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21:07:10

天知道她有多喜欢这首歌,从收到投稿开始,她就从数千首投稿中,一眼相中了这首歌。

她甚至都在怀疑,这首歌便是为了她量身订做的。

一首歌词,将她的前半生都道了个明白。

可那样的人生,又有几个人知晓,所以只认为是巧合。

而现在,与这个男子的对话,相切合,却越发清晰!

这歌就是冲着她来的。

白浅浅深吸一口气:“不可否认,姜半藏先生你很才情,你的歌我笑纳了,价钱可以给你十倍,但能否不要过问我的私事,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打听来的!”

她心里有过多种猜测。

其中一种,最有可能的,便是一个多年喜欢她的歌迷。

甚至是痴迷入狂那种。

“我的歌很适合你对吧,像这样的曲子,我还有好多首,你想要不!”

“…………”

白浅浅不可否认,她心动了。

“有多少,我照单全收,高于市场价,而且后面还可以给你分润!”

“你知道的,我不在乎钱,我只想帮你脱离苦海。”

白浅浅更加确定,此人就是她的疯狂歌迷。

“想要我的歌,很简单,你现在动身前往花旗国,找个人,拍个合照,发到朋友圈,若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找我喔。”

白浅浅犹豫了。

她害怕激怒那个男人,这样随之而来的,将会是狂风暴雨。

同样的,她不想害这个人。

“给你几天时间考虑,就这样吧。”

街头街头,姜楚挂断这个电话。

号码卡,连带着手机,一块扔进了垃圾桶。

眼前,是一家老牌羊肉粉店。

他走了进去。

“老板,来一碗羊肉粉,加特辣。”

“好嘞!”

几分钟后,一大碗羊肉粉端上来,姜楚完全不顾形容开始狼吞虎咽。

大概十分钟,全部吃完。

“老板再来一碗!”

老板也愣了。

这货这么能吃?

而且还特辣,铁胃吗?

“老板,我也来一碗,特辣的。”

也不知何时,一名歌特式风格的少女,走进了店面,学着姜楚那样,叫了一碗粉。

少女长相甜美,气质独特,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混血儿。

而且还说着一口流利的龙国语。

“帅哥,方便坐你对面吗?”

“不是很方便。”姜楚拒绝。

“干嘛这么小气,这里都满人了,难不成让我坐着吃啊,是吧,散主?”

散主这二字。

直接让姜楚呆立当场。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少女坐了下来,继道:“若是让人知道,世界最神秘的情报组织风云散人的创立者,居然是个年轻的小狼狗,不知在惊掉多少眼球。”

“不知道你说什么。”

姜楚没有理会。

“散主,别这样,我保证会保密,而且你是我的偶象,为了找你,我可是花了好几年时间,让世上无数人胆寒的计算机天才,居然在龙国街头,吃羊肉粉,情愿当一位被人指指点点的上门女婿,天啊,好爆劲,好激动!”

少女越说越眉飞色舞。

风云散人。

在暗网世界,是一个神秘的存在。

该组织门槛极高,而且都有着远超普通人的能力。

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们以贩卖情报为生。

可以说是汇尽无数之财。

每一条情报,报价高达一亿以上,而且,并非什么业务都接。

有三不接。

为非作歹者不接。

心术不正者不接。

难度系数低不接。

该组织无人知其创立人是谁,所有成员不认识彼此。

而整个组织的枢纽,则是创立人。

其掌握了整个组织所有的运作。

“老板买单!”

姜楚扔下一百块,起身走人。

“等等我!”

少女追了上去。

“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琥珀,是组织元老,也是你的忠实迷妹,你肯定知道我是谁!”

在人流中,姜楚快步窜上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车上的姜楚,透过倒视镜,少女的身影渐渐模糊。

“这特么谁走露了风声!”

凭他的隐匿水准,天下无人能出其右,怎么可能被人查到!

风云散人这个组织,其实创立在他去花旗国之前。

短短两年,就已经笼络了可观的资本。

这些钱,正是青龙资本的原始累积。

其实明面上,青龙资本相当赚钱,但他真正的生财工具!

却是风云散人。

聚尽能人异士,凭着着现代信息无处不在的优势,窃尽天下之秘!

如魏谷与雷尊所言。

他是一名世所罕见的超级天才!

这种才能,他自懂事以来,便隐匿起来。

就加姜家人都不知。

如若不然,被赶出姜家的,是他亲哥,而不是他!

当年的他,并没有为了留在姜家,而表现出自己超卓天才的一面。

而是选择淡去。

他知道,姜家固然强大,却是束缚自己最大的桎梏。

他向往的,是更广阔的天地!

自小以来,他看书便过目不忘。

无论哪领域,都一眼便会,尤其是计算机,商业,语言,枪械领域,堪称怪物。

而且,他早就掌握了世界最复杂的格斗技巧。

“姜家,姜战,终有一天,会为你们的无情而后悔终身!”

