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14:42:52

大象会在意蚂蚁的咆哮吗?不会的。

所以叶惊楼继续看着窗外的街景,没有理他,就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样。

那人咧开嘴冷笑两声。

“呵呵,行,我看你能牛逼到什么时候。”

前面开车那个人也不屑的笑了笑。

“潘哥,他就是个开车的司机,你可别把他给吓死了。”

“呵呵,死不了,他都能当众上去娶一个别人不要的女人,多牛逼啊。”

潘玮华阴狠的看了叶惊楼一眼,随后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继续跟前面开车的那个人叽叽歪歪的说着话。

到了目的地,潘玮华拉着他下车。

“走吧。”

他阴笑着说了一声,然后就推着叶惊楼往前走。

赵斌锁好车,晃晃悠悠的跟在两人的后面。

“好困啊,这一大早的就跑出去办事,赶紧弄完我得去睡会。”

他一边说一边抻了个懒腰,就好像在自己家里似的。

叶惊楼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里显然不是北区警署,但是弄的倒是挺像的。

他就这样被推搡着穿过了走廊,然后来到了滞留室的铁栏前。

赵斌很随意的在他的身上搜了搜,因为只有一个手机,他搜出来就扔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叶惊楼淡淡的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站在左侧的潘玮华用钥匙打开铁门,然后一脸轻蔑的看着他。

“你不是很牛逼吗?那就先进去待一会儿吧。”

他说着,就抬手推了叶惊楼一下。

然而却完全没有推动。

他微微愣了一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叶惊楼依然站在原地,他看了看潘玮华,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这就是你们的流程吗?”

他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流程?”

潘玮华歪着脖子,骂骂咧咧的说:“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你跟我讲流程?”

赵斌一脸不耐烦的走过来。

“别他妈废话了,赶紧进去!”

他说着也抬手在叶惊楼的身上推了一下。

结果自然是推不动的。

他错愕的眨了眨眼,顿时抬高了嗓音。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想在这里闹啊?”

他说着就要去掏枪。

叶惊楼淡淡一笑,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进了滞留室。

赵斌冷哼一声。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这回知道怂了吧?”

他松开握枪的手,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

潘玮华把铁门锁好,阴沉的笑了笑。

“你不是很牛逼吗?你就在这里面继续牛逼吧。呵,不知天高地厚的狗东西。”

他骂骂咧咧的说完,然后便跟赵斌回到了自己办公的位置。

叶惊楼靠在墙边,平静的看着这两个人。

他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人生气,他现在已经弄清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也知道了他们是什么身份,只不过耽误了他的时间,所以多少还是有点影响心情。

不到两分钟。

潘玮华刚掏出手机打开一个网站。

赵斌刚刚趴下准备舒舒服服的补上一觉。

但就在这时,一个身体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他的名字叫马锦南,是负责临昌北区地下势力的核心人物。

本来最近没有什么棘手的事情,他的日子过得很滋润。

但是今天,他正在家里悠哉的吃着早餐的时候,突然一个电话从临昌总部打了过来。

电话那边告诉他,他的两个手下,把一个天大的人物给抓了回来。

当他听到这里的时候,脑袋就已经嗡的一下变成了一片空白。

后面的内容他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他心里只剩下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这个事情处理不好,别说他的地位能不能保得住了,搞不好连他的脑袋都会一起出问题!

他气喘吁吁的冲到赵斌和潘玮华的办公桌前。

“咣!”的一脚,直接踹在了桌子上。

两人顿时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老大,你,你这是,这是怎么了?”

“老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潘玮华和赵斌立刻调整出最佳的状态,还以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马锦南瞪着眼睛。

“你们两个,刚才是不是把叶先生抓回来了?”

“叶先生?”

