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9 20:12:59

“从五年前,你杀人逃逸后,流窜东南域,为了讨生活,接杀人的买卖,但你最挂念的,便是家中的双老,但你不敢去见他们,偶尔托关系,送上一点生活费,也不敢给太多,怕让人生疑!”

说到这里,高飞内心震惊了。

这个人,就好像抓住了他的每一个软肋。

让人生不起反抗的欲望。

“你杀了我,再简单不过,何必这么多废话?”

高飞的软肋是家中父母没错,但他不怕死,更不接受威胁!

“我为何杀你?我想干什么不要紧。你现在,只需照我的话去做!”

“我要是不从呢,你大可以开枪!”高飞冷笑一声。

“是吗,那我告诉你,我可以还你五年前一个清白,你还会这样说吗?”

此话一出。

高飞浑身一震,眼中射出精光。

当年的案件,早已经成了定局,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通辑犯,被查到可以立即枪毙那样,试问又有谁,有这个能耐替他翻案?

毕竟这背后牵扯到的,可是那个家族,那个人!

“你真不愿意试一试,我的能耐,你也看到了,或者,我能帮到你!”

高飞深吸一口气,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现在的姜楚,黑衣蒙面,声音也变了,没有人能认出他。

“姜楚。”

高飞又被惊愕了。

“原来如此,看来,这一次,我栽了!”

“其实,我并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很简单,替我办一件事,我帮你翻案!”

本来,他还不抱希望,但姜楚的本事,把他吓到了。

或者未必不可以一试,大不了空欢喜一场,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怎么配合你?”

姜楚缓缓道:“接下来,我会消失两天,你就给莫凡传达任务成功的信息,钱也可以领。”

“就这么简单?”高飞眉毛一挑。

“对,你继续躲起来,我会跟你保持联系!”

“你现在可以转过身。”

枪口离开高飞身体。

有那么一瞬间,高飞想出手,但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又仿佛置身于极度危险中。

这个感觉,从未有过。

直觉告诉他,这个人非常可怕。

转过身来,看到此人的大概轮廓。

姜楚将手中的枪,直接抛在了桌面上。

此时,枪距离他本人,有足足两米远。

而高手,手中还有拿着一把枪。

这枪对准姜楚,将是致命的威胁!

似乎一切都对他有利,可这种感觉,偏偏是最不正常的。

高飞看着姜楚:“你是不是有点托大了?我的枪,可是随时可能要你性命!”

“你可以开枪试试!”

姜楚笑容人畜无害。

高手随即把枪对准姜楚。

“我就算在这里做掉你,我或者也没办法活命离开,虽然我不怕死,但这种赔本买卖,我不做……”

直接学姜楚一样,把枪抛在桌上。

“按你说的,我会向莫凡传达消息,只是,会发生什么事,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这些都不用你管,你只需按我说的去做!”

目视着姜楚离开。

高飞全身一松。

这个人,可以是说他这些年来,遇到的最危险的一个人!

翌日。

许追梦早上起来,发现姜楚竟然整夜没有回家,立即打了电话过去。

然而,手机关机。

虽然这个男人不怎么靠谱,可这种彻夜未归的行为,还是第一次发生。

许追梦还算理智,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而是猜测此人,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混蛋,居然玩失踪!”

一大早,打电话给小蕙,让公司派车过来接她。

一大清早在家中小庭坐着品茶的莫凡,第一时间接到了来自高飞的电话。

“任务完成了,这么快?”

“凭证呢?”

莫凡有点太相信,毕竟没有证据,凭什么证明?

“可以给你。”

一张照片传过来。

这照片,自然是姜楚伪造的,这种做图技术,他还是相当自信,一般人看不出来。

看到照片后,莫凡喜笑颜开。

然后再吩咐下面的人再次确定一下。

得回来的消息是:姜楚已经失踪半天了,许追梦到处找人。

“高飞兄果然出手不凡,很好,1000万马上到账!”

挂断电话后,莫凡立即又打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喂,是莫少?”

“姜楚,已经除掉了,你可以行动了!”

“当真,莫少没骗我吧?”

那人明显有些迟疑。

“老子什么时候骗过人,等明天吧,24小时可以立案,但人不可能找回来,到时,我会放出姜楚死亡的线索,你许家明天招开家族例会吧!”

“只要你们许家三子,都同意将许追梦许配给我莫凡,她一个外嫁女,股份自然要吐出来,许氏集团,还不是你们三兄弟的吗?”

“好,我跟我大哥二哥说说!”

那人的声音明显激动起来。

许氏集团。

许追梦坐在办公室里。

与路采薇通了电话。

“什么,你建议我不报警?”

“追梦,请相信姜楚,他不会无缘无故消失,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你怎么这么相信他,这个人有病,离开也不说一句!不知道在哪鬼混!”

“追梦,实话说,我觉得你的这个男人,可能并不简单,你为何不尝试多了解他?”

有些话,路采薇不便说出口,但又不想许追梦什么也不清楚。

只能稍微引导,让她自己去猜。

当天晚上。

姜楚依旧没有一点消息。

失踪时间达到24小时,选择报案处理。

深夜里。

许追梦独自一个人在阳台上喝闷酒了。

独自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竟发现有那么一丝丝不习惯。

一年以来,已经习惯了烟火气息的她,却怎么也接受不来,独自一人过夜的恐惧!

男人就好像备胎,有绝对比没有要来得好。

“喂,爸,还没有回来,已经报警了。”

“女儿啊,明天早上回家一趟吧。”

“好的,我也有些事要宣布。”

刚挂断电话后,一个陌生来电打进来。

“喂……”

……

……

023章 我可以还你一个清白

“从五年前,你杀人逃逸后,流窜东南域,为了讨生活,接杀人的买卖,但你最挂念的,便是家中的双老,但你不敢去见他们,偶尔托关系,送上一点生活费,也不敢给太多,怕让人生疑!”

