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3 14:41:03

此时,凤凰村外。

叶峰屹立在刻有“凤凰”两个大字的石碑下,感慨万千。

无论外界怎样变化,凤凰村外的这一座石碑,还和儿时的记忆,一模一样。

相传,这座石碑乃是天降,此地又诞生过凤凰祥瑞,是人杰地灵的宝地!

少小离家老大回!

这一晃,叶铮已有十年未归。

“我回来了!”叶铮激动的迈开脚步,走进了村子。

但刚走出没多远,顿时心凉半截!

因为村中廖无人烟,道路两旁的房屋墙壁上,都画着大大的“拆”字。

“凤凰村,要拆迁了?”叶峰忽然想起,去年父母上山看望自己的时候,无意中提及家乡要棚改云云,“糟了!难道我家已经搬走了?”

叶峰疾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远远的,叶峰看到,自己家门外,聚集着不少的村民,议论纷纷,神色凝重。

而自家的院门,以及院墙,都被一辆小型的推土机,给推翻了大半。

“叶叔!”一个五大三粗的高壮青年,冷声威胁道,“今天这拆迁协议,你签也得签,不签我就让外面的人继续强拆了!”

他是村长之子田大壮,仗着他爹的权势,这些年逐渐成为村中一霸。很多户村民,都受他恐吓搬走了。

叶青山气得脸红脖子粗:“壮子!你长能耐了!敢来拆我家!不是你小时候来我家白吃白喝的时候了!我那一斤斤的猪头肉,都喂了你这个白眼狼!”

“叶叔,一码归一码。”田大壮脸上闪过一抹愧色,多少还有些良知,“别让我为难。全村就剩下你们这几家钉子户了!”

叶青山怒道:“你们定的这补偿协议,比隔壁村的差了大半,我们凭啥签?这是我们祖祖辈辈的地,凭啥贱卖给外人?你爹呢?他今天怎么不敢来了?是不是吃了回扣好处,没脸来见我们,今天让你一个毛头小子来当出头鸟?”

“就是!我们不签!我们要一视同仁!”周围留守的村民们,纷纷仗义执言。

田大壮一咬牙,下令道:“拆!今天我就给你们下最后通牒,哪家不签拆哪家!”

此言一出,不光叶青山,周围的村民们,也义愤填膺。

双方一阵推搡,眼看着局面就要失控。

“住手!”这时,叶峰分开人群,走进了屋。“爸!妈!我回来了!”

小峰!?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走进屋的叶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峰!真的是你吗?你回来了!?”

父亲叶青山和母亲李彩霞,激动地瞬间湿了眼眶。

“爸妈!是我!我回来了!”

一家三口,相拥在一起,泪洒当场。

周围的村民们,也是又惊又喜。

“真的是小峰吗?嚯,都长这么大了!”

“差不多得十年了吧?”

“这下好了,一家终于团圆了。”

“状子!你要还有点良心,就别打扰人家一家人团聚了!拆迁的事,改天再谈!”

田大状看着叶峰,也很是诧异。但并没有走的意思。

“大壮哥!”叶峰与父母寒暄几句,转而又面对儿时的玩伴。

“小峰,你也长大了!”田状咧嘴笑了笑。

“大壮哥,你要拆我家?”叶峰又问。

田大壮的笑容一僵,重重的点头:“是!”

深吸一口气,田大壮又道:“小峰,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你刚回来,还什么都不知道,咱们凤凰村要拆迁,只剩下你家这几户抗拆,我也是没办法!”

叶峰正色道:“虽然我刚回来,确实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我爸妈,还有咱们凤凰村的父老乡亲们,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一定是你们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不然不至于如此!”

“没错!小峰说的这话在理!咱们凤凰村,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咱们就争一个理儿!”

“对!不蒸馒头争口气!凭啥周边的村子拆迁,补偿都比咱们村的多!这个你们解释不清楚,我们就不搬!”

村民们纷纷点头,态度强硬。

田大壮怒道:“全村大部分人都明事理,都同意拆迁协议,就剩你们几个钉子户!你们还不是为了多讹钱!”

“那也是你们暴力强拆,被你们给一户一户逼走的!”村民们反呛。

叶青山也怒道:“壮子!你也是咱们凤凰村的人!你和你爹都忘本了,竟倒过头去帮着开发商,压榨我们!”

舆论的攻势,再次压下了田大壮的声音。

无奈之下,田大壮怒吼一声,大声说道:“我不管这些!今天这个协议,你们签也得签,你们谁不签,我就去拆谁家!”

“我们都不签!”剩余的村民们,都很齐心。

现场的气氛,在一次紧张起来,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

“大壮哥,今天你是定要强拆我们家了?”叶峰问。

“不错!”田大壮重重的点头。

“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叶峰再次确认。

“没有!”田大壮肯定的回答。

“好!”叶峰平静的道,“大壮哥,你出来,咱们单独聊聊!”

