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4 17:53:37

东岭市,第一人民医院。

ICU病房外。

主治医生从病房内走出,一个胡子拉碴,衣着朴素的青年见状,从凳子上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见到医生严肃的表情,方杰心凉了半截。

“你母亲的病很重,需要赶紧手术,去准备十万块钱吧。”医生一脸冰冷的告知。

十万?听到这个数字,方杰艰难的点头,自己卡里有九万,到时候哪怕跪地去求别人,也要凑齐手术费。

“那您先给我母亲做手术吧,钱我马上去凑!”方杰眼眶泛红,祈求道。

“不行,必须得先存钱,我们这毕竟不是慈善机构。”

医生叹了口气,也无可奈何的离开了。

想着病房中的母亲,方杰赶紧前往未婚妻家。

他和肖小雨在一起两年了,自己的工资卡一直放在对方那,多年以来自己省吃俭用的,也存了九万多。

打开房门,肖小雨正欣喜的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的新裙子。

见到是方杰回来了,收起了笑容。

“怎么才回来啊,快做饭去,我都饿了。”

“对了,迪奥出新款了。”

肖小雨一句也没提起,病重的方母,似乎毫不关心,方杰的心情也更加的低落。

“你把工资卡给我。”方杰没工夫去管肖小雨的态度,迫不及待的说道。

听到这话,肖小雨随口回道:“那几万块钱啊?给我弟买车了。”

肖小雨满不在乎,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听到这话,方杰脑袋嗡的一下,这下可坏了!

和肖小雨在一起的两年,肖家人百般看不起自己,就因为他就是个普通的小职员。

自己当牛做马,还要忍受白眼和辱骂。

赚的钱,也大多让肖小雨填补到弟弟肖风身上了。

“换季了,给我弟买件貂皮。”

“我弟没钱了,给他打五千。”

如今甚至自己所有的存款,都被拿去给对方买车,简直是吸血鬼,无底洞!

这哪是找了个女朋友,简直是养了一大家子拖油瓶!

“你太过份了吧!这钱我有急用!”赵宁顿时怒火攻心。

“要什么钱?”

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丈母娘赵美娟气势汹汹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用手指着方杰。

“你这个窝囊废,还敢吼我闺女!”

“看看你这个穷酸的样子,我闺女和你在一起,用你点钱怎么了!”

赵美娟抱着肩膀,一脸的鄙夷。

“可我妈,正等着这笔钱手术呢!”方杰激动的嘴都在哆嗦,这时候让他去哪马上搞钱啊!

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他心急如焚。

“钱已经拿不回来了,你赶紧去借吧!”赵美娟抱着肩膀,一脸的冷漠,没有一点想要帮衬的想法。

听到这话,方杰攥紧了拳头。

他没想让对方帮自己,只是要回自己的钱啊。

他不可思议的看向肖小雨的方向,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已经谈婚论嫁了,小雨应该不会坐视不管吧?

哪知道,肖小雨似乎什么都没听到一般,一声不吭的坐在了一旁,看都不到方杰一眼,似乎并没有帮方杰想办法的打算。

一时间,方杰彻底绝望了,自己真是把真心喂了狗!

自己全心全意付出的一家子,全都是白眼狼,这个钱,肯定是指望不上他们了。

方杰浑身都在颤栗,摔门走开了。

他失魂落魄走在大街上,像个丧家之犬。

自己倒有套婚房,可这一时间,去哪找买家啊!

回到了医院,方母还躺在病床上,已经苏醒了过来,方杰穿着防护服,走进了ICU。

见到虚弱的母亲,方杰心都在滴血,他恨自己眼瞎,竟然找了个扶弟魔!

“小杰啊,我问了,我这病得手术要十多万,咱们哪有钱啊,咱们回家吧。”

见到方杰,方母有气无力的说道。

即便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她依旧不想给儿子添负担。

方杰闻言攥紧了拳头,心如刀割,母亲就是为了给他买婚房,拼命工作才病倒的。

这要是回家,不就等于等死吗?那自己和畜生有什么分别!

“妈,你别想太多,钱我已经有办法了!”方杰自然不答应,安抚住母亲,走出了病房。

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母亲去死,思前想后,方杰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少爷,您想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欣喜声音。

“嗯。”方杰应了一声。

方母并不是方杰的生母,他真实的身份,是炎夏顶级家族,方家的小少爷。

只因为他是私生子,早年间被赶了出来,饥寒交迫被收养了。

可前段时间,家族的人又找到了他,毕竟方家的血脉,可是异于常人的。

这两年,他也感觉自己身体的灵敏度和力量,都在不停的增长。

最近他有悄悄的练习武术,感觉旁人的出手在他的眼里,几乎都是慢动作。

甚至可以说,几个成年人可能都不是方杰的对手。

而且他的能力,还在以恐怖的速度,不断的提升着!

