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6 19:40:02

韩羽看着安颜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恍惚。

安颜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有时候,韩羽能明显感觉到,她是厌倦和自己过日子的,有时候态度又很不明朗。

同时,韩羽也在扪心自问,他又是怎么想的?

非要离婚收场吗?

“好了,这件事就算了吧,谁也不许再提了!”安敬国作为一家之主,他说话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只不过,安敬国明显还是相信安绍辉这个亲生儿子,看他的眼神,全是宠溺。

安敬国发话后,一家人基本就散了,毕竟都吃完饭了。

韩羽什么都没吃,他身怀神奇的内息,一顿两顿不吃饭,完全不成问题。

现在,韩羽的心情很糟糕,稍微收拾一下饭桌后,没有立刻回卧室,而是去外面小花园散散步。

吹了吹凉风以后,韩羽的心情好多了。

既然他们非要认为云鼎安保公司的事是安绍辉摆平的,那就随他们吧,反正是不是自己做的,都没法以此当成离婚的筹码。

“呼——”

韩羽长舒了一口气后,转身回去家里浴室,浇了一盆冷水。

当韩羽穿好睡衣,出来找风筒想要吹干头发的时候,却看到内间的安颜趴在大床上,在通电话。

她这个姿势,睡衣裙摆滑到了丰腴的大腿根,露出了一片白皙,让韩羽不禁多瞄了几眼。

“晶玉,我们是在这个周末同学聚会吗?”

安颜讲电话的时候,余光一瞥,发现韩羽就在门外,陡然提高了声音,“是吗?那我一定去啊。”

“黄正豪?我当然记得,他以前是我忠实的追求者,还说非我不娶。”

“是吗?他是钻石王老五嘛?钟表大亨啊……”

安颜和闺密在肆无忌惮地聊天,刻意提高声音,放声娇笑,似乎有意要让韩羽听到。

忠实追求者?

砰!

骤然一声闷响,内间的门被韩羽愤然拍上。

安颜一咬牙,直接将手机砸出去,正中大门,随后冷哼一声,修长的美腿不断地拍着席梦思大床,在发泄不满。

这夜,小两口分别躺在各自的床上,却是不得安眠。

次日一早,韩羽和安颜同时起床,但是安颜脾气未消,都不拿正眼看韩羽,转身下楼。

冷暴力!

韩羽习惯了她的冷暴力,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现在还是尽量不去招惹她。

很快,安颜就独自去上班了,只留下韩羽一人在面对安家的这群奇葩人物。

韩羽无奈地下楼,却看到潘迎秋在地上捡起了一把钥匙,看上去有点熟悉啊!

“老安,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钥匙?好像是法拉利跑车啊!”潘迎秋招呼安敬国过来。

“我看看。”安敬国将茶几上的眼镜顺过来戴上,接过这钥匙端详了一会。

蓦然间,安敬国的呼吸急促起来。

“老安,你这是怎么了?”潘迎秋赶紧凑过去,顺顺他的后背。

安敬国平复一下心情后,道:“这是最新款法拉利跑车的钥匙,就是三百多万的那款!”

在云海市之中,安家相对来说也算是大富之家了,一年有好几百万的收入,但也舍不得买三百多万的豪车啊。

安家有自己的车库,然而都是中低档的车,安颜的那台宝马M4,已经是最贵的了。

所以,安敬国才会这么吃惊。

“什么?三百多万的法拉利?”潘迎秋也是吃惊不小,她将钥匙拿过来,有些疑惑地道:“老安,这钥匙很普通啊!”

“你懂什么?”

安敬国一本正经地科普:“法拉利厂商一直有着自己的坚持,向来都是采用机械钥匙的。”

“这样啊!”潘迎秋点点头,又问道:“那这法拉利的钥匙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家,难道?”

潘迎秋一个激灵,“老安,我们去车库看一看?”

安敬国想了想,道:“也好!”

