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5:35:33

我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我感觉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赤果果的站在众人面前。

我听他们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一惊,心说他们都知道小舅是老千,那还玩儿个蛋?

还不给我小舅盯的死死的?

不过话说回来了,我都不清楚小舅有多少实力,恐怕在这样的一场赌局中凶多吉少啊。

“我是我,我外甥是我外甥。”小舅给了我屁股一脚,笑骂道:“就他这个熊样子,你看像是会耍牌的?”

小舅的话音刚落,就听东子冷冷一笑,说道:“呵,这小子那天在我的摊子上赢了不少钱。”

“你说他不动出千?白千军,你糊弄鬼呢?”

小舅白了东子一眼,吊都没吊他,对三爷说道:“能不能让这条狗别叫唤了?我听着脑袋疼。”

三爷的脸也是一黑,小舅从一进来,就左一句狗,有一句狗的,就算东子是一条狗,可打狗还不得看主人嘛?

可小舅这一晚上都没给郭三爷面子,也不怪三爷脸上挂不住。

“这事儿怎么解释?”三爷顿了顿问道。

没等小舅吱声,我就赶忙说道:“运气好呗!谁还不走狗屎运了?”

我直接给自己贴上狗屎运的标签,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葛爷笑呵呵的,那满脸的褶子,都快能夹死苍蝇了。

“这小子有点儿意思。”

我撇撇嘴,故意装作啥也不懂的样子,说道:“有啥意思?你这辈子没走过狗屎运啊?”

我故意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葛爷被我说的先是一愣,随机哈哈大笑。

“对,我也走过狗屎运。”葛爷点点头,大大方方的说道:“人这辈子,没点儿狗屎运,上哪儿发财去?”

听到这话,我下意识的瞥了小舅一眼,只见到他偷偷的给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我心里美滋滋的,不禁有些飘飘然。

这还是小舅头一次夸我呢。

虽然是无声的赞美,但对我来说就等于一个大大的奖状。

“行,小军,你嘱咐他可以,但是就在这儿,当着我们的面儿。”赵老虎眼神阴沉沉的盯着我说道。

小舅扭过头看着我,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黑犬,别紧张知道不?”

随后,小舅给我声情并茂的讲了一遍炸金花的规则。

可重点不在规则,在于小舅给我的手势!

小舅一边比划着,看上去像是再给我解释规则,实际上是在用手势告诉我,让我关键时刻藏牌出千!

这种手势只有我们两个人看得明白,是我和小舅以前在老家的时候约定好的。

特殊的手势,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以前我懒得学,总觉得这手势有啥用?有啥话不能当面儿说。

可我现在忽然发现,手势绝对有用啊!

有些话在有些场合,就是不能说,只能用手势来表达。

以前我不懂,可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我一看到这个手势,立刻慌的不行,想要用手势回应小舅,可却被小舅一把抓住了两只手。

“黑犬,你可以的。”小舅用无比坚定的目光看着我,眼神中带着期许。

见到小舅对我抱有希望,我哪儿敢让小舅失望啊。

我点点头,只能硬着头皮坐到了桌子旁边。

葛爷拍了拍他身边那个女人,引来女人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看的我一个激灵。

“我说下规矩,每局我抽一成的水,这个没问题吧?”葛爷说道。

所谓的抽水,就是庄家每一局抽的份子钱。

大一点的赌场里一般没有抽水,因为赌场本身就是庄家,能够赢钱的手段太多了,水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抽水的情况一般都在私人赌局,或者是小赌场里常见。

作为庄家,也算是一种盈利的手段。

显然,这个修理厂是葛爷的地盘儿,这老东西动动嘴皮子,就抽水一成,这钱赚的真他么的容易。

几个人都表示没意见,葛爷又说道:“为了公平起见,让我的人发牌,你们没意见吧?”

见几个人没吭声,葛爷一挥手,说道:“小雅啊,去,发牌去,顺便挣点儿打水钱。”

所谓的打水钱,就是参与赌局的人凭心情的赏钱。

我心说这老王八蛋还真会赚钱,抽水一份,打水一份,这一晚上就能捞不少。

小雅风情款款,扭着她性感曼妙的水蛇腰,一扭一晃的,就像是一个人形波浪。

我顶着小雅,不由得有些心神荡漾,嗓子眼儿发干。

心说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能来上一发,也算是值了。

我正琢磨着,就感觉有人在桌子底下,狠狠地给了我一脚。

不用多说,肯定是小舅。

我赶紧挪开了眼睛,一张脸涨的通红,低着头不敢再去看小雅。

“几位,要不要检查一下,这是一幅新牌。”小雅笑眯眯的,从胸口摸出一幅没开封的扑克牌。

小舅嘿嘿一笑,说道:“我来看看。”

小舅接过扑克牌,放在鼻子下面用力的一吸,咧嘴笑道:“行,挺香。”

东子立刻鄙视道:“草,你真特么下流。”

小舅撇撇嘴说道:“你装什么清高?不是你带人堵寡妇门的时候了?”

