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5:00:00

劫匪们不是要在天文台碰头吗?管他给谁交货、交什么货,一定觉察不到罗锐已经藏匿在附近,待到这些人散去,只要盯准一个跟踪,掌握到他的具体容貌、名字、身份、住址,后面的事都好办。

明着不行,就暗中搞,这种方式罗锐还是比较擅长的。

东野豹介和北仓展够不够嚣张?可一夜之间,他们俩挂在酒吧外、菊花插刀柄的丑态就热传网络,同时也在神昭会社乃至众多同道中名声大噪,想不红都难。罗锐对他们的报复除了皮肉之苦,还颇有“杀人诛心”的意味。

估计现在东野豹介和北仓展的心情,比死了还难受,所谓大和民族的男人尊严,是受不了这种羞辱的。

罗锐紧赶慢赶,终于在40分钟后到达了目的地,他不敢将车开的太近,停在山下后假装成观光客,徒步上山。

朗瑟山天文台早已迁了新址,破败的建筑群也被拆解大半,山顶后的广场一直废弃,布满荒草和垃圾,平时只有野兔鼹鼠光顾,根本不会有人出现。实际上到这观光,绝对是最遭的选址。

由于有了准备,他一路小心翼翼,摸到半山腰就舍弃了土路,从密林中斜斜攀爬而上。

也多亏有体内水流源源不断的助力,他才能走完这段捷径,换做常人体能,根本无法办到。

藏身在一株茂密的大树后,罗锐探头偷瞧,空旷苍凉的广场上,已经停了一辆加长版凯迪拉克,两个魁梧壮男站在车外,都穿着精致名贵的西装,神情冷峻;后排座位上隐隐约约也坐着人。

看来要和劫匪们见面取货的,就是这辆车里的人了。

罗锐按捺不住好奇,开启超级视距,把车窗里看了个一清二楚,发现后排坐着的是个姿色不凡、高冷矜持的贵妇,禁不住暗暗皱眉,生起新的疑团。

这贵妇他没少在报纸新闻和网络电视上见,是旧金山家喻户晓的演员、名媛、慈善人士和金融女强人凯瑟琳·达蒙。公众评论,她在银幕上演技精湛,塑造的形象个个成功又秀色可餐;在生活中,她是个德艺双馨、亲民和善的大美女,热衷公益事业和民生基建的发展,还是旧金山议会和经济委员会的名誉顾问。

但是,这些还不是她最大的成功,真正让人佩服的,是凯瑟琳·达蒙大学毕业就创建了自己的投资公司,短短十年间发展迅猛,如今又入股旧金山乃至加州数一数二的大财团“黑石创投”,进一步加强了实力和影响力。

平日里,基本上凯瑟琳所到之地,尽是鲜花掌声伴着口哨尖叫,还有镁光灯爆闪,粉丝争相追逐,明星效应十足;基本上她涉足的商业和金融项目,往往都是后面大批拥趸,跟风投资,没多久就变成热门,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

这么一位金融铁娘子,又是千娇百媚的大明星,偷偷跑到荒郊野外和几个打劫银行的匪徒见面……罗锐一下来了兴趣,真没想到还有机会见识下凯瑟琳现实生活中不为人知的一面。

而且,他心里更有底了,劫匪们和凯瑟琳往来,那20万不算在别人头上也可以算到她头上。

一想到这,罗锐心思转动,干脆拿出手机静音,开启了摄录模式,尽可能的拉近镜头。

再等一会,山腰隐隐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很快,两辆警车挟着滚滚尘土冲上山坡,停在了凯迪拉克面前。

罗锐有点懵,来的不是劫匪,怎么换成了警察?

再看下去,两辆车里真的钻出五个警员,黑色制服配威武的警帽,其中一人还走近凯迪拉克,亲手拉开后门。

凯瑟琳的灿金高跟鞋踏出车外,性感浑圆的美腿一览无遗,身上穿白色包臀裙和镂空毛衣,外面搭了件米黄色香奈儿大衣,手表、耳环、项链光彩夺目,墨镜配红唇,成熟妩媚的风韵中不失飒爽干练,给人的感觉雍容霸气。

为她开门的警员没什么开场白,直接汇报:“事情办完了,善后的程序还有准备几天。”

罗锐早早开启了超级听觉,那个警员的声音一传入耳朵,登时大吃一惊:他就是那个“匪首”!

噢,原来如此!警察假扮劫匪去抢银行,先天就有“专业”优势,怪不得他们整个行动那么顺利!

再比照其他几人的体态身形,果然和罗锐记忆中没有出入,五个劫匪就是这五名警员!