待他们去了车库以后,韩羽回卧室查看了一下,发现他的机械钥匙不见了,只剩下智能钥匙在抽屉里。

韩羽摸了摸鼻子,心想应该是昨晚不小心掉在地上了。

没多久,安敬国和潘迎秋就笑眯眯地回来了,开心得就像半路捡到钱一样。

这时候,安绍辉正好打着哈欠从房里出来。

潘迎秋神情高兴,“绍辉,快跟妈说说,你们公司最近是不是挣大钱了?”

安敬国笑着问道:“绍辉啊,快说说,怎么一声不哼就买车了!”

说着,他扬起了手中的法拉利跑车钥匙。

韩羽正想说这是他的,但是话到嘴边,又吞回去了。

这家子人就是极品,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信的,省得再被他们冷嘲热讽!

“爸妈,什么挣大钱,什么买车啊?”这时,袁小真打了个哈欠走出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爸妈,你们在说什么呢?”安绍辉也反应不过来。

“法拉利跑车啊!”

安敬国继续扬起手中的机械钥匙,有点责怪地道:“你们公司是不是挣大钱了?然后你俩就花钱买了辆法拉利的跑车?”

语气中有点责怪的意味,但实际上喜欢到不得了。

安家也算是大户人家了,但是一直没有一辆好的车子撑门面,安敬国总觉得少了点气派。

这下好了,安家有一辆三百多万的法拉利,他开出去谈生意都倍儿有面子。

潘迎秋故意板起脸,“还装,你这孩子,是想给爹妈一个惊喜吧?”

“可这辆跑车,三百多万呢,太奢侈了!”

潘迎秋看似在责怪,实际上是在欣喜,“就算是公司挣到钱了,也不能这么乱花,下次不准这样了啊!”

韩羽看着他们二人在一唱一和,就跟表演相声一样,愣住了。

“挣大钱?三百多万的法拉利跑车?”

安绍辉和袁小真一愣,随后走上前,巴巴地看着安敬国手中的钥匙,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潘迎秋的笑道:“这孩子,我和你爸都知道了,还装什么装,你就是要给我们一个惊喜,目的达到了!”

“是啊!”

安敬国红光满面的,“不是你买的法拉利,难道还是韩羽买的?”

“呸!”

潘迎秋啐了一口,“就算是天下掉下来的,也不可能是韩羽买的,他有这能力吗?三百多万呢!”

“一个上门废物,别说买法拉利了,他就算是给我们买一辆五菱宏光,都算有本事了。”

她的语气恶劣,相对比韩羽和安绍辉,她自然是无条件宠溺自家孩子的。

实际上在她心中,安绍辉和韩羽始终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行了,你们也别装了!”

安敬国笑容灿烂,“你这年轻人啊,就喜欢玩这套,爸妈知道你的心意了。”

韩羽轻轻叹息一声,没有和他们计较。

听到父母这么说,袁小真率先明白了过来,这时暗暗扭了安绍辉的腰杆。

安绍辉吃痛,脑子里清醒了很多了,立刻上前一步,竖起大拇指,“爸妈,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们啊!”

袁小真也跟着道:“爸妈,想不到被你们发现了。”

安绍辉笑得跟菊花一样灿烂,“其实啊,这辆车是云鼎安保公司董事长窦元庆送来的,作为礼物赔礼道歉。”

“我本来是想迟点说出来,让你们惊喜惊喜,谁知道一不小心把钥匙落在地上了。”安绍辉的脑子想了一圈,决定把所有的一切都推给窦元庆。

安绍辉心想有康元德给他撑腰,窦元庆都怕他,管这台法拉利的主人是谁呢,先据为己有再说。

“可是,绍辉啊!”

潘迎秋忽然有点担心,“窦元庆不是已经派人来道歉了吗?还送上一百万精神损失费,他现在又送车,会不会……”

“妈,你别担心了!”

安绍辉表现得十分淡定,“现在有康总替我撑腰,我们不用怕云鼎安保公司,你昨晚忘了吗?哪些狗腿子都得对我们恭恭敬敬!”

“是啊!”袁小真跟着补充,“即使是窦元庆亲临,我们都不怕呢!”

他们夫妻二人还真以为攀上康氏药业这条线。

安敬国点点头,“绍辉说得有道理,咱们现在也是有官方背景了,还怕什么?”

