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1 11:23:51

这是宣示主权?

韩羽有些摸不着头脑。

安颜这么说,他是很受用的,但总觉得这不符合安颜的人设啊!

“其实,韩小哥是我的恩人,早上车祸的事情,多亏了他!”江落雁解释起来。

韩羽偷偷瞥了安颜一眼,没有再次解释,否则就真会被认为是心虚。

同时,他很不解,这个女人,行事有点不安常理出牌啊!

安颜也不回应她,只是看着韩羽,脸色平静了些许。

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

可下一刻,她的语气却是不平静。

安颜很是嫌弃地甩韩羽的开手,指着走廊尽头,冷然道:“韩羽,你先去休息室呆着。”

“这里是医院,希望你不要胡闹,更不要骚扰病人的家属,不然滚出去。”

上次的事情,安颜还历历在目。

虽然韩羽治好人了,但安颜仍然不相信这是韩羽的本事。

一个土木工程专业的人,随便看几本医书就能救人?

这说出去谁信啊?

“啊?”

韩羽一皱眉,这话就很符合安颜的人设了。

但是,韩羽不想就此离开,他本就是来救人的。

想要彻底治好江落落,韩羽相信还得靠他的神针。

“你真不听我的话?”安颜黛眉蹙起,有些怒了。

嘎吱——

就在此时,急救病房的大门忽然打开了,主刀的陈医生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来,问道:“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江落雁跌跌撞撞地走上去,“医生,怎么了,我妹妹度过危险期没有?”

陈医生道:“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能不能醒过来,就看她的造化了,签一下病危通知书吧!”

“病危……”

江落雁脸色一变,立刻撅晕。

韩羽时刻关注着她的动静,“嗖”的一声冲上去,将她扶稳,同时输入了一道内息。

呼——

江落雁总算是恢复过来了,但是她的脸色惨白,身体很是虚弱。

安颜见韩羽又去搂着这个女人,微微一哼,心中很是不满。

在韩羽的搀扶下,江落雁颤巍巍地签下了病危通知书。

“江小姐,你别着急,落落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的。”韩羽安慰了一声。

江落雁下意识抚着韩羽的手,道:“谢谢。”

见此,安颜的脸色又深沉了几分。

“对了!”

江落雁攥着韩羽的衣角,“韩小哥,你早上救醒了落落,医术一定很好,你能不能再帮帮我?”

想起早上起死回生的神奇一幕,江落雁就对他充满了希望,心中还产生了一种信赖。

韩羽本想说可以的,可是安颜一把将他拉到身后,然后道:“江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韩羽不是医生,他不会医术,我不能让他冒险。”

安颜不想让韩羽乱来,这可不是普通的小病,而是生命垂危的严重创伤,她真怕韩羽会不小心闹出事。

江落雁颇为惊诧地看着韩羽,“你不是医生?”

韩羽有些无奈地拍拍脑门:“我不是医生。”

他后悔以前不报医学专业,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江落雁暗自低叹一声,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希望和信赖感,一下子就崩塌了。

江落落是她相依为命的妹妹,感情一直很好。

她一想到妹妹要在自己眼前痛苦地死去,心中就无比的刺痛和煎熬。

“虽然我不是医生,但我看过很多医书,也看过类似的中医急救案例。”

韩羽凝视着江落雁,眸子里透出一抹自信的光芒,“如果你信得过,那就让我试试!”

“我……”

江落雁的贝齿咬了咬苍白的唇瓣,似乎在做着思想斗争。

“韩小哥,我相信你!”

深吸一口气,迎上韩羽的目光后,江落雁的心中再次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信服之意。

感觉这种东西,很是玄妙,但是江落雁相信她不会看错人的。

多年的商海浮沉,使得她养成了敏锐的眼力,看人很准的。

“韩羽,你疯了?”

安颜看不过眼了,“你真当自己是医生吗?这一次,我们医院最高明的外科大夫和云海市的中医学泰斗张圣手都束手无策,你凭什么说能救人?”

“颜儿,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实际上,韩羽也没想着能说服她。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安颜气鼓鼓的,“这不是玩过家家,人命关天,你怎么能胡来?”

“我不会胡来的!”韩羽干脆扭过头不去看她,不想作过多的解释。

“韩羽,你给我站住!”安颜很生气,原本他是一个唯命是从的男人,现在都会忤逆她的意思了?

“我不让乱来治病救人,都是为了你好,你懂不懂?”

她始终认为韩羽是在胡闹,是在哗众取宠,全然不相信韩羽能治病。

韩羽轻哼一声,仍然没有理会她。

安颜见他无动于衷,愤然一跺脚,“你信不信我让保安来将你轰出去?”

“陈医生,不好了,不好了,病人的情况更加严重了!”

就在此时,病房里面传来了紧急的呼喊声。

这下,为首的陈医生带着好几位助手和护士,急匆匆地走进病房。

江落雁道:“韩小哥,你跟我进去吧!”

韩羽没有理睬安颜的反应,跟在江落雁的身后进了病房。

“怎么了?”