被赶出姜家,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恨。

他并非恨自己被逐走,而是恨整个姜家人,竟然如此迷信。

因为一个号称龙国第一异士道人的一句话,处决了他的人生!

“姜家若要香火旺盛,只须存一子,多一子则克,后继无人矣。”

可笑之极!

这句话还历历在目。

而从小到大,大哥姜龙使展出了超绝的天赋,聪明伶俐,什么东西一学便知。

上学以来,各个科几乎能拿满分。

与之对比,姜楚则强差人意,许多人感叹,龙生九子,各尽不同。

龙未必能生龙,也有可能生一条虫!

这句笑话,在姜家,展现得淋漓尽致。

现世报来得很快。

在姜楚被逐出家族几年之后。

在燕北出尽风头,被誉为人中之龙的姜龙,居然得了一个罕见的怪病。

这种病一时间死不了人,但却让人无比虚弱。

却需要定期输血。

而且,姜家这第三代的兄弟血型非常罕见,只有两兄弟有。

其他人根本难以匹配。

所以,才有了老管家亲自找上门来,求姜楚伸出缓手。

最无情是帝王家,这句话放在现代,套在一些无上家族也是非常合适。

姜楚对姜家已经看透了。

自己表现得再优秀,也不过是家族繁衍香火,传宗接代的一个工具。

根本没有自由可言,就连自己的结婚对象,都不能自己选择。

自己的亲生父母,不就是这样结合的吗?

龙国几乎最强大的两个家族的联姻,当年可谓盛极一时。

几乎全世界新闻都在报道!

作为天之骄子出生的姜楚,做梦也没想到,会变为一个无人问津的弃子!

当天晚上。

姜楚与许追梦通了电话。

“明天董事会,罢免许韫,他背后的资本有问题!”

“…………”

“越早下手越好,否则,后患无穷,莫凡绝对会出手!”

他的话,击中了许追梦的小心思。

她早就怀疑,许韫有资本运作娱乐圈,当做制片人,有相当大的问题。

钱从哪来?

股份并没有给他透支,分红根本不够。

家里还养着一大一小两只神兽。

这钱,极有可能来路不正。

甚至可能成为许氏集团的一个定时炸弹。

而且可能是敌人亲自送上来的炸弹!

“你什么时候回来?”

“你需要我的时候!”

姜楚笑了一声:“我挂了。”

许追梦想骂人。

这个越来越不把她放眼里。

居然敢先挂电话!

026章 风云散人

天知道她有多喜欢这首歌,从收到投稿开始,她就从数千首投稿中,一眼相中了这首歌。

她甚至都在怀疑,这首歌便是为了她量身订做的。

一首歌词,将她的前半生都道了个明白。

可那样的人生,又有几个人知晓,所以只认为是巧合。

而现在,与这个男子的对话,相切合,却越发清晰!

这歌就是冲着她来的。

白浅浅深吸一口气:“不可否认,姜半藏先生你很才情,你的歌我笑纳了,价钱可以给你十倍,但能否不要过问我的私事,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打听来的!”

她心里有过多种猜测。

其中一种,最有可能的,便是一个多年喜欢她的歌迷。

甚至是痴迷入狂那种。

“我的歌很适合你对吧,像这样的曲子,我还有好多首,你想要不!”

“…………”

白浅浅不可否认,她心动了。

“有多少,我照单全收,高于市场价,而且后面还可以给你分润!”

“你知道的,我不在乎钱,我只想帮你脱离苦海。”

白浅浅更加确定,此人就是她的疯狂歌迷。

“想要我的歌,很简单,你现在动身前往花旗国,找个人,拍个合照,发到朋友圈,若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找我喔。”

白浅浅犹豫了。

她害怕激怒那个男人,这样随之而来的,将会是狂风暴雨。

同样的,她不想害这个人。

“给你几天时间考虑,就这样吧。”

街头街头,姜楚挂断这个电话。

号码卡,连带着手机,一块扔进了垃圾桶。

眼前,是一家老牌羊肉粉店。

他走了进去。

“老板,来一碗羊肉粉,加特辣。”

“好嘞!”

几分钟后,一大碗羊肉粉端上来,姜楚完全不顾形容开始狼吞虎咽。

大概十分钟,全部吃完。

“老板再来一碗!”

老板也愣了。

这货这么能吃?

而且还特辣,铁胃吗?

“老板,我也来一碗,特辣的。”

也不知何时,一名歌特式风格的少女,走进了店面,学着姜楚那样,叫了一碗粉。

少女长相甜美,气质独特,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混血儿。

而且还说着一口流利的龙国语。

“帅哥,方便坐你对面吗?”

“不是很方便。”姜楚拒绝。

“干嘛这么小气,这里都满人了,难不成让我坐着吃啊,是吧,散主?”

