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9:16:59

一大早过来的廖叔,手里面还拎着早餐,而且这早餐是给龙威带的。

原本廖叔是打算看看芳芳,然后吃过早饭后陪龙威一块去取钱的,却没想到看到了眼前的画面。

龙威竟然在喂女儿吃饭,而且女儿还要嫁给他!

对于廖叔来说,女儿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他希望女儿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生活、事业,以及伴侣。

倒不是说龙威没钱廖叔就看不上,而是因为龙威还带着个女儿。

哪怕廖叔也很喜欢芳芳,可问题是廖叔知道后妈很难当,而且也不想女儿找一个丧妻的男人做丈夫。

所以哪怕廖叔在极力控制,但面色却也阴沉了下去。

“龙威,你出来一下。”

廖叔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龙威知道廖叔误会了,便连忙跟了出去打算解释一下,可才来到外面,却见廖叔面色冰冷,并且直接递过去一张银行卡。

“住处我还会给你再找,也会给你再找份工作。”

廖叔面色冰冷道:“这是答应你的二十万,但不是借你的,而是给你的,不用还,但你以后必须从我女儿的视线中消失!”

“廖叔,你误会了。”

龙威没有接那钱,而是真诚的解释道:“你女儿敷面没办法自己吃,才让我喂她一口,至于她说的话,她只是说要嫁给一个会做饭的男人,并不是说要嫁给我……”

“不用解释。”

廖叔无比冷漠的说道:“哪怕真的只是误会,但为了我女儿好,我也要提前消除隐患!”

这……

龙威并不是怪廖叔不通情理,而是无奈,毕竟他们真的没什么,而且说话也只了不超过十句而已。

“别忘了,你可是有女儿的人!”

廖叔见龙威似乎还要解释,便只能硬下心说道:“我不希望我女儿给别人当后妈,而且芳芳哪怕是手术过,腿也不见得会好,这对我女儿来说就是累赘!你也是当父亲的人,希望你能理解我!”

“我理解。”

龙威依旧没有接那张卡,而是说道:“我会尽快搬走,以后也不会再给你和你女儿添麻烦。但是廖叔,如果酒吧有事情的话,也请你一定要通知我,能帮到的我一定帮,毕竟你对我有恩。再就是,我跟你女儿真的没什么。”

说完后,龙威东西都没有收拾,留下钥匙与门禁卡便走了。

唉。

廖叔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心里多少有些过于不去,但为了女儿他不后悔。

其实龙威并没有生气,只是无法接受别人这样说芳芳而已。

对于他来说,哪怕女儿会残疾一辈子,在他眼中也从来不是累赘。

只是这手术费,一时半会怕是又凑不齐了。

唉。

龙威也只能叹息,打算将修配店内的车架子修一修,看能不能组装成几辆车卖掉。

这时候,电话的声音忽然响起。

龙威一个激灵,他害怕是林医生打过来的,一想到那昂贵的手术费用他就深深自责。

可电话终究是要接的,而且拿起来一看,还真是林医生打过来的。

“龙威先生,你终于接电话了。”林医生的声音中似乎透着喜悦。

龙威连忙道:“对不起林医生,睡的比较沉。”

“能理解能理解。”

林医生笑着说:“你能凑齐这么昂贵的手术费用一定很不容易,所以睡个懒觉并不算什么。但是龙威先生,你也要尽快带芳芳来医院做术前体检,芳芳的手术真的不能拖了。”

术前体检?

龙威诧异道:“林医生,您是不是搞错了?”

说着话,龙威又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我连手术的费用都没凑齐呢。”

“不可能,今天的确有一笔钱打进了芳芳的账户内,我查查看。”

林医术那面传来了敲击键盘的声音:“系统显示今天上午已经交过费了,嗯,等等,付款人不是你,是,艾米。”

艾米?

龙威愣住了,随后也释然了。

那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一直在帮自己和芳芳,是她出这笔钱也不算意外。

“好的林医生,我会尽快带芳芳去检查。”

龙威放下了手机,又将钱包拿了出来,看着照片上温柔的妻子,脑海中闪回曾经的画卷。

一年前的深夜,龙威正认真的研究安东尼的材料。

这将是他的收山之作,而且安东尼手里面掌握的科技专利也的确招人觊觎,所以龙威必须要多多制定几套方案出来。

“还没睡呢?”