潘玮华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赵斌挠了挠头,有些疑惑的说:“噢,老大你说的是叶惊楼吗?难道他还有惹什么别的事情吗?我们是接到朋友电话说想要收拾收拾他,所以就直接把他抓了回来,现在已经被我们关进去了。”

他还以为他和潘玮华机缘巧合下抓到了重要人物,整个人眉飞色舞的说着,仿佛那升职的机会马上就要过来拥抱他一样。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

“啪——”

猝不及防的一个耳光在空气中徒然响了起来。

这一个巴掌势大力沉,直接把赵斌扇的撞在了办公桌上。

他脑袋嗡嗡的,完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站在旁边的潘玮华也傻了。

马锦南瞪着他们,几乎是吼出来的。

“你们他妈的想死啊!”

“老大,我们……”

潘玮华一脸懵逼,他刚想解释,马锦南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废物!我他妈养你们是为了让你们来给我闯祸的吗!”

他气的几乎都有点糊涂了。

这时才赶紧回过头,朝铁栏里面看了一眼。

叶惊楼此刻正坐在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静静的看着马锦南,嘴角甚至还有一点淡淡的笑意。

马锦南差点没当场跪下去。

虽然看起来叶惊楼好像在笑,但是马锦南心里比谁都清楚。

那他妈哪是笑啊,那他妈全是刀啊!是杀人的刀啊!

“叶,叶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他整个人都因为恐惧而变得有些磕巴了。

他虽然不知道叶惊楼到底是谁,但他知道,那是他这辈子都绝对惹不起的人。

他点头哈腰的冲过去,刚想开门,才想起来钥匙不在他的身上。

于是他立刻回头又在潘玮华的身上狠狠踹了一脚。

“开门啊!你他妈的是猪吗!”

潘玮华连连点头赶过去,但他心里始终觉得有些奇怪。

“老大,你是不是搞错了,他只是一个开车的……”

不等他说完,马锦南直接一个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你他妈的是脑残吗!开你妈逼啊!”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潘玮华也终于想明白了。

眼前这个叫做叶惊楼的男人,明显是一个连他们老大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然而他和赵斌竟然把他给抓了回来,而且一路上各种冷嘲热讽,还跟他动手动脚的……

“快点啊!”

旁边的马锦南又是一声暴喝。

潘玮华吓得哆哆嗦嗦的,手中的钥匙一下没拿稳,直接掉在了地上。

“废物啊!你他妈有什么用啊!”

马锦南一脚把他踹开,赶紧弯腰捡起钥匙,迅速的打开了铁门。

他万分恭敬的走到叶惊楼的面前,强挤出一丝笑脸,说:“叶先生,叶先生,这个事情真的是我的失误,真的很抱歉,我会给您好好赔罪的,您千万别生气,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他喘了口气,嗓子里的声音明显在颤抖。

“那个,叶先生,要不,要不咱们先去我的办公室吧?这真的是一场误会,都怪我!”

“嗯。”

叶惊楼微微点头,随后站起身走了出去。

马锦南赶紧跟在后面,“叶先生,这边,这边请。”

叶惊楼没再说话,他顺手拿起之前被赵斌扔在桌上的手机,然后就跟着马锦南继续往前走。

整个过程,他甚至连一眼都没有看潘玮华和赵斌。

而他们两个,只能带着无尽的悔恨仰望着他的背影,然后一遍一遍的骂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蠢事!

进了办公室,叶惊楼便很自然的坐在了沙发上。

马锦南立刻烧水,然后拿出茶叶,恭恭敬敬的准备给他泡茶。

“叶先生,这件事我真的……”

“不用说了。”

叶惊楼打断他。

“我只是想来这里看看,结果让我很失望啊。”

他这一句话,吓得马锦南差点连呼吸都忘记了。

“你叫什么名字?”

“马……马锦南……”

马锦南颤巍巍的点着头。

叶惊楼依旧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但说出的话却足以让他冰冻三尺。

“我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你好自为之。”

马锦南吞咽了一口口水,随后连连点头。

“明白!我明白!”