“陈医生,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心跳几乎都要停了。”

“快,心肺复苏!”

“小赵,快来帮我!”

“小钱,搭把手!”

陈医生在这方面算是经验丰富了,当下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助手进行紧急救治。

“陈医生,不行啊,病人的生命特征在一步步地消退,再这么下去,可能熬不过一刻钟了。”

听到这话,江落雁几乎再度倒下,若不是韩羽在一边扶着,可能就要出事了。

情况紧急!

生命垂危!

“先别动,让我试试!”

就在众人手足无措之际,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道沉着稳重的声音,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头缓步走进来。

“张老,您总算来了。”陈医生赶忙将他迎过来,“这次,还望您能再次施针救治!”

神医国手张仲文,师承燕京杏林院,一手针灸之术享誉国内外,在云海市之中有着极高的声望,无数次教病人死里逃生。

如今,张圣手再度降临,总算让他们有了一些底气。

好几个小时前,就是张圣手施针,护住了病人的心脉,医院的大夫才敢放心动手术的。

“我尽力而为!”

张圣手取出银针,消毒过后,单手一翻,接二连三捻起八根银针,扎在江落落的身上,动作干净利索,熟练无比。

八枚银针,有序落下,各施其效。

这是还阳九针,能凝聚集生机,进而从阎王爷身边抢人的。

这可是赫赫有名的针灸之术,在大夏传承了几千年,非同小可。

但是这八针落下,却是没有达到如期的效果。

张仲文轻叹一声,再施展八针。

仍然无可奈何!

张仲文呼了口气,“病人已经油尽灯枯,老夫无能为力,除非九针尽出!”

“可惜,大夏当世,懂完整还阳九针的人,恐怕……”

叹罢,收针!

张圣手虽是师承燕京杏林院,可并不会完整的九针。

人是救不回来了,他心中隐隐作痛,不想过多言语。

倾尽全力后,唯有听天由命。

听到张圣手的话,众人刚放下的心再度悬起来,江落雁的脸上更是一片凄然。

难道,真是天命难违?

张圣手叹然道:“江总,不是老夫不肯施以援手,实在是尽力了!”

江落雁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地抽噎了几声,半靠在韩羽身上,身体虚弱,差点就要支撑不住了。

韩羽一边搀扶着香香软软的江落雁,一边观察着江落落的身体变化。

只见一道淡淡的虚影开始冲撞江落落肉身的禁锢,似乎就要冲破而出。

魂魄要再次离体了?

韩羽心知不能再等了,自告奋勇道:“江小姐,让我试试!”

第十七章让我试试

这是宣示主权?

韩羽有些摸不着头脑。

安颜这么说,他是很受用的,但总觉得这不符合安颜的人设啊!

“其实,韩小哥是我的恩人,早上车祸的事情,多亏了他!”江落雁解释起来。

韩羽偷偷瞥了安颜一眼,没有再次解释,否则就真会被认为是心虚。

同时,他很不解,这个女人,行事有点不安常理出牌啊!

安颜也不回应她,只是看着韩羽,脸色平静了些许。

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

可下一刻,她的语气却是不平静。

安颜很是嫌弃地甩韩羽的开手,指着走廊尽头,冷然道:“韩羽,你先去休息室呆着。”

“这里是医院,希望你不要胡闹,更不要骚扰病人的家属,不然滚出去。”

上次的事情,安颜还历历在目。

虽然韩羽治好人了,但安颜仍然不相信这是韩羽的本事。

一个土木工程专业的人,随便看几本医书就能救人?

这说出去谁信啊?

“啊?”

韩羽一皱眉,这话就很符合安颜的人设了。

但是,韩羽不想就此离开,他本就是来救人的。

想要彻底治好江落落,韩羽相信还得靠他的神针。

“你真不听我的话?”安颜黛眉蹙起,有些怒了。

嘎吱——

就在此时,急救病房的大门忽然打开了,主刀的陈医生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来,问道:“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江落雁跌跌撞撞地走上去,“医生,怎么了,我妹妹度过危险期没有?”

陈医生道:“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能不能醒过来,就看她的造化了,签一下病危通知书吧!”

“病危……”

江落雁脸色一变,立刻撅晕。

韩羽时刻关注着她的动静,“嗖”的一声冲上去,将她扶稳,同时输入了一道内息。

呼——

江落雁总算是恢复过来了,但是她的脸色惨白,身体很是虚弱。

安颜见韩羽又去搂着这个女人,微微一哼,心中很是不满。

在韩羽的搀扶下,江落雁颤巍巍地签下了病危通知书。

“江小姐,你别着急,落落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的。”韩羽安慰了一声。

江落雁下意识抚着韩羽的手,道:“谢谢。”

见此,安颜的脸色又深沉了几分。

“对了!”

江落雁攥着韩羽的衣角,“韩小哥,你早上救醒了落落,医术一定很好,你能不能再帮帮我?”

