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30 09:26:10

韩羽冒起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这个女孩已经死了,而身后站着的则是她的魂魄!

韩羽被他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除了这个,还能胡诌出什么来解释?

他前几天还在梦中传承了一位白胡子老爷爷的衣钵,这么荒诞的事情都发生了,更别说是魂魄了。

“落落!落落!你怎么了?”

将这位女孩救出来后,江落雁一摸她的手腕,发现脉搏极为虚弱,顿时惊呼起来,“医生,你们谁是医生,谁会医术?快救救我妹妹。”

往日在商界之中纵横开阖的江董事长,此刻慌乱无比,手足无措。

只因,她妹妹江落落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妥,没了大半条命,可能随时都会死去。

但是这种关头,没人敢上前救人,假如救不过来了,这女孩一命呜呼,赖到自个头上,这就麻烦了。

刚才帮忙将人从车底下救出来的那几名热心路人,也都摇摇头。

生死关头,谁也不敢逞强。

“谁是医生,快救救我妹妹,我江落雁可以将所有的一切拱手相送!”

江落雁?

这个名字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的心底,好几位男人都眼露精光,可是一想到眼前棘手的情况,就连连摇头。

不要轻易招惹麻烦!

江落雁可是盈月集团的创始人,身价百亿,她的许诺是很丰厚,但众人心里也明白,得掂量掂量。

这时,韩羽被江落雁的声音吸引住了。

“救她妹妹?”

“救人?”

“对了,救人啊!”

韩羽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要紧事。

他刚才被魂魄的事吓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手脚冰凉,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韩羽暗骂自己一句,收敛心神,再去看江落落的时候,眉头一皱,发现她已经断气了。

“糟糕了!她本来还有一口气的,都怪我没有把握好时机!”

韩羽有把握,如果他早点出手,绝对能保住江落落一口气,可是现在晚了啊。

“不!”

韩羽一转身,“不晚,还有魂魄!”

而就在他紧张时,竟看见江落落的魂魄在升空,再看她的表情,似乎是无意识的。

“不能让她就此消失!”

韩羽的脑子里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他骤然生出一股冲劲,一个箭步闪过去,伸手一拉。

韩羽原本以为他拉不到江落落的手,因为她不是实体的存在。

可是这一刻,触手处冰凉且嫩滑。

抓住了!

真抓住了!

韩羽也顾不得是什么情况,就想拉着这个女孩的魂魄回归她的本体。

然而异变突发。

韩羽只觉有一道强横的力量在无形中牵扯,和他争夺这位女孩的魂魄。

“不可以!”

韩羽咬牙坚持着,在他面前,人一定不可以死。

《生死内经》,济世度人,功德无上,不能出任何差错!

呼——

紧急关头,急救车的鸣笛声由远而近,不多时就来到身边。

“医生,快去救人,快去!”

喊人的仍然是那个颇具正义感的大叔,她眼见韩羽还在这碍手碍脚,一脚将韩羽踹开,“冷血的家伙,一边去。”

被他这么一踹,韩羽的手差点松开。

“医生,这边,快救救我妹妹!”

江落雁全然不顾自身的伤势,拉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过来。

那名医生取出简单的设备,认真地检查一下江落落的身体。

一分钟过后。

那位医生摇摇头,叹息道:“女士,抱歉,我们无能为力,病人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不!不可能的!”

江落雁失魂落魄般抓住那医生的白大褂,“医生,你再试一试,只要救醒了我妹妹,我可以将盈月集团相送给你!”

以整个盈月集团作为酬金!

这真是大手笔!

可惜,那位医生继续摇摇头,他没有这个本事啊!

交待完后,这位医生便和其他护士去救治剩下的伤者。

见此,江落雁瘫痪般倒在地上,双目无神,脸上没有一点生息。

“不要放弃,还有救!”

就在江落雁迷迷糊糊,几乎失去意识之际,韩羽抓住江落落的魂魄,飞奔而来,“我能救人!”

“你能救人?你真能救人?”

江落雁原本都放弃了,但是听到韩羽的话,心中瞬间涌起了希望,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抓着韩羽手。

韩羽被她抓得很痛,但是顾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是的,我能救醒她,相信我!”

韩羽说完,先是甩开江落雁的手,随后蹲在地上,将左手按在江落落稍具规模的酥胸上,另一手抓住江落落的魂魄,想要往她肉身去送。

“快,快回去,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韩羽低声对江落落说,也不知她能不能听到。

“怎么没用?”韩羽急了,一手搂起江落落的魂魄,硬是将她往肉身挤去。

然后,韩羽使劲地按压她的胸膛。

“给点反应,给点反应啊,看在我这么艰难的份上,你就给我活过来!”

韩羽一直在自言自语,但是在众人眼中却不像是在救人,反倒像是在侮辱人家女孩子的尸首。

“小伙子,哪有这样治病的,你这是在胡闹!”

“是啊,你没听到医生都说这女孩没救了吗?你有什么本事救人?”

