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20:07:42

陆三缺爽快的走到屋外。可是他才出来没一会,两个保安就过来说:“先生,你是公司的员工吗?”

“不是,我是来见人的。”陆三缺说。保安立刻变脸,“和我们走一趟。”

“有事?”陆三缺冷冷地说。

“近期,有些人打着拜访的旗号盗取公司机密,我怀疑你就是其中一员。”保安冷冷的说,陆三缺面无表情的说:“我不是。”

“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的,快点走。”保安不耐烦的说。

陆三缺皱眉,“我老婆还在里面谈事,我和她说一声。”

“别想通风报信,赶紧走。”

两个保安不给陆三缺解释的机会,直接把他带到保安室,关到一间小黑屋里。

一般大点的公司都会有一个这种地方,用来修理那些不听话的人的。

“敢偷我们三全地产的资料,你他吗活腻歪了吧?”高大粗壮的保安队队长环抱着双臂走进小黑屋,“说,谁派你来的?”

“我只是来谈业务的,你要是不信可以问徐凯。”陆三缺无奈的解释道,队长嗤笑一声,说:“我谁也不问。你赶紧说出是谁派你来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打算对我怎么不客气啊?”陆三缺一脸冷漠的问道。

“不见棺材不落泪,给我打,打到他说为止。”队长一脸冷酷的说。

几个保安走过来,手中拿着电棍和木棍。

陆三缺的脸黑到极点,“我劝你们想好了再动手。”

“还尼玛的装逼,我们早就认出你是岩市最大的废物了。”

“给我们男人丢了那么多脸,今天终于可以出口恶气了。”

几人对着陆三缺的脑袋就招呼过去。

对方如此狠辣,陆三缺也就放弃手下留情的打算,对着一人的脸就是一拳。

那人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就起不来了。

“还尼玛敢还手。”

队长抄起一把椅子,对着陆三缺就砸过去。

陆三缺一个旋转,让椅子落空砸到地上。随后,他抓住队长的脖子,猛地发力,后者便翻起了白眼。

“不想让他死就把严福昌给我叫来。”

陆三缺心底一阵冷笑,徐凯这一手玩的漂亮啊。

“我能打个电话吗?”陆三缺问道,队长讥笑道:“打电话也没用,这里是三全地产,把谁赶出去是我说了算。”

“快放了队长。”几个保安叫嚣道,陆三缺的手加大力道,队长顿时一脸痛苦的喊道:“快去喊严总,绝对不能轻饶了这个小子。”

一个保安立即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徐凯的办公室里。玉竹雪面红耳赤,娇躯乱颤的看着徐凯。

“竹雪,你别这么看我,我说的是实话。”徐凯笑眯眯的说:“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不拿出点诚意,我怎么心安理得的帮你啊?”

“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可别错过了。”

玉竹雪慌乱地说:“你还是把机会留给别人吧。”

“那行,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不会再帮你任何事。”徐凯面色一冷的说。

玉竹雪一下子就慌了,无论是奶奶还是李菲娜都对她抱着很大希望。

若是惹恼了徐凯,所有人的希望都会落空,玉家也会一蹶不振。

“你都结婚了,多一次少一次又有什么分别。”徐凯色迷迷的说:“我绝对会给你一次难忘的经历的。”

玉竹雪坐在沙发上,双拳紧握,低头不语。

“严总,您终于来了。这小子盗取公司机密不说,还打了我,你可不能放过他啊。”

看见严福昌,队长立刻哭喊道。陆三缺冷哼一声,直接把他扔到地上。

严福昌没去看队长,而是看向陆三缺,“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抓到这里,说我盗取公司机密。严总,你说怎么办吧?”陆三缺笑眯眯的问道。

严福昌的心立刻提起来,他可深知陆三缺的可怕。

“张小勇,到底怎么回事,你最好说实话。”严福昌怒声质问道。队长吓了一跳,害怕的说:“是徐凯让我这么做的。”