说到这里,高飞内心震惊了。

这个人,就好像抓住了他的每一个软肋。

让人生不起反抗的欲望。

“你杀了我,再简单不过,何必这么多废话?”

高飞的软肋是家中父母没错,但他不怕死,更不接受威胁!

“我为何杀你?我想干什么不要紧。你现在,只需照我的话去做!”

“我要是不从呢,你大可以开枪!”高飞冷笑一声。

“是吗,那我告诉你,我可以还你五年前一个清白,你还会这样说吗?”

此话一出。

高飞浑身一震,眼中射出精光。

当年的案件,早已经成了定局,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通辑犯,被查到可以立即枪毙那样,试问又有谁,有这个能耐替他翻案?

毕竟这背后牵扯到的,可是那个家族,那个人!

“你真不愿意试一试,我的能耐,你也看到了,或者,我能帮到你!”

高飞深吸一口气,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现在的姜楚,黑衣蒙面,声音也变了,没有人能认出他。

“姜楚。”

高飞又被惊愕了。

“原来如此,看来,这一次,我栽了!”

“其实,我并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很简单,替我办一件事,我帮你翻案!”

本来,他还不抱希望,但姜楚的本事,把他吓到了。

或者未必不可以一试,大不了空欢喜一场,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怎么配合你?”

姜楚缓缓道:“接下来,我会消失两天,你就给莫凡传达任务成功的信息,钱也可以领。”

“就这么简单?”高飞眉毛一挑。

“对,你继续躲起来,我会跟你保持联系!”

“你现在可以转过身。”

枪口离开高飞身体。

有那么一瞬间,高飞想出手,但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又仿佛置身于极度危险中。

这个感觉,从未有过。

直觉告诉他,这个人非常可怕。

转过身来,看到此人的大概轮廓。

姜楚将手中的枪,直接抛在了桌面上。

此时,枪距离他本人,有足足两米远。

而高手,手中还有拿着一把枪。

这枪对准姜楚,将是致命的威胁!

似乎一切都对他有利,可这种感觉,偏偏是最不正常的。

高飞看着姜楚:“你是不是有点托大了?我的枪,可是随时可能要你性命!”

“你可以开枪试试!”

姜楚笑容人畜无害。

高手随即把枪对准姜楚。

“我就算在这里做掉你,我或者也没办法活命离开,虽然我不怕死,但这种赔本买卖,我不做……”

直接学姜楚一样,把枪抛在桌上。

“按你说的,我会向莫凡传达消息,只是,会发生什么事,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这些都不用你管,你只需按我说的去做!”

目视着姜楚离开。

高飞全身一松。

这个人,可以是说他这些年来,遇到的最危险的一个人!

翌日。

许追梦早上起来,发现姜楚竟然整夜没有回家,立即打了电话过去。

然而,手机关机。

虽然这个男人不怎么靠谱,可这种彻夜未归的行为,还是第一次发生。

许追梦还算理智,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而是猜测此人,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混蛋,居然玩失踪!”

一大早,打电话给小蕙,让公司派车过来接她。

一大清早在家中小庭坐着品茶的莫凡,第一时间接到了来自高飞的电话。

“任务完成了,这么快?”

“凭证呢?”

莫凡有点太相信,毕竟没有证据,凭什么证明?

“可以给你。”

一张照片传过来。

这照片,自然是姜楚伪造的,这种做图技术,他还是相当自信,一般人看不出来。

看到照片后,莫凡喜笑颜开。

然后再吩咐下面的人再次确定一下。

得回来的消息是:姜楚已经失踪半天了,许追梦到处找人。

“高飞兄果然出手不凡,很好,1000万马上到账!”

挂断电话后,莫凡立即又打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喂,是莫少?”

“姜楚,已经除掉了,你可以行动了!”

“当真,莫少没骗我吧?”

那人明显有些迟疑。

“老子什么时候骗过人,等明天吧,24小时可以立案,但人不可能找回来,到时,我会放出姜楚死亡的线索,你许家明天招开家族例会吧!”

“只要你们许家三子,都同意将许追梦许配给我莫凡,她一个外嫁女,股份自然要吐出来,许氏集团,还不是你们三兄弟的吗?”

“好,我跟我大哥二哥说说!”

那人的声音明显激动起来。

许氏集团。

许追梦坐在办公室里。

与路采薇通了电话。

“什么,你建议我不报警?”

“追梦,请相信姜楚,他不会无缘无故消失,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你怎么这么相信他,这个人有病,离开也不说一句!不知道在哪鬼混!”

“追梦,实话说,我觉得你的这个男人,可能并不简单,你为何不尝试多了解他?”

有些话,路采薇不便说出口,但又不想许追梦什么也不清楚。

只能稍微引导,让她自己去猜。

当天晚上。

姜楚依旧没有一点消息。

失踪时间达到24小时,选择报案处理。

深夜里。

许追梦独自一个人在阳台上喝闷酒了。

独自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竟发现有那么一丝丝不习惯。

一年以来,已经习惯了烟火气息的她,却怎么也接受不来,独自一人过夜的恐惧!

男人就好像备胎,有绝对比没有要来得好。

“喂,爸,还没有回来,已经报警了。”

“女儿啊,明天早上回家一趟吧。”

“好的,我也有些事要宣布。”

刚挂断电话后,一个陌生来电打进来。

“喂……”

……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