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30 17:00:00

韩羽眼见人救活了,高声大喊起来,“医生,医生呢,快来人啊,抢救啊!”

围观的群众面面相觑,都惊呆了。

早已经被宣布死亡的女孩,真的被这混小子救活了?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假的吧?

他们还来不及惊叹,旁边的医护人员就跑过来,先是错愕了一会,随后抓住江落落的手把脉,还真有脉搏了。

“快抢救啊!”韩羽忍不住吼了一句。

江落落是被他救醒了,可是情况很不乐观,再不进行及时有效的治疗,可能就会再次魂魄出窍。

稍微停顿了一会后,医护人员才赶着取出临时的急救设备,对患者进行紧急的包扎治疗,很快又将她抱上担架,抬去救护车上面。

江落雁眼见她妹妹保住一条命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对韩羽鞠了一躬,再扇了自己一记耳光,以示歉意,便随着救护车去医院了。

待江落雁走后,围观的人才惊叹起来。

不可思议!

真是不可思议!

随即,忽然有人想到,江落雁说过,谁要是救醒了她妹妹,就将盈月集团拱手想送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无论怎样都好,江落雁都欠了这小子一个大人情,他可真是捡到大便宜咯。

众人善慕嫉妒恨了一会,就都散了。

安绍辉和袁小真二人对视了一眼,均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可思议。

邪门!

还真被韩羽这废物捡了个大便宜。

安绍辉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这女孩会自己醒过来,刚才就该他上。

他不相信韩羽有这个本事,本能地认为韩羽就是巧合。

可惜啊,真是可惜啊!

安绍辉连连摇头,和袁小真离开了这里,他俩还想去康氏药业请罪呢。

韩羽见众人都散去了,深吸一口气,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坐到榕树底下的石椅上歇着。

韩羽救人的时候,废了很大劲,需要点时间缓一缓。

他修炼《生死内经》和《天地玄黄诀》,体内凝练出两道不同的内息,一个是救人用的,一个是打架用的。

这两道内息,都耗费在江落落身上了。

韩羽第一次意识到他的修为尚浅,还得勤加修炼啊。

他远远地看着,没多久,相关部门的人就来了,清理现场的速度很迅速。

随后又跑来了几位记者,对着车祸现场拍来拍去,逮着好几个路人就在这采访。

韩羽随便看了一下,就不管了,他还要继续修炼,恢复点元气再说。

《生死内经》凝练的是救人的内息,韩羽为了将江落落的魂魄拽回本体,消耗了很多,需要点时间补回来。

施展这医书上面的高明本领救人,都是很费内息的,韩羽目前还不够强大,内息还没到随便挥霍的地步。

韩羽在榕树下的石椅歇了好几个小时,这才缓过劲来,一看时间,都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虽然没吃午饭,但韩羽觉得一点都不饿,反而还挺有精神的。

《生死内经》真是个好东西啊!

自我调整一番后,韩羽松了松筋骨,找了一间中医药店,买了一包针灸用的银针,揣在怀中后,这才向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目前,韩羽对江落落的情况感到很好奇,想要尽力救治。

他也知道医院现阶段的治疗能力,恐怕难以帮助江落落脱离生命危险,便想着用针灸的法子试试。

《生死内经》之中记载的玄妙针法,可是有起死回生之神效的,韩羽深信不疑。

同时,他还想琢磨一下魂魄的事,希望能够了解到更深一层次的东西。

市医院。

ICU病房外面,站着十几号人,都在垂着头,时不时看一眼急救病房的大门,大气都不敢喘。

这些人看起来像是江落雁的手下。

而江落雁则是站在他们的身前,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但是脸色憔悴,一言不发,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江小姐,你妹妹的情况怎样?”

韩羽见气氛不是很好,本来在考虑要不要上前的,谁知先被江落雁看到了,只好走过来,主动打招呼。

“小恩人,是你啊。”

江落雁也迎上来,凄绝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落落的情况不是很好,医生已经在抢救了。”

“中医界的泰斗张圣手也曾参与救治,可还是回天乏力。”

“现在,落落还在新一轮的手术中,希望她能够挺过去。”

然后,她又道:“今天的事情,多亏了你,否则就保不住我妹妹最后的一口气。”

在韩羽面前,云海市超级商业帝国的掌舵者,就像个柔弱的小女人。

只见她继续心存感激地道:“恩人,真的谢谢你啊!”