“一共多少?”凯瑟琳淡淡的问。

“760万现金。”带头警员回答:“旧钞,小面额,不连号,没有特殊印记,都带来了。”

罗锐吐了吐舌头,没想到他们五个大提包装满,收获如此丰厚,跟着肚里暗骂:你妹的,抢了760万不知足,居然还惦记老子那区区20万,忒他么黑了,如今你们露出原形,可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凯瑟琳还是淡淡吩咐:“按约定的办吧,你们留下190万,其余的我带走,事成之后再付你们190万。”

这是典型的分赃了,罗锐粗略一算,双方“约定”的应该是均分总额,各拿380万,但是好像五个警员还有“善后的程序”没完成,所以凯瑟琳又扣掉一半的一半,等目的达到再付。

这件事透着离奇,谁不知道凯瑟琳是金融商业圈里的天之娇女,她要赚钱,凭头脑和资本运作就足够了,犯得着雇佣几个警察去抢银行吗?就算做正当生意有赔有赚,来钱也不那么痛快,可毕竟正出正入、合规合法;搞这么一出惊险轰动的抢银行,可以说对合作双方的身份、名声甚至命运都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一旦东窗事发,凯瑟琳在公众心目中的完美形象就会一落千丈,锒铛入狱不说,苦心经营的商业帝国也会分崩离散,从人生巅峰直坠万劫不复;而那几个警员知法犯法,必然罪加一等,除了把牢底坐穿,终其一生都会背负着“警界败类”的骂名,被所有人唾弃鄙夷。

罗锐心头怦怦跳动,像同时摸到了两颗定时炸弹:好家伙,你们以为抢走我20万是顺手发洋财,却绝对算计不到剧情的大反转吧?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欺负老实人早晚遭报应!屏息凝气,抬稳手机拍的更来劲了。

“已经分好了。”带头警员打开车子后备箱,五个大提包赫然排列,罗锐“眼力无边”,早看到自己那个帆布兜也躺在角落,就不知里面的钱还在不在。

凯瑟琳带来的两个西装男走近,打开提包拉链检查,带头警员一侧身露出正脸,是个很普通的白人男子,双眼阴鸷,鼻子头鼓起,精心留蓄的胡须在阳光照射下还微微泛黄。

最重要的,是他脖颈上那个黑痦子,在罗锐看来太醒目了!

第二十八章 抢银行(下)

劫匪们不是要在天文台碰头吗?管他给谁交货、交什么货,一定觉察不到罗锐已经藏匿在附近,待到这些人散去,只要盯准一个跟踪,掌握到他的具体容貌、名字、身份、住址,后面的事都好办。

明着不行,就暗中搞,这种方式罗锐还是比较擅长的。

东野豹介和北仓展够不够嚣张?可一夜之间,他们俩挂在酒吧外、菊花插刀柄的丑态就热传网络,同时也在神昭会社乃至众多同道中名声大噪,想不红都难。罗锐对他们的报复除了皮肉之苦,还颇有“杀人诛心”的意味。

估计现在东野豹介和北仓展的心情,比死了还难受,所谓大和民族的男人尊严,是受不了这种羞辱的。

罗锐紧赶慢赶,终于在40分钟后到达了目的地,他不敢将车开的太近,停在山下后假装成观光客,徒步上山。

朗瑟山天文台早已迁了新址,破败的建筑群也被拆解大半,山顶后的广场一直废弃,布满荒草和垃圾,平时只有野兔鼹鼠光顾,根本不会有人出现。实际上到这观光,绝对是最遭的选址。

由于有了准备,他一路小心翼翼,摸到半山腰就舍弃了土路,从密林中斜斜攀爬而上。

也多亏有体内水流源源不断的助力,他才能走完这段捷径,换做常人体能,根本无法办到。

藏身在一株茂密的大树后,罗锐探头偷瞧,空旷苍凉的广场上,已经停了一辆加长版凯迪拉克,两个魁梧壮男站在车外,都穿着精致名贵的西装,神情冷峻;后排座位上隐隐约约也坐着人。

看来要和劫匪们见面取货的,就是这辆车里的人了。

罗锐按捺不住好奇,开启超级视距,把车窗里看了个一清二楚,发现后排坐着的是个姿色不凡、高冷矜持的贵妇,禁不住暗暗皱眉,生起新的疑团。

这贵妇他没少在报纸新闻和网络电视上见,是旧金山家喻户晓的演员、名媛、慈善人士和金融女强人凯瑟琳·达蒙。公众评论,她在银幕上演技精湛,塑造的形象个个成功又秀色可餐;在生活中,她是个德艺双馨、亲民和善的大美女,热衷公益事业和民生基建的发展,还是旧金山议会和经济委员会的名誉顾问。

