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1 19:23:34

病房之中,气氛本就沉郁,经张圣手一说之后,更是没人出声说话,只怕一不小心就惹恼了江落雁。

于是,韩羽这句话,如平地起惊雷,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转过来,纷纷看着韩羽。

“谁啊?”

“不认识!”

“他不是医生吧?”

“应该不是!”

“不是医生来凑什么热闹?”

一开始,众人以为韩羽是江落雁身边的人,他们只是窃窃私语,没人敢说不好听的话。

“陈医生,他是谁啊?”有人忍不住问。

陈医生凝望着韩羽,哑然失笑,“韩羽,你怎么也在?”

“哈?他就是韩羽,上次来我们医院门诊部闹事的那个韩羽?”

“不是吧,他凑什么热闹啊,他只是安家的上门女婿,一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

上一次,韩羽在门诊部之中大展神威,但是以冯开明为首的医生最后添油加醋地改版了。

所以,他们这些急诊部的伙计并不知道详情,下意识就认为韩羽是来捣乱的,为的就是吸引他人的注意。

现在社会上那些没有本事的人,不都喜欢这样哗众取宠吗?

韩羽见众人不信,再次强调道:“江小姐,你要相信我!”

江落雁连连点头,“我信!”

“来不及了!”

韩羽见江落落的魂魄开始离体,心电图也停了下来,死亡在进一步威胁她。

生命垂危!

绝不可以让她就这么死去,她命不该绝!

还没等江落雁说服这群医生,韩羽就一个箭步冲到病床边,一掌拍在江落落的天灵盖上,硬生生将她的魂魄挡回去。

“喂,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疯了?你干嘛打人家女孩子?”

“快,快让保安进来,将这人轰出去!”

在场的医生和护士都怒了,一个废物凭什么来指手画脚,真想这么无底线地炒作自己吗?他不知道这样是会害死人的吗?

“韩羽,你给我住手!”

安颜一进来,就看见他在拍江落落的天灵盖,额头上面都红了一片,更是怒不可遏。

这家伙,真是没有分寸,什么事情都敢做,非要气死自己吗?

“你就是门诊部的安主任?你来得正好,快将你丈夫拉走,不然保安可就要来了。”

有人在这对着安颜指指点点。

安颜只觉很丢脸,她走过去,气鼓鼓地拽着韩羽离去。

“你别动我,情况危急!”

谁知韩羽却是甩开了她的手。

安颜冲他吼道:“你为什么非要闹?”

韩羽淡淡道:“你就没有相信过我。”

“安小姐,我相信韩羽!”关键时候,江落雁站出来了。

“江总,韩羽他真不会医术。”

“你们都别说了,我妹妹能够活着来医院,就是韩小哥的功劳,我相信他。”江落雁坚定地道。

陈医生犹豫了一会,也跟着道:“江总,不妥。”

江落雁星眸含泪,“有什么不妥的,反正你们都说落落熬不下去了,又没有能力救人,何不让韩小哥试一试?”

“韩小哥,你就放手治疗吧,我不会怪你的!”

韩羽点点头,不再言语,竭力将江落落的魂魄挤回去后,掏出了他事先买好的银针。

内息消毒!

随后,韩羽捏起银针,按照《生死内经》上的方法,轻轻地将银针扎在江落落的身上。

“江总,快制止这个人!”

“针灸?他就是在胡闹,没点道行,谁敢进行这么高难度的操作?”

“快,保安来了没有?将他轰出去!”

很显然,众人是不相信韩羽的,像他这种年纪,又会什么针灸之术?这可是经验丰富放老中医,才能拿的出手的绝活。

一个年轻人在此瞎来,真是难以让人信服。

“这……这是,还阳九针!”

然而,就在众人义愤填膺的时候,张圣手的呼吸却是急促起来。

这手法,真的十分熟悉,绝对就是还阳九针。

这位年轻人,居然也懂得还阳九针,看他的手法,游刃有余,似乎经历了上万次练习一样。

认穴之精准,手法之娴熟,操作之流畅,即使是他也要甘拜下风。

可惜啊!