“嗯!?”田大壮有些意外,“单独聊?聊什么?怎么,你还想要跟我动手?”

说着,田大壮露出了嗤之以鼻的表情。

田大壮人如其名,又高又壮,能将瘦弱的叶峰给装下去。

更何况,叶峰从小是村里出了名的病秧子。真要动起手赖,田大壮自然不怕叶峰。十个叶峰也不够他一只手打的。

“小峰!你别跟他拗!咱们大家伙齐心,不用怕他们。”叶青山担心儿子吃亏,连忙阻止。

“爸妈,乡亲们,你们在这里等我。”叶峰道,“我去跟大壮哥单独谈谈,想必能说通他。”

叶峰转身,向后院走去。

“你们也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田大壮也吩咐身边的手下,稍安勿躁。

“大壮,下手轻点!哈哈……”

两人来到后院。

“大壮哥,没想到咱们竟以这种方式重逢。”叶峰怀旧道,“我希望你能带着你的人走,不要为难大家。”

田大壮不耐烦的道:“我说了多少遍了?这是不可能的!”

叶峰也表明自己的立场:“只要有我在这里,绝不会让你们强拆一砖一瓦!”

“就凭你!?”田大壮满不在乎的哈哈一笑,“你能拦得住我?”

叶峰叹了口气:“我实在不想对你动手。”

看叶峰背负着双手,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势,田大壮嗤之以鼻:“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小时候我们跟外村的小孩打架,哪次不是我先上,只有你这个胆小鬼病秧子不敢动手,还不如二丫一个女孩子!”

“十年过去了,我看你也没多大变化!哦,我差点忘了,你跟着一个老道修仙去了?哈哈,那就让我看看你学到了多少本事!”

田大壮插着腰,凶相毕露。

叶峰无奈道:“法不空出,医不叩门!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因为术法乃不详之气,圣人也不得已而用之!我本不想对你动手,但这是你逼我的!”

说话间,叶峰结出手印,口中念念有词。

“哼!”田大壮冷哼一声,“看你能耍什么花招!”

这时,一阵风吹草动!

只见地上,枯萎的杂草,一个个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似的,拔地而起,迅速向田大壮脚边聚拢。

树上的枝蔓,又好似巨蟒出洞,环绕在田大壮的周身。

——草木皆兵!

“这……这是什么妖术!?”田大壮见后,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挣脱开缠绕在脚边的杂草,转身而逃。“救命啊!”

第2章 不得已而用之

此时,凤凰村外。

叶峰屹立在刻有“凤凰”两个大字的石碑下,感慨万千。

无论外界怎样变化,凤凰村外的这一座石碑,还和儿时的记忆,一模一样。

相传,这座石碑乃是天降,此地又诞生过凤凰祥瑞,是人杰地灵的宝地!

少小离家老大回!

这一晃,叶铮已有十年未归。

“我回来了!”叶铮激动的迈开脚步,走进了村子。

但刚走出没多远,顿时心凉半截!

因为村中廖无人烟,道路两旁的房屋墙壁上,都画着大大的“拆”字。

“凤凰村,要拆迁了?”叶峰忽然想起,去年父母上山看望自己的时候,无意中提及家乡要棚改云云,“糟了!难道我家已经搬走了?”

叶峰疾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远远的,叶峰看到,自己家门外,聚集着不少的村民,议论纷纷,神色凝重。

而自家的院门,以及院墙,都被一辆小型的推土机,给推翻了大半。

“叶叔!”一个五大三粗的高壮青年,冷声威胁道,“今天这拆迁协议,你签也得签,不签我就让外面的人继续强拆了!”

他是村长之子田大壮,仗着他爹的权势,这些年逐渐成为村中一霸。很多户村民,都受他恐吓搬走了。

叶青山气得脸红脖子粗:“壮子!你长能耐了!敢来拆我家!不是你小时候来我家白吃白喝的时候了!我那一斤斤的猪头肉,都喂了你这个白眼狼!”

“叶叔,一码归一码。”田大壮脸上闪过一抹愧色,多少还有些良知,“别让我为难。全村就剩下你们这几家钉子户了!”

叶青山怒道:“你们定的这补偿协议,比隔壁村的差了大半,我们凭啥签?这是我们祖祖辈辈的地,凭啥贱卖给外人?你爹呢?他今天怎么不敢来了?是不是吃了回扣好处,没脸来见我们,今天让你一个毛头小子来当出头鸟?”

“就是!我们不签!我们要一视同仁!”周围留守的村民们,纷纷仗义执言。

田大壮一咬牙,下令道:“拆!今天我就给你们下最后通牒,哪家不签拆哪家!”

此言一出,不光叶青山,周围的村民们,也义愤填膺。

双方一阵推搡,眼看着局面就要失控。

“住手!”这时,叶峰分开人群,走进了屋。“爸!妈!我回来了!”