“他为什么让你这么做?”陆三缺冷声问道。

“他没跟我说,他只是让我把他抓到这里关几个小时,然后教训一顿。”张小勇委屈地说:“严总,这些都是徐凯的主意,和我没关系啊。”

“拿东西走人,明天不用来上班嘞。”严福昌一句话给张小勇判了死刑。

“竹雪有危险。”

陆三缺突然脸色一变,立即冲出保安室。

他离开办公室是因为相信玉竹雪,但他忽略了一点,徐凯可能会使用一些卑鄙的手段。

玉竹雪为人单纯,很容易中招。

砰。

来到办公室门前,陆三缺一脚踹开门。

只见,玉竹雪躺在沙发上,身体通红,已经失去意识。在她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杯子,不过里面的水已经洒没了。

徐凯则站在窗户前,正在拉窗帘。

“你他吗找死。”

陆三缺眨眼冲到徐凯面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随后,他抓起徐凯,对着地面一顿猛砸。

“三...住手。”严福昌带着几个保安冲进来,他倒不是担心徐凯,只是害怕陆三缺把徐凯打死了。

“严总,救我,这个人疯了。”徐凯痛苦的哀嚎道。严福昌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玉竹雪,冷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我的朋友,来找我谈事。可谈到一半,她突然昏倒了。”徐凯一脸委屈的说,严福昌的眉头皱起来,“那你为什么拉窗帘?”

“我是怕她被太阳晒到。”徐凯解释道。

“这么说,你还是好心了?”陆三缺冷冷的问道。徐凯恶狠狠的说:“我当然是好心。陆三缺,你平白无故打我,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这是什么?”陆三缺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粉红色罐子,冷声说:“你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回来,所以连罪证都没清理掉。”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是一种M药吧。”

“放屁,严总,你不要听他胡说,我不是那种人。”徐凯拼命解释道。

“给你两条路,离开公司,或者等巡捕来。”严福昌淡漠的说。

徐凯脸色剧变,好一会才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我走。”

“走之前,我再送你一份大礼。”

陆三缺走到徐凯面前,掌心出现一根银针,对着他的小腹刺进去,“这辈子,你都别想再做男人了。”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徐凯砰地一声昏倒在地。

“你们先出去一下。”陆三缺对严福昌说,后者点头,带着那些保安退到门外,并关好门。

走到沙发前,陆三缺的掌心再次出现一枚银针。捏起银针,陆三缺对着玉竹雪的眉心就刺了下去。

半小时后,玉竹雪缓缓醒来。当看到陆三缺的时候,她立刻扑到其怀里,哭喊道:“刚才,我差点就被欺负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陆三缺保住玉竹雪,一阵心疼的说。

“徐凯呢?”哭过之后,玉竹雪问道,陆三缺笑道:“放心,他已经被开除了。”

“哎,因为500W合同的事,我本来挺感激他的。真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玉竹雪伤心的说,陆三缺安慰道:“别难受了,他是罪有应得。而且我问过严总了,你中奖跟徐凯没有半毛钱关系。”

“真的吗?”玉竹雪狐疑的抬起头,一旁的严福昌笑道:“真的。徐凯就是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没有那么大权限。”

“原来他一直在骗我。”玉竹雪的伤感顿时少了许多。

“玉小姐,虽然对你造成伤害的是徐凯,但毕竟发生在三全地产内部。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愿意再和你签一个1000W的合同。”严福昌一脸愧疚地说。

“严总,谢谢你。可我什么都没做,实在不好意思要。”

玉竹雪擦了擦眼泪,婉拒了严福昌的好意。

“竹雪,这是严总的好意,你就别推脱了,不然家里边怎么交代啊。”陆三缺笑道。严福昌顺着说:“是呀,玉小姐,你就当给我个面子,不然我以后没脸再见你了。”

“好吧。”玉竹雪点头说。

“玉小姐,我派人送你回去休息。等你什么时候方便了,随时来签合同。”严福昌笑道。

“现在就可以。”

第14章 拿下

陆三缺爽快的走到屋外。可是他才出来没一会,两个保安就过来说:“先生,你是公司的员工吗?”