存世的还阳九针只有八针,剩余的最后一针,也就是最关键的能救人的一针,在大夏,估计是没人懂了。

张圣手想着又叹息起来,眼睁睁地看着宝贵的生命在眼前流逝,这个滋味,对于医生来说,很不好受。

等等!

他这是在干什么?

天啊!

在这个关头,韩羽却捻起了第九针。

张圣手的呼吸进一步紧促起来,但是无人注意到。

“这……这是第九针?这真的是第九针?”

张圣手摆出了一副出乎意料的表情,瞪大双眼,死死地看着韩羽的施针动作,激动得脸红起来。

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完整还阳九针!

“小子,江落落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你还敢对她的身体不敬,真是大胆,你给我滚一边去!”

当下,其中一位医生实在是看不过眼了,挽起衣袖,想要将韩羽轰出去。

张圣手怒了,这家伙是谁?居然敢打扰小神医施针?

这踏马绝对是来捣乱的!

他二话不说,先一步冲上来,猛地抽了那位医生一巴掌,“给我滚蛋!”

别看张圣手年纪大了,可是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甚至比一般的年轻人还要生猛。

这突如其来的巴掌将所有人都整蒙了。

这什么跟什么?

张圣手竟然这般护着韩羽?

“谁在医院里捣乱?”

接到命令的保安急匆匆地赶来了,但是门都没进来,就被张圣手轰出去。

“江总,这一次,令妹有救了!”

将人轰出去后,张圣手激动地来到江落雁身边,“这位小哥,深藏不露啊!”

短短的两句话,让江落雁的情绪进一步稳定下来。

她本来就很相信韩羽,如今张圣手都这么夸奖韩羽,更是证明她没有看错人。

张圣手可是云海市中医学的泰斗,连他都治不好的病,韩羽却能治好,这等本领,堪称妖孽。

而这一边,当韩羽的第九针扎下去的时候,他的双手还攥在银针上面,微微转动着。

同时,他的头上隐隐有烟雾在缭绕。

这个景象再次引发了张圣手的兴趣。

眼前的年轻人,医术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足以当他的老师!

达者为师,没有尊卑贵贱之分!

呼——

韩羽做完这一切后,终于收手,再看看江落落的魂魄,已经安定下来。

紧接着,心电图开始起伏了,频次在逐渐上升,瞬间达到了正常人的波段。

张圣手注意到了,嘴里喃喃自语:“还阳神针,还阳神针,当真还阳了……”

“你们快看,病人有心跳了,有心跳了!”当中一名护士尖声叫起来,指着心跳电波图。

众人也都屏息凝气地看着。

约莫一分钟!

“我的天,心跳达到了正常人该有的频率,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好几位医生和护士都捂上了嘴巴,生怕一不小心就喊出声,惊扰了病人。

“真……真的救回来了?”

当时还在质疑和谩骂韩羽的医护人员,羞愧地低下了曾经高傲的头颅,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啊。

这一刻,他们看着韩羽的眼神都变了。

钦佩?

叹服?

或许都有!

总之,他们心里惊涛骇浪,五味杂陈,却又难以否认事实。

江落雁掩着苍白的小嘴,美目里依然泪光闪闪的,但这是宽慰的泪水。

然后,她看向韩羽的眼神,极尽温柔。

安颜的檀口张了张,但是没能说出话,内心还有些恍惚。

再一次,安颜发现韩羽有点不一样。

韩羽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他还在观察着江落落的身体状况。

一刻钟过后。

韩羽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以收针了。

这一次,还阳九针将江落落的生机凝聚回来了,她彻底度过了危险期,韩羽终于可以放宽心。

当韩羽收好银针,转过身来,却发现众人一致弯腰。

鞠躬!

致敬!

