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9 17:00:00

眼见安颜离开了,韩羽没必要在此逗留,也跟着出去。

只是,韩羽没有选择坐安颜的车回去,他宁愿去坐地铁。

回到安家,韩羽直接往楼上走去。

门是开着的,安颜应该早他一步回来了。

二楼的左侧一边,是安颜的卧室,里面很大,除了内外的套间,还有一个浴室。

韩羽面无表情地走进安颜的卧室,打开衣柜,取出了仅有的一套睡衣,就去沐浴。

哗啦——

冷水冲在韩羽身上,使他心中无比清醒。

这一次,韩羽想清楚了,他是认真的,因为他真的不想再过这种憋屈的生活了。

如果只是潘迎秋等人在指指点点,韩羽或许还能接受,但是安颜都这么看他,就令他心寒。

当年那个善良的小女孩,如今也变得是非不分了吗?

韩羽甩甩脑袋,不愿意去回忆这些。

沐浴过后,擦干身体,穿上睡衣,韩羽来到了卧室内间,也就是安颜睡觉的地方。

韩羽只能睡在外面,结婚两年来,他都没和安颜有过肌肤之亲,更别想摸上安颜的大床。

真是够可笑、够讽刺的!

进去里面,韩羽原本是想吹一下头发的,谁知一身宽松睡衣的安颜双手抱于胸前,正冷冷地看着他。

但是,这么一个的动作,韩羽很难去忽视她胸前的伟岸。

“有事?”韩羽淡淡地问道。

“你有什么资格主动提出和我离婚?”安颜气鼓鼓地看着他。

“怎么就没有资格了?”韩羽很反感她那强硬的语气。

安颜饱满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你就没有资格,也更没有资格嫌弃我!”

“离婚,只能是我提出,也只能是我嫌弃你,你一个吃软饭的家伙,不配说出这样的话!”

韩羽凛然道:“无理取闹的疯女人,就配说出这样的话?”

“你给我滚出去!”

安颜怒羞成怒,“像你这样只会吃软饭的废物,还想着帮安家解决困难?”

“不自量力!”

韩羽转身就走,淡淡的声音就此响起,“是的,我是废物,配不上你。但是这一次,我会还清的,我不欠你们家……”

看着韩羽离开时消瘦的背影,安颜心中莫名其妙一痛。

韩羽漠然离开,去外间睡下了,但是睡得不是很安详。

一晚上,他都在想一个问题,真要和安颜离婚?

……

次日一早,天没亮韩羽就爬起来了。

他有《天地玄黄诀》功力的加持,身体状态很好,即使是一宿不睡,也不会觉得乏力。

现在,韩羽的精力就相当充沛,还在修炼这三页的法诀。

照书中所写,现在修炼的就是黄阶卷轴,修炼大成后,实力会变得很强横。

到底是如何强横,韩羽也不知,因为他还没有去实践过。

修炼一段时间后,韩羽内心蠢蠢欲动,他很想去云鼎安保公司,找曹东以及他那一群手下来练练手,试试《天地玄黄诀》的威力。

嘎吱——

内间的门打开了,妆容整齐的安颜走了出来,冷眼瞥着韩羽,“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做早餐?”

韩羽收回功力,松了松筋骨后,依言照做。

这两年来,但凡韩羽在家,那么早午晚三餐必然是韩羽做的。

当然,他们一家人出去吃饭的时候除外。

一大早起来,看着安颜那精致动人的脸庞,韩羽的气都消了大半。

两年的相处下来,感情肯定是有的,韩羽心中念着她的好,也不想闹得太僵。

这天早上,安家的人都不给他好脸色。

韩羽都习惯了,这些人什么时候对他和颜悦色了?

吃过早餐后,安颜就要去医院上班了,临走的时候,安颜特意叮嘱韩羽,“记住了,不要去找云鼎安保公司和范氏珠宝的麻烦,我可不想在医院看到你。”

“知道了!”韩羽没好气地应了一句,顺道送她去上班。

过后,韩羽就闲下来。

他没有工作,平时这个时候,都是在伺候老妈,如今老妈身体好了,很是硬朗,韩羽就琢磨着要去找云鼎安保公司的麻烦。

韩羽走了几步路,来到公交站台,上了一路公车,坐了五六个站,来到龙城大道,在这儿准备换乘。

然而,就在韩羽下车的时候,“呜——”的一声长鸣响起,紧接着是汽车摩擦地面所发生了刺耳声。

砰——

一道炸裂的轰鸣声就此响起,响彻四周。

龙城大道的某个路口之中,浓浓白烟也随之升起。

“救人啊救人啊……”