“不是,我是来见人的。”陆三缺说。保安立刻变脸,“和我们走一趟。”

“有事?”陆三缺冷冷地说。

“近期,有些人打着拜访的旗号盗取公司机密,我怀疑你就是其中一员。”保安冷冷的说,陆三缺面无表情的说:“我不是。”

“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的,快点走。”保安不耐烦的说。

陆三缺皱眉,“我老婆还在里面谈事,我和她说一声。”

“别想通风报信,赶紧走。”

两个保安不给陆三缺解释的机会,直接把他带到保安室,关到一间小黑屋里。

一般大点的公司都会有一个这种地方,用来修理那些不听话的人的。

“敢偷我们三全地产的资料,你他吗活腻歪了吧?”高大粗壮的保安队队长环抱着双臂走进小黑屋,“说,谁派你来的?”

“我只是来谈业务的,你要是不信可以问徐凯。”陆三缺无奈的解释道,队长嗤笑一声,说:“我谁也不问。你赶紧说出是谁派你来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打算对我怎么不客气啊?”陆三缺一脸冷漠的问道。

“不见棺材不落泪,给我打,打到他说为止。”队长一脸冷酷的说。

几个保安走过来,手中拿着电棍和木棍。

陆三缺的脸黑到极点,“我劝你们想好了再动手。”

“还尼玛的装逼,我们早就认出你是岩市最大的废物了。”

“给我们男人丢了那么多脸,今天终于可以出口恶气了。”

几人对着陆三缺的脑袋就招呼过去。

对方如此狠辣,陆三缺也就放弃手下留情的打算,对着一人的脸就是一拳。

那人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就起不来了。

“还尼玛敢还手。”

队长抄起一把椅子,对着陆三缺就砸过去。

陆三缺一个旋转,让椅子落空砸到地上。随后,他抓住队长的脖子,猛地发力,后者便翻起了白眼。

“不想让他死就把严福昌给我叫来。”

陆三缺心底一阵冷笑,徐凯这一手玩的漂亮啊。

“我能打个电话吗?”陆三缺问道,队长讥笑道:“打电话也没用,这里是三全地产,把谁赶出去是我说了算。”

“快放了队长。”几个保安叫嚣道,陆三缺的手加大力道,队长顿时一脸痛苦的喊道:“快去喊严总,绝对不能轻饶了这个小子。”

一个保安立即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徐凯的办公室里。玉竹雪面红耳赤,娇躯乱颤的看着徐凯。

“竹雪,你别这么看我,我说的是实话。”徐凯笑眯眯的说:“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不拿出点诚意,我怎么心安理得的帮你啊?”

“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可别错过了。”

玉竹雪慌乱地说:“你还是把机会留给别人吧。”

“那行,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不会再帮你任何事。”徐凯面色一冷的说。

玉竹雪一下子就慌了,无论是奶奶还是李菲娜都对她抱着很大希望。

若是惹恼了徐凯,所有人的希望都会落空,玉家也会一蹶不振。

“你都结婚了,多一次少一次又有什么分别。”徐凯色迷迷的说:“我绝对会给你一次难忘的经历的。”

玉竹雪坐在沙发上,双拳紧握,低头不语。

“严总,您终于来了。这小子盗取公司机密不说,还打了我,你可不能放过他啊。”

看见严福昌,队长立刻哭喊道。陆三缺冷哼一声,直接把他扔到地上。

严福昌没去看队长,而是看向陆三缺,“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抓到这里,说我盗取公司机密。严总,你说怎么办吧?”陆三缺笑眯眯的问道。

严福昌的心立刻提起来,他可深知陆三缺的可怕。

“张小勇,到底怎么回事,你最好说实话。”严福昌怒声质问道。队长吓了一跳,害怕的说:“是徐凯让我这么做的。”