“我看这小子就是在哗众取宠。”

“借着死人来闹事?这年头啊,为了出名,还真是无所不用其至,真踏马不是人!”

身后,一群围观在对韩羽破口大骂。

听到周围的人这么说,江落雁的内心也在动摇,再看看韩羽的动作,一看就知道不专业,估计还不是医生。

“哟,韩羽,你怎么也在?”

“喂,你干什么摸死者的胸口?”

韩羽正在忙呢,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正是安绍辉。

“哈,不是吧?韩羽这个废物还想着救人?”这次说话的是袁小真。

韩羽正忙着,继续重复着这个动作,试图将江落落的魂魄塞回肉身去,无暇顾及他们。

袁小真嗤笑起来,“喂,这位小姐,你可要看清楚了,这个废物是安家的上门女婿,他不是医生,不懂救人。”

“你再让他折腾,人死了也不得安宁啊!”

安绍辉的医药公司就在这附近,听说发生车祸了,于是就跑来看看热闹,没想到看到韩羽这个窝囊废在救人。

真是可笑啊!

这个废物,居然还想凭着这种卑劣的手段吸引人眼球!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韩羽被安绍辉夫妇骂得心烦意乱,一时间都不知如何将魂魄放回本体。

“哎呀,你这吃软饭的家伙,你对尸体不敬,你还有理了是吧?”袁小真怒气冲冲的一挽衣袖,准备去将韩羽揪出来。

“快放开我妹妹!”

谁知江落雁的动作更快,她就像一个失了理智的疯女人,毫不顾忌形象,冲上来抓住韩羽手,然后狠狠地咬韩羽的手腕。

嘶——

韩羽吃痛,轻轻甩开她的时候,手腕上多了一个通红的牙齿印。

这一下子实在是痛,同时也令他清醒了很多。

“天灵盖!是天灵盖,我是傻子吗?按人家胸口做什么?”

方才韩羽的脑子一片空白,《生死内经》几乎都想不起来了,被江落雁咬了一下后,反而清醒多了。

“去!”

韩羽抓住江落落的魂魄,按在肉身上后,一巴掌拍在她的天灵盖上。

“要死了要死了!”

袁小真尖叫起来,“这个废物,被咬了气不过,居然对死人发泄,大家快将他抓起来。”

她这是唯恐天下不乱。

江落雁正要再次动手,但异变再起。

噗——

被韩羽拍了一掌天灵盖的江落落,胸膛猛地一挺,坐了起来,随后吐出了一口鲜血……

第十五章危急,抢救!!!

韩羽冒起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这个女孩已经死了,而身后站着的则是她的魂魄!

韩羽被他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除了这个,还能胡诌出什么来解释?

他前几天还在梦中传承了一位白胡子老爷爷的衣钵,这么荒诞的事情都发生了,更别说是魂魄了。

“落落!落落!你怎么了?”

将这位女孩救出来后,江落雁一摸她的手腕,发现脉搏极为虚弱,顿时惊呼起来,“医生,你们谁是医生,谁会医术?快救救我妹妹。”

往日在商界之中纵横开阖的江董事长,此刻慌乱无比,手足无措。

只因,她妹妹江落落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妥,没了大半条命,可能随时都会死去。

但是这种关头,没人敢上前救人,假如救不过来了,这女孩一命呜呼,赖到自个头上,这就麻烦了。

刚才帮忙将人从车底下救出来的那几名热心路人,也都摇摇头。

生死关头,谁也不敢逞强。

“谁是医生,快救救我妹妹,我江落雁可以将所有的一切拱手相送!”

江落雁?

这个名字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的心底,好几位男人都眼露精光,可是一想到眼前棘手的情况,就连连摇头。

不要轻易招惹麻烦!

江落雁可是盈月集团的创始人,身价百亿,她的许诺是很丰厚,但众人心里也明白,得掂量掂量。

这时,韩羽被江落雁的声音吸引住了。

“救她妹妹?”

“救人?”

“对了,救人啊!”

韩羽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要紧事。

他刚才被魂魄的事吓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手脚冰凉,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韩羽暗骂自己一句,收敛心神,再去看江落落的时候,眉头一皱,发现她已经断气了。

“糟糕了!她本来还有一口气的,都怪我没有把握好时机!”

韩羽有把握,如果他早点出手,绝对能保住江落落一口气,可是现在晚了啊。

“不!”

韩羽一转身,“不晚,还有魂魄!”

而就在他紧张时,竟看见江落落的魂魄在升空,再看她的表情,似乎是无意识的。

“不能让她就此消失!”

韩羽的脑子里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他骤然生出一股冲劲,一个箭步闪过去,伸手一拉。

韩羽原本以为他拉不到江落落的手,因为她不是实体的存在。

可是这一刻,触手处冰凉且嫩滑。

抓住了!

真抓住了!

韩羽也顾不得是什么情况,就想拉着这个女孩的魂魄回归她的本体。

然而异变突发。

韩羽只觉有一道强横的力量在无形中牵扯,和他争夺这位女孩的魂魄。

“不可以!”