小舅白了东子一眼,把扑克牌扔到了桌子中间。

小雅两根青葱般的手指,熟练地拆开扑克牌,就连洗牌的动作,也都极为的娴熟。

我一看就知道,小雅应该不是头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洗牌完毕,小雅给我们一人发了三张牌。

牌局一开始,就形成了一个三打二的局面。

我和小舅基本上一直在输,就算偶尔赢个一两把,根本就不够看的。

“我说白千军,你的能耐呢?咋的,手掉裤裆里了,熏臭了?”东子咧着大嘴嘲笑道。

小舅叼着烟卷儿,丝毫没有输钱上火的样子。

“你特么管老子呢?老子乐意输,有钱,任性!”

东子嘿嘿一笑,透着一股子阴狠劲儿:“行,你牛,等会儿我看看你输得裤衩都丢了的时候,你还嘴硬不。”

牌局继续进行,我没有小舅的镇定,反而是越玩儿越晃,脑子越玩儿越乱。

看着手里的点数,急的恨不得已经火上房了。

又过了几把牌,小舅忽然说道:“等会儿,这特么手也太背了,我上个厕所去。”

“曹,你不是要跑路吧?”东子冷笑着问道。

“跑尼玛个头啊!”小舅没好气的骂道:“老子把外甥压在这儿,你看我能不能跑了。”

我一听这话,心顿时凉了半截。

小舅还真放心啊,让我和这群人在一起,就不怕他们搞我?

我有心想和小舅一起去厕所,就算是要跑,他也不能把我给扔这儿啊。

可是这几个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盯着我,我一看这架势,别说是上厕所了,恐怕我站起来他们都不能干。

小舅大大咧咧的转身离开,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东子眼神阴狠的盯着我,狞笑道:“小王八蛋,跟着白千军你只能挨揍,不如跟着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没吭声,倒不是我不想吊东子,是因为我已经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我是真担心,小舅真的把我给扔这儿,自己一个人跑路了。

“咋的?白千军他不吊我,你特么也敢不吊我?”东子见我没说话,一下子就怒了。

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三两步走到我面前,抡起胳膊就要抽我嘴巴。

就在这时,小舅从外面回来了,大声骂道:“东子,你动我外甥一下试试?老子把你脑瓜子削放屁了,你信不信?”

015 抽水局

我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我感觉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赤果果的站在众人面前。

我听他们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一惊,心说他们都知道小舅是老千,那还玩儿个蛋?

还不给我小舅盯的死死的?

不过话说回来了,我都不清楚小舅有多少实力,恐怕在这样的一场赌局中凶多吉少啊。

“我是我,我外甥是我外甥。”小舅给了我屁股一脚,笑骂道:“就他这个熊样子,你看像是会耍牌的?”

小舅的话音刚落,就听东子冷冷一笑,说道:“呵,这小子那天在我的摊子上赢了不少钱。”

“你说他不动出千?白千军,你糊弄鬼呢?”

小舅白了东子一眼,吊都没吊他,对三爷说道:“能不能让这条狗别叫唤了?我听着脑袋疼。”

三爷的脸也是一黑,小舅从一进来,就左一句狗,有一句狗的,就算东子是一条狗,可打狗还不得看主人嘛?

可小舅这一晚上都没给郭三爷面子,也不怪三爷脸上挂不住。

“这事儿怎么解释?”三爷顿了顿问道。

没等小舅吱声,我就赶忙说道:“运气好呗!谁还不走狗屎运了?”

我直接给自己贴上狗屎运的标签,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葛爷笑呵呵的,那满脸的褶子,都快能夹死苍蝇了。

“这小子有点儿意思。”

我撇撇嘴,故意装作啥也不懂的样子,说道:“有啥意思?你这辈子没走过狗屎运啊?”

我故意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葛爷被我说的先是一愣,随机哈哈大笑。

“对,我也走过狗屎运。”葛爷点点头,大大方方的说道:“人这辈子,没点儿狗屎运,上哪儿发财去?”

听到这话,我下意识的瞥了小舅一眼,只见到他偷偷的给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我心里美滋滋的,不禁有些飘飘然。

这还是小舅头一次夸我呢。

虽然是无声的赞美,但对我来说就等于一个大大的奖状。

“行,小军,你嘱咐他可以,但是就在这儿,当着我们的面儿。”赵老虎眼神阴沉沉的盯着我说道。

小舅扭过头看着我,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黑犬,别紧张知道不?”

随后,小舅给我声情并茂的讲了一遍炸金花的规则。

可重点不在规则,在于小舅给我的手势!

小舅一边比划着,看上去像是再给我解释规则,实际上是在用手势告诉我,让我关键时刻藏牌出千!