“他为什么让你这么做?”陆三缺冷声问道。

“他没跟我说,他只是让我把他抓到这里关几个小时,然后教训一顿。”张小勇委屈地说:“严总,这些都是徐凯的主意,和我没关系啊。”

“拿东西走人,明天不用来上班嘞。”严福昌一句话给张小勇判了死刑。

“竹雪有危险。”

陆三缺突然脸色一变,立即冲出保安室。

他离开办公室是因为相信玉竹雪,但他忽略了一点,徐凯可能会使用一些卑鄙的手段。

玉竹雪为人单纯,很容易中招。

砰。

来到办公室门前,陆三缺一脚踹开门。

只见,玉竹雪躺在沙发上,身体通红,已经失去意识。在她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杯子,不过里面的水已经洒没了。

徐凯则站在窗户前,正在拉窗帘。

“你他吗找死。”

陆三缺眨眼冲到徐凯面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随后,他抓起徐凯,对着地面一顿猛砸。

“三...住手。”严福昌带着几个保安冲进来,他倒不是担心徐凯,只是害怕陆三缺把徐凯打死了。

“严总,救我,这个人疯了。”徐凯痛苦的哀嚎道。严福昌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玉竹雪,冷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我的朋友,来找我谈事。可谈到一半,她突然昏倒了。”徐凯一脸委屈的说,严福昌的眉头皱起来,“那你为什么拉窗帘?”

“我是怕她被太阳晒到。”徐凯解释道。

“这么说,你还是好心了?”陆三缺冷冷的问道。徐凯恶狠狠的说:“我当然是好心。陆三缺,你平白无故打我,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这是什么?”陆三缺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粉红色罐子,冷声说:“你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回来,所以连罪证都没清理掉。”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是一种M药吧。”

“放屁,严总,你不要听他胡说,我不是那种人。”徐凯拼命解释道。

“给你两条路,离开公司,或者等巡捕来。”严福昌淡漠的说。

徐凯脸色剧变,好一会才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我走。”

“走之前,我再送你一份大礼。”

陆三缺走到徐凯面前,掌心出现一根银针,对着他的小腹刺进去,“这辈子,你都别想再做男人了。”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徐凯砰地一声昏倒在地。

“你们先出去一下。”陆三缺对严福昌说,后者点头,带着那些保安退到门外,并关好门。

走到沙发前,陆三缺的掌心再次出现一枚银针。捏起银针,陆三缺对着玉竹雪的眉心就刺了下去。

半小时后,玉竹雪缓缓醒来。当看到陆三缺的时候,她立刻扑到其怀里,哭喊道:“刚才,我差点就被欺负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陆三缺保住玉竹雪,一阵心疼的说。

“徐凯呢?”哭过之后,玉竹雪问道,陆三缺笑道:“放心,他已经被开除了。”

“哎,因为500W合同的事,我本来挺感激他的。真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玉竹雪伤心的说,陆三缺安慰道:“别难受了,他是罪有应得。而且我问过严总了,你中奖跟徐凯没有半毛钱关系。”

“真的吗?”玉竹雪狐疑的抬起头,一旁的严福昌笑道:“真的。徐凯就是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没有那么大权限。”

“原来他一直在骗我。”玉竹雪的伤感顿时少了许多。

“玉小姐,虽然对你造成伤害的是徐凯,但毕竟发生在三全地产内部。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愿意再和你签一个1000W的合同。”严福昌一脸愧疚地说。

“严总,谢谢你。可我什么都没做,实在不好意思要。”

玉竹雪擦了擦眼泪,婉拒了严福昌的好意。

“竹雪,这是严总的好意,你就别推脱了,不然家里边怎么交代啊。”陆三缺笑道。严福昌顺着说:“是呀,玉小姐,你就当给我个面子,不然我以后没脸再见你了。”

“好吧。”玉竹雪点头说。

“玉小姐,我派人送你回去休息。等你什么时候方便了,随时来签合同。”严福昌笑道。

“现在就可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