江落雁弯腰感谢,再度站直娇躯的时候,眼帘微微垂下,长长的睫毛泛着点点泪花,忽闪忽闪的,真是惹人同情。

才刚说完,她就有些站不稳,几欲倒下。

韩羽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她柔若无骨的手臂,扶稳她后,才道:“你中午没吃饭吧,再怎么也要注意身体。”

“还有啊,可别叫我恩人了,再说见义勇为是我们该做的。”

江落雁轻轻摇摇头,“你救了我妹妹,就是我的恩人,永远都是,我江落雁一辈子都记得你的恩情。”

“早上的时候,是我不知好歹,发了疯咬了你。现在,你可以咬回来。”

江落雁垂下眼帘,将雪白无暇的手臂呈出来,闭上美目,等待着韩羽咬她一口。

韩羽当然不可能咬她啊,轻轻松开她的手,有些怔怔地看着她绝美的侧脸。

不的不说,成熟女人举手投足间而展露出来的风情,像韩羽这种年纪的血气方刚的青年,几乎无法抵抗。

当然,韩羽只是局限于合理范围内的正常欣赏,他的眼神始终是保持澄澈的。

再者,韩羽可是有老婆的人。

现在,怎么舍得咬江落雁啊?

她怎么说也是沉鱼落雁般的美人,洁白无瑕的手腕忽然多了一个牙齿印,太影响美观了。

江落雁静候了一会,知道韩羽没有报复的意思,叹息了一声,柔柔弱弱地将手腕抬到红唇边。

韩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江总,你别放在心上,我能理解你当时的心情,换作是我,也会急得发疯。”

韩羽和她挨得比较近,嗅着她身上淡淡的芬芳,一时间竟忘了松开手。

“韩小哥,你心地真好。”江落雁也没在意韩羽的动作,反而认真地道:“这份恩情,我永远铭记在心,以后有什么用得上我的,你尽管吩咐。”

“盈月集团,将会是你坚实的后盾,真诚的盟友。”

既然这样,韩羽也不矫情了,随口就应下来。

承情过后,韩羽又再好心安慰了她几句,却仍然没有意识到他还抓着人家光滑的小手,而江落雁也没有挣扎开。

“韩羽,你在这里做什么?”

忽然间,韩羽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随后想起了什么似的,忙松开江落雁的手。

这是安颜的声音。

韩羽内心顿时生出一种心虚的感觉,连忙退后了几步,和江落雁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只可惜,这就有点做作了,韩羽顿感尴尬不已。

江落雁倒是大大方方的,毕竟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脸色依旧如常。

“韩羽,我问你话呢,你在做什么?”

安颜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近。

韩羽唯有转身,只见披着白大褂的安颜出现在他面前,神情冷漠。

“我……其实是……”

韩羽有些心慌,如果他说是来救人的,恐怕会被安颜轰出去。

眼下不知该怎么搪塞过去了。

“你是?”

这时,江落雁有些好奇地看着忽然出现的女人。

安颜宣示主权般挽上了韩羽的手臂,“我是他老婆!”

第十六章我是他老婆

韩羽眼见人救活了,高声大喊起来,“医生,医生呢,快来人啊,抢救啊!”

围观的群众面面相觑,都惊呆了。

早已经被宣布死亡的女孩,真的被这混小子救活了?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假的吧?

他们还来不及惊叹,旁边的医护人员就跑过来,先是错愕了一会,随后抓住江落落的手把脉,还真有脉搏了。

“快抢救啊!”韩羽忍不住吼了一句。

江落落是被他救醒了,可是情况很不乐观,再不进行及时有效的治疗,可能就会再次魂魄出窍。

稍微停顿了一会后,医护人员才赶着取出临时的急救设备,对患者进行紧急的包扎治疗,很快又将她抱上担架,抬去救护车上面。

江落雁眼见她妹妹保住一条命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对韩羽鞠了一躬,再扇了自己一记耳光,以示歉意,便随着救护车去医院了。

待江落雁走后,围观的人才惊叹起来。

不可思议!

真是不可思议!

随即,忽然有人想到,江落雁说过,谁要是救醒了她妹妹,就将盈月集团拱手想送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无论怎样都好,江落雁都欠了这小子一个大人情,他可真是捡到大便宜咯。

众人善慕嫉妒恨了一会,就都散了。

安绍辉和袁小真二人对视了一眼,均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可思议。

邪门!

还真被韩羽这废物捡了个大便宜。

安绍辉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这女孩会自己醒过来,刚才就该他上。

他不相信韩羽有这个本事,本能地认为韩羽就是巧合。

可惜啊,真是可惜啊!

安绍辉连连摇头,和袁小真离开了这里,他俩还想去康氏药业请罪呢。

韩羽见众人都散去了,深吸一口气,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坐到榕树底下的石椅上歇着。

韩羽救人的时候,废了很大劲,需要点时间缓一缓。

他修炼《生死内经》和《天地玄黄诀》,体内凝练出两道不同的内息,一个是救人用的,一个是打架用的。

这两道内息,都耗费在江落落身上了。

韩羽第一次意识到他的修为尚浅,还得勤加修炼啊。

他远远地看着,没多久,相关部门的人就来了,清理现场的速度很迅速。

随后又跑来了几位记者,对着车祸现场拍来拍去,逮着好几个路人就在这采访。

韩羽随便看了一下,就不管了,他还要继续修炼,恢复点元气再说。

《生死内经》凝练的是救人的内息,韩羽为了将江落落的魂魄拽回本体,消耗了很多,需要点时间补回来。

施展这医书上面的高明本领救人,都是很费内息的,韩羽目前还不够强大,内息还没到随便挥霍的地步。

韩羽在榕树下的石椅歇了好几个小时,这才缓过劲来,一看时间,都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虽然没吃午饭,但韩羽觉得一点都不饿,反而还挺有精神的。

《生死内经》真是个好东西啊!