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就此传来。

韩羽扭头一看,只见一台泥头车撞翻了好几辆小轿车,其中一辆三叉戟标志的某跑车更是被卷进了车底。

再看看周围,泥头车司机砸在了挡风玻璃前面,看似晕死过去,而下面,一位三十上下,满身都是血,秀发凌乱的旗袍少妇伏倒在地上,她身边还有好几个人,看来都是伤者。

奇怪的是,就在这群伤者的身后,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的可爱女孩子正茫然地站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韩羽看到她,心中涌起了一种特别强烈的异样感觉,他也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情况。

好奇之下,韩羽迷迷糊糊地走近。

蓦然间,韩羽一哆嗦。

因为他发现这位可爱的女孩站在白日下,竟然是没有影子的。

同样的,她的眼神一片惘然,眼眶中全然泛白。

韩羽哪里看到过这种惊悚的场面,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脑袋一片空白,几乎都忘了这是车祸现场。

“救人啊,快救救我妹妹。”

这时候,那位旗袍少妇的呼喊声打断了韩羽的沉思。

“来来来,大家一起加把劲,将被压在车底的女孩拽出来。”

“小心一点,不要太用力,别弄伤了她。”

路过的人没有袖手旁观,而是同心协力救人,还有一些人拨打了急救电话和报案电话。

“年轻人,别在这碍手碍脚,一边呆着去!”

这时候,一位看上去着急紧张的大叔想进去帮忙,但是被韩羽占着位置,猛一用力,将韩羽挤开。

“什么人啊,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净会看热闹,现在年轻人啊,真是活到狗身上了。”那大叔走过去帮忙后,还不讽刺了几句。

对于他的话,韩羽全然不放在心上,因为他看到了更骇人的一幕。

这位大叔穿过了那女孩的身体!

真是魂魄!

见鬼了!

光天化日,大街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韩羽大惊,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女孩,打算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再作打算。

“谢谢,谢谢,你们都是我江落雁的恩人。”那位旗袍少妇微微弯腰,拱出了曼妙的身段。

江落雁?

盈月集团的江落雁!

不少人发出了一声惊呼。

然而韩羽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因为他再次被震惊到了。

从车底下救出来的,是一位女孩。

白色连衣裙!

柔顺的秀发!

瓷娃娃般可爱的面容。

可不就是站在他们身后,没有影子的那个女孩吗?

细思极恐!

第十四章车祸现场,细思极恐

眼见安颜离开了,韩羽没必要在此逗留,也跟着出去。

只是,韩羽没有选择坐安颜的车回去,他宁愿去坐地铁。

回到安家,韩羽直接往楼上走去。

门是开着的,安颜应该早他一步回来了。

二楼的左侧一边,是安颜的卧室,里面很大,除了内外的套间,还有一个浴室。

韩羽面无表情地走进安颜的卧室,打开衣柜,取出了仅有的一套睡衣,就去沐浴。

哗啦——

冷水冲在韩羽身上,使他心中无比清醒。

这一次,韩羽想清楚了,他是认真的,因为他真的不想再过这种憋屈的生活了。

如果只是潘迎秋等人在指指点点,韩羽或许还能接受,但是安颜都这么看他,就令他心寒。

当年那个善良的小女孩,如今也变得是非不分了吗?

韩羽甩甩脑袋,不愿意去回忆这些。

沐浴过后,擦干身体,穿上睡衣,韩羽来到了卧室内间,也就是安颜睡觉的地方。

韩羽只能睡在外面,结婚两年来,他都没和安颜有过肌肤之亲,更别想摸上安颜的大床。

真是够可笑、够讽刺的!

进去里面,韩羽原本是想吹一下头发的,谁知一身宽松睡衣的安颜双手抱于胸前,正冷冷地看着他。

但是,这么一个的动作,韩羽很难去忽视她胸前的伟岸。

“有事?”韩羽淡淡地问道。

“你有什么资格主动提出和我离婚?”安颜气鼓鼓地看着他。

“怎么就没有资格了?”韩羽很反感她那强硬的语气。

安颜饱满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你就没有资格,也更没有资格嫌弃我!”

“离婚,只能是我提出,也只能是我嫌弃你,你一个吃软饭的家伙,不配说出这样的话!”

韩羽凛然道:“无理取闹的疯女人,就配说出这样的话?”

“你给我滚出去!”

安颜怒羞成怒,“像你这样只会吃软饭的废物,还想着帮安家解决困难?”

“不自量力!”

韩羽转身就走,淡淡的声音就此响起,“是的,我是废物,配不上你。但是这一次,我会还清的,我不欠你们家……”

看着韩羽离开时消瘦的背影,安颜心中莫名其妙一痛。

韩羽漠然离开,去外间睡下了,但是睡得不是很安详。

一晚上,他都在想一个问题,真要和安颜离婚?