散主这二字。

直接让姜楚呆立当场。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少女坐了下来,继道:“若是让人知道,世界最神秘的情报组织风云散人的创立者,居然是个年轻的小狼狗,不知在惊掉多少眼球。”

“不知道你说什么。”

姜楚没有理会。

“散主,别这样,我保证会保密,而且你是我的偶象,为了找你,我可是花了好几年时间,让世上无数人胆寒的计算机天才,居然在龙国街头,吃羊肉粉,情愿当一位被人指指点点的上门女婿,天啊,好爆劲,好激动!”

少女越说越眉飞色舞。

风云散人。

在暗网世界,是一个神秘的存在。

该组织门槛极高,而且都有着远超普通人的能力。

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们以贩卖情报为生。

可以说是汇尽无数之财。

每一条情报,报价高达一亿以上,而且,并非什么业务都接。

有三不接。

为非作歹者不接。

心术不正者不接。

难度系数低不接。

该组织无人知其创立人是谁,所有成员不认识彼此。

而整个组织的枢纽,则是创立人。

其掌握了整个组织所有的运作。

“老板买单!”

姜楚扔下一百块,起身走人。

“等等我!”

少女追了上去。

“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琥珀,是组织元老,也是你的忠实迷妹,你肯定知道我是谁!”

在人流中,姜楚快步窜上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车上的姜楚,透过倒视镜,少女的身影渐渐模糊。

“这特么谁走露了风声!”

凭他的隐匿水准,天下无人能出其右,怎么可能被人查到!

风云散人这个组织,其实创立在他去花旗国之前。

短短两年,就已经笼络了可观的资本。

这些钱,正是青龙资本的原始累积。

其实明面上,青龙资本相当赚钱,但他真正的生财工具!

却是风云散人。

聚尽能人异士,凭着着现代信息无处不在的优势,窃尽天下之秘!

如魏谷与雷尊所言。

他是一名世所罕见的超级天才!

这种才能,他自懂事以来,便隐匿起来。

就加姜家人都不知。

如若不然,被赶出姜家的,是他亲哥,而不是他!

当年的他,并没有为了留在姜家,而表现出自己超卓天才的一面。

而是选择淡去。

他知道,姜家固然强大,却是束缚自己最大的桎梏。

他向往的,是更广阔的天地!

自小以来,他看书便过目不忘。

无论哪领域,都一眼便会,尤其是计算机,商业,语言,枪械领域,堪称怪物。

而且,他早就掌握了世界最复杂的格斗技巧。

“姜家,姜战,终有一天,会为你们的无情而后悔终身!”

被赶出姜家,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恨。

他并非恨自己被逐走,而是恨整个姜家人,竟然如此迷信。

因为一个号称龙国第一异士道人的一句话,处决了他的人生!

“姜家若要香火旺盛,只须存一子,多一子则克,后继无人矣。”

可笑之极!

这句话还历历在目。

而从小到大,大哥姜龙使展出了超绝的天赋,聪明伶俐,什么东西一学便知。

上学以来,各个科几乎能拿满分。

与之对比,姜楚则强差人意,许多人感叹,龙生九子,各尽不同。

龙未必能生龙,也有可能生一条虫!

这句笑话,在姜家,展现得淋漓尽致。

现世报来得很快。

在姜楚被逐出家族几年之后。

在燕北出尽风头,被誉为人中之龙的姜龙,居然得了一个罕见的怪病。

这种病一时间死不了人,但却让人无比虚弱。

却需要定期输血。

而且,姜家这第三代的兄弟血型非常罕见,只有两兄弟有。

其他人根本难以匹配。

所以,才有了老管家亲自找上门来,求姜楚伸出缓手。

最无情是帝王家,这句话放在现代,套在一些无上家族也是非常合适。

姜楚对姜家已经看透了。

自己表现得再优秀,也不过是家族繁衍香火,传宗接代的一个工具。

根本没有自由可言,就连自己的结婚对象,都不能自己选择。

自己的亲生父母,不就是这样结合的吗?

龙国几乎最强大的两个家族的联姻,当年可谓盛极一时。

几乎全世界新闻都在报道!

作为天之骄子出生的姜楚,做梦也没想到,会变为一个无人问津的弃子!

当天晚上。

姜楚与许追梦通了电话。

“明天董事会,罢免许韫,他背后的资本有问题!”

“…………”

“越早下手越好,否则,后患无穷,莫凡绝对会出手!”

他的话,击中了许追梦的小心思。

她早就怀疑,许韫有资本运作娱乐圈,当做制片人,有相当大的问题。

钱从哪来?

股份并没有给他透支,分红根本不够。

家里还养着一大一小两只神兽。

这钱,极有可能来路不正。

甚至可能成为许氏集团的一个定时炸弹。

而且可能是敌人亲自送上来的炸弹!

“你什么时候回来?”

“你需要我的时候!”

姜楚笑了一声:“我挂了。”

许追梦想骂人。

这个越来越不把她放眼里。

居然敢先挂电话!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