韩羽咬牙坚持着,在他面前,人一定不可以死。

《生死内经》,济世度人,功德无上,不能出任何差错!

呼——

紧急关头,急救车的鸣笛声由远而近,不多时就来到身边。

“医生,快去救人,快去!”

喊人的仍然是那个颇具正义感的大叔,她眼见韩羽还在这碍手碍脚,一脚将韩羽踹开,“冷血的家伙,一边去。”

被他这么一踹,韩羽的手差点松开。

“医生,这边,快救救我妹妹!”

江落雁全然不顾自身的伤势,拉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过来。

那名医生取出简单的设备,认真地检查一下江落落的身体。

一分钟过后。

那位医生摇摇头,叹息道:“女士,抱歉,我们无能为力,病人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不!不可能的!”

江落雁失魂落魄般抓住那医生的白大褂,“医生,你再试一试,只要救醒了我妹妹,我可以将盈月集团相送给你!”

以整个盈月集团作为酬金!

这真是大手笔!

可惜,那位医生继续摇摇头,他没有这个本事啊!

交待完后,这位医生便和其他护士去救治剩下的伤者。

见此,江落雁瘫痪般倒在地上,双目无神,脸上没有一点生息。

“不要放弃,还有救!”

就在江落雁迷迷糊糊,几乎失去意识之际,韩羽抓住江落落的魂魄,飞奔而来,“我能救人!”

“你能救人?你真能救人?”

江落雁原本都放弃了,但是听到韩羽的话,心中瞬间涌起了希望,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抓着韩羽手。

韩羽被她抓得很痛,但是顾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是的,我能救醒她,相信我!”

韩羽说完,先是甩开江落雁的手,随后蹲在地上,将左手按在江落落稍具规模的酥胸上,另一手抓住江落落的魂魄,想要往她肉身去送。

“快,快回去,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韩羽低声对江落落说,也不知她能不能听到。

“怎么没用?”韩羽急了,一手搂起江落落的魂魄,硬是将她往肉身挤去。

然后,韩羽使劲地按压她的胸膛。

“给点反应,给点反应啊,看在我这么艰难的份上,你就给我活过来!”

韩羽一直在自言自语,但是在众人眼中却不像是在救人,反倒像是在侮辱人家女孩子的尸首。

“小伙子,哪有这样治病的,你这是在胡闹!”

“是啊,你没听到医生都说这女孩没救了吗?你有什么本事救人?”

“我看这小子就是在哗众取宠。”

“借着死人来闹事?这年头啊,为了出名,还真是无所不用其至,真踏马不是人!”

身后,一群围观在对韩羽破口大骂。

听到周围的人这么说,江落雁的内心也在动摇,再看看韩羽的动作,一看就知道不专业,估计还不是医生。

“哟,韩羽,你怎么也在?”

“喂,你干什么摸死者的胸口?”

韩羽正在忙呢,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正是安绍辉。

“哈,不是吧?韩羽这个废物还想着救人?”这次说话的是袁小真。

韩羽正忙着,继续重复着这个动作,试图将江落落的魂魄塞回肉身去,无暇顾及他们。

袁小真嗤笑起来,“喂,这位小姐,你可要看清楚了,这个废物是安家的上门女婿,他不是医生,不懂救人。”

“你再让他折腾,人死了也不得安宁啊!”

安绍辉的医药公司就在这附近,听说发生车祸了,于是就跑来看看热闹,没想到看到韩羽这个窝囊废在救人。

真是可笑啊!

这个废物,居然还想凭着这种卑劣的手段吸引人眼球!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韩羽被安绍辉夫妇骂得心烦意乱,一时间都不知如何将魂魄放回本体。

“哎呀,你这吃软饭的家伙,你对尸体不敬,你还有理了是吧?”袁小真怒气冲冲的一挽衣袖,准备去将韩羽揪出来。

“快放开我妹妹!”

谁知江落雁的动作更快,她就像一个失了理智的疯女人,毫不顾忌形象,冲上来抓住韩羽手,然后狠狠地咬韩羽的手腕。

嘶——

韩羽吃痛,轻轻甩开她的时候,手腕上多了一个通红的牙齿印。

这一下子实在是痛,同时也令他清醒了很多。

“天灵盖!是天灵盖,我是傻子吗?按人家胸口做什么?”

方才韩羽的脑子一片空白,《生死内经》几乎都想不起来了,被江落雁咬了一下后,反而清醒多了。

“去!”

韩羽抓住江落落的魂魄,按在肉身上后,一巴掌拍在她的天灵盖上。

“要死了要死了!”

袁小真尖叫起来,“这个废物,被咬了气不过,居然对死人发泄,大家快将他抓起来。”

她这是唯恐天下不乱。

江落雁正要再次动手,但异变再起。

噗——

被韩羽拍了一掌天灵盖的江落落,胸膛猛地一挺,坐了起来,随后吐出了一口鲜血……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