小峰!?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走进屋的叶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峰!真的是你吗?你回来了!?”

父亲叶青山和母亲李彩霞,激动地瞬间湿了眼眶。

“爸妈!是我!我回来了!”

一家三口,相拥在一起,泪洒当场。

周围的村民们,也是又惊又喜。

“真的是小峰吗?嚯,都长这么大了!”

“差不多得十年了吧?”

“这下好了,一家终于团圆了。”

“状子!你要还有点良心,就别打扰人家一家人团聚了!拆迁的事,改天再谈!”

田大状看着叶峰,也很是诧异。但并没有走的意思。

“大壮哥!”叶峰与父母寒暄几句,转而又面对儿时的玩伴。

“小峰,你也长大了!”田状咧嘴笑了笑。

“大壮哥,你要拆我家?”叶峰又问。

田大壮的笑容一僵,重重的点头:“是!”

深吸一口气,田大壮又道:“小峰,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你刚回来,还什么都不知道,咱们凤凰村要拆迁,只剩下你家这几户抗拆,我也是没办法!”

叶峰正色道:“虽然我刚回来,确实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我爸妈,还有咱们凤凰村的父老乡亲们,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一定是你们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不然不至于如此!”

“没错!小峰说的这话在理!咱们凤凰村,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咱们就争一个理儿!”

“对!不蒸馒头争口气!凭啥周边的村子拆迁,补偿都比咱们村的多!这个你们解释不清楚,我们就不搬!”

村民们纷纷点头,态度强硬。

田大壮怒道:“全村大部分人都明事理,都同意拆迁协议,就剩你们几个钉子户!你们还不是为了多讹钱!”

“那也是你们暴力强拆,被你们给一户一户逼走的!”村民们反呛。

叶青山也怒道:“壮子!你也是咱们凤凰村的人!你和你爹都忘本了,竟倒过头去帮着开发商,压榨我们!”

舆论的攻势,再次压下了田大壮的声音。

无奈之下,田大壮怒吼一声,大声说道:“我不管这些!今天这个协议,你们签也得签,你们谁不签,我就去拆谁家!”

“我们都不签!”剩余的村民们,都很齐心。

现场的气氛,在一次紧张起来,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

“大壮哥,今天你是定要强拆我们家了?”叶峰问。

“不错!”田大壮重重的点头。

“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叶峰再次确认。

“没有!”田大壮肯定的回答。

“好!”叶峰平静的道,“大壮哥,你出来,咱们单独聊聊!”

“嗯!?”田大壮有些意外,“单独聊?聊什么?怎么,你还想要跟我动手?”

说着,田大壮露出了嗤之以鼻的表情。

田大壮人如其名,又高又壮,能将瘦弱的叶峰给装下去。

更何况,叶峰从小是村里出了名的病秧子。真要动起手赖,田大壮自然不怕叶峰。十个叶峰也不够他一只手打的。

“小峰!你别跟他拗!咱们大家伙齐心,不用怕他们。”叶青山担心儿子吃亏,连忙阻止。

“爸妈,乡亲们,你们在这里等我。”叶峰道,“我去跟大壮哥单独谈谈,想必能说通他。”

叶峰转身,向后院走去。

“你们也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田大壮也吩咐身边的手下,稍安勿躁。

“大壮,下手轻点!哈哈……”

两人来到后院。

“大壮哥,没想到咱们竟以这种方式重逢。”叶峰怀旧道,“我希望你能带着你的人走,不要为难大家。”

田大壮不耐烦的道:“我说了多少遍了?这是不可能的!”

叶峰也表明自己的立场:“只要有我在这里,绝不会让你们强拆一砖一瓦!”

“就凭你!?”田大壮满不在乎的哈哈一笑,“你能拦得住我?”

叶峰叹了口气:“我实在不想对你动手。”

看叶峰背负着双手,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势,田大壮嗤之以鼻:“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小时候我们跟外村的小孩打架,哪次不是我先上,只有你这个胆小鬼病秧子不敢动手,还不如二丫一个女孩子!”

“十年过去了,我看你也没多大变化!哦,我差点忘了,你跟着一个老道修仙去了?哈哈,那就让我看看你学到了多少本事!”

田大壮插着腰,凶相毕露。

叶峰无奈道:“法不空出,医不叩门!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因为术法乃不详之气,圣人也不得已而用之!我本不想对你动手,但这是你逼我的!”

说话间,叶峰结出手印,口中念念有词。

“哼!”田大壮冷哼一声,“看你能耍什么花招!”

这时,一阵风吹草动!

只见地上,枯萎的杂草,一个个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似的,拔地而起,迅速向田大壮脚边聚拢。

树上的枝蔓,又好似巨蟒出洞,环绕在田大壮的周身。

——草木皆兵!

“这……这是什么妖术!?”田大壮见后,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挣脱开缠绕在脚边的杂草,转身而逃。“救命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