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3 18:12:47

“好了,先离开这里,现在你的修为太低了,‘木’是不可能闯过的了,在这都有危险,我带你去找青冥玄锡龟,它已经可以算是我的妖兽,可以保护你。跟我来。”已经完全恢复常态的羽连诚对羽思诚说并向前走去。

羽思诚背上叶佳,连忙跟上。

羽思诚背着叶佳,对前面带路的羽连诚问:“为什么她还不醒?不会出事吧!”

羽连诚转过头:“呵,看来你还真忘了,这是我们这一脉的木之秘境,她没受伤已经不错了,别忘了,这只有我们这一脉能进入,这里是不允许他人踏入的,别忘了她的身份,她之前可是九位龙王之一,水龙王的女儿。”

“刚才是怎么回事,别想蒙我,我已经想起来了。”羽思诚的眼睛露出坚定的目光,他一定要得到答案。羽思诚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只是为了让羽连诚停下。

“不,我不会说的。”羽连诚转身继续向前走去,但动作却有些许迟疑。

“好,我换个问法,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为何会出现那一幕,告诉我真相。”羽思诚快步上前,拦住羽连诚,质问道。

“当年那些伤心的事,我不想说,你要真相,自己去找。我只能说,那不是我的本意!”羽连诚突然情绪激动地吼道。

“果然,果然,那两道身影就是你和父亲,对吧。”羽思诚将叶佳放下,双手抓住羽连诚的肩膀,他那已经有些许泪光的眼睛直盯着羽连诚,想从羽连诚的眼睛中,看到否决的眼神,“看着我,到底是不是你!!!”

“我说了,那不是,那不是!!!”羽连诚暴怒地吼叫,一把打开羽思诚的手臂,但他眼睛里的神色,已经表明了一切。

羽思诚好像发疯了似的,转身仰天大笑道:“哈哈哈,我就知道。”

羽思诚大笑完,回身愤怒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我是你哥!你最亲近的人!!!你杀了龙族大部分龙,你难不成是为了复仇?可大部分都是无辜的啊,为什么?为什么?!!龙族或许从此一蹶不振,甚至被其他种族灭掉,这都是因为你!!!”

“我说过,那不是真正的我!!!”羽连诚还是不愿说出真相。

羽思诚冷笑道:“呵,好,不是你,样貌能改变,那气息呢,那气息跟你刚才的气息一模一样,你还说不是你!!!”

羽连诚依旧不肯让步:“我有我的苦衷!!!”

羽思诚冷笑的声音再次响起:“呵呵,你不过是记恨而已,你恨当初龙族族长的决定,你恨龙族把你驱逐!!!”

“是,我是恨过,但是我从来不会迁怒于其他人!!!你要怎么说,我也没办法。”羽连诚说完,便推开羽思诚,继续向前走。

“站住,今天没把话说清楚,你就别想走!!!”羽思诚对着羽连诚吼道,一拳轰出。

羽连诚回身抵挡,手抓住羽思诚的拳头,一丢,将羽思诚丢出三米外。“怎么,想比试一下?”羽连诚玩味的看着羽思诚,“行,别说我用境界欺负你,我把境界压制到巩基初期。”巩基期其实才算修炼的开始。

巩基期之前的练气期还是属于凡人,只有到达巩基才能算上修仙者,而练气,就是为了脱凡,凝练气息,而巩基期,为了之后凝结金丹做准备,所以叫巩基,练气期全身蔓延着半真气,只有到巩基才是真气,而地球上的武者基本上修炼的都是真气较修仙者而言,比较杂,跟练气的半真气差不多,哪怕突破,也依旧相当于半真气,这就导致了修炼者对武者的全面压制,毕竟是半,不能和真正的真气相比。

现在两人都是巩基期,境界基本一致,真气储量差别不大,再加上两人修炼的功法一样,都是九属龙诀,所以不可能出现压制的效果,而那些攻击秘籍,就算是超仙品,在巩基这种前期境界其实威力跟不入流的都差不多,所以这基本是比战斗经验和对真气的运用技巧。

羽连诚这几年都在战场上执行任务,战斗经验自然丰富,何况大部分只要不注意,就会丧命!!!并且,羽连诚记忆觉醒的早,对真气的运用也是如火纯青,毕竟有前世那几十年的经验,几十年,对修仙者来说,其实就是一转而逝,他在被龙族驱逐的那几年间,自从何梦溪死亡,每时每刻都在厮杀,经验远超常人。

反观羽思诚,记忆觉醒晚,应该还没熟悉,而且他并没有被龙族驱逐,甚至还得到了龙族的重点培养,经验就只有几场天骄之间的对决而已。

所以从大体上来看羽连诚的赢面会比较大。

第二十三章 兄弟反目

“好了,先离开这里,现在你的修为太低了,‘木’是不可能闯过的了,在这都有危险,我带你去找青冥玄锡龟,它已经可以算是我的妖兽,可以保护你。跟我来。”已经完全恢复常态的羽连诚对羽思诚说并向前走去。

羽思诚背上叶佳,连忙跟上。

羽思诚背着叶佳,对前面带路的羽连诚问:“为什么她还不醒?不会出事吧!”