但是,这些还不是她最大的成功,真正让人佩服的,是凯瑟琳·达蒙大学毕业就创建了自己的投资公司,短短十年间发展迅猛,如今又入股旧金山乃至加州数一数二的大财团“黑石创投”,进一步加强了实力和影响力。

平日里,基本上凯瑟琳所到之地,尽是鲜花掌声伴着口哨尖叫,还有镁光灯爆闪,粉丝争相追逐,明星效应十足;基本上她涉足的商业和金融项目,往往都是后面大批拥趸,跟风投资,没多久就变成热门,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

这么一位金融铁娘子,又是千娇百媚的大明星,偷偷跑到荒郊野外和几个打劫银行的匪徒见面……罗锐一下来了兴趣,真没想到还有机会见识下凯瑟琳现实生活中不为人知的一面。

而且,他心里更有底了,劫匪们和凯瑟琳往来,那20万不算在别人头上也可以算到她头上。

一想到这,罗锐心思转动,干脆拿出手机静音,开启了摄录模式,尽可能的拉近镜头。

再等一会,山腰隐隐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很快,两辆警车挟着滚滚尘土冲上山坡,停在了凯迪拉克面前。

罗锐有点懵,来的不是劫匪,怎么换成了警察?

再看下去,两辆车里真的钻出五个警员,黑色制服配威武的警帽,其中一人还走近凯迪拉克,亲手拉开后门。

凯瑟琳的灿金高跟鞋踏出车外,性感浑圆的美腿一览无遗,身上穿白色包臀裙和镂空毛衣,外面搭了件米黄色香奈儿大衣,手表、耳环、项链光彩夺目,墨镜配红唇,成熟妩媚的风韵中不失飒爽干练,给人的感觉雍容霸气。

为她开门的警员没什么开场白,直接汇报:“事情办完了,善后的程序还有准备几天。”

罗锐早早开启了超级听觉,那个警员的声音一传入耳朵,登时大吃一惊:他就是那个“匪首”!

噢,原来如此!警察假扮劫匪去抢银行,先天就有“专业”优势,怪不得他们整个行动那么顺利!

再比照其他几人的体态身形,果然和罗锐记忆中没有出入,五个劫匪就是这五名警员!

“一共多少?”凯瑟琳淡淡的问。

“760万现金。”带头警员回答:“旧钞,小面额,不连号,没有特殊印记,都带来了。”

罗锐吐了吐舌头,没想到他们五个大提包装满,收获如此丰厚,跟着肚里暗骂:你妹的,抢了760万不知足,居然还惦记老子那区区20万,忒他么黑了,如今你们露出原形,可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凯瑟琳还是淡淡吩咐:“按约定的办吧,你们留下190万,其余的我带走,事成之后再付你们190万。”

这是典型的分赃了,罗锐粗略一算,双方“约定”的应该是均分总额,各拿380万,但是好像五个警员还有“善后的程序”没完成,所以凯瑟琳又扣掉一半的一半,等目的达到再付。

这件事透着离奇,谁不知道凯瑟琳是金融商业圈里的天之娇女,她要赚钱,凭头脑和资本运作就足够了,犯得着雇佣几个警察去抢银行吗?就算做正当生意有赔有赚,来钱也不那么痛快,可毕竟正出正入、合规合法;搞这么一出惊险轰动的抢银行,可以说对合作双方的身份、名声甚至命运都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一旦东窗事发,凯瑟琳在公众心目中的完美形象就会一落千丈,锒铛入狱不说,苦心经营的商业帝国也会分崩离散,从人生巅峰直坠万劫不复;而那几个警员知法犯法,必然罪加一等,除了把牢底坐穿,终其一生都会背负着“警界败类”的骂名,被所有人唾弃鄙夷。

罗锐心头怦怦跳动,像同时摸到了两颗定时炸弹:好家伙,你们以为抢走我20万是顺手发洋财,却绝对算计不到剧情的大反转吧?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欺负老实人早晚遭报应!屏息凝气,抬稳手机拍的更来劲了。

“已经分好了。”带头警员打开车子后备箱,五个大提包赫然排列,罗锐“眼力无边”,早看到自己那个帆布兜也躺在角落,就不知里面的钱还在不在。

凯瑟琳带来的两个西装男走近,打开提包拉链检查,带头警员一侧身露出正脸,是个很普通的白人男子,双眼阴鸷,鼻子头鼓起,精心留蓄的胡须在阳光照射下还微微泛黄。

最重要的,是他脖颈上那个黑痦子,在罗锐看来太醒目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