韩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转身出门,想去外面散散步。

“爸妈,走吧,我们去试试跑车!”屋里头传来了安绍辉得意的声音。

“走走走!”

他们四人一路向车库走去,有说有笑的。

进入车库后,当中最显眼的莫过于这辆红色的法拉利轿跑。

奢华、高调、张扬,外观和气质将其他几辆车远远地甩在后面。

安敬国和潘迎秋越看越满意,这下安家也算是有能拿得出去耀武扬威的座驾了。

“绍辉,快打开车门,进去试试!”

安敬国有点迫不及待,“这种级别的跑车,内饰都是极其奢华的,坐上去就是极致的享受啊!”

“爸,你等等!”

安绍辉拿着钥匙,想去打开车门。

可是尴尬了。

一下!

两下!

左扭!

右扭!

“奇怪了,怎么就没有反应呢?”安绍辉也没有玩过这么好的车,一时间有点琢磨不透。

“绍辉,我来试试!”

安敬国接过钥匙去试了一会,同样打不开车门。

奇怪!

四人便开始研究起来,安绍辉还上法拉利官网研究使用手册。

最后,他们琢磨了半小时,还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车门。

安绍辉面子上挂不住了,怒道:“窦元庆真是够放肆的,居然送了一辆坏的车给我!”

这时,韩羽散步恰巧路过,看见他们还在折腾,忍不住叹息一声,道:“打开车门,需要智能钥匙。”

“你一个吃软饭的,你懂什么?你见过这么贵的跑车吗?”

潘迎秋见打不开车门,早就积压了一肚子的火,这会直接发泄在韩羽身上。

袁小真也尖声讽刺起来,“一个没见过世面的赘婿也敢来指手画脚?”

韩羽摇摇头,低声道:“愚蠢的泼妇们!”

随后,韩羽在四人的注视下,掏出了智能钥匙,按下去。

滴——

车门在打开。

“这……”

安绍辉等人瞬间愣住了!

韩羽淡淡地道:“这,是我的车!”

空气突然安静!

第二十九章这,是我的车!

韩羽看着安颜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恍惚。

安颜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有时候,韩羽能明显感觉到,她是厌倦和自己过日子的,有时候态度又很不明朗。

同时,韩羽也在扪心自问,他又是怎么想的?

非要离婚收场吗?

“好了,这件事就算了吧,谁也不许再提了!”安敬国作为一家之主,他说话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只不过,安敬国明显还是相信安绍辉这个亲生儿子,看他的眼神,全是宠溺。

安敬国发话后,一家人基本就散了,毕竟都吃完饭了。

韩羽什么都没吃,他身怀神奇的内息,一顿两顿不吃饭,完全不成问题。

现在,韩羽的心情很糟糕,稍微收拾一下饭桌后,没有立刻回卧室,而是去外面小花园散散步。

吹了吹凉风以后,韩羽的心情好多了。

既然他们非要认为云鼎安保公司的事是安绍辉摆平的,那就随他们吧,反正是不是自己做的,都没法以此当成离婚的筹码。

“呼——”

韩羽长舒了一口气后,转身回去家里浴室,浇了一盆冷水。

当韩羽穿好睡衣,出来找风筒想要吹干头发的时候,却看到内间的安颜趴在大床上,在通电话。

她这个姿势,睡衣裙摆滑到了丰腴的大腿根,露出了一片白皙,让韩羽不禁多瞄了几眼。

“晶玉,我们是在这个周末同学聚会吗?”

安颜讲电话的时候,余光一瞥,发现韩羽就在门外,陡然提高了声音,“是吗?那我一定去啊。”

“黄正豪?我当然记得,他以前是我忠实的追求者,还说非我不娶。”

“是吗?他是钻石王老五嘛?钟表大亨啊……”

安颜和闺密在肆无忌惮地聊天,刻意提高声音,放声娇笑,似乎有意要让韩羽听到。

忠实追求者?

砰!