羽连诚转过头:“呵,看来你还真忘了,这是我们这一脉的木之秘境,她没受伤已经不错了,别忘了,这只有我们这一脉能进入,这里是不允许他人踏入的,别忘了她的身份,她之前可是九位龙王之一,水龙王的女儿。”

“刚才是怎么回事,别想蒙我,我已经想起来了。”羽思诚的眼睛露出坚定的目光,他一定要得到答案。羽思诚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只是为了让羽连诚停下。

“不,我不会说的。”羽连诚转身继续向前走去,但动作却有些许迟疑。

“好,我换个问法,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为何会出现那一幕,告诉我真相。”羽思诚快步上前,拦住羽连诚,质问道。

“当年那些伤心的事,我不想说,你要真相,自己去找。我只能说,那不是我的本意!”羽连诚突然情绪激动地吼道。

“果然,果然,那两道身影就是你和父亲,对吧。”羽思诚将叶佳放下,双手抓住羽连诚的肩膀,他那已经有些许泪光的眼睛直盯着羽连诚,想从羽连诚的眼睛中,看到否决的眼神,“看着我,到底是不是你!!!”

“我说了,那不是,那不是!!!”羽连诚暴怒地吼叫,一把打开羽思诚的手臂,但他眼睛里的神色,已经表明了一切。

羽思诚好像发疯了似的,转身仰天大笑道:“哈哈哈,我就知道。”

羽思诚大笑完,回身愤怒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我是你哥!你最亲近的人!!!你杀了龙族大部分龙,你难不成是为了复仇?可大部分都是无辜的啊,为什么?为什么?!!龙族或许从此一蹶不振,甚至被其他种族灭掉,这都是因为你!!!”

“我说过,那不是真正的我!!!”羽连诚还是不愿说出真相。

羽思诚冷笑道:“呵,好,不是你,样貌能改变,那气息呢,那气息跟你刚才的气息一模一样,你还说不是你!!!”

羽连诚依旧不肯让步:“我有我的苦衷!!!”

羽思诚冷笑的声音再次响起:“呵呵,你不过是记恨而已,你恨当初龙族族长的决定,你恨龙族把你驱逐!!!”

“是,我是恨过,但是我从来不会迁怒于其他人!!!你要怎么说,我也没办法。”羽连诚说完,便推开羽思诚,继续向前走。

“站住,今天没把话说清楚,你就别想走!!!”羽思诚对着羽连诚吼道,一拳轰出。

羽连诚回身抵挡,手抓住羽思诚的拳头,一丢,将羽思诚丢出三米外。“怎么,想比试一下?”羽连诚玩味的看着羽思诚,“行,别说我用境界欺负你,我把境界压制到巩基初期。”巩基期其实才算修炼的开始。

巩基期之前的练气期还是属于凡人,只有到达巩基才能算上修仙者,而练气,就是为了脱凡,凝练气息,而巩基期,为了之后凝结金丹做准备,所以叫巩基,练气期全身蔓延着半真气,只有到巩基才是真气,而地球上的武者基本上修炼的都是真气较修仙者而言,比较杂,跟练气的半真气差不多,哪怕突破,也依旧相当于半真气,这就导致了修炼者对武者的全面压制,毕竟是半,不能和真正的真气相比。

现在两人都是巩基期,境界基本一致,真气储量差别不大,再加上两人修炼的功法一样,都是九属龙诀,所以不可能出现压制的效果,而那些攻击秘籍,就算是超仙品,在巩基这种前期境界其实威力跟不入流的都差不多,所以这基本是比战斗经验和对真气的运用技巧。

羽连诚这几年都在战场上执行任务,战斗经验自然丰富,何况大部分只要不注意,就会丧命!!!并且,羽连诚记忆觉醒的早,对真气的运用也是如火纯青,毕竟有前世那几十年的经验,几十年,对修仙者来说,其实就是一转而逝,他在被龙族驱逐的那几年间,自从何梦溪死亡,每时每刻都在厮杀,经验远超常人。

反观羽思诚,记忆觉醒晚,应该还没熟悉,而且他并没有被龙族驱逐,甚至还得到了龙族的重点培养,经验就只有几场天骄之间的对决而已。

所以从大体上来看羽连诚的赢面会比较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