温柔的可欣端来了一杯牛奶,想说些什么,可却又欲言又止。

“芳芳睡了?”龙威问道。

可欣点了点头,最终还是说道:“上次和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个……”

龙威面露难色,苦笑道:“现在公司特别难,而且安东尼这个案子对公司和我来说都很重要。所以可欣,再给我一个月时间吧。”

“唉。”

可欣轻轻叹息,摸了摸丈夫的肩膀道:“你知道吗?每次你出任务的时候,我都会默默为你祈祷,希望你不会出任何事。可你每次回来,身上都会带着或轻或重的伤,我看了后真的……”

“相信我!”

龙威将可欣搂在了怀里,柔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下个月就算老板跪着求我给我磕头,我都不会再干了!”

“贫嘴啊你。”可欣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下龙威的额头。

龙威坏笑道:“要不然我怎么把你骗到手的?”

说着话,龙威作势要亲,可却被可欣用手指挡住了,埋怨道:“别闹,再把芳芳吵醒了。”

但龙威哪能不闹,只是闹的很小心而已。

想到曾经的幸福片段,龙威眼睛已经泛红了,他摸了摸口袋中的银行卡,似乎下定了决心。

回到了已经破败不堪的维修店,龙威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一个金属箱子。

在箱子里面,是一套黑色的西装,以及看上去便价值不菲的剃须刀。

龙威一脚踢在了水龙头上,看上去已经报废的水龙头竟然喷出了水,他再很熟练的在脸上抹着泡沫,然后将让他看上去很邋遢的胡子修理了一翻。

原本过长的络腮胡在修整后只留下了淡淡的一层,但却显得有棱有角,在帅气的同时,增添了独属于男人的硬朗。

接着是过长的头发,也在龙威的打理先显得干净利索间透着干练。

最后,龙威又将那套黑色的西装穿在了身上。

对于一名安保人员来说,黑色西装其实就像是战袍一样,披在身上时便要肩负起雇主的安危。

有些人,就是有着独特的气场,哪怕是在废墟之中,龙威所在的事情也显得很有仪式感。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龙威感觉曾经的自己又回来了。

从前他想要退休,是要给妻子女儿一个安稳的生活。

现在他又回来了,同样是要给女儿一个安稳的生活。

龙威走出了维修店,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离开了这条似乎本就不属于他的街道。

可当龙威来到艾米的住处时,却只看到了正在睡午觉的芳芳,以及留在外面保护的保镖。

扑克脸保镖一时间没有认出龙威,是仔细看了才分辨出来,但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他知道龙威目前在夜场工作,打理一下自己也是正常的。

“公司有急事,艾米小姐回去了。”扑克脸说道。

龙威点了点头,他回到公寓内亲吻了熟睡女儿的额头,然后走出了公寓:“麻烦你了。”

“职责所在。”扑克脸道。

是啊,职责所在。

无数次安保任务中,有太多安保人员丧生,都是因为职责所在。

龙威感慨着,人已经离开了小区,伸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道:“去黑岩科技。”

随着司机按下了表,车子向着黑岩科技驶去。

而此时的黑岩科技内,长长的走廊内,穿着黑色套裙的冷艳艾米用高跟鞋踩踏着极有质感的地面。

“这里是面试者的资料。”跟在一旁的同事将一个平板递了过去。

“好的。”

艾米点了点头,随意翻查着面试者的资料,可却没有看到龙威的资料,心中升起了遗憾,她真的希望龙威能够借由成为黑岩科技的安保人员而克服心理障碍。

可是艾米的目光却忽然愣住了,同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看到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西装笔挺,但却不像是文员的男人。

男人很高大,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并没有让他增添绅士的风范,反而像是威猛的将军穿上了铠甲一样。

艾米与那个男人相视一笑,然后便快步走了过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决定面试安保人员的龙威。

“做好决定了?”艾米走到近前,歪着头温柔笑着。

龙威点了点头,摊开手中的药瓶道:“作为曾经的安保人员,我竟然有应激性心理障碍,很讽刺吧。”

“但你已经决定要迈出新的一步了,不是吗?”艾米道。

“当然,而且这要谢谢你。”

龙威笑着说道:“还有手术费用,请在我的工资里面扣吧。”

“这么有信心能通过面试?”

艾米挑了下眉毛,半开玩笑道:“要知道,黑岩科技的面试可是与众不同的。”

龙威却是笑而不语,但却透出强大的自信。

“其实我很能理解你的感受,因为我……”

艾米还想说些什么,可只能送货机器人却是行至了二人中央,并且用机械又有趣的声线道:“请让一下,请让一下,谢谢,谢谢。”

“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被这样一打扰,艾米也觉得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便说道:“走吧,与你竞争者们见个面,据说他们都很强大,也许并不比你弱。”

24、新的一步

一大早过来的廖叔,手里面还拎着早餐,而且这早餐是给龙威带的。

原本廖叔是打算看看芳芳,然后吃过早饭后陪龙威一块去取钱的,却没想到看到了眼前的画面。

龙威竟然在喂女儿吃饭,而且女儿还要嫁给他!