第十八章神针救人

病房之中,气氛本就沉郁,经张圣手一说之后,更是没人出声说话,只怕一不小心就惹恼了江落雁。

于是,韩羽这句话,如平地起惊雷,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转过来,纷纷看着韩羽。

“谁啊?”

“不认识!”

“他不是医生吧?”

“应该不是!”

“不是医生来凑什么热闹?”

一开始,众人以为韩羽是江落雁身边的人,他们只是窃窃私语,没人敢说不好听的话。

“陈医生,他是谁啊?”有人忍不住问。

陈医生凝望着韩羽,哑然失笑,“韩羽,你怎么也在?”

“哈?他就是韩羽,上次来我们医院门诊部闹事的那个韩羽?”

“不是吧,他凑什么热闹啊,他只是安家的上门女婿,一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

上一次,韩羽在门诊部之中大展神威,但是以冯开明为首的医生最后添油加醋地改版了。

所以,他们这些急诊部的伙计并不知道详情,下意识就认为韩羽是来捣乱的,为的就是吸引他人的注意。

现在社会上那些没有本事的人,不都喜欢这样哗众取宠吗?

韩羽见众人不信,再次强调道:“江小姐,你要相信我!”

江落雁连连点头,“我信!”

“来不及了!”

韩羽见江落落的魂魄开始离体,心电图也停了下来,死亡在进一步威胁她。

生命垂危!

绝不可以让她就这么死去,她命不该绝!

还没等江落雁说服这群医生,韩羽就一个箭步冲到病床边,一掌拍在江落落的天灵盖上,硬生生将她的魂魄挡回去。

“喂,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疯了?你干嘛打人家女孩子?”

“快,快让保安进来,将这人轰出去!”

在场的医生和护士都怒了,一个废物凭什么来指手画脚,真想这么无底线地炒作自己吗?他不知道这样是会害死人的吗?

“韩羽,你给我住手!”

安颜一进来,就看见他在拍江落落的天灵盖,额头上面都红了一片,更是怒不可遏。

这家伙,真是没有分寸,什么事情都敢做,非要气死自己吗?

“你就是门诊部的安主任?你来得正好,快将你丈夫拉走,不然保安可就要来了。”

有人在这对着安颜指指点点。

安颜只觉很丢脸,她走过去,气鼓鼓地拽着韩羽离去。

“你别动我,情况危急!”

谁知韩羽却是甩开了她的手。

安颜冲他吼道:“你为什么非要闹?”

韩羽淡淡道:“你就没有相信过我。”

“安小姐,我相信韩羽!”关键时候,江落雁站出来了。

“江总,韩羽他真不会医术。”

“你们都别说了,我妹妹能够活着来医院,就是韩小哥的功劳,我相信他。”江落雁坚定地道。

陈医生犹豫了一会,也跟着道:“江总,不妥。”

江落雁星眸含泪,“有什么不妥的,反正你们都说落落熬不下去了,又没有能力救人,何不让韩小哥试一试?”

“韩小哥,你就放手治疗吧,我不会怪你的!”

韩羽点点头,不再言语,竭力将江落落的魂魄挤回去后,掏出了他事先买好的银针。

内息消毒!

随后,韩羽捏起银针,按照《生死内经》上的方法,轻轻地将银针扎在江落落的身上。

“江总,快制止这个人!”

“针灸?他就是在胡闹,没点道行,谁敢进行这么高难度的操作?”

“快,保安来了没有?将他轰出去!”

很显然,众人是不相信韩羽的,像他这种年纪,又会什么针灸之术?这可是经验丰富放老中医,才能拿的出手的绝活。

一个年轻人在此瞎来,真是难以让人信服。

“这……这是,还阳九针!”

然而,就在众人义愤填膺的时候,张圣手的呼吸却是急促起来。

这手法,真的十分熟悉,绝对就是还阳九针。

这位年轻人,居然也懂得还阳九针,看他的手法,游刃有余,似乎经历了上万次练习一样。

认穴之精准,手法之娴熟,操作之流畅,即使是他也要甘拜下风。

可惜啊!