这种手势只有我们两个人看得明白,是我和小舅以前在老家的时候约定好的。

特殊的手势,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以前我懒得学,总觉得这手势有啥用?有啥话不能当面儿说。

可我现在忽然发现,手势绝对有用啊!

有些话在有些场合,就是不能说,只能用手势来表达。

以前我不懂,可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我一看到这个手势,立刻慌的不行,想要用手势回应小舅,可却被小舅一把抓住了两只手。

“黑犬,你可以的。”小舅用无比坚定的目光看着我,眼神中带着期许。

见到小舅对我抱有希望,我哪儿敢让小舅失望啊。

我点点头,只能硬着头皮坐到了桌子旁边。

葛爷拍了拍他身边那个女人,引来女人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看的我一个激灵。

“我说下规矩,每局我抽一成的水,这个没问题吧?”葛爷说道。

所谓的抽水,就是庄家每一局抽的份子钱。

大一点的赌场里一般没有抽水,因为赌场本身就是庄家,能够赢钱的手段太多了,水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抽水的情况一般都在私人赌局,或者是小赌场里常见。

作为庄家,也算是一种盈利的手段。

显然,这个修理厂是葛爷的地盘儿,这老东西动动嘴皮子,就抽水一成,这钱赚的真他么的容易。

几个人都表示没意见,葛爷又说道:“为了公平起见,让我的人发牌,你们没意见吧?”

见几个人没吭声,葛爷一挥手,说道:“小雅啊,去,发牌去,顺便挣点儿打水钱。”

所谓的打水钱,就是参与赌局的人凭心情的赏钱。

我心说这老王八蛋还真会赚钱,抽水一份,打水一份,这一晚上就能捞不少。

小雅风情款款,扭着她性感曼妙的水蛇腰,一扭一晃的,就像是一个人形波浪。

我顶着小雅,不由得有些心神荡漾,嗓子眼儿发干。

心说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能来上一发,也算是值了。

我正琢磨着,就感觉有人在桌子底下,狠狠地给了我一脚。

不用多说,肯定是小舅。

我赶紧挪开了眼睛,一张脸涨的通红,低着头不敢再去看小雅。

“几位,要不要检查一下,这是一幅新牌。”小雅笑眯眯的,从胸口摸出一幅没开封的扑克牌。

小舅嘿嘿一笑,说道:“我来看看。”

小舅接过扑克牌,放在鼻子下面用力的一吸,咧嘴笑道:“行,挺香。”

东子立刻鄙视道:“草,你真特么下流。”

小舅撇撇嘴说道:“你装什么清高?不是你带人堵寡妇门的时候了?”

小舅白了东子一眼,把扑克牌扔到了桌子中间。

小雅两根青葱般的手指,熟练地拆开扑克牌,就连洗牌的动作,也都极为的娴熟。

我一看就知道,小雅应该不是头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洗牌完毕,小雅给我们一人发了三张牌。

牌局一开始,就形成了一个三打二的局面。

我和小舅基本上一直在输,就算偶尔赢个一两把,根本就不够看的。

“我说白千军,你的能耐呢?咋的,手掉裤裆里了,熏臭了?”东子咧着大嘴嘲笑道。

小舅叼着烟卷儿,丝毫没有输钱上火的样子。

“你特么管老子呢?老子乐意输,有钱,任性!”

东子嘿嘿一笑,透着一股子阴狠劲儿:“行,你牛,等会儿我看看你输得裤衩都丢了的时候,你还嘴硬不。”

牌局继续进行,我没有小舅的镇定,反而是越玩儿越晃,脑子越玩儿越乱。

看着手里的点数,急的恨不得已经火上房了。

又过了几把牌,小舅忽然说道:“等会儿,这特么手也太背了,我上个厕所去。”

“曹,你不是要跑路吧?”东子冷笑着问道。

“跑尼玛个头啊!”小舅没好气的骂道:“老子把外甥压在这儿,你看我能不能跑了。”

我一听这话,心顿时凉了半截。

小舅还真放心啊,让我和这群人在一起,就不怕他们搞我?

我有心想和小舅一起去厕所,就算是要跑,他也不能把我给扔这儿啊。

可是这几个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盯着我,我一看这架势,别说是上厕所了,恐怕我站起来他们都不能干。

小舅大大咧咧的转身离开,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东子眼神阴狠的盯着我,狞笑道:“小王八蛋,跟着白千军你只能挨揍,不如跟着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没吭声,倒不是我不想吊东子,是因为我已经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我是真担心,小舅真的把我给扔这儿,自己一个人跑路了。

“咋的?白千军他不吊我,你特么也敢不吊我?”东子见我没说话,一下子就怒了。

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三两步走到我面前,抡起胳膊就要抽我嘴巴。

就在这时,小舅从外面回来了,大声骂道:“东子,你动我外甥一下试试?老子把你脑瓜子削放屁了,你信不信?”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