对于廖叔来说,女儿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他希望女儿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生活、事业,以及伴侣。

倒不是说龙威没钱廖叔就看不上,而是因为龙威还带着个女儿。

哪怕廖叔也很喜欢芳芳,可问题是廖叔知道后妈很难当,而且也不想女儿找一个丧妻的男人做丈夫。

所以哪怕廖叔在极力控制,但面色却也阴沉了下去。

“龙威,你出来一下。”

廖叔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龙威知道廖叔误会了,便连忙跟了出去打算解释一下,可才来到外面,却见廖叔面色冰冷,并且直接递过去一张银行卡。

“住处我还会给你再找,也会给你再找份工作。”

廖叔面色冰冷道:“这是答应你的二十万,但不是借你的,而是给你的,不用还,但你以后必须从我女儿的视线中消失!”

“廖叔,你误会了。”

龙威没有接那钱,而是真诚的解释道:“你女儿敷面没办法自己吃,才让我喂她一口,至于她说的话,她只是说要嫁给一个会做饭的男人,并不是说要嫁给我……”

“不用解释。”

廖叔无比冷漠的说道:“哪怕真的只是误会,但为了我女儿好,我也要提前消除隐患!”

这……

龙威并不是怪廖叔不通情理,而是无奈,毕竟他们真的没什么,而且说话也只了不超过十句而已。

“别忘了,你可是有女儿的人!”

廖叔见龙威似乎还要解释,便只能硬下心说道:“我不希望我女儿给别人当后妈,而且芳芳哪怕是手术过,腿也不见得会好,这对我女儿来说就是累赘!你也是当父亲的人,希望你能理解我!”

“我理解。”

龙威依旧没有接那张卡,而是说道:“我会尽快搬走,以后也不会再给你和你女儿添麻烦。但是廖叔,如果酒吧有事情的话,也请你一定要通知我,能帮到的我一定帮,毕竟你对我有恩。再就是,我跟你女儿真的没什么。”

说完后,龙威东西都没有收拾,留下钥匙与门禁卡便走了。

唉。

廖叔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心里多少有些过于不去,但为了女儿他不后悔。

其实龙威并没有生气,只是无法接受别人这样说芳芳而已。

对于他来说,哪怕女儿会残疾一辈子,在他眼中也从来不是累赘。

只是这手术费,一时半会怕是又凑不齐了。

唉。

龙威也只能叹息,打算将修配店内的车架子修一修,看能不能组装成几辆车卖掉。

这时候,电话的声音忽然响起。

龙威一个激灵,他害怕是林医生打过来的,一想到那昂贵的手术费用他就深深自责。

可电话终究是要接的,而且拿起来一看,还真是林医生打过来的。

“龙威先生,你终于接电话了。”林医生的声音中似乎透着喜悦。

龙威连忙道:“对不起林医生,睡的比较沉。”

“能理解能理解。”

林医生笑着说:“你能凑齐这么昂贵的手术费用一定很不容易,所以睡个懒觉并不算什么。但是龙威先生,你也要尽快带芳芳来医院做术前体检,芳芳的手术真的不能拖了。”

术前体检?

龙威诧异道:“林医生,您是不是搞错了?”

说着话,龙威又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我连手术的费用都没凑齐呢。”

“不可能,今天的确有一笔钱打进了芳芳的账户内,我查查看。”

林医术那面传来了敲击键盘的声音:“系统显示今天上午已经交过费了,嗯,等等,付款人不是你,是,艾米。”

艾米?

龙威愣住了,随后也释然了。

那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一直在帮自己和芳芳,是她出这笔钱也不算意外。

“好的林医生,我会尽快带芳芳去检查。”

龙威放下了手机,又将钱包拿了出来,看着照片上温柔的妻子,脑海中闪回曾经的画卷。

一年前的深夜,龙威正认真的研究安东尼的材料。

这将是他的收山之作,而且安东尼手里面掌握的科技专利也的确招人觊觎,所以龙威必须要多多制定几套方案出来。

“还没睡呢?”