存世的还阳九针只有八针,剩余的最后一针,也就是最关键的能救人的一针,在大夏,估计是没人懂了。

张圣手想着又叹息起来,眼睁睁地看着宝贵的生命在眼前流逝,这个滋味,对于医生来说,很不好受。

等等!

他这是在干什么?

天啊!

在这个关头,韩羽却捻起了第九针。

张圣手的呼吸进一步紧促起来,但是无人注意到。

“这……这是第九针?这真的是第九针?”

张圣手摆出了一副出乎意料的表情,瞪大双眼,死死地看着韩羽的施针动作,激动得脸红起来。

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完整还阳九针!

“小子,江落落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你还敢对她的身体不敬,真是大胆,你给我滚一边去!”

当下,其中一位医生实在是看不过眼了,挽起衣袖,想要将韩羽轰出去。

张圣手怒了,这家伙是谁?居然敢打扰小神医施针?

这踏马绝对是来捣乱的!

他二话不说,先一步冲上来,猛地抽了那位医生一巴掌,“给我滚蛋!”

别看张圣手年纪大了,可是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甚至比一般的年轻人还要生猛。

这突如其来的巴掌将所有人都整蒙了。

这什么跟什么?

张圣手竟然这般护着韩羽?

“谁在医院里捣乱?”

接到命令的保安急匆匆地赶来了,但是门都没进来,就被张圣手轰出去。

“江总,这一次,令妹有救了!”

将人轰出去后,张圣手激动地来到江落雁身边,“这位小哥,深藏不露啊!”

短短的两句话,让江落雁的情绪进一步稳定下来。

她本来就很相信韩羽,如今张圣手都这么夸奖韩羽,更是证明她没有看错人。

张圣手可是云海市中医学的泰斗,连他都治不好的病,韩羽却能治好,这等本领,堪称妖孽。

而这一边,当韩羽的第九针扎下去的时候,他的双手还攥在银针上面,微微转动着。

同时,他的头上隐隐有烟雾在缭绕。

这个景象再次引发了张圣手的兴趣。

眼前的年轻人,医术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足以当他的老师!

达者为师,没有尊卑贵贱之分!

呼——

韩羽做完这一切后,终于收手,再看看江落落的魂魄,已经安定下来。

紧接着,心电图开始起伏了,频次在逐渐上升,瞬间达到了正常人的波段。

张圣手注意到了,嘴里喃喃自语:“还阳神针,还阳神针,当真还阳了……”

“你们快看,病人有心跳了,有心跳了!”当中一名护士尖声叫起来,指着心跳电波图。

众人也都屏息凝气地看着。

约莫一分钟!

“我的天,心跳达到了正常人该有的频率,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好几位医生和护士都捂上了嘴巴,生怕一不小心就喊出声,惊扰了病人。

“真……真的救回来了?”

当时还在质疑和谩骂韩羽的医护人员,羞愧地低下了曾经高傲的头颅,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啊。

这一刻,他们看着韩羽的眼神都变了。

钦佩?

叹服?

或许都有!

总之,他们心里惊涛骇浪,五味杂陈,却又难以否认事实。

江落雁掩着苍白的小嘴,美目里依然泪光闪闪的,但这是宽慰的泪水。

然后,她看向韩羽的眼神,极尽温柔。

安颜的檀口张了张,但是没能说出话,内心还有些恍惚。

再一次,安颜发现韩羽有点不一样。

韩羽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他还在观察着江落落的身体状况。

一刻钟过后。

韩羽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以收针了。

这一次,还阳九针将江落落的生机凝聚回来了,她彻底度过了危险期,韩羽终于可以放宽心。

当韩羽收好银针,转过身来,却发现众人一致弯腰。

鞠躬!

致敬!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