叶惊楼没再说话。

他转头看向了窗外,树叶在风中摇摆着。

不知道她那边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很顺利吧。

他这样想着,随后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第0005章 我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你好自为之

大象会在意蚂蚁的咆哮吗?不会的。

所以叶惊楼继续看着窗外的街景,没有理他,就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样。

那人咧开嘴冷笑两声。

“呵呵,行,我看你能牛逼到什么时候。”

前面开车那个人也不屑的笑了笑。

“潘哥,他就是个开车的司机,你可别把他给吓死了。”

“呵呵,死不了,他都能当众上去娶一个别人不要的女人,多牛逼啊。”

潘玮华阴狠的看了叶惊楼一眼,随后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继续跟前面开车的那个人叽叽歪歪的说着话。

到了目的地,潘玮华拉着他下车。

“走吧。”

他阴笑着说了一声,然后就推着叶惊楼往前走。

赵斌锁好车,晃晃悠悠的跟在两人的后面。

“好困啊,这一大早的就跑出去办事,赶紧弄完我得去睡会。”

他一边说一边抻了个懒腰,就好像在自己家里似的。

叶惊楼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里显然不是北区警署,但是弄的倒是挺像的。

他就这样被推搡着穿过了走廊,然后来到了滞留室的铁栏前。

赵斌很随意的在他的身上搜了搜,因为只有一个手机,他搜出来就扔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叶惊楼淡淡的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站在左侧的潘玮华用钥匙打开铁门,然后一脸轻蔑的看着他。

“你不是很牛逼吗?那就先进去待一会儿吧。”

他说着,就抬手推了叶惊楼一下。

然而却完全没有推动。

他微微愣了一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叶惊楼依然站在原地,他看了看潘玮华,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这就是你们的流程吗?”

他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流程?”

潘玮华歪着脖子,骂骂咧咧的说:“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你跟我讲流程?”

赵斌一脸不耐烦的走过来。

“别他妈废话了,赶紧进去!”

他说着也抬手在叶惊楼的身上推了一下。

结果自然是推不动的。

他错愕的眨了眨眼,顿时抬高了嗓音。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想在这里闹啊?”

他说着就要去掏枪。

叶惊楼淡淡一笑,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进了滞留室。

赵斌冷哼一声。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这回知道怂了吧?”

他松开握枪的手,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

潘玮华把铁门锁好,阴沉的笑了笑。

“你不是很牛逼吗?你就在这里面继续牛逼吧。呵,不知天高地厚的狗东西。”

他骂骂咧咧的说完,然后便跟赵斌回到了自己办公的位置。

叶惊楼靠在墙边,平静的看着这两个人。

他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人生气,他现在已经弄清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也知道了他们是什么身份,只不过耽误了他的时间,所以多少还是有点影响心情。

不到两分钟。

潘玮华刚掏出手机打开一个网站。

赵斌刚刚趴下准备舒舒服服的补上一觉。

但就在这时,一个身体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他的名字叫马锦南,是负责临昌北区地下势力的核心人物。

本来最近没有什么棘手的事情,他的日子过得很滋润。

但是今天,他正在家里悠哉的吃着早餐的时候,突然一个电话从临昌总部打了过来。

电话那边告诉他,他的两个手下,把一个天大的人物给抓了回来。

当他听到这里的时候,脑袋就已经嗡的一下变成了一片空白。

后面的内容他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他心里只剩下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这个事情处理不好,别说他的地位能不能保得住了,搞不好连他的脑袋都会一起出问题!

他气喘吁吁的冲到赵斌和潘玮华的办公桌前。

“咣!”的一脚,直接踹在了桌子上。

两人顿时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老大,你,你这是,这是怎么了?”

“老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潘玮华和赵斌立刻调整出最佳的状态,还以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马锦南瞪着眼睛。

“你们两个,刚才是不是把叶先生抓回来了?”

“叶先生?”