想起早上起死回生的神奇一幕,江落雁就对他充满了希望,心中还产生了一种信赖。

韩羽本想说可以的,可是安颜一把将他拉到身后,然后道:“江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韩羽不是医生,他不会医术,我不能让他冒险。”

安颜不想让韩羽乱来,这可不是普通的小病,而是生命垂危的严重创伤,她真怕韩羽会不小心闹出事。

江落雁颇为惊诧地看着韩羽,“你不是医生?”

韩羽有些无奈地拍拍脑门:“我不是医生。”

他后悔以前不报医学专业,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江落雁暗自低叹一声,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希望和信赖感,一下子就崩塌了。

江落落是她相依为命的妹妹,感情一直很好。

她一想到妹妹要在自己眼前痛苦地死去,心中就无比的刺痛和煎熬。

“虽然我不是医生,但我看过很多医书,也看过类似的中医急救案例。”

韩羽凝视着江落雁,眸子里透出一抹自信的光芒,“如果你信得过,那就让我试试!”

“我……”

江落雁的贝齿咬了咬苍白的唇瓣,似乎在做着思想斗争。

“韩小哥,我相信你!”

深吸一口气,迎上韩羽的目光后,江落雁的心中再次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信服之意。

感觉这种东西,很是玄妙,但是江落雁相信她不会看错人的。

多年的商海浮沉,使得她养成了敏锐的眼力,看人很准的。

“韩羽,你疯了?”

安颜看不过眼了,“你真当自己是医生吗?这一次,我们医院最高明的外科大夫和云海市的中医学泰斗张圣手都束手无策,你凭什么说能救人?”

“颜儿,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实际上,韩羽也没想着能说服她。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安颜气鼓鼓的,“这不是玩过家家,人命关天,你怎么能胡来?”

“我不会胡来的!”韩羽干脆扭过头不去看她,不想作过多的解释。

“韩羽,你给我站住!”安颜很生气,原本他是一个唯命是从的男人,现在都会忤逆她的意思了?

“我不让乱来治病救人,都是为了你好,你懂不懂?”

她始终认为韩羽是在胡闹,是在哗众取宠,全然不相信韩羽能治病。

韩羽轻哼一声,仍然没有理会她。

安颜见他无动于衷,愤然一跺脚,“你信不信我让保安来将你轰出去?”

“陈医生,不好了,不好了,病人的情况更加严重了!”

就在此时,病房里面传来了紧急的呼喊声。

这下,为首的陈医生带着好几位助手和护士,急匆匆地走进病房。

江落雁道:“韩小哥,你跟我进去吧!”

韩羽没有理睬安颜的反应,跟在江落雁的身后进了病房。

“怎么了?”

“陈医生,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心跳几乎都要停了。”

“快,心肺复苏!”

“小赵,快来帮我!”

“小钱,搭把手!”

陈医生在这方面算是经验丰富了,当下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助手进行紧急救治。

“陈医生,不行啊,病人的生命特征在一步步地消退,再这么下去,可能熬不过一刻钟了。”

听到这话,江落雁几乎再度倒下,若不是韩羽在一边扶着,可能就要出事了。

情况紧急!

生命垂危!

“先别动,让我试试!”

就在众人手足无措之际,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道沉着稳重的声音,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头缓步走进来。

“张老,您总算来了。”陈医生赶忙将他迎过来,“这次,还望您能再次施针救治!”

神医国手张仲文,师承燕京杏林院,一手针灸之术享誉国内外,在云海市之中有着极高的声望,无数次教病人死里逃生。

如今,张圣手再度降临,总算让他们有了一些底气。

好几个小时前,就是张圣手施针,护住了病人的心脉,医院的大夫才敢放心动手术的。

“我尽力而为!”

张圣手取出银针,消毒过后,单手一翻,接二连三捻起八根银针,扎在江落落的身上,动作干净利索,熟练无比。

八枚银针,有序落下,各施其效。

这是还阳九针,能凝聚集生机,进而从阎王爷身边抢人的。

这可是赫赫有名的针灸之术,在大夏传承了几千年,非同小可。

但是这八针落下,却是没有达到如期的效果。

张仲文轻叹一声,再施展八针。

仍然无可奈何!

张仲文呼了口气,“病人已经油尽灯枯,老夫无能为力,除非九针尽出!”

“可惜,大夏当世,懂完整还阳九针的人,恐怕……”

叹罢,收针!

张圣手虽是师承燕京杏林院,可并不会完整的九针。

人是救不回来了,他心中隐隐作痛,不想过多言语。

倾尽全力后,唯有听天由命。

听到张圣手的话,众人刚放下的心再度悬起来,江落雁的脸上更是一片凄然。

难道,真是天命难违?

张圣手叹然道:“江总,不是老夫不肯施以援手,实在是尽力了!”

江落雁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地抽噎了几声,半靠在韩羽身上,身体虚弱,差点就要支撑不住了。

韩羽一边搀扶着香香软软的江落雁,一边观察着江落落的身体变化。

只见一道淡淡的虚影开始冲撞江落落肉身的禁锢,似乎就要冲破而出。

魂魄要再次离体了?

韩羽心知不能再等了,自告奋勇道:“江小姐,让我试试!”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