温柔的可欣端来了一杯牛奶,想说些什么,可却又欲言又止。

“芳芳睡了?”龙威问道。

可欣点了点头,最终还是说道:“上次和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个……”

龙威面露难色,苦笑道:“现在公司特别难,而且安东尼这个案子对公司和我来说都很重要。所以可欣,再给我一个月时间吧。”

“唉。”

可欣轻轻叹息,摸了摸丈夫的肩膀道:“你知道吗?每次你出任务的时候,我都会默默为你祈祷,希望你不会出任何事。可你每次回来,身上都会带着或轻或重的伤,我看了后真的……”

“相信我!”

龙威将可欣搂在了怀里,柔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下个月就算老板跪着求我给我磕头,我都不会再干了!”

“贫嘴啊你。”可欣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下龙威的额头。

龙威坏笑道:“要不然我怎么把你骗到手的?”

说着话,龙威作势要亲,可却被可欣用手指挡住了,埋怨道:“别闹,再把芳芳吵醒了。”

但龙威哪能不闹,只是闹的很小心而已。

想到曾经的幸福片段,龙威眼睛已经泛红了,他摸了摸口袋中的银行卡,似乎下定了决心。

回到了已经破败不堪的维修店,龙威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一个金属箱子。

在箱子里面,是一套黑色的西装,以及看上去便价值不菲的剃须刀。

龙威一脚踢在了水龙头上,看上去已经报废的水龙头竟然喷出了水,他再很熟练的在脸上抹着泡沫,然后将让他看上去很邋遢的胡子修理了一翻。

原本过长的络腮胡在修整后只留下了淡淡的一层,但却显得有棱有角,在帅气的同时,增添了独属于男人的硬朗。

接着是过长的头发,也在龙威的打理先显得干净利索间透着干练。

最后,龙威又将那套黑色的西装穿在了身上。

对于一名安保人员来说,黑色西装其实就像是战袍一样,披在身上时便要肩负起雇主的安危。

有些人,就是有着独特的气场,哪怕是在废墟之中,龙威所在的事情也显得很有仪式感。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龙威感觉曾经的自己又回来了。

从前他想要退休,是要给妻子女儿一个安稳的生活。

现在他又回来了,同样是要给女儿一个安稳的生活。

龙威走出了维修店,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离开了这条似乎本就不属于他的街道。

可当龙威来到艾米的住处时,却只看到了正在睡午觉的芳芳,以及留在外面保护的保镖。

扑克脸保镖一时间没有认出龙威,是仔细看了才分辨出来,但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他知道龙威目前在夜场工作,打理一下自己也是正常的。

“公司有急事,艾米小姐回去了。”扑克脸说道。

龙威点了点头,他回到公寓内亲吻了熟睡女儿的额头,然后走出了公寓:“麻烦你了。”

“职责所在。”扑克脸道。

是啊,职责所在。

无数次安保任务中,有太多安保人员丧生,都是因为职责所在。

龙威感慨着,人已经离开了小区,伸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道:“去黑岩科技。”

随着司机按下了表,车子向着黑岩科技驶去。

而此时的黑岩科技内,长长的走廊内,穿着黑色套裙的冷艳艾米用高跟鞋踩踏着极有质感的地面。

“这里是面试者的资料。”跟在一旁的同事将一个平板递了过去。

“好的。”

艾米点了点头,随意翻查着面试者的资料,可却没有看到龙威的资料,心中升起了遗憾,她真的希望龙威能够借由成为黑岩科技的安保人员而克服心理障碍。

可是艾米的目光却忽然愣住了,同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看到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西装笔挺,但却不像是文员的男人。

男人很高大,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并没有让他增添绅士的风范,反而像是威猛的将军穿上了铠甲一样。

艾米与那个男人相视一笑,然后便快步走了过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决定面试安保人员的龙威。

“做好决定了?”艾米走到近前,歪着头温柔笑着。

龙威点了点头,摊开手中的药瓶道:“作为曾经的安保人员,我竟然有应激性心理障碍,很讽刺吧。”

“但你已经决定要迈出新的一步了,不是吗?”艾米道。

“当然,而且这要谢谢你。”

龙威笑着说道:“还有手术费用,请在我的工资里面扣吧。”

“这么有信心能通过面试?”

艾米挑了下眉毛,半开玩笑道:“要知道,黑岩科技的面试可是与众不同的。”

龙威却是笑而不语,但却透出强大的自信。

“其实我很能理解你的感受,因为我……”

艾米还想说些什么,可只能送货机器人却是行至了二人中央,并且用机械又有趣的声线道:“请让一下,请让一下,谢谢,谢谢。”

“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被这样一打扰,艾米也觉得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便说道:“走吧,与你竞争者们见个面,据说他们都很强大,也许并不比你弱。”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