如今家族似乎出现了什么动荡,要认回方杰,但只有一个条件,要他去当上门女婿。 

方杰自然不肯,当年的被抛弃,还有对肖小雨的爱,让他断然拒绝。

但如今他别无他法,只能把自己卖了。

不放下尊严,母亲就要死!

“能给我点钱吗?”方杰咬紧牙关问道。

“多少?”电话那头的方家管家,非常平静的问道。

“十万!”方杰涨红了脸,但他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哈哈哈!”管家闻言大笑了起来,自信的说道:“小事情,您稍等。”

“叮咚!”过了一会,方杰收到了条短信。

——炎夏银行,您的银行卡入账100000。

“少爷,你可有福了,你那未婚妻,可是个绝世美人。”管家又打过来电话,提醒道。

说到未婚妻,方杰又想到了肖小雨,心里一阵难受。

仔细想想这两年来,肖小雨好像也都是为了坑自己的钱,从来没有对他好过,想到这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就在方杰刚交完费,接到了通电话。

“方先生,您夫人让我们施工队停了,您看尾款什么时候给我们结了?”

接到电话的方杰愣了下,自己新房装修的施工队怎么停了?

他意识到了不对,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方杰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新房,好嘛,连房锁都换了。

有新房钥匙的除了他,就只剩下了肖家人了。

这又搞什么鬼呢?方杰心神疲惫,给肖小雨打了好几个电话,都不通,而且是故意被挂断的。

问了好几个人,他才知道,今天竟然是肖风订婚宴!

小舅子订婚宴,不仅没人邀请自己,而且他毫不知情,根本没把他当人看啊!

怪不得小舅子一早就没在家,肖家母女也在试新衣服。

问过了地址,带着满腔的怒火,方杰赶去订婚宴的酒店,还在本市最豪华的枫叶酒店。

一进大厅热闹非凡,来了不少肖家的亲朋好友,还有肖风丈人家的亲戚。

此刻肖小雨穿着上万一条的连衣裙,和闺蜜坐在一起。

“你和那个小白脸吵架了?怎么这么大的事都不叫他啊。”闺蜜月月一脸好奇的问道。

提到肖风,肖小雨的脸愣了下来,一脸不屑的说:“那个废物,要他来干嘛,给我丢人吗?”

月月哈哈一笑,挑事的说道:“早让你找个有钱的大叔,这穷小子,有什么用。”

肖小雨撇了撇嘴,抱着肩膀高傲道:“他就是个舔狗,你看着吧,迟早回来求我原谅他。”

第一章 救命钱

东岭市,第一人民医院。

ICU病房外。

主治医生从病房内走出,一个胡子拉碴,衣着朴素的青年见状,从凳子上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见到医生严肃的表情,方杰心凉了半截。

“你母亲的病很重,需要赶紧手术,去准备十万块钱吧。”医生一脸冰冷的告知。

十万?听到这个数字,方杰艰难的点头,自己卡里有九万,到时候哪怕跪地去求别人,也要凑齐手术费。

“那您先给我母亲做手术吧,钱我马上去凑!”方杰眼眶泛红,祈求道。

“不行,必须得先存钱,我们这毕竟不是慈善机构。”

医生叹了口气,也无可奈何的离开了。

想着病房中的母亲,方杰赶紧前往未婚妻家。

他和肖小雨在一起两年了,自己的工资卡一直放在对方那,多年以来自己省吃俭用的,也存了九万多。

打开房门,肖小雨正欣喜的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的新裙子。

见到是方杰回来了,收起了笑容。

“怎么才回来啊,快做饭去,我都饿了。”

“对了,迪奥出新款了。”

肖小雨一句也没提起,病重的方母,似乎毫不关心,方杰的心情也更加的低落。

“你把工资卡给我。”方杰没工夫去管肖小雨的态度,迫不及待的说道。

听到这话,肖小雨随口回道:“那几万块钱啊?给我弟买车了。”

肖小雨满不在乎,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听到这话,方杰脑袋嗡的一下,这下可坏了!

和肖小雨在一起的两年,肖家人百般看不起自己,就因为他就是个普通的小职员。

自己当牛做马,还要忍受白眼和辱骂。

赚的钱,也大多让肖小雨填补到弟弟肖风身上了。

“换季了,给我弟买件貂皮。”

“我弟没钱了,给他打五千。”

如今甚至自己所有的存款,都被拿去给对方买车,简直是吸血鬼,无底洞!

这哪是找了个女朋友,简直是养了一大家子拖油瓶!

“你太过份了吧!这钱我有急用!”赵宁顿时怒火攻心。

“要什么钱?”

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丈母娘赵美娟气势汹汹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用手指着方杰。

“你这个窝囊废,还敢吼我闺女!”

“看看你这个穷酸的样子,我闺女和你在一起,用你点钱怎么了!”

赵美娟抱着肩膀,一脸的鄙夷。

“可我妈,正等着这笔钱手术呢!”方杰激动的嘴都在哆嗦,这时候让他去哪马上搞钱啊!