……

次日一早,天没亮韩羽就爬起来了。

他有《天地玄黄诀》功力的加持,身体状态很好,即使是一宿不睡,也不会觉得乏力。

现在,韩羽的精力就相当充沛,还在修炼这三页的法诀。

照书中所写,现在修炼的就是黄阶卷轴,修炼大成后,实力会变得很强横。

到底是如何强横,韩羽也不知,因为他还没有去实践过。

修炼一段时间后,韩羽内心蠢蠢欲动,他很想去云鼎安保公司,找曹东以及他那一群手下来练练手,试试《天地玄黄诀》的威力。

嘎吱——

内间的门打开了,妆容整齐的安颜走了出来,冷眼瞥着韩羽,“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做早餐?”

韩羽收回功力,松了松筋骨后,依言照做。

这两年来,但凡韩羽在家,那么早午晚三餐必然是韩羽做的。

当然,他们一家人出去吃饭的时候除外。

一大早起来,看着安颜那精致动人的脸庞,韩羽的气都消了大半。

两年的相处下来,感情肯定是有的,韩羽心中念着她的好,也不想闹得太僵。

这天早上,安家的人都不给他好脸色。

韩羽都习惯了,这些人什么时候对他和颜悦色了?

吃过早餐后,安颜就要去医院上班了,临走的时候,安颜特意叮嘱韩羽,“记住了,不要去找云鼎安保公司和范氏珠宝的麻烦,我可不想在医院看到你。”

“知道了!”韩羽没好气地应了一句,顺道送她去上班。

过后,韩羽就闲下来。

他没有工作,平时这个时候,都是在伺候老妈,如今老妈身体好了,很是硬朗,韩羽就琢磨着要去找云鼎安保公司的麻烦。

韩羽走了几步路,来到公交站台,上了一路公车,坐了五六个站,来到龙城大道,在这儿准备换乘。

然而,就在韩羽下车的时候,“呜——”的一声长鸣响起,紧接着是汽车摩擦地面所发生了刺耳声。

砰——

一道炸裂的轰鸣声就此响起,响彻四周。

龙城大道的某个路口之中,浓浓白烟也随之升起。

“救人啊救人啊……”

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就此传来。

韩羽扭头一看,只见一台泥头车撞翻了好几辆小轿车,其中一辆三叉戟标志的某跑车更是被卷进了车底。

再看看周围,泥头车司机砸在了挡风玻璃前面,看似晕死过去,而下面,一位三十上下,满身都是血,秀发凌乱的旗袍少妇伏倒在地上,她身边还有好几个人,看来都是伤者。

奇怪的是,就在这群伤者的身后,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的可爱女孩子正茫然地站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韩羽看到她,心中涌起了一种特别强烈的异样感觉,他也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情况。

好奇之下,韩羽迷迷糊糊地走近。

蓦然间,韩羽一哆嗦。

因为他发现这位可爱的女孩站在白日下,竟然是没有影子的。

同样的,她的眼神一片惘然,眼眶中全然泛白。

韩羽哪里看到过这种惊悚的场面,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脑袋一片空白,几乎都忘了这是车祸现场。

“救人啊,快救救我妹妹。”

这时候,那位旗袍少妇的呼喊声打断了韩羽的沉思。

“来来来,大家一起加把劲,将被压在车底的女孩拽出来。”

“小心一点,不要太用力,别弄伤了她。”

路过的人没有袖手旁观,而是同心协力救人,还有一些人拨打了急救电话和报案电话。

“年轻人,别在这碍手碍脚,一边呆着去!”

这时候,一位看上去着急紧张的大叔想进去帮忙,但是被韩羽占着位置,猛一用力,将韩羽挤开。

“什么人啊,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净会看热闹,现在年轻人啊,真是活到狗身上了。”那大叔走过去帮忙后,还不讽刺了几句。

对于他的话,韩羽全然不放在心上,因为他看到了更骇人的一幕。

这位大叔穿过了那女孩的身体!

真是魂魄!

见鬼了!

光天化日,大街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韩羽大惊,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女孩,打算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再作打算。

“谢谢,谢谢,你们都是我江落雁的恩人。”那位旗袍少妇微微弯腰,拱出了曼妙的身段。

江落雁?

盈月集团的江落雁!

不少人发出了一声惊呼。

然而韩羽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因为他再次被震惊到了。

从车底下救出来的,是一位女孩。

白色连衣裙!

柔顺的秀发!

瓷娃娃般可爱的面容。

可不就是站在他们身后,没有影子的那个女孩吗?

细思极恐!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