自我调整一番后,韩羽松了松筋骨,找了一间中医药店,买了一包针灸用的银针,揣在怀中后,这才向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目前,韩羽对江落落的情况感到很好奇,想要尽力救治。

他也知道医院现阶段的治疗能力,恐怕难以帮助江落落脱离生命危险,便想着用针灸的法子试试。

《生死内经》之中记载的玄妙针法,可是有起死回生之神效的,韩羽深信不疑。

同时,他还想琢磨一下魂魄的事,希望能够了解到更深一层次的东西。

市医院。

ICU病房外面,站着十几号人,都在垂着头,时不时看一眼急救病房的大门,大气都不敢喘。

这些人看起来像是江落雁的手下。

而江落雁则是站在他们的身前,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但是脸色憔悴,一言不发,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江小姐,你妹妹的情况怎样?”

韩羽见气氛不是很好,本来在考虑要不要上前的,谁知先被江落雁看到了,只好走过来,主动打招呼。

“小恩人,是你啊。”

江落雁也迎上来,凄绝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落落的情况不是很好,医生已经在抢救了。”

“中医界的泰斗张圣手也曾参与救治,可还是回天乏力。”

“现在,落落还在新一轮的手术中,希望她能够挺过去。”

然后,她又道:“今天的事情,多亏了你,否则就保不住我妹妹最后的一口气。”

在韩羽面前,云海市超级商业帝国的掌舵者,就像个柔弱的小女人。

只见她继续心存感激地道:“恩人,真的谢谢你啊!”

江落雁弯腰感谢,再度站直娇躯的时候,眼帘微微垂下,长长的睫毛泛着点点泪花,忽闪忽闪的,真是惹人同情。

才刚说完,她就有些站不稳,几欲倒下。

韩羽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她柔若无骨的手臂,扶稳她后,才道:“你中午没吃饭吧,再怎么也要注意身体。”

“还有啊,可别叫我恩人了,再说见义勇为是我们该做的。”

江落雁轻轻摇摇头,“你救了我妹妹,就是我的恩人,永远都是,我江落雁一辈子都记得你的恩情。”

“早上的时候,是我不知好歹,发了疯咬了你。现在,你可以咬回来。”

江落雁垂下眼帘,将雪白无暇的手臂呈出来,闭上美目,等待着韩羽咬她一口。

韩羽当然不可能咬她啊,轻轻松开她的手,有些怔怔地看着她绝美的侧脸。

不的不说,成熟女人举手投足间而展露出来的风情,像韩羽这种年纪的血气方刚的青年,几乎无法抵抗。

当然,韩羽只是局限于合理范围内的正常欣赏,他的眼神始终是保持澄澈的。

再者,韩羽可是有老婆的人。

现在,怎么舍得咬江落雁啊?

她怎么说也是沉鱼落雁般的美人,洁白无瑕的手腕忽然多了一个牙齿印,太影响美观了。

江落雁静候了一会,知道韩羽没有报复的意思,叹息了一声,柔柔弱弱地将手腕抬到红唇边。

韩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江总,你别放在心上,我能理解你当时的心情,换作是我,也会急得发疯。”

韩羽和她挨得比较近,嗅着她身上淡淡的芬芳,一时间竟忘了松开手。

“韩小哥,你心地真好。”江落雁也没在意韩羽的动作,反而认真地道:“这份恩情,我永远铭记在心,以后有什么用得上我的,你尽管吩咐。”

“盈月集团,将会是你坚实的后盾,真诚的盟友。”

既然这样,韩羽也不矫情了,随口就应下来。

承情过后,韩羽又再好心安慰了她几句,却仍然没有意识到他还抓着人家光滑的小手,而江落雁也没有挣扎开。

“韩羽,你在这里做什么?”

忽然间,韩羽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随后想起了什么似的,忙松开江落雁的手。

这是安颜的声音。

韩羽内心顿时生出一种心虚的感觉,连忙退后了几步,和江落雁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只可惜,这就有点做作了,韩羽顿感尴尬不已。

江落雁倒是大大方方的,毕竟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脸色依旧如常。

“韩羽,我问你话呢,你在做什么?”

安颜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近。

韩羽唯有转身,只见披着白大褂的安颜出现在他面前,神情冷漠。

“我……其实是……”

韩羽有些心慌,如果他说是来救人的,恐怕会被安颜轰出去。

眼下不知该怎么搪塞过去了。

“你是?”

这时,江落雁有些好奇地看着忽然出现的女人。

安颜宣示主权般挽上了韩羽的手臂,“我是他老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