骤然一声闷响,内间的门被韩羽愤然拍上。

安颜一咬牙,直接将手机砸出去,正中大门,随后冷哼一声,修长的美腿不断地拍着席梦思大床,在发泄不满。

这夜,小两口分别躺在各自的床上,却是不得安眠。

次日一早,韩羽和安颜同时起床,但是安颜脾气未消,都不拿正眼看韩羽,转身下楼。

冷暴力!

韩羽习惯了她的冷暴力,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现在还是尽量不去招惹她。

很快,安颜就独自去上班了,只留下韩羽一人在面对安家的这群奇葩人物。

韩羽无奈地下楼,却看到潘迎秋在地上捡起了一把钥匙,看上去有点熟悉啊!

“老安,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钥匙?好像是法拉利跑车啊!”潘迎秋招呼安敬国过来。

“我看看。”安敬国将茶几上的眼镜顺过来戴上,接过这钥匙端详了一会。

蓦然间,安敬国的呼吸急促起来。

“老安,你这是怎么了?”潘迎秋赶紧凑过去,顺顺他的后背。

安敬国平复一下心情后,道:“这是最新款法拉利跑车的钥匙,就是三百多万的那款!”

在云海市之中,安家相对来说也算是大富之家了,一年有好几百万的收入,但也舍不得买三百多万的豪车啊。

安家有自己的车库,然而都是中低档的车,安颜的那台宝马M4,已经是最贵的了。

所以,安敬国才会这么吃惊。

“什么?三百多万的法拉利?”潘迎秋也是吃惊不小,她将钥匙拿过来,有些疑惑地道:“老安,这钥匙很普通啊!”

“你懂什么?”

安敬国一本正经地科普:“法拉利厂商一直有着自己的坚持,向来都是采用机械钥匙的。”

“这样啊!”潘迎秋点点头,又问道:“那这法拉利的钥匙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家,难道?”

潘迎秋一个激灵,“老安,我们去车库看一看?”

安敬国想了想,道:“也好!”

待他们去了车库以后,韩羽回卧室查看了一下,发现他的机械钥匙不见了,只剩下智能钥匙在抽屉里。

韩羽摸了摸鼻子,心想应该是昨晚不小心掉在地上了。

没多久,安敬国和潘迎秋就笑眯眯地回来了,开心得就像半路捡到钱一样。

这时候,安绍辉正好打着哈欠从房里出来。

潘迎秋神情高兴,“绍辉,快跟妈说说,你们公司最近是不是挣大钱了?”

安敬国笑着问道:“绍辉啊,快说说,怎么一声不哼就买车了!”

说着,他扬起了手中的法拉利跑车钥匙。

韩羽正想说这是他的,但是话到嘴边,又吞回去了。

这家子人就是极品,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信的,省得再被他们冷嘲热讽!

“爸妈,什么挣大钱,什么买车啊?”这时,袁小真打了个哈欠走出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爸妈,你们在说什么呢?”安绍辉也反应不过来。

“法拉利跑车啊!”

安敬国继续扬起手中的机械钥匙,有点责怪地道:“你们公司是不是挣大钱了?然后你俩就花钱买了辆法拉利的跑车?”

语气中有点责怪的意味,但实际上喜欢到不得了。

安家也算是大户人家了,但是一直没有一辆好的车子撑门面,安敬国总觉得少了点气派。

这下好了,安家有一辆三百多万的法拉利,他开出去谈生意都倍儿有面子。

潘迎秋故意板起脸,“还装,你这孩子,是想给爹妈一个惊喜吧?”

“可这辆跑车,三百多万呢,太奢侈了!”

潘迎秋看似在责怪,实际上是在欣喜,“就算是公司挣到钱了,也不能这么乱花,下次不准这样了啊!”

韩羽看着他们二人在一唱一和,就跟表演相声一样,愣住了。

“挣大钱?三百多万的法拉利跑车?”

安绍辉和袁小真一愣,随后走上前,巴巴地看着安敬国手中的钥匙,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潘迎秋的笑道:“这孩子,我和你爸都知道了,还装什么装,你就是要给我们一个惊喜,目的达到了!”

“是啊!”

安敬国红光满面的,“不是你买的法拉利,难道还是韩羽买的?”

“呸!”