潘玮华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赵斌挠了挠头,有些疑惑的说:“噢,老大你说的是叶惊楼吗?难道他还有惹什么别的事情吗?我们是接到朋友电话说想要收拾收拾他,所以就直接把他抓了回来,现在已经被我们关进去了。”

他还以为他和潘玮华机缘巧合下抓到了重要人物,整个人眉飞色舞的说着,仿佛那升职的机会马上就要过来拥抱他一样。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

“啪——”

猝不及防的一个耳光在空气中徒然响了起来。

这一个巴掌势大力沉,直接把赵斌扇的撞在了办公桌上。

他脑袋嗡嗡的,完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站在旁边的潘玮华也傻了。

马锦南瞪着他们,几乎是吼出来的。

“你们他妈的想死啊!”

“老大,我们……”

潘玮华一脸懵逼,他刚想解释,马锦南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废物!我他妈养你们是为了让你们来给我闯祸的吗!”

他气的几乎都有点糊涂了。

这时才赶紧回过头,朝铁栏里面看了一眼。

叶惊楼此刻正坐在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静静的看着马锦南,嘴角甚至还有一点淡淡的笑意。

马锦南差点没当场跪下去。

虽然看起来叶惊楼好像在笑,但是马锦南心里比谁都清楚。

那他妈哪是笑啊,那他妈全是刀啊!是杀人的刀啊!

“叶,叶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他整个人都因为恐惧而变得有些磕巴了。

他虽然不知道叶惊楼到底是谁,但他知道,那是他这辈子都绝对惹不起的人。

他点头哈腰的冲过去,刚想开门,才想起来钥匙不在他的身上。

于是他立刻回头又在潘玮华的身上狠狠踹了一脚。

“开门啊!你他妈的是猪吗!”

潘玮华连连点头赶过去,但他心里始终觉得有些奇怪。

“老大,你是不是搞错了,他只是一个开车的……”

不等他说完,马锦南直接一个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你他妈的是脑残吗!开你妈逼啊!”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潘玮华也终于想明白了。

眼前这个叫做叶惊楼的男人,明显是一个连他们老大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然而他和赵斌竟然把他给抓了回来,而且一路上各种冷嘲热讽,还跟他动手动脚的……

“快点啊!”

旁边的马锦南又是一声暴喝。

潘玮华吓得哆哆嗦嗦的,手中的钥匙一下没拿稳,直接掉在了地上。

“废物啊!你他妈有什么用啊!”

马锦南一脚把他踹开,赶紧弯腰捡起钥匙,迅速的打开了铁门。

他万分恭敬的走到叶惊楼的面前,强挤出一丝笑脸,说:“叶先生,叶先生,这个事情真的是我的失误,真的很抱歉,我会给您好好赔罪的,您千万别生气,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他喘了口气,嗓子里的声音明显在颤抖。

“那个,叶先生,要不,要不咱们先去我的办公室吧?这真的是一场误会,都怪我!”

“嗯。”

叶惊楼微微点头,随后站起身走了出去。

马锦南赶紧跟在后面,“叶先生,这边,这边请。”

叶惊楼没再说话,他顺手拿起之前被赵斌扔在桌上的手机,然后就跟着马锦南继续往前走。

整个过程,他甚至连一眼都没有看潘玮华和赵斌。

而他们两个,只能带着无尽的悔恨仰望着他的背影,然后一遍一遍的骂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蠢事!

进了办公室,叶惊楼便很自然的坐在了沙发上。

马锦南立刻烧水,然后拿出茶叶,恭恭敬敬的准备给他泡茶。

“叶先生,这件事我真的……”

“不用说了。”

叶惊楼打断他。

“我只是想来这里看看,结果让我很失望啊。”

他这一句话,吓得马锦南差点连呼吸都忘记了。

“你叫什么名字?”

“马……马锦南……”

马锦南颤巍巍的点着头。

叶惊楼依旧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但说出的话却足以让他冰冻三尺。

“我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你好自为之。”

马锦南吞咽了一口口水,随后连连点头。

“明白!我明白!”

叶惊楼没再说话。

他转头看向了窗外,树叶在风中摇摆着。

不知道她那边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很顺利吧。

他这样想着,随后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