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他心急如焚。

“钱已经拿不回来了,你赶紧去借吧!”赵美娟抱着肩膀,一脸的冷漠,没有一点想要帮衬的想法。

听到这话,方杰攥紧了拳头。

他没想让对方帮自己,只是要回自己的钱啊。

他不可思议的看向肖小雨的方向,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已经谈婚论嫁了,小雨应该不会坐视不管吧?

哪知道,肖小雨似乎什么都没听到一般,一声不吭的坐在了一旁,看都不到方杰一眼,似乎并没有帮方杰想办法的打算。

一时间,方杰彻底绝望了,自己真是把真心喂了狗!

自己全心全意付出的一家子,全都是白眼狼,这个钱,肯定是指望不上他们了。

方杰浑身都在颤栗,摔门走开了。

他失魂落魄走在大街上,像个丧家之犬。

自己倒有套婚房,可这一时间,去哪找买家啊!

回到了医院,方母还躺在病床上,已经苏醒了过来,方杰穿着防护服,走进了ICU。

见到虚弱的母亲,方杰心都在滴血,他恨自己眼瞎,竟然找了个扶弟魔!

“小杰啊,我问了,我这病得手术要十多万,咱们哪有钱啊,咱们回家吧。”

见到方杰,方母有气无力的说道。

即便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她依旧不想给儿子添负担。

方杰闻言攥紧了拳头,心如刀割,母亲就是为了给他买婚房,拼命工作才病倒的。

这要是回家,不就等于等死吗?那自己和畜生有什么分别!

“妈,你别想太多,钱我已经有办法了!”方杰自然不答应,安抚住母亲,走出了病房。

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母亲去死,思前想后,方杰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少爷,您想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欣喜声音。

“嗯。”方杰应了一声。

方母并不是方杰的生母,他真实的身份,是炎夏顶级家族,方家的小少爷。

只因为他是私生子,早年间被赶了出来,饥寒交迫被收养了。

可前段时间,家族的人又找到了他,毕竟方家的血脉,可是异于常人的。

这两年,他也感觉自己身体的灵敏度和力量,都在不停的增长。

最近他有悄悄的练习武术,感觉旁人的出手在他的眼里,几乎都是慢动作。

甚至可以说,几个成年人可能都不是方杰的对手。

而且他的能力,还在以恐怖的速度,不断的提升着!

如今家族似乎出现了什么动荡,要认回方杰,但只有一个条件,要他去当上门女婿。 

方杰自然不肯,当年的被抛弃,还有对肖小雨的爱,让他断然拒绝。

但如今他别无他法,只能把自己卖了。

不放下尊严,母亲就要死!

“能给我点钱吗?”方杰咬紧牙关问道。

“多少?”电话那头的方家管家,非常平静的问道。

“十万!”方杰涨红了脸,但他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哈哈哈!”管家闻言大笑了起来,自信的说道:“小事情,您稍等。”

“叮咚!”过了一会,方杰收到了条短信。

——炎夏银行,您的银行卡入账100000。

“少爷,你可有福了,你那未婚妻,可是个绝世美人。”管家又打过来电话,提醒道。

说到未婚妻,方杰又想到了肖小雨,心里一阵难受。

仔细想想这两年来,肖小雨好像也都是为了坑自己的钱,从来没有对他好过,想到这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就在方杰刚交完费,接到了通电话。

“方先生,您夫人让我们施工队停了,您看尾款什么时候给我们结了?”

接到电话的方杰愣了下,自己新房装修的施工队怎么停了?

他意识到了不对,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方杰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新房,好嘛,连房锁都换了。

有新房钥匙的除了他,就只剩下了肖家人了。

这又搞什么鬼呢?方杰心神疲惫,给肖小雨打了好几个电话,都不通,而且是故意被挂断的。

问了好几个人,他才知道,今天竟然是肖风订婚宴!

小舅子订婚宴,不仅没人邀请自己,而且他毫不知情,根本没把他当人看啊!

怪不得小舅子一早就没在家,肖家母女也在试新衣服。

问过了地址,带着满腔的怒火,方杰赶去订婚宴的酒店,还在本市最豪华的枫叶酒店。

一进大厅热闹非凡,来了不少肖家的亲朋好友,还有肖风丈人家的亲戚。

此刻肖小雨穿着上万一条的连衣裙,和闺蜜坐在一起。

“你和那个小白脸吵架了?怎么这么大的事都不叫他啊。”闺蜜月月一脸好奇的问道。

提到肖风,肖小雨的脸愣了下来,一脸不屑的说:“那个废物,要他来干嘛,给我丢人吗?”

月月哈哈一笑,挑事的说道:“早让你找个有钱的大叔,这穷小子,有什么用。”

肖小雨撇了撇嘴,抱着肩膀高傲道:“他就是个舔狗,你看着吧,迟早回来求我原谅他。”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