潘迎秋啐了一口,“就算是天下掉下来的,也不可能是韩羽买的,他有这能力吗?三百多万呢!”

“一个上门废物,别说买法拉利了,他就算是给我们买一辆五菱宏光,都算有本事了。”

她的语气恶劣,相对比韩羽和安绍辉,她自然是无条件宠溺自家孩子的。

实际上在她心中,安绍辉和韩羽始终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行了,你们也别装了!”

安敬国笑容灿烂,“你这年轻人啊,就喜欢玩这套,爸妈知道你的心意了。”

韩羽轻轻叹息一声,没有和他们计较。

听到父母这么说,袁小真率先明白了过来,这时暗暗扭了安绍辉的腰杆。

安绍辉吃痛,脑子里清醒了很多了,立刻上前一步,竖起大拇指,“爸妈,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们啊!”

袁小真也跟着道:“爸妈,想不到被你们发现了。”

安绍辉笑得跟菊花一样灿烂,“其实啊,这辆车是云鼎安保公司董事长窦元庆送来的,作为礼物赔礼道歉。”

“我本来是想迟点说出来,让你们惊喜惊喜,谁知道一不小心把钥匙落在地上了。”安绍辉的脑子想了一圈,决定把所有的一切都推给窦元庆。

安绍辉心想有康元德给他撑腰,窦元庆都怕他,管这台法拉利的主人是谁呢,先据为己有再说。

“可是,绍辉啊!”

潘迎秋忽然有点担心,“窦元庆不是已经派人来道歉了吗?还送上一百万精神损失费,他现在又送车,会不会……”

“妈,你别担心了!”

安绍辉表现得十分淡定,“现在有康总替我撑腰,我们不用怕云鼎安保公司,你昨晚忘了吗?哪些狗腿子都得对我们恭恭敬敬!”

“是啊!”袁小真跟着补充,“即使是窦元庆亲临,我们都不怕呢!”

他们夫妻二人还真以为攀上康氏药业这条线。

安敬国点点头,“绍辉说得有道理,咱们现在也是有官方背景了,还怕什么?”

韩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转身出门,想去外面散散步。

“爸妈,走吧,我们去试试跑车!”屋里头传来了安绍辉得意的声音。

“走走走!”

他们四人一路向车库走去,有说有笑的。

进入车库后,当中最显眼的莫过于这辆红色的法拉利轿跑。

奢华、高调、张扬,外观和气质将其他几辆车远远地甩在后面。

安敬国和潘迎秋越看越满意,这下安家也算是有能拿得出去耀武扬威的座驾了。

“绍辉,快打开车门,进去试试!”

安敬国有点迫不及待,“这种级别的跑车,内饰都是极其奢华的,坐上去就是极致的享受啊!”

“爸,你等等!”

安绍辉拿着钥匙,想去打开车门。

可是尴尬了。

一下!

两下!

左扭!

右扭!

“奇怪了,怎么就没有反应呢?”安绍辉也没有玩过这么好的车,一时间有点琢磨不透。

“绍辉,我来试试!”

安敬国接过钥匙去试了一会,同样打不开车门。

奇怪!

四人便开始研究起来,安绍辉还上法拉利官网研究使用手册。

最后,他们琢磨了半小时,还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车门。

安绍辉面子上挂不住了,怒道:“窦元庆真是够放肆的,居然送了一辆坏的车给我!”

这时,韩羽散步恰巧路过,看见他们还在折腾,忍不住叹息一声,道:“打开车门,需要智能钥匙。”

“你一个吃软饭的,你懂什么?你见过这么贵的跑车吗?”

潘迎秋见打不开车门,早就积压了一肚子的火,这会直接发泄在韩羽身上。

袁小真也尖声讽刺起来,“一个没见过世面的赘婿也敢来指手画脚?”

韩羽摇摇头,低声道:“愚蠢的泼妇们!”

随后,韩羽在四人的注视下,掏出了智能钥匙,按下去。

滴——

车门在打开。

“这……”

安绍辉等人瞬间愣住了!

韩羽淡淡地道:“这,是我的车!”

空气突然安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