘,找死!上古神拳!”一只巨大的拳头先羽思诚进攻。这是青华九圈猴的拳头,拳上的四个木环,就说明了它的身份。青华九圈猴双手各有四环,最后一环则在它的背后。

羽思诚连忙向后退,那拳头一下将地面砸出三米多深的巨坑。掀起的风浪,更是将羽思诚和叶佳吹飞。

“该死,这么强的吗?看来要死在这了,不过至少我们不是分开的,而且我也不是没有机会。”羽思诚稳住身形,将叶佳放在一旁,而自己则冲向青华九圈猴。手持木剑,向青华九圈猴斩去。

青华九圈猴利用手上的环圈抵挡。

咔嚓一声,木剑断了,而这一出手,羽思诚的境界气息展露无遗。

“我当是什么境界,只是个巩基期,居然还想抵抗!去死吧,上古神拳。”

“灵甲术,开。”

这灵甲术便是那仙品秘籍,可以抵挡高于自己三个境界的攻击,而后果也不是没有,一旦被强制破坏,会立刻虚脱3~5秒时间,这3~5秒在低境界没什么,但在高境界,是够敌人杀你几百次的,而如果没被破坏,第一天会没事,但从第二天开始的一周实力只会有平时的一半。

Peng!

灵甲术凝结出的铠甲碎裂,羽思诚被一拳击飞,将身后的数棵大树撞倒后,才停下来。而倒下的树,每棵中心都有一个大概一人大小的洞贯穿整棵树,这是羽思诚留下的,准确来说,这都是青华九圈猴招式的余威造成的。

“我要死了吗,我记忆还没完全恢复,我还没找到我死亡的真相,我就这样死了?我不甘心啊。”羽思诚不甘地跪在地上,眼中的神色看得出他很沮丧。

“小子,刚才那招式不错啊,居然能挡住我五成力,把它交出来,我饶你不死!”青华九圈猴贪婪地看向羽思诚。

“呵呵,想要?下辈子吧!!!”羽思诚知道,这都是假象,在仙界,强者都是如此,看上敌人哪个招式,功法,就先给对面生存的希望,然后到手后再杀人灭口,这种事常见,但大部分人都会中招,为什么?小部分人会想到亲人,他一旦得到了,自己的亲人就完了,毕竟他可不知道你的亲人知不知道这招式功法,万一外传怎么办,别人可以制出针对的招式功法,而且甚至可以用这功法悬赏,而不给的话,他实在想要只能耗着,这样亲人才能逃,时间越久,逃的越远,至于能不能知道,都有通讯法器,只要联系不上就必有古怪,但大部分人都是孤独的,要么是独行侠,父母亲人死于意外,要么是大家族的子弟,没有亲情,有的只有争权夺位,遇到事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所以只要给他们活下去的机会,哪怕不可能,也要一试。

“小子,我劝你交出来,不然她我可不能保证没事。”青华九圈猴指向一旁的叶佳。

“你敢,若我能活,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羽思诚瞪着青华九圈猴。

“我就敢怎么了?你很在乎她吧,我倒是要看看有多在乎,我这就掐死她。”青华九圈猴向叶佳走去。

“不要,我给你,不要伤害她,我可以死,但她不能。”羽思诚最终还是妥协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快拿来吧。”

“给你,快放了她!”

“既然到手了,那你们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我现在就让她死在你面前,哈哈哈。”青华九圈猴掐住叶佳的脖子,叶佳的脸色变得惨白。

“停下,快给我停下,你这个畜生!!!”羽思诚重新站起,冲向青华九圈猴。

“我就是要让她死在你面前,我就喜欢看人类痛苦的表情。”青华九圈猴另一手一拍,拍出一股气浪,将羽思诚重新击飞。而掐叶佳的力量明显增加,因为叶佳现在的脸色与死人无异。

“不,不要,我不想她死,不。”羽思诚绝望地跪下,双手撑地,眼泪从他的眼眶中流出,这是不甘,伤心与绝望的眼泪。

“住手!!!”一道身影冲向青华九圈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