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6 09:34:34

最后的那一拳,让他心悸,胆寒,从未有过的恐惧。

与之相比,夏晴都不算什么了,最强生物也只能挡住其一拳。

与之相比,叶述都不算什么了,位面穿梭被其一个喷嚏打断。

凌云坐在云中城的顶端,痴痴望着远方。

“在想什么呢?”叶述走到他身侧,递过一瓶二锅头。

啧啧,黑暗纪元早已结束,紫纪元都四十年了,竟还有二锅头。

凌云却没接,他不喝酒,或许曾经的暗化,让他很不适应酒精。

他原本有很多话想和叶述说,他和夏晴一样等了叶述四十年。

为何要等?凌云突然有些恍惚,只为了一句宿命?还是因为他不服输?

又或许,是因为一份亦敌亦友的复杂感情。

但他突然望向北蜘蛛,美女蛇搂着其胳膊。

他又望向叶述,身旁跟着满脸傻笑的夏晴,就像块牛皮糖般贴着。

那一刻他总感觉,自己的人生似乎缺少了些什么。

末日已结束很久了,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或是向往的感情,他呢?

“陪我打一场!”凌云咬牙望着叶述。

叶述很尴尬,如果只用自身实力,凌云一击就能秒了自己,如果无所顾忌的什么力量都能借用,那他同样能反过来秒掉凌云,手指随意的戳了戳,轰轰轰!

那是数十道空间风暴射向了天空,所有宾客愕然望着。

凌云沉默了,他苦等了四十年,连好好打一场都做不到?

“追求你自己的幸福去吧,何必等别人?”叶述哭笑不得道。

末日结束了,实力不应该放下,但也不用只想着这些。

叶述已想好了接下来这几天要做的事,嗯,只有一件事!

他眼神诡异的望向夏晴,夏晴还傻乎乎的没明白,直到……

“老婆,从明天起,至少有三天你都下不了床,信么?”

叶述极其不要脸的贴在耳边说道,夏晴的脸色瞬间泛紫。

凌云揉太阳穴,他为何要等这不要脸的家伙四十年?

又或许,只是为了见到,那毁天灭地的一拳!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缘分,在相遇之前,根本不知情为何物,但相遇之后,只需一眼,就像某种磁场的吸引,从此后魂牵梦萦。

“我要去找她!”凌云咬牙道,再不理叶述,只思考着计划。

叶述傻眼了,是他理解的那样么?但怎么可能找到!

凌云却笑了笑,此刻他已不是暗化人类,连暗核都挖出了。

所以他和叶述一样,拥有了能力,也是特殊型!

还和夏晴的新能力很相似,只不过夏晴的第二能力是,梦到自己想见的事物,而他的特殊型能力是,进入自己想见之人的梦境!

曾经他觉得这能力毫无用处,也就没刻意锻炼了,直到此刻。

那晚,刚完本的某狐狸正在呼呼大睡,刚服用了医生开的治脑洞药物。

某狐狸还在做梦,许是下一本小说的构思,但梦境突然变了!

变的旖旎,变的没羞没臊,梦中出现个帅大叔……

“喂!你做什么?竟敢勾引作者大大!你作死么?”

凌云

最后的那一拳,让他心悸,胆寒,从未有过的恐惧。

与之相比,夏晴都不算什么了,最强生物也只能挡住其一拳。

与之相比,叶述都不算什么了,位面穿梭被其一个喷嚏打断。

凌云坐在云中城的顶端,痴痴望着远方。

“在想什么呢?”叶述走到他身侧,递过一瓶二锅头。

啧啧,黑暗纪元早已结束,紫纪元都四十年了,竟还有二锅头。

凌云却没接,他不喝酒,或许曾经的暗化,让他很不适应酒精。

他原本有很多话想和叶述说,他和夏晴一样等了叶述四十年。

为何要等?凌云突然有些恍惚,只为了一句宿命?还是因为他不服输?

又或许,是因为一份亦敌亦友的复杂感情。

但他突然望向北蜘蛛,美女蛇搂着其胳膊。

他又望向叶述,身旁跟着满脸傻笑的夏晴,就像块牛皮糖般贴着。

那一刻他总感觉,自己的人生似乎缺少了些什么。

末日已结束很久了,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或是向往的感情,他呢?

“陪我打一场!”凌云咬牙望着叶述。

叶述很尴尬,如果只用自身实力,凌云一击就能秒了自己,如果无所顾忌的什么力量都能借用,那他同样能反过来秒掉凌云,手指随意的戳了戳,轰轰轰!

那是数十道空间风暴射向了天空,所有宾客愕然望着。

凌云沉默了,他苦等了四十年,连好好打一场都做不到?

“追求你自己的幸福去吧,何必等别人?”叶述哭笑不得道。

末日结束了,实力不应该放下,但也不用只想着这些。

叶述已想好了接下来这几天要做的事,嗯,只有一件事!

他眼神诡异的望向夏晴,夏晴还傻乎乎的没明白,直到……

“老婆,从明天起,至少有三天你都下不了床,信么?”

叶述极其不要脸的贴在耳边说道,夏晴的脸色瞬间泛紫。

凌云揉太阳穴,他为何要等这不要脸的家伙四十年?

又或许,只是为了见到,那毁天灭地的一拳!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缘分,在相遇之前,根本不知情为何物,但相遇之后,只需一眼,就像某种磁场的吸引,从此后魂牵梦萦。

“我要去找她!”凌云咬牙道,再不理叶述,只思考着计划。

叶述傻眼了,是他理解的那样么?但怎么可能找到!

凌云却笑了笑,此刻他已不是暗化人类,连暗核都挖出了。

所以他和叶述一样,拥有了能力,也是特殊型!

还和夏晴的新能力很相似,只不过夏晴的第二能力是,梦到自己想见的事物,而他的特殊型能力是,进入自己想见之人的梦境!

曾经他觉得这能力毫无用处,也就没刻意锻炼了,直到此刻。

那晚,刚完本的某狐狸正在呼呼大睡,刚服用了医生开的治脑洞药物。

某狐狸还在做梦,许是下一本小说的构思,但梦境突然变了!

变的旖旎,变的没羞没臊,梦中出现个帅大叔……

“喂!你做什么?竟敢勾引作者大大!你作死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